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常年热搜〕〔橘子味的竹马〕〔明日之劫〕〔恃娇〕〔首富悍妻有空间〕〔娇妻难宠:高冷影〕〔灵元灭世〕〔香薰师〕〔神霄九宸〕〔萌狐悍妻〕〔神魔大唐之无敌召〕〔都市全能医王〕〔此生有缘我爱你〕〔从签到开始百亿神〕〔我点石成金〕〔强婚:千亿总裁来〕〔超宠契婚:老公,〕〔那个大佬回来了〕〔异世铿锵行〕〔惹谁都别惹医圣大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死魔帝 第32章 献宝刁难
    “什么?”

    此言顿如惊雷炸响,无数人心间,都仿佛被人敲了一记凶狠的重锤,无比骇然。

    他这是在寻死啊!

    惹谁不好,非要去招惹银煞?

    他真以为银煞示弱,是怕了他吗?

    这多半也是碍于齐彩莲的面子吧!

    而现在,他竟敢如此口出狂言,简直是无可救药。

    果不其然……

    “你找死!”

    银煞暴怒而起,通玄三重的战力,霎那全开。

    顿时间,整个大院,狂风阵阵,浓郁的银色玄气,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涌荡而出。

    随后,其身形化作一道光线,直奔燕惊尘而来。

    “完了!”

    万人视线,齐聚战圈,无人不是心惊肉跳:“好好的一场寿宴,多半要变成燕惊尘的葬礼了!”

    可是燕惊尘站在那里,巍然不动。

    “他不会是吓傻了吧!”

    众人目光灼灼,但是下一秒,却发现燕惊尘的眼瞳之中,陡然散射出两缕精芒,直逼来人胯下。

    一股极致的冷意,隔空席卷银煞全身,那奔掠而出的身子,猛然顿住,然后竟是连连后退。

    看向燕惊尘的眼神,都充满了畏惧之色,寒颤不止。

    而这一幕,无疑是在场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怎么回事?”

    “银煞居然停手了!”

    谁也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竟然是令得银煞如此忌惮。

    “你还要跟我动手吗?”燕惊尘喝问道:“我说能让你死在这里,你当真以为这是一句虚言?”

    金煞慌忙起身,向燕惊尘致歉:“大人莫怪,是我二弟,有眼不识泰山,您请上座。”

    说话间,还不禁给齐彩莲使了个眼色,似是在告诫她,你这个玄孙不好惹。

    这一举动,便更加让人,不可思议。

    齐彩莲也是极其动容,金银双煞,若是单人实力,放眼化天郡,只能算是二流高手。

    但要是联手,即便是通玄七重的一流高手,都会落荒而逃。

    难以想象,燕惊尘到底是个什么怪胎,居然是让得金煞做出了当众道歉的举动。

    齐彩莲只得咬牙松口,朝燕尊喝道:“还不赐座!”

    “是是!”

    燕尊恍然回神,赶忙道:“大伯,堂弟,这边请!”

    燕惊尘无动于衷,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

    倒是燕世城扯了扯他的衣袖,道:“看在今日大寿的份上,暂且卖她一个面子。”

    燕惊尘点点头,杀机隐去,与燕世城坐上了最前排,金银双煞的位置上。

    万众瞩目之下,谁也不敢低看燕世城父子一眼,这简直奉若神明一般的存在。

    金银双煞屈居第二排,心中恐惧未减。

    银煞悄然道:“那小子,好生不简单,居然是发现了你我的命门所在,还好我及时收回了力量,否则他那神魂攻击一出,我必死无疑。”

    金煞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早就跟你说过,化天郡藏龙卧虎,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今天见识到了吧,待会无论出了什么事,我们都不要管,听到没有!”

    “知道了,大哥。”银煞颓然道,有生以来,他还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恐惧。

    当真是深入骨髓。

    眼见事情压制了下去,徐行云暗恨不已:“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怎么连金银双煞都对他毕恭毕敬,不行,我得搞点事。”

    “开宴!”

    院门外,再无人入内,燕松鹤朗喝一声,礼炮齐鸣。

    一道道精美的菜肴,配合着美酒,行云流水的端上了桌。

    但燕惊尘连一口都没有尝,燕世城道:“你好歹也吃一口,这可是花得我燕家的钱,这一场寿宴操办下来,少说也得七八万两黄金。”

    “没什么胃口。”

    燕惊尘端坐在那,隐约察觉有双眼睛,在时刻盯着他。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燕松鹰又是一声朗喝:“小辈拜寿!”

    伴随此言落下,不少席位上,都是有跟燕惊尘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女,纷纷起身。

    徐行云朝旁边的一位青衣少年,道:“还不起来拜寿!”

    “晚辈徐凤年,恭祝齐老夫人,福乐绵绵,寿比南山。”

    青衣少年微微欠身,双手奉上一尊琉璃玉佛,道:“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心意,还请齐老夫人笑纳。”

    齐彩莲别提有多高兴了,赞许道:“不愧是徐师爷教出来的孩子,比起我家那几个不成器的东西,可要强多了。”

    说话间,还不忙瞟了眼燕惊尘。

    徐行云故作谦虚,道:“比不得,比不得,犬子天赋平庸,当日在圣殿争夺气运,也不过十三四丈,当不得如此夸赞。”

    一提起圣殿之事,不少人恍然大悟,他们可是记得,燕惊尘在圣殿,可是被霓凰女帝剥夺了武道气运的。

    他这话,明里是谦虚,暗地里,不是摆明了,刻意贬低燕惊尘吗?

    这老家伙到底安的什么心?

    “不错不错!”

    齐彩莲上下打量徐凤年片刻,欣赏的笑道。

    随后,燕尊及其他家族的小辈,纷纷拜贺。

    齐彩莲都笑得合不拢嘴了,但心里却也有了一丝失落感,他最疼爱的玄孙燕荡天,被燕惊尘重伤,没有到场。

    一想起这事,看待燕惊尘的眼神,便格外地多了几分刻骨的恨意。

    尤其是见得燕惊尘,没有丝毫拜寿的意思,心中的怒火,便更加地大了。

    但她又怎么知道,这一切,都是燕松鹤故意安排?

    “怎么尊儿的礼品,还蒙上了一层红纱,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呀?”燕松鹤故作不知情的问道。

    此话,顿时引起了绝大多数人的关注。

    燕尊上前,笑呵呵的揭开红布,霎时间,沁人心脾的果香之气,飘溢全场。

    闻一口,都仿佛在瞬间,增加了好几天的寿命。

    “竟然是人参果!”

    “而且还是两枚!”

    “这可是四品灵药,一枚价值五万两黄金,可增加三年寿命,真是个有孝心的孩子。”

    众人对燕尊褒奖不已。

    齐彩莲也顿觉脸上有光,宠溺的笑道:“傻孩子,为了我这么个糟老婆子,花费这么多钱,不值得呀,不过你有这份心,祖母奶奶真的很高兴。”

    此时,高台之上,燕松鹤朝齐彩莲一跪而下。

    “孙儿恭贺奶奶新寿。”

    说着,便从袍袖间,取出一张地契呈上:“孙儿无能,也送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只能给奶奶准备了一座湖心岛上的新居,还望您不要嫌弃。”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一片。

    “湖心岛上的新居?”

    “最便宜也得三十万两黄金吧!”

    “能住在那里的人,非富即贵,纵然是那万宝阁阁主,家财万贯,也不过两套而已。”

    “燕长老真是好大的气魄,一出手,便是如此贵重的礼物。”

    在这常春院住了二十年,虽是安逸,但在一个地方住久了,齐彩莲心里也是感到不太自在,今又恰逢寿辰,想不到燕松鹤居然如此贴心,这让齐彩莲脸上重新焕发出了满面的荣光:“让你破费了!”

    燕松鹤谦逊道:“孝敬奶奶,是我等身为子孙,应该做的。”

    徐行云见此,心下一计:“松鹤兄,真有孝心呐!”

    然后,又不禁地看了眼燕世城,笑道:“不知燕家主这个做大哥的,又给齐老夫人准备了什么礼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逆天邪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修真聊天群〕〔沧元图〕〔烂柯棋缘〕〔万古神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道朝天〕〔神秘复苏〕〔当医生开了外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