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七十七章 九叔
    !

    “吼吼吼————”

    行尸一蹦一跳袭来,引得狼群乱了阵型,头狼狂躁咆哮几声,才将惊慌失措的小弟们安抚下来。

    狼群对尸群,战斗打响。

    道人抡起长幡加入战圈,廖文杰见他是个热心肠,也不好意思干看着,铁砂掌运劲,一掌将前方的饿狼拍飞。

    “嗷嗷!呜呜———”

    三十秒不到,狼群溃败,四下奔逃,只剩头狼瘸着腿,一扭一扭朝路边走去。

    回首,狼目凶狠,记下廖文杰和道人的面孔,俨然是个记仇的小心眼。

    这还了得!

    廖文杰冷哼一声,上前两步将头狼踹倒,后者翻滚在地,凶性爆发,一口咬住廖文杰的小腿。

    咬不动。

    啪!

    廖文杰一巴掌拍下,头狼凶性更甚,一双狼目死死盯着他,低沉吼声不断。

    啪!

    “吼吼———”

    啪!

    “嗷吼吼———”

    啪!

    “”

    啪!

    “呜呜呜”

    狼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主要是太疼了,头狼收敛眼中凶光,低眉顺眼换成了服软的哀鸣。

    见廖文杰不再抽打,头狼一瘸一拐爬起来,朝路边暗林走去。

    “傻狗,让你走了吗?”

    廖文杰一把拽住狼尾巴,将其拖回原位,避开头狼的回首掏,反手一巴掌拍在它脸上。

    啪!

    “嗷呜!嗷呜呜———”

    打不过又跑不了,头狼气得满地打滚。

    “兄台,这是何解?”

    “畜生不懂以德报德,报复心极重,它今天吃了亏,改天肯定会上门寻仇。”

    “打死不就好了?”

    “不妥,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该随意杀生。”

    廖文杰摇摇头:“我将它带在身边,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去其威风锐气,肯定能感化它。”

    “能成吗,听起来不怎么靠谱啊!”

    道人抹了把头上的汗,头狼野性难驯,哪那么容易变成大尾巴狗。

    “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

    廖文杰耸耸肩,这头狼卖相不错,转赠有缘人刚好一解他囊中羞涩。

    没人要也没关系,低价卖给饭店,换一个落脚之处。

    这么一想,这头狼他越看越欢喜。

    “对了,今天多谢道长相助,未曾请教道长尊姓大名。”

    “兄台客气了,在下”

    远方,狼群汇聚舔舐伤口,遥望山间土路,等待自家老大返回。

    半晌后,头狼迟迟不归,狼群低吼不止,稳定的狩猎结构出现了其他声音。

    狼二: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老大回来之前,我先顶上吧!

    狼三:二哥说得对。

    狼四:三哥说得对。

    “四目道长,这都大半夜了,什么时候才到你师兄家?”

    廖文杰手里攥着一条布绳,溜着狼脸憋屈的二黑,也就是那头狼,它不黑,但廖文杰觉得这名字还算凑合,至少比狗蛋儿好听多了。

    刚套上枷锁,二黑龇牙咧嘴,两巴掌下去,它就悟到了沉默是金,又是两巴掌下去,学会了摇尾巴讨人欢心。

    挺有悟性,廖文杰觉得它能卖个好价钱。

    “快了快了,过了前面的土地庙,再走二里地就是任家庄,我师兄就住在那里。”

    和道人边走边聊,廖文杰套出了不少情报,比如道人的身份,还有他赶尸的去处。

    四目道人和师兄林九所学为茅山道术,一个开义庄,帮人看风水;一个昼伏夜出赶尸,往返于周边几个城镇村落,把死在异土的亡魂送回家乡。

    少则五日,多则十来天,师兄弟二人就会见上一面。

    四目道人说的不多,廖文杰听在耳中,大致猜到了自身所在何处,嘀咕着那位林九的真名是不是林凤娇。

    四目道长赶着客户,和廖文杰边走边聊,路过土地庙,转道再行二里路,眼前出现一座小镇。

    小镇原先是个村子,也不叫任家庄。

    起因是村里有个姓任的财主跑到省城拼搏,后来局势动荡,他衣锦还乡在村里建了一条大街做集市,七里八乡的村民都来这赶集。

    日子久了,集市越来越繁华,不少省城的有钱人也选择这里避难,使得村子越发繁华,逐渐形成了镇子的规模。

    再后来,人们只谈集市,少有提起村子叫啥,加上任大财主在这里最有影响力,潜移默化认同了任家庄的新名字。

    简单来说,任家把握集市和省城的商道,任家家主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只有他们任家作威作福,没人敢在他们头上动土。

    砰砰砰!

    “师兄,开门啊,是我!”

    四目道人竖起法铃,让客户们稍作休息,上前两步开始锤门。

    “来了,来了。”

    木栓抬起,一字眉造型的林九拉开木门,看到陌生面孔,眼神询问自家师弟。

    “师兄,这位是廖文杰,赶尸路上遇到的,铁布衫功力了得,大晚上在山里抓狼玩,刚好大家顺路,就和我一起过来了。”

    “大晚上在山里抓狼玩”

    林九听得一愣,再看廖文杰脚边蹲着的二黑,顿时嘴角抽抽:“这位小兄弟,好好雅兴。”

    “道长客气,叫我阿杰就行了。”

    “好说,先进来吧。”

    天色已晚,四目道人行程劳顿,安放完客户便倒头睡下。

    林九熬了一锅粥,取来几块面饼和咸菜,全被廖文杰收入腹中。

    “时间不早,外面旅店都关了门,阿杰若是不嫌弃这里是义庄,可以”

    “道长说笑,不睡大街就谢天谢地了,何来嫌弃一说。”

    “那好,义庄还有一间偏房,我去给你打扫一下。”

    “别,大晚上的,道长早点休息,我凑合一下,有什么明天再说。”

    两人客气几句,廖文杰拿绳子将二黑捆成粽子,睡倒在偏房,开始了今晚的梦中修炼。

    天明,鸡叫声刚起,廖文杰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解开二黑的绳子,上去就是一巴掌。

    “傻狗,你要是聪明点,把你卖了,我也好吃香的喝辣的。你要是不聪明,卖不出去,我只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没有里昂可以和动植物沟通的能力,廖文杰只能用简单粗暴的办法,又是一巴掌下去,拖着二黑离开了偏房。

    “阿杰,起这么早?”

    院子里,林九拿着扫把清扫灰尘,按他的说法,勤打理才能去晦气。

    “哪里,道长比我还早呢!”

    “别叫道长了,听起来怪怪的,我一把年纪,大家都喊我九叔,你要是不介意,也可以这么喊。”

    “好的,九叔,我帮你一起打扫。”

    “远来是客,怎么能让客人干活呢!”

    “没有的事。”

    廖文杰将二黑拴在门口,夺过扫把,里里外外将庭院清扫一遍。

    九叔看得直叹气,人比人气死人,同样是年轻人,廖文杰长得靓仔,有礼貌,人还勤快。不像他的徒弟,鸡都叫了三遍了,还在梦中和周公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