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八十三章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

    廖文杰监督文才和秋生,完事后检查一遍,确认连个巴掌大的地方都没遗漏,这才满意点头,放两人离去。

    如果说拒绝和任家小姐切磋一二,廖文杰还会有些遗憾,毕竟珍珠项链确实好看,想想就可惜。

    可阻止僵尸出来害人,他说做就做,绝不含糊,不会为了先知先觉的优势,明知有人会死还放任为之。

    都说炼心之路了,最起码要做到问心无愧,这点都做不到,还炼哪门子心?

    况且,系统一贯的宗旨写得清清楚楚,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廖文杰认为自己没做错,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夜半子时,毛月亮朦朦胧胧,天地一片昏沉,远山树林被大风吹得沙沙作响。

    灵堂内,棺木摆放整齐,一盏长明灯间或跳动,黄豆大的火点没法照亮整间屋子,它所能做的,是在死寂的阴寒氛围中,保留最后一丝暖意。

    阴风袭来,豆大火点熄灭,整间灵堂为之一暗,而最亮的地方,是几个纸人煞白的笑脸。

    这时,装有任威勇尸体的棺材突然响动了一下,墨线闪烁红光亦没能压制,棺材板缓缓挪开,干枯手掌探出,五根长有三寸的指甲幽幽闪着蓝光。

    卧室之中,九叔从床上惊醒,回想刚刚的噩梦,额头一阵冷汗。

    他提起床头的油灯,快步走到灵堂,围绕任威勇的棺材转了三圈,确定只是一个噩梦,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得尽快找个风水宝地葬了他,不然我睡觉都不踏实。”

    九叔提着油灯走出灵堂,半个身子都走出门了,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僵直站在原地。

    他缓缓转身,看向那盏熄灭了的长明灯

    次日,九叔找到廖文杰,一脸凝重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竟然有这种事”

    廖文杰闻言紧皱眉头,沉吟半晌道;“九叔,你确信只是做梦,而不是某种预示?”

    “不排除这种可能,无缘无故做这种梦,肯定没好事。”

    九叔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任老爷,讲明利害关系,想必他”

    “他这么懂你,一定会加钱!”

    “”

    “九叔,你翻白眼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那什么这次不一样,加钱也不好使。”

    九叔支支吾吾解释一句,拉住廖文杰的胳膊:“阿杰,你口才好,当面损人特别厉害,跟我一起去,没准能把任老爷说服。”

    “不可能的,那人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就算他亲眼看到任老太爷变僵尸,第一个想法也是能卖多少钱,出口会不会赚更多。”

    廖文杰耸耸肩:“任家我就不去了,留下来看着那口棺材,免得大白天尸变到处祸害人。”

    “想多了,白天阳气最盛,要变也是晚上。”

    九叔劝了两句,见廖文杰执意不肯,便带上文才开路,直奔任家而去。

    三个小时后,文才把喝醉的九叔扶了回来。

    见到廖文杰,九叔推开文才,摇摇晃晃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酒气冲天道:“任老爷你放心,这事包我身上了,棺木封得死死的,别说你爹变僵尸,他就变成屁也得在里面憋着。”

    “杰哥,任老爷非要在酒桌上谈事情,师父耐不住他盛情相邀,然后就这样了。”

    “看得出来,扶你师父去睡吧,白天睡饱了好晚上守夜。”

    “守夜!?”

    “当然了,僵尸就住隔壁,没人守着你睡得着吗?”

    “哦哦。”

    文才连连点头,扶着九叔朝卧室走去,两步后回头:“杰哥,晚上是我们三个分开守还是一起,如果是分时间,要不要把秋生喊过来?”

    你俩守夜,没事也出事了!

    “不用,等九叔睡饱了,让他守一晚上。”

    “那杰哥你呢?”

    “我守白天。”

    九叔是在晚饭时间醒的,很准,几乎掐着点睁开眼睛,文才刚把熟菜买回来,他就走进了饭堂。

    看到廖文杰,九叔神色深沉,埋头吃饭一句话没说,偶尔掐手一算,若有所思点点头,露出欣慰的笑容。

    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人就不是我!

    九叔装作啥事都没发生,廖文杰也不点破,提了下两班倒的值班方案。

    很不合理,傻子才会同意!

    九叔想拒绝,又怕廖文杰提起白天喝醉酒的事,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死要面子活受罪,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吃完饭,文才洗碗刷盘,一脸幸灾乐祸对九叔道了声晚安,在挨打的前一秒飞快跑走,回到房中和周公彻夜长谈。

    廖文杰将二黑拖入房中研究道术,因为是初学者,经验方面难免欠缺,施术时灵时不灵,只有一门物理定身术越发熟练。

    二黑被整得精神萎靡,身子骨都瘦了不少,原先威风凛凛的头狼,现在夹着尾巴过日子,且目光痴愣,经常眺望远山发呆,似乎智商也大不如前了。

    九叔独自一人来到灵堂,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任威勇的棺木,回到房间盘膝打坐。

    夜半,他再次检查了一遍棺木,继续打坐。

    答应了不睡,就不睡,廖文杰若是不信,他欢迎随时来查。

    值夜这件事,九叔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对亲手施加的道术信心十足,任威勇变成僵尸也得乖乖在棺材里躺着,跑不出来。

    他所担心的,是任威勇重新安葬时出现变故,或是风水没选好,或是埋放棺材时出现问题。

    总而言之一句话,问题出现在哪里,也不会在义庄。

    思索适合安葬的风水宝地,九叔脑海中依次闪过几个,他觉得都不错,比不了蜻蜓点水但也百里挑一。

    “这次不管任老爷说什么,都必须把日子定下来”

    沉吟之间,莫名其妙酒气上涌,九叔打坐的脑袋微微垂下,一下就睡死了过去。

    霎时,阴风走地,寒气肆意。

    灵堂的长明灯骤然熄灭,几具装有尸体的棺材微微晃动,一具具尸体挺直站起,顶开棺材盖蹦蹦跳跳落地,在任威勇的棺材前站成一排。

    任威勇的棺材剧烈摇晃,黑色墨线红光大亮,一连几次压制内部的躁动不安。

    可惜,防得了里面挡不住外面,几具僵挺的尸体同时撞击,将不住晃动的棺木从板凳上顶翻在地。

    咔嚓!

    棺口撞开一角,整齐密布的墨线登时错位,棺材盖上红芒不再,已无法形成压制。

    轰!!

    一声巨响,棺材四分五裂,身着官袍的僵尸挺直站立在灵堂中央。

    一改之前开棺时的鲜活模样,任威勇全身水分脱尽,瘦得皮包骨头。面部褶皱好似黑色树皮,木炭般的手指上,十根指甲犹如角质延伸,坚硬、锐利,泛着一层金属的厚重暗芒。

    最诡异的是,这具干枯僵尸的眼珠,左右转动保存完好,间或闪烁灵光,仿佛还保留着活人的意识。

    几具尸体撞翻棺木后直挺挺倒下,任威勇

    这时候称作僵尸更合适,他一蹦三米远,直接从灵堂跳至庭院,仰头望向毛月亮,肉眼可见的气流被他吸入口鼻之中。

    叮!

    一声金铁交鸣,一把铜钱红线编织的金钱剑刺入半截,僵尸背部受创,踉跄向前蹦了两步。

    偏房,廖文杰将床头挂着的金钱剑从窗口扔出,掀开黑布盖着的竹筐,只见金光闪闪,少说也有二十把。

    他双手各持一把,站在窗口和僵尸对峙,遥见一对阴森可怖的眼珠,当即运起念力,气沉丹田。

    “九叔!你家灵堂炸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