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八十九章 一夜夫妻百日恩
    !

    女声缥缈悠长,无迹可寻,一阵阵荡人心魄,直欲将魂儿勾出体外。

    不用想,秋生的姘头急不可耐,自己找上门了。

    廖文杰面露钦佩,这只女鬼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到九叔家勾男人,简直是在找死的路上一步到位。

    “小玉,我来了。”

    秋生神色痴迷,因被廖文杰锁住,定在原地没法动弹。

    “嘿嘿嘿,我也来了”

    又是一道猥琐声音响起,是文才,他放下碗筷,一脸色眯眯的模样,摇摇晃晃朝饭堂外走去。

    啪!

    九叔上前,狠狠一巴掌抽在文才脸上,将他打得原地转圈。

    “混账,谁让你站起来了,给我坐回去吃饭。”

    九叔吹胡子瞪眼,一个女鬼就把他两个徒弟耍得团团转,快气疯了。

    廖文杰没说什么,女鬼声音柔媚,跟狐狸精似的很会勾人,若不是他念力小有成就,肯定也会被迷得魂不舍守。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在我门前撒野,今天就要你魂飞魄散。”

    九叔拿起桌上的木剑,怒急之下,准备冲出义庄将女鬼打杀。

    “别激动,出去你就输了。”

    廖文杰摇摇头:“九叔,关心则乱,你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区区一个女鬼,怎么敢捋你的虎须。说白了,她表面上是勾搭秋生,实际上是在勾引你。”

    九叔:“”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话从廖文杰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变扭。

    廖文杰一拳怼在秋生腰间,以物理方式刺激痛觉神经,将鬼迷心窍的秋生打醒。

    所以说,鬼迷心窍不可怕,可怕的是旁边没人将其打醒。

    “九叔,咱们接着吃饭,让女鬼继续喊,就当唱戏的,有本事她叫唤一夜,看谁先受不了。”

    九叔:“”

    鬼嗓子撩人心火,女鬼受不受得了不好说,秋生和文才肯定受不了。

    “师父,小玉她”

    秋生如梦初醒,想问些什么,被九叔瞪得不敢说话,只得委屈巴巴看向廖文杰:“杰哥,小玉真的是鬼吗?”

    “怎么,温柔乡香喷喷的,你舍不得?”

    是啊,就不能晚两天再发现吗!

    秋生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说道:“不是啊,我只是感慨知人知面不知心,好好的一个姑娘,竟然是鬼变的我还以为遇到了一生所爱,好难过。”

    信你才怪,麻烦说谎的时候,管理一下表情。

    廖文杰撇撇嘴,秋生满脸写着意犹未尽,就别装什么纯情少男了。

    “生哥我在门外等你”

    “你怎么还不出来”

    鬼音缥缈,扑朔无踪,秋生刚咧开嘴角,看到廖文杰竖起的拳头,立即冷茎下来。

    埋头吃饭,做正人君子状。

    饭堂有九叔和廖文杰坐镇,文才秋生正疼着,求生欲大过色欲,不会被鬼迷,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

    以任老爷和阿威为首,一众保安队队员色眯眯走向义庄大门,看他们猥琐的表情就知道,已经在脑补中风流快活了。

    文才和秋生捂嘴偷笑,阿威等人也就算了,任发一把年纪了居然还不服老。

    “哼!”

    九叔不轻不重冷哼一声,震得庭院里所有人打了个哆嗦,色欲梦中惊醒,连滚带爬跑进饭堂,还很礼貌地带上了门。

    “九叔,外面有鬼,这可怎么办?”看到九叔,任发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表姨夫,鬼是来找秋生的,把他扔出去就安全了。”

    阿威脱口而出,想到秋生是九叔的徒弟,当即谄媚一笑:“九叔,我随便说说的,你别太在意啊。”

    “威少爷说得很有道理,女鬼思春想找男人,扔一个精壮汉子出去,肯定能把她摆平。”

    廖文杰点点头,一巴掌拍在阿威肩膀上:“威少爷,这里就属你最精壮,看样子,艳福非你莫属了。”

    “哎呀,你个衰仔,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威少爷,女鬼很漂亮的,比任小姐还漂亮呢!”

    “啊这”

    耳边娇声多妩媚,阿威完全可以想象女鬼的姿色,一时间竟有些跃跃欲试。

    九叔连连摇头,不论是任发还是阿威,包括十个保安队队员都是普通人,意志力不够坚定,他当头一喝可以打醒一时,没法保他们一晚上头脑清明。

    “威哥威哥你快来呀”

    忽然,女鬼呼唤声换了个名字,至少在阿威听来是他的名字。

    “威少爷,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五分钟之后,我让其他人给你换岗。”

    才五分钟,你骂谁呢!

    阿威咬咬牙,慷慨激昂推开饭堂大门:“好,今天我就舍身饲鬼,牺牲小我成全大家,你们在这等着,十分钟后来换班。”

    九叔:“”

    这都什么人!

    “九叔,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搞定那只女鬼,大晚上瞎嚎嚎,街坊们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呢!”

    “小心点,别离开义庄太远。”

    “放心,区区一只女鬼,难道我会怕她?”

    廖文杰嗤笑一声,掀开桌边箩筐上的黑布,先将铜钱甲披上,背后背着八把金钱剑,而后怀里塞了一沓黄符,胸前挂上八卦镜,还顺走了九叔手里的木剑。

    九叔看得后槽牙生疼,无语道:“阿杰,你快点,威少爷快出义庄大门了。”

    “不妨事,我先埋伏一手,让她尝点甜头。”

    廖文杰系上铜钱锁链当做裤腰带,将红线绳在腰间打了个死结,递到九叔手里:“如果绳子动了,你就用力把我拉回来,如果绳子断了,就赶紧出去救我。”

    九叔:“”

    有一说一,女鬼死得不怨。

    义庄门口。

    阿威掀开渔网阵,一边嘿嘿直笑,一边抬起门栓,就在他刚拉开大门的时候,铁砂掌从天而降,啪叽一声将他糊在了墙上。

    廖文杰放下渔网阵,低头在阿威身上翻捡,一手桃木剑,一手盒子炮,房门虚掩朝九叔摆摆手,一步踏出了义庄。

    什么也没有,冷冷清清的,连女鬼的勾魂声都没了。

    这么怂还学人家当鬼,呸,丢人现眼!

    廖文杰默念口诀,抬手点了下眉心,眼中蓝光一闪即逝,踏步朝最冷的方向走去。

    “救命啊!来人呀,非礼了————”

    (一′一)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老套

    哦,这个年代,这个套路还不算老,那没事了。

    廖文杰慢悠悠寻着声音走去,谨小慎微,木剑点地开路,五十米的距离加一个拐弯,他愣是走了五分钟。

    这要是换成阿威,等廖文杰到场的时候,裤子都提好了。

    墙角一个拐弯,入眼是一名粉衣女子,姿容秀美十分显眼,她被壮汉从后面拦腰抱住,两人一个挣扎一个用力,愣是耗了五分钟。

    这已经不是套路的问题了,而是智商。

    “救命,他非”

    看到全身披挂的廖文杰,女子眼角猛地抽了几下,接着喊道:“快救我,他非礼良家妇女。”

    让他非礼,大晚上的,我就不信他真敢!

    廖文杰一副看好戏的心态,隔着五米远站好,给两人留下足够施展的空间,等待后续发展。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啊!”

    “这可是你说的”

    廖文杰快步上前,一巴掌拍开壮汉,不等女子投怀送抱,反手一剑刺出。

    剑锋没入女子胸口,从其背后刺出,让她顿时呆愣当场。

    “别这么看我,就你们俩的拙劣演技,该不会真觉得有人会上当吧?”

    廖文杰咧嘴一笑,盒子炮在手,从腋下伸出,砰一枪打向背后偷袭他的壮汉。

    咣!!

    没打中,反倒是壮汉手里的菜刀,稳稳劈在了廖文杰头顶。

    “”x3

    空气突然沉默,女子和壮汉惊于廖文杰武装到了牙齿,连皮头都加了层防御。

    廖文杰则是

    “什么破枪,一点准头都没有。”

    他冷着脸后踹一脚,撂倒壮汉的同时,扔掉手枪从背后拔出金钱剑,对着前方女鬼直斩而下。

    嘶啦!

    好似锦帛撕碎,女子一声不吭裂开,现出原形之后,竟是一个身着粉衣的纸人。

    这有点出乎廖文杰的意料,他施加道术开了阴阳眼,分明看到的是个女鬼,结果却是纸人。

    嘭!

    壮汉背后偷袭,廖文杰挥剑将其拍倒,而后捡起盒子炮,抵着对方脑门就是一枪。

    这次打中了。

    依旧是个纸人,换成了黑色衣服的男款,头顶还戴着帽子。

    “有古怪”

    廖文杰不明所以,拉了拉身后的红绳,临走前不忘带上秋生的姘头。

    一夜夫妻百夜恩,暴尸大街何等凄凉,还是带回去让秋生葬了吧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