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欧阳皓我绝不会喜〕〔太子妃她命中带煞〕〔重生之投资大亨〕〔重生我的大学时代〕〔聊斋假太子〕〔首富从黑科技开始〕〔总裁,宠妻请节制〕〔谢夫人〕〔穆少甜宠小新娘〕〔女神的上门狂婿〕〔魔物娘农场〕〔重生年代娇宠小福〕〔师尊的反派扶正计〕〔绿皮怪的史诗〕〔小阁老〕〔乡村妖孽小村医〕〔财阀小娇妻:谢少〕〔蜜婚超甜:墨少家〕〔娇妻很拽:隐婚老〕〔江月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配 第九十三章再见
    苏念朝着大娘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不介意,无所谓。

    可是在一旁的大爷听了大娘的话,不乐意了。

    “呵哟,你这个老太婆。怎么的?我夸你两句,还是我脑子不好使了不成?这都是什么歪理。”

    大娘故作生气的瞪大爷一眼。

    “这都多少年过去的事情了,这种话还一直挂在嘴边,我老婆子听都听腻了。”

    说着讨嫌的话,其实眉眼里的笑意还有浑身洋溢着的幸福,怎么也让人无法忽视。

    大娘捏了大爷的胳膊一把,吐槽道。

    “我当初怎么就眼瞎看上你了。”

    大爷做出夸张的吃痛表情,龇牙咧嘴的。

    等看到大娘担忧的目光,大爷露出得意的笑容。

    “嘿嘿,你现在后悔了也没用,咱俩是绑在一起分不开咯。”

    这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妻,在风雨飘摇时候就一直相互扶持着过来的,这里面的情分不是作假的。

    大娘意识到自己被大爷骗了,拍了大爷的大腿一下。

    然后有些讪讪的看着苏念与张致远。

    慈爱的说道。

    “还是你们年轻人好,你们呀,要好好珍惜年轻的时光,不然老了就没有年轻时候的味咯。”

    张致远与苏念两人听了大娘的话,对视了一眼。

    然后移开彼此的目光。

    随着日出,太阳透过火车的车厢。落在苏念与张致远两个人的身上,头发被太阳照的金灿灿额。

    两个人坐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有一种陪伴彼此从少慕之年到白首的感觉。

    嗯,当然如果张致远不是冷着一张脸,侧目而视苏念。

    然后苏念的注意力集中,放在张致远身上,那就更像了。

    彼时,苏念与张致远两个人到底对对方不来电。

    火车呼啸着行驶,两个小时以后,火车在平阳停下。

    苏念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张致远紧跟其后下了车。

    临门一脚就离开了平阳火车站,苏念发觉后面的张致远没有跟上来,回头就看到张致远笔直的站在原地。

    接收到苏念疑惑的目光。

    张致远朝着苏念摇头。

    “你走吧,没事的话,早点回村里去。”

    苏念狐疑的看着张致远。

    “你不回去吗?”

    张致远点头。

    “以后都不会回去了。”

    说完,注意着苏念的神色,看到苏念只不过挑了一下眉毛然后便无所谓的的道。

    “哦。”

    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原本说以后都不会回去了的话,是为了看苏念的反应,是高兴多一点呢?还是其他的。

    如果,苏念在张家村真的还有其他的阴谋在的话。

    应该不想自己再次出现在张家村吧,而且张致远多少知道一点关于苏念的事情。

    真的有什么企图,也不好瞒过张致远的眼睛。

    没想到苏念的态度竟然是这样子的无所谓。

    对于张致远说的话,苏念是挺开心的。如果真的像张致远自己说的那样这一次离开了,就不回来了,也挺好的。

    因为苏念对于原主嫁给张致远的事情,心里还是挺膈应的。

    张致远离开得越远越好。

    按捺住自己心里的真实情绪,苏念朝着张致远点了点头。

    说了一句再见。

    然后便离开了平阳火车站,而张致远望着苏念离开的背影,许久方才发出嗯的,一声。

    嗯,再见。

    苏念的背影消失,张致远也离开了的原地,走向火车票售票处。

    买了从平阳到庆阳的火车票,等到了庆阳以后再坐火车前往西南边陲的小城市。

    一直以来,张致远都是孤身一人,从家到部队,从部队到家。

    哦,不好意思。说差了,张致远没有家。

    苏念离开了火车站,没有着急着回张家村,而是改头换面去了昨天与买锅的男人约定好的地方。

    看到男人老老实实的站在树下等着自己,苏念松了一口气。

    方才,苏念还在心里担心着,自己从咸丰回来平阳那么长的一段时间。

    也许对方已经等的不耐烦离开了也说不准。

    男人叫做李长江,就是昨天跟苏念买布料的李大河的父亲。

    昨天两个人是一起来的县城,李长江是为了置办队上缺的东西还有自家小子结婚要用的东西。

    而李大河就是来跟杨巧慧见面的,买布料那是次要的。

    对于这些,苏念一无所知。

    等了一早上的李长江,看到一个陌生的姑娘靠近自己,心里诧异了一下。

    但是转念一想,一个女孩子在黑市里游荡,改头换面的十保命的手段,心里了然。

    李长江看着苏念手里提着的麻布袋,知道自己没有白等。

    黑着的脸总算有了些喜色。

    “等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苏念靠近李长江,抿了抿自己的嘴唇。

    “路上耽搁了一段时间。就便宜一点卖给你吧。”

    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李长江听了这话,咧开了自己的嘴,露出笑容。

    “那谢谢你了。”

    苏念摇头,收了李长江十五块钱。

    一口铁锅,还是一口新锅,在市面上可不便宜,怎么说也得二十块钱,还要十张工业券。

    黑市不要工业券,可是怎么说也得二十五块钱以上,三十五块钱以下的价钱。

    对于李长江而言,这一次自己是赚到了。

    开心的把钱递给苏念。

    然后把自己的口袋递给苏念,苏念从自己手里的口袋里取出铁锅。

    李长江提着自己的口袋离开,苏念也离开了黑市。

    向着某处狭窄低矮的小巷子走去。

    正好在巷子口看到打扰卫生的程玲玉。

    程玲玉成分不好,住的这一片地区都是成分不好的人。

    要不就是家里困难的人。

    常年累月,没有生人过来。

    程玲玉第一时间也认出了苏念。

    “小姑娘,你来了。”

    苏念点头,轻声细语道。

    “大娘,我给你送东西来了。”

    怕苏念被别人看见,牵连对方。

    程玲玉手脚飞快的打扫干净了街道。领着苏念回自己家。

    程玲玉家很小,统共一室一厅。前面是客厅兼厨房,后面是卧室。

    除了桌椅以外,还有做饭的东西外,没有什么东西一览无遗。

    桌椅都是东拼西凑的,颜色材质不一样,很显然程玲玉一家被吓怕了,在生活上不敢过分逾越。

    引着苏念坐下。

    程玲玉给自己洗了手以后,方才给苏念倒水喝。

    虽然不口渴,但是苏念依然礼貌性的接过水杯碰了碰嘴唇。

    然后方才放下自己手里的杯子,看向程玲玉,苏念的来意不言而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