刚刚更新: 〔欧阳皓我绝不会喜〕〔太子妃她命中带煞〕〔重生之投资大亨〕〔重生我的大学时代〕〔聊斋假太子〕〔首富从黑科技开始〕〔总裁,宠妻请节制〕〔谢夫人〕〔穆少甜宠小新娘〕〔女神的上门狂婿〕〔魔物娘农场〕〔重生年代娇宠小福〕〔师尊的反派扶正计〕〔绿皮怪的史诗〕〔小阁老〕〔乡村妖孽小村医〕〔财阀小娇妻:谢少〕〔蜜婚超甜:墨少家〕〔娇妻很拽:隐婚老〕〔江月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配 第一百零四章引人注目3
    ,

    富贵婶看着最先说话的那个女人,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阿水家的,你可得小心一点,别给人家的外表给看花了眼睛,小心娶个祖宗不安分的回家里面供着。”

    说完,还啧啧啧的咋舌摇头。一脸不赞成的样子。

    被富贵婶叫做阿水家的女人,闻言看了一眼苏念还有林秋云。

    眉头紧皱,却是不再说什么。

    另一边一直注意着女人堆里动静的杨桂花听了这话,一副难以置信的摇头晃脑。

    “两个小姑娘看着清清爽爽的,眉清目秀的,看着不像那种人。”

    张大山家的看了一眼老好人一样的杨桂花,撇嘴,就差双手没有拍自己的两只大腿惊叫到。

    “哎哟,桂花婶,你可别以貌取人。这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呢?你看看人家刘寡妇刚嫁过来的时候不也是水灵的姑娘,勤劳能干。刘铁娃死了以后,还不是干了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杨桂花听了大山媳妇的话皱眉,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苏念还有林秋云,继而目光投向大山媳妇。

    微微张开着嘴,一副不善言辞,用最大的好意去想一个人到。

    “啊这,看着不像呀。”

    其余的人听了大山媳妇的话,则是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苏念还有林秋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则是村里,刘寡妇的脸。

    年纪大家里有丈夫儿子女儿的人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

    脑海里都是苏念林秋云和刘寡妇站在一起的模样。

    苏念林秋云生的好看翩若惊鸿,宛若仙人。刘寡妇不说天姿国色,在张家村算的上是细皮嫩肉,眉目周正,还有着少女没有的丰腴身材和风情。

    本来就吃了容貌的亏,在一群乌鸦里出现一只天鹅,洁白的天鹅在黑色的乌鸦群里是成为了异类,那么天生就是原罪。

    而且大多数的人,或多或少的人都嫉妒着美貌比自己出众的人,即使不嫉妒,也不服。

    大山媳妇的话给苏念还有林秋云拉了一把仇恨。

    各位大娘大婶大妈都在心里想着,果然长得好看的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可得看好了自己的老公儿子侄子。

    可别出了什么事。

    有了一个刘寡妇在张家村已经够够的了,可别再整出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

    瞬间各位大娘大婶大妈都把苏念和林秋云看做,拉低了苏念还有林秋云的档次。

    察觉到周围的人看着自己的目光的异样,苏念与林秋云不约而同的眉头紧皱。

    苏念挑眉松了松自己紧皱的眉毛,撇一眼因为自己的话惹得众人不喜,正在一脸幸灾乐祸的大山媳妇。

    压抑住自己内心想要破口大骂的怒火,苏念勾了勾唇。

    温声细语的叫了大山媳妇一句。

    “婶子。”

    周围的人看着态度好得不能再好的苏念,眉头皱的更甚。

    不是个傻子的人都能看出,苏念这态度还有语气不对劲呀。

    特别是被苏念叫做婶子的大山媳妇,看着苏念温婉贤淑,恰到好处的笑容。

    还有甜甜叫自己婶子的话。

    张大山媳妇的心直接咯噔了一下。对上苏念笑意不达眼底的目光,张大山媳妇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苏念这个人就是这样,一般有仇都是当面报,不能当面报的,那是时候未到。

    除此之外,苏念平时不喜欢跟别人计较,但是一旦计较起来,是不看人的。

    苏念对上张大山媳妇闪烁的目光,抬起自己的下巴,眼睛半含着瞥了一眼对方。

    语气冷淡带着寒意讥讽对方。

    “叫你一声婶子,是看在您老人家年纪大的份上尊重你。可你别倚老卖老,胡乱污蔑我们。”

    不止如此,苏念接下来还有一大通话怼张大山媳妇。

    “什么叫做瞎猫碰上死耗子,出门踩了狗屎,走了狗屎运?呵呵,真有那么好的事情。

    怎么?听婶子您老人家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巴不得我和林秋云没有发现板栗林的存在?说白了,不就是酸吗?见不得别人好。”

    说完,苏念的目光从张大山媳妇身上移开,一一看向周围看热闹的人。

    苏念一对上一个人的眼睛,对方就会躲避苏念的目光。

    说白了,苏念说的人,包括在场的所有人。

    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红眼病,不然也不会冷眼看张大山媳妇还有富贵婶平白无故的给苏念还有林秋云泼脏水。

    警告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苏念收起自己的冷笑,挑了挑自己的眉毛。

    “还是说,周围的各位都是这样子认为的?那我和林秋云还好心办坏事了不成?”

    苏念最后的话,意有所指,即使有人心里这样子想的,却没有谁敢承认。这不是得罪所有人的事情吗?

    张大树还在一边看着的呢。

    谁不想张家村不好,张大树这个大队长第一个不答应。

    张大山媳妇被苏念一大通话骂的傻眼,伸出手指指着苏念浑身抖动。

    与此同时,一双眼睛,仿佛淬了毒一般,盯着苏念。

    到底是活了差不多半辈子的人,在张家村颐指气使,指手画脚,当泼妇那么多年。

    张大山媳妇看着苏念,恨得牙痒痒,说话的声音尖锐的犹如指甲划过铁片上一样。

    “你这丫头,长得人模人样的,没看出来到是个牙尖嘴利的人。我不就是嘴碎了你一句,你就说了一大通话来驳我的面子。

    知道你年轻,看不起咱们老人家,可是你用得着一口一个老人家的气我吗?老娘年纪,你妈到这里来都得叫我一声老姐姐。”

    说到最后,双手叉腰引以为傲的挺起自己的胸膛随着呼吸山下匍匐,抬起下巴用鼻孔变天。

    苏念撇嘴,鄙夷不屑的看了一眼张大山媳妇。不懂对方在神气个什么劲儿。

    是在神气自己的胸部下垂,是在神气自己的鼻孔大,还是在为自己年纪大而骄傲?

    “您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妈可没有你嗓门这么大的姐姐。开口闭口就是老娘,当谁不是女人,不会生小孩一样。”

    看着张大山媳妇因为听了自己的话,呼吸急促,胸口山下匍匐,一副恨不得吃了苏念的样子。

    在张大山媳妇身后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不赞成的拉住张大山媳妇。

    低声的叫着“娘,别闹,周围的人都在看着的呢。”

    想来对方应该是张大山的女儿。

    看着样子,是个懂理的。

    苏念对上张大山媳妇的目光,继续道。

    “还有这位大婶,眼睛不好,有病就得治,别把我苏念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放在一起做比较。恶心谁呢,话说婶子你身后的姑娘长得挺不错的,是不是跟刘寡妇也一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戳到自己痛处就是不痛不痒。

    一旦涉及自己的问题,就如临大敌一般。

    听了苏念的话,张大山媳妇直接跳了起来,用力的挣脱了自己身后拉住自己的女儿的手。

    一步一步走向苏念,张牙舞爪。

    “你这丫头,竟然敢编排我的闺女。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说着,走近苏念,就要动手用手抓花苏念的脸。

    苏念一直防着对方的动作,看着对方向自己的脸伸过来的手指,长长的指甲里都是泥垢。

    避开对方的动作,苏念差点没有吐出来。

    看着张大山媳妇还要动手的样子,苏念脚磨了磨地面,严阵以待。

    只要张大山媳妇敢再冲过来,苏念直接一脚踢过去。

    苏念眯着自己眼睛,眼底犹如寒潭一般冰冷。

    “怎么的,就允许你胡乱往我苏念头上乱盖帽子,就不许别人往你女儿头上盖屎盆子了?”

    呵呵,什么脸那么大,那么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