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九十章 九叔,你怎么看
    !

    义庄,廖文杰顺着红绳返回,门前点了点八卦镜,进门后走到墙角,围绕二黑尸体转了三圈,一张黄符贴上,口中念念有词。

    “起!”

    霎时,直挺挺的二黑原地跳起,口中吐出一张黄纸。

    廖文杰打开黄纸,见上面写着‘林凤娇’三个字,这才心满意足收起道术,将黄纸叠好重新塞进二黑嘴里。

    没错了,就是义庄,没有鬼打墙,也没跑错地方。

    “阿杰,你在那边干什么呢?”

    “我和二黑谈谈心,免得它孤单寂寞冷,大半夜瞎叫唤。”

    廖文杰进屋后解释一句,将撕裂两半的纸人摆在桌上,一件一件脱掉装备,放回箩筐用黑布盖好。

    “阿杰,木剑是我的。”

    “不好意思,一个顺手,给忘了。”

    廖文杰歉意一声,将木剑取出,放在了九叔手里。

    九叔接过木剑,用力一一拉,这才夺回到自己手中。

    边上,一群人惊魂未定,阿威躺在地上挺尸,被廖文杰一巴掌拍晕,现在还没醒过来,两个任家下人正在照顾他。

    “杰哥,女鬼赶跑了没有?还有,你干嘛捡个纸人回来,这玩意义庄多的是。”

    秋生好奇问道,九叔也正打算问,闻言看向廖文杰,等他做出答复。

    “秋生,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儿,眼熟不,这是你婆娘,我一时失手把她砍成了破娘。”

    廖文杰用金钱剑挑起纸人,转而对九叔道:“九叔,你看一下,还能不能补好,能的话也好让秋生今晚和她再续前缘。”

    “杰哥,你胡说什么呢,这分明是一个纸人。”

    秋生大概明白了什么,只觉恶心反胃,一连咽了好几口唾沫,脸色才好看不少。

    “秋生,你昨晚还搂着人家花前月下,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我不是,我没有,你认错人了。”秋生死不承认。

    “是吗,我记得某人信誓旦旦说过,他不是那种吃干抹净不认账的烂人,难道这我也听错了?”

    “这,这”

    秋生理屈词穷,红着脸要将纸人扔出去,被九叔一巴掌拍开。

    “师父,你干什么打”

    秋生话到一半愣住,想到某种可能,满头冷汗道:“师父,杰哥随便说说的,这纸人补不好了,你别太较真。”

    “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哦。”

    秋生低头站到一旁,今晚一直在挨训,心头直呼倒霉。

    文才看得窃笑不止,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一方面是脸太疼,另一方面,秋生虽被骂得狗血淋头,但至少风流快活过一晚上。不像他,除了挨训,还挨了两巴掌。

    “九叔,你怎么看?”

    廖文杰将义庄外的事情讲了一遍,问出疑惑:“我一剑斩杀女鬼,结果却是个纸人,这是什么障眼法?”

    “不是障眼法,是高明的驭鬼之术。”九叔面色凝重,这次没再用上歪术来形容了。

    “怎讲?”

    “纸人做壳,鬼魂做核,可炼成鬼仆随心所欲驱使。”

    说到这,九叔眉头紧皱:“那歪道会下蛊,会养尸,现在使出了驭鬼的法门,越来越棘手了。”

    “纸糊的鬼,中看不中用,一剑就砍死了,没什么好怕的。”

    “话不能这么说,一两个鬼自然没什么好怕的,可几十上百个成群结队,那场面可不是闹着玩的。”

    九叔若有所思:“如果我没猜错,他第一次下蛊是不想和我正面起冲突,取了个巧。这次驭鬼也是,亮一下肌肉让我们知难而退,主动把任家父女送出去。”

    廖文杰耸耸肩,那没得谈了,就算他点头同意,九叔也不会。

    死局。

    “对了,九叔,驭鬼之术这么厉害,就没有破绽可寻?”

    廖文杰本想说自己念咒很厉害,净天地神咒横扫一大片,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作备用方案,顺便在九叔身上多学点。

    果不其然,九叔没让他失望。

    “一般来说,鬼物自由散漫不愿受人驱使,这些鬼八成是被歪道抓去的,一旦被人破了这门道术,百鬼噬心有他好受的。”

    “我把纸人打碎,算不算破了这门道术?”

    “没那么简单。”

    九叔说道:“如果我没猜错,那歪道手里肯定有一面驭鬼幡,和师弟赶尸时那面差不多,只是对鬼物的压制效果更强,毁了它就可以了。”

    听起来很简单,可问题是,上哪去找歪道,那货隐匿暗中迟迟不愿现身,他们两又不能分头去找。

    死局加僵局。

    就在廖文杰思索对策的时候,九叔再次开口:“阿杰,明天正午我开坛做法,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能找到那歪道的藏身之处,如果运气不好我可能要休养两到三天。”

    “赌运气?”

    廖文杰摇头不看好,他谨慎惯了,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不拼运气。

    “也不算赌运气,驭鬼方面的道术我少有研修,这次破个例,明天正午修成就开坛,修不成继续和他耗着。”

    九叔看向桌上的纸人,冷哼道:“那歪道自持高枕无忧,我便给他一个下马威,找到他藏身之处,就立即逼他和我斗法,你趁这段时间,带着文才秋生杀上门去,毁了驭鬼幡,让他自讨苦吃。”

    带上文才秋生,那不是对面三个打我一个?

    廖文杰瞪大眼睛,赌运气一半一半,还有百分之五十的赢面,和猪队友组团下副本,妥妥对手超神,胜算为零。

    带不起,带不起。

    次日正午,九叔掐着点结束闭关修炼,他对廖文杰点点头,破局之术已经练得七七八八,追踪歪道的藏身之处不是问题。

    庭院里,文才秋生摆好法台,九叔换上黄色道袍,手持木剑即刻动手。

    他杀鸡取血,混合墨水、朱砂,以法台上的烛火点燃,炼制成法墨。而后取来毛笔,蘸着法墨笔走龙蛇,在黄纸上画下复杂符咒。

    准备工作完毕,九叔口中念念有词,剑挑黄纸点燃,连同其一起刺入纸人之中,凝聚上面残留的蛛丝马迹。

    待纸人快要烧成灰烬的那一秒,九叔袖袍卷风,将灰烬一把握在手中,填入瓷碗剩余的法墨。他脚踏天罡,闭目念动口诀,待法墨和灰烬搅拌均匀之后才轻舒一口气停下。

    “文才,秋生!”

    “是,师父。”

    两人快步上前,将簸箕里的黄沙均匀泼洒在糯米地上,并在正中心位置,插上一面巴掌大的法旗。

    九叔手持八卦罗盘,挑起瓷碗中的法墨,轻轻点在罗盘之上。

    突然,罗盘指针飞快旋转,九叔围绕法旗转起了圈子,正三圈,反三圈,速度很快,说晕就晕的那种。

    片刻后,九叔挥舞木剑,剑锋沾着的法墨化作雨点飞溅,落在沙地上,足有三十几个黑点。

    九叔:“”

    愣着,没说话。

    “九叔,第一次用新法术,失败了很正常,鸡圈还很富裕,施法十次也用不完。”

    廖文杰握拳轻咳一声:“真用完了也没关系,任老爷就在屋里,让他给你搬个养鸡场过来。”

    “不,法术很成功,只不过,那歪道谨小慎微和你有的一拼。”

    九叔指了指沙地上三十几个黑点:“应了昨晚那句话,这次真要拼运气了,希望天黑前能把他找出来。”

    说干就干,他让文才秋生拿朱砂画符,盘膝而坐剑挑黄符,一个个删选剔除,燃尽黄沙上的黑点。

    时间一晃,太阳刚刚垂下,九叔便缓缓站起,望着天色喃喃道:“本想白天去找他的晦气,没想到还是拖到了晚上,这下可难办了。”

    “九叔,那歪道藏在哪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现在住进了任老爷家里。”

    “好事,至少不是任老太爷的坟地,不然穿着铜钱甲,跑到那我也没力气了。”廖文杰故作轻松说道。

    “阿杰,我逼他斗法,消耗他的元气,你先闭目养神,时机到了就带文才秋生直奔任府。”

    “九叔,说认真的,一个人不行吗,我真不缺这俩垫背的。”

    廖文杰面露纠结,灵机一动:“对了,趁现在还来得及,让人喊一辆马车,待会儿坐车去任府。”

    九叔:“”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