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七十九章 坐而论道
    !

    除去四目道人的一百零八枚铜钱,九叔汗流浃背将剩下的铜钱装进箩筐,捡钱的时候手都在抖,生怕廖文杰报价太高,从此义庄易主。

    然而并没有,廖文杰不清楚行情,给了一个九叔认为是半卖半送的良心价。

    “钱不急,先在九叔你那放着,法器也不急,吃完饭再说,我有件不情之请,希望两位帮忙指点一二。”

    “阿杰,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客气了。”

    四目拿了好处,胸口拍得邦邦响,直言道:“指点什么的见外了,压根没有那回事儿,大家吃饭聊天而已。”

    “没错,阿杰,有什么就直说。”

    “那好”

    廖文杰点点头,新手大礼包中有一门‘九字真言’,他一直不明所以,除了用来打熬念力,再无其他使用方法。

    旧货市场淘到的那本书,大篇幅都在围绕九字真言打转,但那些批注太过深奥,他见识不足,看得懂字却看不懂意思。

    一直以来,他都想找真道士答疑解惑,原本考虑钟发白,现在遇到九叔和四目道人,宜早不宜迟。

    一听廖文杰的问题,九叔当即头大,连呼师承门户规矩不可坏,别说帮忙解释了,听都不肯听。

    话是这么说,可每当廖文杰抛出前辈高人对九字真言的批注,他立马屏住呼吸,捂住耳朵的手也偷偷松开了一些。

    就很矫情!

    可能是面子上挂不住,九叔讪讪一笑:“阿杰,你说让我们师兄弟指点你,结果好处全给我们拿了,我要再死撑着不说话,以后也没脸见人了。”

    “师兄,你就是太死板,且不说阿杰没有师门,就算有,我们今天也只是坐而论道,相互交流学习,有什么不能听不能说的?”

    “是我过了”

    九叔点点头,修道中人,财侣法地缺一不可,尤其是‘侣’,独学而无友,闭门造车是大忌。

    “阿杰,你刚刚说得那句话,我觉得还能再细分出去”

    “师兄,你的意见我不是很赞同”

    “两位,这句话又是何解?”

    三人谈了许久,廖文杰入手两个老师,态度态度十分积极。

    每当他抛出一句话,九叔和四目道人便紧皱眉头,而后各抒己见,遇到意见不统一时,常常争到面红耳赤。

    门外,九叔的徒弟文才傻站着。

    他日上三竿从床上爬起,寻着吵闹声来到饭堂,见师父师叔隐有动手一较高下的趋势,想进去蹭碗稀粥,又怕被殃及鱼池。

    “肚子好饿。”

    “文才,肚子饿就进去,站在门口干什么?”

    九叔的另一个徒弟秋生从义庄外走了进来,见到廖文杰的陌生面孔,当即问道:“那是谁啊,和师叔一起的?”

    “我才刚睡醒,师叔可能是昨晚来的,那个人我就不知道了。”

    九叔的两个弟子,文才资质平平,秋生不甘寂寞,两人喜动不喜静,经常惹麻烦,让九叔颇为头疼。

    文才父母早丧,九叔见他孤苦伶仃,便收为徒弟,免去了他流落街头的苦命。

    秋生是隔壁村的,资质出众被九叔相中,每天都来义庄报道,听候九叔差遣。

    这年头,师父的‘父’可不是说说而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两人虽日常调皮捣蛋,但对九叔十分敬重,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文才、秋生,你们两个在门口嘀咕什么呢,还不赶快过来,一点礼貌都没有。”

    “来了,师父。”x2

    “师父早,师叔早,这位兄台”

    嘭!

    九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露不快:“没大没小,兄台也是你们能叫的,喊师叔!”

    四目道人也连连摇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两人在廖文杰这里学到不少东西,若是再抬高辈分,那也太没脸没皮了。

    再者,真要是乱了辈分,之后大家还怎么坐而论道。

    “师,师叔!?”

    文才闻言挠了挠头,秋生尴尬一笑:“师父,这位师叔好年轻啊!”

    “闭嘴,让你们喊就喊,那么多废话。”

    “九叔,我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突然让他们喊我师叔,听起来怪怪的,大家各算各的好了,我不是也称呼你‘九叔’吗?”

    廖文杰摆摆手,笑着对两人道:“两位兄台,今年贵庚啊?”

    “十九!”x2

    十九就这么着急了?

    尤其是未老先衰的文才,和鹤发童颜的九叔对比明显。不知道的,还以为九叔捡个童子,在家练了什么邪门妖法呢!

    还有,如果这都能十九,那他也行。

    廖文杰想了想,发现自身条件不允许,主要是眼睛,太智慧了。

    “我二十有三,名叫廖文杰,不介意的话,以后就喊我一声‘杰哥’好了。”

    “杰哥!”x2

    “你们两个少嬉皮笑脸,阿杰和你们师叔我平辈论交,要向尊重我一样尊重他,明白了吗?”

    “知道了,师叔。”

    文才、秋生坐下吃饭,顺便听廖文杰三人讨论九字真言,因晦涩难懂听起来毫无趣味,匆匆吃完便结伴出去玩了。

    “唉,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

    见两人远去的背影,九叔恨铁不成钢,主动和廖文杰说起了茅山秘术。

    涉及核心的秘法,他没有多讲,也不敢讲,提及最多的,是一些简单易上手的小道术。

    他看得出廖文杰基础薄弱,又无师父指点,说太深反倒不美。

    四目道人没九叔想得多,也没他那么多忌讳,将自己最擅长的几门道术一一讲述。

    他资质不如九叔,但精于炼尸养鬼一类的道术,一张嘴就滔滔不绝,九叔咳嗽好几声,他都没意识到泄露了门派秘法。

    廖文杰边听边记,感慨此行不虚,光是这些道术就血赚了。

    三人聊到中午,九叔吩咐文才去做饭,顺便去街上买些熟食回来。就这么的,三人从早饭聊到中饭,到了晚饭时间依旧坐在饭堂。

    “啊啊啊———”

    “师父救我!!”

    天黑时分,三人挑灯畅聊,突然耳边听到一声惊呼,从灵堂方向传来。

    “是文才!”

    “臭小子,上个香也不安生,肯定是惊扰到我的客户了。”

    九叔、四目飞快跑出饭堂,廖文杰将桌上的肉骨头扔给二黑,紧随两人身后,远远就听到一阵鸡飞狗跳。

    灵堂大厅,一面墙壁前供奉了几十个神主牌,中间板凳排放整齐,驾着十口棺木。另一边墙壁,本该排排站的行尸们,不知是何缘故,额头黄纸掉落,集体在屋里乱跳,追逐生人味的文才。

    迎面,一具行尸朝廖文杰三人冲来。

    一瞬间,三人不做思考,拳、掌、腿直呼而上。

    “不要啊!师父,是我,我是秋”

    嘭!嘭!嘭!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