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未央林意晚〕〔都市战帝〕〔都市无双战帝〕〔雄兵归来〕〔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神医她千娇百媚〕〔神秀之主〕〔毒妃神医不好惹〕〔赵旭李晴晴〕〔神毒医妃不好惹〕〔北玄门〕〔正妃有喜被贬为侧〕〔皇叔,王妃她恃美〕〔不孕妃被休五年后〕〔喝下这碗药滚出王〕〔王妃认错了吗〕〔皇上听到着急滚下〕〔神医毒妃2云若月〕〔神医毒妃不好惹云〕〔陆峰江晓燕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配 第3章 抵达张家生产大队
    ,

    林秋云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苏念,她怎么觉得眼前的苏念与自己的记忆里的苏念不一样了呢?

    林秋云偏了偏自己的头,想了想前世苏念的遭遇,对方抛开自己的丈夫回城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也不知道过得如何,再不济也不会像自己一样吧。

    林秋摇了摇头。

    不应该呀,也许是自己刚重生过来比较敏感,还有对于前世第一次遇见苏念的的记忆太久远,有些模糊了的原因吧。

    大家自我介绍以后,就没有人再说话。

    而苏念也正在默默的消化原主的记忆,还有回想剧情。

    一时搞得车上的气氛有些凝固。

    最先打破僵局的还是最先开口的那个人。

    陆红的目光在苏念还有林秋云之前来回转换,最后问了一句。

    “真巧,你们两个年纪最小,又都来自首都,你俩不是高中同学?”

    林秋云摇头。

    “不是,我是西城高中的。”

    苏念侧目看一眼林秋云,想来对方已经不是原来的林秋云了吧。

    收回自己的目光,苏念方才回答陆红的话。

    “我是东城高中的。”

    如果说苏念此时的身份是书里的女配,那么林秋云就是书中的女主。

    苏念穿的书全名叫做《重生福运甜妻》,讲的是前世女主被人推落水不得已嫁给男主,而后因为恢复高考,被人怂恿离婚抛夫弃子,最后落得一人孤独死去的下场。

    因为女主林秋云有一个姥姥给的银戒指,这个戒指还是一个空间,里面有一口灵泉还有一大片黑色的土地种什么长什么,空间不止可以保鲜,种植还可以饲养活物。

    然后林秋云就重生回到了刚到张家村做知青的时候,这一世女主带着空间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孩子,即使高考也没有放弃与自己男主在一起,最后走向幸福人生的康庄大道。

    而苏念回忆到这里,苏念终于想起自己作为女配的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苏念就是那个推林秋云落水,并且怂恿女主跟男主离婚的人之一。

    至于这其二嘛,当然是陆红咯,书中的原主就是个蠢的,一直被人挑唆所以才会陷害女主。

    难以置信,苏念第一眼看到的满脸笑容,落落大方介绍自己的陆红,竟然那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也不知道陆红为什么那样子做。

    这边,苏念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又传来了陆红爽朗的说话声。

    “大叔,你呢?要不要做个自我介绍?”

    原本一直在赶着牛车的张大树听了陆红的话,脸上露出农村人朴实的笑容。

    “你们这些年轻孩子,就是会来事。”

    说着,也没有拒绝陆红,继续开口道。

    “我叫张大树,四十二岁,来自你们将要去的接收点张家生产大队,我是队上的大队长。”

    听了张大树的话,陆红显然很意外。

    “原来张叔是大队长啊,那张叔你给咱们说说这个张家生产大队呗,让咱了解了解情况。”

    张大树挥舞着藤条鞭子打在牛背上,却是轻轻的一遍。

    这牛是庄稼人最好的伙伴,打伤了可不好,不止如此,还因为牛是集体所有的。

    伤着碰着了,即使张大树自己是大队长,也不好交代。

    一边赶着牛车,张大树一边慢慢的道来。

    “我们张家生产大队一共有四十多户,老老少少的三百多口人,村里一共三千左右亩地,水田一千二百亩,旱地一千亩,还有八百亩的山地…………”

    乡下的泥道兜兜转转的,逛晃晃悠悠的行驶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张家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里。

    彼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左右,张家村坐落在大山脚下背靠大山,前面是一条弯延的河流。

    河流两岸是连片的水田,水田里都是弯了腰的稻穗。

    牛车穿过稻田,过了石桥就进入了张家村,村口是一片水泥铺成的坝子,一棵大树底下放着一个大石磨。

    石磨旁边有孩子围着跑来跑去,玩得不亦乐乎。

    除了孩子以外,还有不少乘凉的老人还有刚下工还扛着工具的男女青壮年。

    见了赶着马车的张大树所有人都看过来。

    “大队长,回来了。”

    见了车上的陌生人,本来还在打闹的孩子们都停住了脚步,躲到自家大人的身后,探出个头来好奇的看着车上的苏念一行人。

    不过是小孩,大人们也好奇着呢。

    今天一大早的,大队长就借了对上的牛车进县城,今天叫人上工的人还是书记呢。

    知道一些眉目的人开口与张大树搭话。

    “哟,这就是分配到咱们大队上的知青呀,看看这一个个闺女后生,细皮嫩肉的。”

    这话里的轻蔑还有酸味是盖也盖不住。

    张大树懒得理会这种人,

    架着牛车从人群中驶过,一路路过的人不乏有人与前面说话的人迎合着。

    “那可不是,人家城里吃的都是商品粮,能跟咱地里刨食的农村人一样不成?”

    接着又传来一声尖细的中年妇女的声音,说的义正言辞。

    “农村人怎么了?农村人都是贫农,成分好着呢。谁知道这些城里来的人是个什么家庭,保不准里面就有谁是坏分子的子女。”

    这话说的尖酸刻薄,但是有没有说错的地方在,涉及敏感问题。

    车上的人都有些不自在,即使在场的人都是工人家庭的子女,不是那老封建地主家庭坏分子的子女,听了这话,也有些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被太多人围观,肆无忌惮的打量的原因。

    总之,牛车慢慢悠悠的走着。

    身后的话一声接着一声。

    还是那个尖酸刻薄声音的中年妇女的声音。

    “城里那么好,不用下地干活,吃的还是商品粮,无缘无故的就过来的,八成家里出事了。”

    周围有相熟的人点头附和。

    “说不准。”

    然后,又传出另外一个怜悯的声音。

    “啧,天可怜见的,好好的一个孩子,家里人怎么舍得让人到乡下当知青。”

    周围的人听到了这话,安慰对方道。

    “桂花婶子,这你就不懂了,这上山下乡都是先进分子,哪里有困难,就到哪里去,农村是广阔新天地,大有作为。”

    被叫做桂花婶子的人,听到这话心里舒服了些,响应政策好呀。

    “是这样子就好,是这样子就好。”

    虽然说从城里到了乡下,但是总比被打成坏分子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战神杨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北玄门〕〔世子很凶〕〔麻衣神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权倾天下医妃要休〕〔这是我的星球〕〔魔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