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八十二章 给任老太爷晒晒太阳
    !

    棺材开启,廖文杰道术未散,清楚看到一团黑雾从中腾起。

    雾散之后,任威勇的尸身静静躺在棺木之中,时隔二十年,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仿佛是昨天刚刚安葬下土。

    “这”

    一群人脸都吓白了,任发急忙拉着女儿跪倒在棺材前,口称惊动父亲实属不孝。

    磕了三个头,他匆匆爬起,抓住九叔的袖袍:“怎么办,情况有点不对,现在埋回去还来得及吗?”

    这是你爹,不是菜园里的萝卜!

    廖文杰心头吐槽,现在才知道后悔,早干什么去了。

    九叔估计也有些后悔了,皱眉道:“蜻蜓点水不会点在同一个位置,这处墓穴已经不能用了,任老太爷的情况建议就地火化。”

    “啊,那怎么行,家父生前最怕火了,这肯定不行。”

    任发连连摇头,二十年不腐的爹是有些蹊跷,但他不关心这个,只想给任威勇换个墓穴,以便发挥余热,荫泽后人。

    一把火烧了,他上哪再找第二个爹?

    “任老爷,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火化恐怕会有麻烦。”

    “九叔,我有一言”

    任发满脸迫切,在九叔耳边嘀咕两句,后者纠结半晌,最后做出决定。先将任威勇的棺材搬到义庄,抓紧时间寻找新的墓穴,尽快安葬入土。

    任发觉得很赞,带着女儿侄子先行一步,工人们将棺木盖好,抬着向山下走去。

    九叔亲自压阵,临走前让文才秋生在坟头点个梅花香阵,看看烧完什么情况。

    “记得,每个坟头都要上柱香。”

    九叔指着不远的坟地:“见者有份,不要怠慢了其他人。”

    廖文杰闻言,离去的脚步停下,记得秋生在坟头上香的时候,被一个痴心女鬼缠上,风流快活了好几个晚上,直到九叔出现,棒打鸳鸯将女鬼赶走。

    廖文杰决定拉秋生一把,提前迈过这道坎,虽说这波秋生血赚,但毕竟人鬼殊途,别的不说,光是那几晚的消耗,吃再多猪肝也补不回来。

    “秋生,我来上香,你去帮文才点梅花阵。”

    “好的,杰哥。”

    廖文杰主动帮忙,秋生自然不会推辞,将一把香塞在他手中,跑过去和文才嬉闹起来。

    廖文杰拿过一把香,每个坟头前拜了三拜,最后将点燃的香插上。

    他念力加持,小声念起净天地神咒,所有坟头上香完毕,什么都没发生,耳边也没有女鬼嘤嘤笑声。

    这时,文才和秋生惊呼不止,拿着三炷香跑到廖文杰身前。

    “杰哥,出事了,你看这三炷香,两短一长,是催命香啊!”

    “不止是这三炷香,梅花阵所有的香都是这样”

    “人最忌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偏偏就烧成了这样。”

    义庄,九叔在灵堂守着任威勇的棺木,拿着催命香连连摇头:“黑白无常来催命,家中必定有人丧,大凶,大凶啊!”

    “师父,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吧。”

    秋生疑惑道:“我记得书上写了,家中死鸡死牛也算催命,没说非得死人啊?”

    “是没说,可是棺材里的死尸有问题,一具尸体埋在地下二十年还没烂,肯定是尸变了。”

    九叔走到棺材前,一掌推开棺材板,露出任威勇的尸身。

    廖文杰凑上去一看,原先宛若刚刚去世的尸体,此刻面皮褶皱,十根手指指节暴凸,指甲窜出寸许,每根都幽幽泛着蓝光。

    “哇!发福啦!”

    文才和秋生同时惊呼,九叔见状狠狠瞪了两人一眼,抬手将棺木合上。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把他吓活了,有你们好受的!”

    “九叔,一把火烧了算了,老太爷距离僵尸不远,看着我头皮都麻了。”

    廖文杰再次开口,顺便捋起袖子,亮了下曾被三宅一生挠过的手臂,伤口还没痊愈:“前段时间遇到一头僵尸,不仅飞天遁地,还有控火的本事,要不是脑子不好使,我的血都被他吸干了。”

    “嘶嘶嘶!”x2

    文才和秋生倒吸凉气,远离廖文杰两步,眼神惊惧交加,生怕他说变就变。

    九叔按住廖文杰的胳膊,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存留的尸毒,这才好奇道:“阿杰,你怎么摆平那头僵尸的?”

    “简单,我晚上斗不过,趁白天找到他的棺材,拖到大太阳底下,直接掀了棺材板。”

    “做得很对。”

    “所以,明天咱们也给任老太爷晒晒太阳?”

    “”

    “九叔,你说话呀。”

    “阿杰,一把火烧了任老太爷,的确简单省事,可我以后也别想在任家庄开义庄了。”

    九叔摇摇头,叹息道:“我虽修道、修行、修身,却免不了在红尘之中越陷越深,跌打滚爬多年,俗事缠身,想做点什么成就是不可能了,只求生前积些阳善阴德,死后混个阴差当当。”

    “九叔,咱能不能说点人话,别打哑谜?”

    “我废了,你还有希望。”

    九叔没好气怼了一句,他心血来潮有感而发,惨遭一盆凉水浇灭,不想再和廖文杰说话。

    “你们两个,去准备纸笔墨刀剑。”

    九叔对廖文杰没好气,对两个傻徒弟就是暴脾气了,一人一个脑瓜崩送上:“还愣着干什么,黄纸、红笔、黑墨、菜刀、木剑,这都听不懂吗?”

    就知道拿我们出气!

    文才和秋生一脸委屈,小跑离开灵堂,不一会儿便将家伙准备齐全。

    九叔开坛做法,取刀抹过活鸡脖子,待鲜红热血盛满瓷碗,脚踏八卦,翻手结了个法印。

    他抬手挑起糯米,放于烛火上点燃,红光引入盛满鸡血的瓷碗,瞬间火焰腾腾而起。

    紧接着,他取来墨汁倒入碗中,在火焰熄灭前搅拌均匀,最后以八卦镜为顶,将这碗黑红色液体倒入墨斗凹槽。

    这门道术已经算是茅山秘术了,但九叔并没有忌讳廖文杰就在旁边,以他的意思,并没有主动邀请廖文杰观看,对方偷瞄他也没办法。

    “可以了,你们两个用墨线弹在棺材上,这样可以封住任老太爷的尸身,他就是变了僵尸也得乖乖躺在棺材里。”

    前半句是说给文才和秋生听的,后半句是说给廖文杰的,他困于红尘无法脱身,不敢扬了任老太爷的骨灰,但也不会坐视僵尸害人,这点问题还难不倒他。

    “好的,师父。”

    文才和秋生拿起墨斗,老老实实围绕任威勇的棺材开始弹线。

    “记得,所有地方都要弹上,不能有遗漏。”

    “放心吧,师父。”

    “这点小事我们还是没问题的。”

    廖文杰:“”

    恕他打小就说话实诚,铁打的秋生,流水的文才,这两个混蛋坑自家师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值得信任。

    不到半炷香的功夫,文才和秋生便将整具棺材弹满了墨线,至少表面上是没问题了。

    “搞定。”

    “终于结束了!”

    “等会儿,谁告诉你们结束了?”

    廖文杰靠在门口,白眼瞥了二人一下:“九叔出去放水了,他说你们办事不靠谱,临走时让我看着点,你们果然没让他失望。”

    “杰哥,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是啊,明明弹完了。”

    “哼,棺材底弹了吗?”

    “啊这”

    “快点,把棺材底也弹上。还有架板凳的那块地方,我就在这看着,敢漏一处,我就放二黑咬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