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天仁〕〔重生九零小娇媳〕〔聂先生又苏又撩〕〔牧龙师〕〔篮坛大军师〕〔韩总,你女票全服〕〔六岁金丹大佬在乡〕〔王爷,听说你要断袖〕〔天空中的热恋〕〔总裁夫人说她未婚〕〔爱随风万里诺筱颖〕〔楚千璃易君凌〕〔陈修乔浠浠〕〔九龙战神陈修〕〔崛起之荣耀归来陈〕〔巨星从退伍开始〕〔凰归之神医魔后〕〔百无禁忌,她是第〕〔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娇妻在上:总裁老公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配 第八十七章什么人在哪里?
    把处理厂的货都搬上了货车,连带着在废品站装满的货车,一共三辆货车。

    江卫东并黄三全还有王五友以及赵四德四个人一起开着货车远离处理厂。

    其余的三人留守处理厂。

    刚平静了没有多久的苏念,躲在木箱子里伴随着货车晃晃悠悠的向未知的地方行驶。

    而张致远则是轻轻松松的从处理厂的铁架子上攀爬而下,不惊动留在处理厂的三人。

    张致远出了废品处理厂,好在处理厂外郊外,周围的路都是土路,货车上的文物古董重量大。

    张致远蹲下身来用手按在路面上,感受不到路面的震动,代表着江卫东已经远离了这一片区域。

    注视着路面上被货车碾压出来的压痕,张致远站起身来,沿着压痕的方向快步行驶着。

    货车上,苏念在黑暗的木箱子里,被晃悠得快要睡着了的时候。

    货车在荒郊野岭的一段火车轨道处停下。

    恢复平静,黑暗中,苏念睁开自己的眼睛,屏住呼吸。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江卫东从第一辆货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其余三人紧跟其后。

    江卫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八点钟了。

    从庆阳到咸丰的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经过这一火车路段。

    江卫东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吩咐黄三全三人。

    江卫东指着王五友还有赵四德道。

    “你们两个负责去前面设置路障。”

    最后朝着黄三全道。

    “你留下来帮忙搬箱子。”

    因为货车速度快,先出发,加上天黑降低的原因,张致远追上江卫东等人的时候。

    江卫东四人已经把三辆货车的箱子都搬下了车,坐在箱子上休息。

    也得益于黑色的遮掩,视野降低。张致远偷偷摸摸的靠近离自己最近的木箱。

    不惊动任何人躲进了木箱子里。

    就在张致远进入箱子以后不久,火车的铁轨震动。

    随着火车接触铁轨发出哐哐的声音,从庆阳发往咸丰的火车路过。

    因为事先在前面设置了路障,火车停下,最后一节火车车厢正好停在了江卫东等人的身边。

    火车停下,十几余车厢的乘客不明真相,发出了骚动的声音。

    “怎么了。”

    “怎么回事啊?”

    “怎么好端端的,火车突然停了呢?”

    “有没有人管一管?”

    本来就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了,身心俱疲,每个人的心理都有些牢骚,正要发作。

    火车上的负责人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态度诚恳,一脸抱歉的开口。

    仿佛是掐着时间过来一般。

    “各位乘客稍安勿躁,前方路段出现故障,我们已经排人去处理了。大家坐好,不要惊慌,路面故障清楚完毕,火车会依然进行的,不会耽误大家的。”

    江卫东等人兴奋的都站起身来,为首的江卫东走到最后一节火车车厢。

    拍了拍门,拍门的声音三长两段,这是约定好了的暗号。

    不一会儿,车厢里面就有人推门而出,看到推门而出的人,江卫东朝着对方点头。

    然后吩咐黄三全等人搬东西上火车。

    而张致远与苏念两个人就这样躲在木箱子里,上了火车。

    箱子都搬完了以后,方才给江卫东开门的男人,走向与货车相邻的车厢,朝着人群中坐的笔直,一副安然无恙看报纸的人点了点头。

    表示一切顺利,可以出发了。

    男人放下手中的报纸,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把消息传递出去。

    至于江卫东,则是回头朝着黄三全等人道。

    “行了,你们回去吧,把本职工作还有扫尾工作做好,听明白了吗?。”

    黄三全原本是想跟着一起去的,但是江卫东把话堵死了。

    只能认命的点头。

    “这个你放心,东哥。我们心里有数。”

    说着,黄三全朝着江卫东搓了搓手指,一脸谄媚的看着江卫东。

    “就是东哥,这个咱们事先说好的钱,什么时候给我们?”

    江卫东有些不耐烦。

    “少不了你们的,回去等着吧。”

    抬腿就要踢黄三全,被对方躲开。黄三全见江卫东只是脸色不好,没有趁势发火。

    心里松了一口气。

    脸上佯装出谄媚,感恩戴德的朝着江卫东点头哈腰。

    “好咧,东哥。”

    江卫东微微抬起下巴,然后趾高气扬的上了火车的货物车厢。

    火车发出哐哐的声音,远离黄三全的视线。

    黄三全方才抬起自己的头,朝着铁轨上吐了一口吐沫。

    在心里嘀咕着。

    神气什么?不就是好命有个姐姐嫁得好,有姐夫罩着吗?

    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啊呸,狐假虎威的东西。

    在心里鄙夷完江卫东,转身招呼王五友还有赵四德一起开车返程。

    废品站还有很多废品需要运回处理厂,如果明天处理厂的工人回到废品处理厂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堆积如山的废品的话。

    这事情就有可能败露出去,不说赚钱了,只怕小命都难保。

    火车是在十点的时候抵达的咸丰火车站。

    咸丰火车站有人接应,一入站事先就藏在火车站的人就把最后一节火车车厢的货物搬下了车。

    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向着咸丰管辖之下的一个渡口进发。

    这个渡口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有一个县城的规模的样子。

    倒卖文物的贩子头头是一个凶狠的男人,寸头头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

    江卫东看着有些害怕,但是人都到这里来了,那里有退缩的余地可言。

    江卫东硬着头皮对上贩子头头狠辣的双眼。

    “东西都在这里了。”

    贩子头头是咸丰人士,专门吃黑饭的,姓秦因为头上有疤,江湖人称秦疤爷。

    秦疤爷瞥了一眼江卫东,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够找到那么多的古董文物。

    内心深处高兴的不得了。

    可是为了压价,秦疤爷满脸的不耐烦与不屑的鄙夷。

    “准备了大半年的时间,就找到那么点东西?”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江卫东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微微抬起自己的脸,因为内心的不安,脸上都肉都在抖动。

    这不代表江卫东蠢。

    知道对方有心压价,江卫东不容置疑的摇头。

    “这些东西都是好货,贵精不贵多。”

    秦疤爷偏头看了一眼江卫东,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真的妥协,但是还是有些失望。

    秦疤爷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做最后的努力。

    “行吧,你疤爷懒得和你废话。一件东西十块钱,行就拿钱走人,不行东西你就自己带走。”

    江卫东撇嘴。

    知道这群人心黑,没想到心黑成这样,什么叫做行就拿钱走人,不行东西自己带走。

    这不是威胁自己吗?

    可恶。

    因为愤怒脸上的横肉都在抖动。可是江卫东又不能真的直接拿东西走人,强龙不压地头蛇。

    更何况此时自己孤身一人,江卫东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带上黄三全等人与自己一同过来。

    真是失策,失策。

    江卫东的两只眼皮打架,如果自己真的说出走人这种话的话,只怕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了吧。

    江卫东可没有那个命赌对方会不会黑吃黑。

    就在江卫东准备妥协的时候,众人身后的木箱子发出了响动。

    秦疤爷眯了眯自己的眼睛,狠厉的目光看向响动的地方。

    语气强烈。

    “什么人在哪里?”

    躲在木箱子里的苏念听到这话,以为自己暴露了,心跳加速。

    可是她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呀?不是自己那么又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真没想重生啊〕〔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在港综成为传说〕〔北玄门〕〔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