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死魔帝 第36章 严刑审问
    只见苏龙瀚走了出来,赫赫官威,披散而开,一脸愤怒之色:“我身为天雍城的父母官,可有资格管这个事?”

    一言出,铿锵有力。

    连齐彩莲都无法反驳,一城之主,别说是家事,哪怕是鸡毛蒜皮,只有他想管,便有那个资格。

    谁敢不服?

    整个场面,再也没了先前的喧闹,有的只是,静如死水。

    城主,帝王赋予的权力,谁也不可侵犯。

    在玄武帝国,可以不服玄武圣殿,可以无视霓凰女帝,毕竟山高皇帝远。

    但要是忤逆帝王,一旨圣谕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谁也保不住!

    燕松鹰与燕松鹤顿感无穷压力,暗暗祈祷,千万不能露馅。

    随后,便给燕尊使了个眼色。

    燕尊咬着牙,说道:“敢问城主,燕惊尘在寿宴之上,给我奶奶送终,这是子孙所为吗?”

    “换做是你,如果有人在苏老爷子的寿宴上送终,你会怎样?”

    面对这一声质问,苏龙瀚早有应对:“把人给我带上来。”

    踏踏踏~

    大批金甲武士,从院门外走入,列成两排。

    一名蓬头垢面的老者,被人押进了现场。

    “这是?”

    不少人的视线,纷纷看向这名老者。

    良久后,白虎帮帮主萧天赐惊声道:“这不是城西名钟殿的掌柜孙泉吗?”

    一听这话,众人茅塞顿开:“天雍城,能够制造出大钟的地方,也只有名钟殿了,虽然之前那人死了,但掌柜手里肯定是有购买记录的。”

    燕松鹤猛然一抖,这钟就是他叫燕荡天去名钟殿制定的,就是为了构陷燕惊尘,以达到将燕世城赶出家族,废掉燕惊尘的目的。

    而为了以防万一,他才没有让燕荡天出席。

    特意找了个借口,说是被燕惊尘打伤,卧床不起。

    也正好也以此,给燕惊尘多安上个罪名。

    可现在,名钟殿的掌柜被人抓来了,他开始慌了。

    一旦事情败露,纵使燕惊尘放过他,齐彩莲也不会放过他的。

    “别慌,稳住!”

    燕松鹰伸出手,轻按着他的肩头,传音道:“那上面填的是燕惊尘的名字,天儿也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他们查不到的。”

    “还不把事情经过从实招来?”

    凌云子上前一步,瞪着孙泉,冷喝道。

    孙泉低着头,无奈道:“各位大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来我殿里制钟的人,一天上百个,我不可能每个人都记得那么清楚?”

    “行,那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燕惊尘抓过孙泉,拎到那具尸体前。

    当孙泉看到那具尸体后,面色骇变:“这是我殿里的活计吴三,他怎么死了?”

    “这不重要,只要确定这钟,是从你殿里出来的,那就行了!”

    确定了钟的出处,凌云子指着地面上的大钟,问道:“这又是什么钟?”

    “丧钟,葬礼上用的。”孙泉如实回道。

    凌云子再道:“把你的账本翻出来,制钟人的名字,收了多少钱,近来有多少人定制了丧钟,你不会没有记录吧?”

    “我有我有!”

    孙泉立马从胸口掏出一个账本,翻开了近三月的销售名册。

    苏定方道:“把常春院给我围起来,在场之人,谁也别想走。”

    “是!”

    两排金甲武士,迅速堵住了院内的各个出口。

    “铁元沁,你去核对名册,看看近三个月内,在场有谁,在名钟殿制过丧钟。”

    苏定方发号施令道,一双锐利的鹰眼,扫过这里的每一个人。

    尤其是在燕松鹤几人身上,特意多停留了几眼,却发现几人冷静地有些出奇。

    片晌后,铁元沁道:“三个月内,制造丧钟的人,共有一百八十九人,在场之人,李家家主李世承,两月前,有在名钟殿定制过,其次是五日前……”

    铁元沁看向燕惊尘,话还没说完,苏龙瀚猛喝道:“把李世承给我拿下。”

    两名金甲武士,猛地冲到李世承身前,将他擒拿。

    “城主,我冤枉,天大的冤枉啊!”

    李世承如遭雷击般,他根本没有做过,大声辩解道:“我是订过钟,但那是两月前,我七姨太过世才去定制的,今日之事,跟我没关系,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李家祖祠,真相便可大白。”

    “拉下去,严刑审问!”

    苏龙瀚完全不顾其辩解,肃然下令。

    啊啊啊~

    没多久,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了常春院:“我不服,我没有,冤枉啊!”

    苏龙瀚继续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人吗?”

    铁元沁表情难看,想说又不敢言。

    “说。”苏定方威严道。

    铁元沁只好硬着头皮,道:“五日前,燕惊尘,燕小友,在名钟殿定制过丧钟,而且看图像上的显示,似乎跟今天的丧钟,别无二致。”

    “你说什么?”

    燕世城不敢相信的冲上前,查看账本,可是上面,竟明明白白的写着,燕惊尘三个字。

    霎时,全场一片哗然,恶骂四起。

    “果然是他!”

    “这下,我看他还有何话说?”

    “天打雷劈的畜生,真以为有苏定方给你撑腰,就能无法无天了吗?”

    “诅咒自己的祖母奶奶,不得好死,他可真是丧尽了天良。”

    燕松鹰与燕松鹤,以及燕尊,都是开怀的笑了。

    蒙在鼓里的齐彩莲,睚眦欲裂:“苏定方,苏龙瀚,账本摆在眼前,现在你们看到了吗?”

    “如果没什么事,就请你们立刻给我滚出常春院,鄙人清理门户,可再也轮不到你们插手了。”

    “这……”

    几人面面相觑,无理可言。

    这时,燕惊尘走了出来,冷笑道:“如果是我做的,是我有意密谋的,我会那么傻,写上自己的名字?”

    说着,冷冽的眼神,扫向燕松鹤:“这栽赃陷害的手法,可真够低端的,莫非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把事实真相掩盖过去,把一切罪名都安加在我头上不成?”

    “你们太天真了!”

    眸中寒光一闪,燕惊尘挥手便是一剑,架在孙泉脖子上:“说,五日前,申时三刻,找你订钟的人,长什么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逆天邪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天降我才必有用〕〔全职国医〕〔烂柯棋缘〕〔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一夜惊喜,顾少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