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九十一章 好一招漫天金雨 m//
    !

    法台前,九叔点香插在炉中,口中念咒,咬破指尖滑过木剑,而后凌空画符。

    袅袅青烟飘起,虚雾凝而不散。

    他取过最后一点法墨,朝半空烟雾泼了过去,而后以八卦镜折射,引导月光照在这团雾气上。

    雾气颜色渐淡,显现出任府大致轮廓,并一点点清晰袭起来。

    九叔举剑向前一刺,轮廓画面随之前行,不过十来秒的功夫,便有一身穿黑色法袍的道士露出身影。

    看到这人,九叔当即一愣,边上的廖文杰等人也看呆了。

    红毛绿眼鹰钩鼻,道士竟然是个歪果仁。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师父说他是个歪道,结果还真是个歪道。”

    秋生张大嘴巴,有被打击到,一个歪果仁,能把道术练到这种地步,这让他和文才情何以堪。

    “道兄有礼了。”

    鹰钩鼻遥遥对视九叔,隔空施了一礼,不管是动作还是说话时的口音,都十分标准,挑不出一点毛病。

    如果不是那张脸太突兀,藏都藏不住,谁能猜到他是外来户。

    反正廖文杰没猜到,要是几分钟之前,有人告诉他,歪道的身份是个歪果仁,他肯定大笑三声,然后当场开喷。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歪果仁买一块两块的豆腐都懵逼,完全不明白意思一下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让他们看道书

    拉倒吧,估计断句都费劲。

    歪道的身份是歪果仁,还不如是四目靠谱,再不济,风水先生的徒弟回来报仇,可信度也大一些。

    一群人在风中凌乱,九叔也没好到哪里去,法台前愣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谁是你道兄了!”

    鹰钩鼻呵呵一笑,反问道:“自从我接触华夏文化以来,修道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如何不能称呼你一声道兄?”

    “你既然修道,就该心怀善念,然而你品行败劣,枉顾一己之私草菅人命,有什么资格称呼我道兄?”

    “道兄此言差矣,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人性也是天性。”

    鹰钩鼻摇了摇头,再次问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遵从本性、天性,何错之有?”

    “好一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既然知道这句话,就更应该内外兼修,不忘阳善阴德。只修外不修内,无德无行肆意妄为,终究到头一场空,天大地大却也容不得你。”

    九叔冷哼一声,他不否认利己主义,人活着谁不是为了自己。但修行中人,修的不止是道术,还有德行,鹰钩鼻盲目追求力量,表面为己,实则害人害己。

    “道兄真会说笑,都二十多年了,这天地一直容得下我。”

    “今天就容不下了。”

    “哼,容不容得下不是说说而已,道不同不相为谋,道兄请吧。”

    “也好。”

    九叔竖起木剑,抬手将前方虚影斩断:“你既然称呼我一声道兄,那我今日便校考一二,看看你都学了什么本事。”

    轰!!

    火光暴涨。

    法台上两根红烛冲起热焰,九叔挥剑横扫,将这两道火焰打向前方。

    火焰化作龙蛇,一往无前,突然凭空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就在此时,法台前狂风卷起,一瞬将火光压得抬不起头。紧接着,腥风恶臭倒灌而下,两道厉芒隐藏其中,竟是两条通体墨绿的毒蛇。

    毒蛇缠上红烛,蛇头吞噬烛火,身躯缠绕收紧,将两根红烛当场绞断。

    “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九叔挥剑斩断两条毒蛇,剑尖挑起长明灯上的火焰,凌空一点,泼开滂沱火雨。

    一声惨叫从半空传出,还带了一句花q的怒喝,不用想,肯定是鹰钩鼻了。

    毕竟,这年代的国人口吐芬芳时不念这句经,一般都会儒雅随和问候对方亲戚。

    主要是女性亲属,且直系亲属居多。

    九叔和鹰钩鼻隔空斗法,两人手段尽出,虽没照面,但也斗得格外激烈,格外凶险。

    “杰哥,师父怎么样,能赢吗?”秋生拿着缸盖护在身前,小心翼翼问道。

    “怎么说呢,在我看来”

    廖文杰目不转睛,做了个比喻:“现在是三只眼和孙猴子斗法,你师父是三只眼,对面的歪道是猴子,纵然猴子千变万化,却每次都被三只眼反制。”

    “咦,这两个本领差不多呀!”

    “笨蛋,三只眼后面有人,猴子孤军奋战,怎么可能差不多?”

    廖文杰边看边说道:“去我屋里,床上摆着铜钱甲、铜钱鞭、铜钱扇、铜钱剑赶紧穿戴整齐,待会儿我好送你们上路。”

    “什么?”

    “口误,我是说待会儿我们一起杀向任府。”

    廖文杰催促一声,让两人赶紧行动。

    鹰钩鼻虽学道多年,但招式五花八门,明显没有学到各家精髓,比不得九叔底蕴深厚,这场斗法可能很快就要结束了。

    真如廖文杰所想的那样,文才秋生换装完毕没多久,鹰钩鼻就黔驴技穷。之前用过的法术再次拿出来施展,被九叔连连破解,直让廖文杰为他捏了把汗。

    廖文杰捏了把汗:“怎么还不死,这个歪果仁蓝挺厚的”

    轰!!

    鹰钩鼻故技重施,施法引来狂风,欲要吹灭法台上的长明灯。

    也不知九叔做了什么,长明灯火借风势,风越大,火越旺,一点小小火光竟燃成了十米有余的火龙。

    随着木剑指引,火龙无声咆哮,一头扎向了虚空之中。

    砰一声闷响,对面没了动静。

    “太好了,师父赢了!”x2

    “闭嘴,你们两个乌鸦嘴,再敢乱说话,我就放二黑咬你们。”

    廖文杰黑着脸,本来九叔应该是赢了,但这俩毒奶一说,八成还有悬念。

    本来就赢了,干嘛不让说。

    文才秋生心头嘀咕,从心闭上了嘴。以前被二黑咬一口,最多掉块肉,现在不行了,二黑死后升级,被它咬一口,不仅掉肉还会染上尸毒。

    哗啦啦————

    法台前方,数十道金光乍现,快如利箭,威势惊人。

    九叔不敢硬接,卷起黄色道袍护身,以背后阴阳二气图相抗,挡下了这波攻势。

    他心头疑惑,如此堂皇正气的攻势,不像是鹰钩鼻之前的手段。

    捡起掉落的金光,这才恍然大悟,是铜钱,刻着‘钱能驱鬼,财可通神’,还是廖文杰产的铜钱。

    如料不差,应该是僵尸身上插着的四把金钱剑,被鹰钩鼻回收再利用了。

    毕竟是野生道士,还顶着一张白面孔,没有师门传承,学道学不到精髓,法器也得扣扣索索省着用。

    “这么多不好意思,怪欺负人的”

    九叔嘀咕一声,眉开眼笑从法台下拖出箩筐,铜钱金光闪闪,都快溢出来了。

    他口中默念法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原则,他没有用手抓,而是抡起铁铲往前掀。

    一时间,金光化雨,特大暴雨。

    “好一招漫天金雨!”

    廖文杰看得连连点头,就该这样,一巴掌才抓几个子儿?效率这么差,什么时候能把钱撒完?

    “文才秋生,你们两个去我屋里,再给九叔拖两筐铜钱出来,那筐快被他铲完了。赶紧的,快去,火力压制不能断。”

    “哦哦。”

    两人转身跑进屋,哼哧哼哧拖了两筐铜钱送到法台边。

    九叔大喜,抡起铲子越铲越开心,他学艺至今,何时斗过这么富裕的法。

    关键是免费,廖文杰无条件支援的。

    另一边,在九叔开始撒钱的时候,鹰钩鼻就没动静了,也不知道是被钱砸死了,还是贫富差距太大,自闭了。

    当然,也不排除他正忙着捡钱。

    “吼吼吼————”

    就在廖文杰也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异变突起,义庄外鬼影憧憧,打头的僵尸仰天咆哮,一巴掌将门口的马车掀翻,而后压着马颈饱饮鲜血。

    尸鬼同行,血气冲天。

    一时间,镇上鸡犬无声,连天边的月亮也不堪其扰,躲进了阴云之中

    圝m..

    ◤夢島小説,無彈窓小説閲讀網m. mdxs.com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