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九十五章 得偿所愿 m//
    !

    九叔:“……”

    不敢吃,吃不起。

    迎面看到鹰钩鼻羡慕嫉妒恨还有些小崇拜的目光,九叔微微挺起胸膛,话太假,是个人都不会相信,所以他就不解释了。

    “噗!”

    鹰钩鼻妒火攻心,胸膛最后一口热血咳出,眼眸逐渐灰暗,临死还嘀咕着天道不公。

    “九叔,人开始转凉了,以防万一,我建议先打杀他的魂魄,再烧了他的尸身,你觉得意下如何?”

    廖文杰看向九叔,火化超度一条龙是义庄特色服务,也是九叔的拿手好戏,他坐等开席,就不凑热闹了。

    你可做个人吧!

    “妖道作恶多端,早就没了超生的可能,你看……”

    九叔指了指四周,群鬼急不可耐,已是爆发边缘:“赶紧走吧,免得波及到我们。”

    “好。”

    廖文杰点点头,鬼物们集体聚餐,确实不该打扰。

    两人拽着文才秋生离去,尚未走远,鬼物们便按捺不住,一窝蜂扑向鹰钩鼻的尸身,硬生生将其魂魄从体内扯了出来。

    这些鬼物,之前被驭鬼幡控制,或是鹰钩鼻强行抓来的游魂野鬼,或是生前被鹰钩鼻所害,死了还受他奴役驱使。

    怨气极大,若是不让他们亲手报仇,怕是永远无法安息,甚至还有祸害无辜者发泄怨气的可能。

    ……

    二十分钟后,群鬼自行散去,廖文杰拽着九叔原路返回,检查起鹰钩鼻的尸身。

    应了那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鹰钩鼻的尸身惨不忍睹,三魂七魄更是被撕成了粉碎,下辈子……

    貌似没有下辈子了。

    以防尸首有毒,廖文杰用铜钱剑翻了翻,没有找到掉落的装备秘籍,不禁失望摇起了头。

    别的不说,以鬼魂做核,以纸人做壳的妖术就很有搞头。

    别误会,他想的是正经买卖,好比‘赌神’高进,肯定不介意花重金和女朋友促膝长谈一晚。

    身体受不受得了另说,关键是痴情人不能钟情眷属,想想就令廖文杰倍感心痛。

    “阿杰,他死得不能再死了,没必要检查这么仔细。”九叔为人正直,思想没有廖文杰那么龌蹉,还以为他谨小慎微的毛病又犯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小心点总不会错的。”

    廖文杰起身洒下黄符,一把火烧了鹰钩鼻残缺不全的尸体,直到火焰熄灭,这才走向不远处的箩筐布包。

    “杰哥,这里有本日记,用洋文写的,你能看懂吗?”

    鹰钩鼻勤俭持家,九叔自然也不会例外,让文才秋生想办法把铜钱搬回义庄。两人愁眉苦脸,僵尸背着都走不动路,更何况他俩血肉之躯。

    挑挑拣拣减重的时候,文才从布包里翻出了一本日记,麻花一样的文字,他不认识对方,对方也不认识他。

    “日记?”

    廖文杰眼前一亮,本以为没戏了,结果柳暗花明又一村,鹰钩鼻还有写日记的习惯。

    好习惯,希望以后的对头们也和鹰钩鼻一样,每天勤耕不辍绝不断更。

    他接过接过封皮厚实的日记本,迎着月光翻了两页,大致浏览后笑得更开心了。

    英文,看得懂。

    鹰钩鼻满头红发,廖文杰以为他是个荷兰人,没往英国那边靠。毕竟众所周知,英国男人红发少,中年谢顶的概率很大,鹰钩鼻的发量明显不符。

    虽说荷兰语和英语在书写上都围绕26个字母转,但事实上,荷兰语更接近德语,相较英文,无论是语法还是单词都差别很大,两边连蒙带猜,都不知道对面是几个意思。

    廖文杰没研究过荷兰语,听过,感觉……像一个喝醉的德国人在吐痰。

    “阿杰,上面写得什么?”

    “很乱,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像旅游指南加吃货点评。”

    廖文杰合上日记:“天色太晚看不清楚,我们先回义庄吧。”

    “师父,这筐铜钱怎么办,太重了,我和文才拖不回去。”

    “少废话,这点考验都完成不了,还修哪门子道?你们两个学艺多年,毅力还不如一个外来的洋人,真是丢人现眼。”

    ……

    次日,九叔站在烧成废墟的义庄大门前,双手背在身后,一脸追忆往昔之色。

    当年盖义庄的时候,他还亲手为院墙添砖加瓦,现在连墙带门付之一炬,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好在,只是少了一面墙和两扇门,几间屋子完好无损。

    真是万幸中的不幸,啊,不对,是不幸中的万幸!

    没错,义庄的大火被扑灭了。

    原因是四目赶尸回来,见火势从天,急忙祭出永动机打水大法,劳驾客户们帮忙救火。

    又有热心肠的街坊邻居前来助阵,人多力量大,不过一会儿便将大火扑灭了。

    平时乐于助人,困难时自有八方来援,九叔望向完好无损的主屋和偏房,感慨人间尚有真情在,越想越开心,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九叔很高兴,廖文杰很不开心,蹲在原先墙角的位置黯然伤神。

    几间屋子被乡亲们救了下来,二黑因无人问津,就地火化了。

    那么大一条狗,只是没动弹而已,大火之中竟无一人伸出援手,这……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一想到二黑往日的音容笑貌,廖文杰就老大不痛快,二黑走得一干二净,他上哪找尸体联系道术?

    四目回来了也没用,且不说他对客户们呵护有加,关键是不合适,廖文杰不想惊动死人。

    “师父!”

    “师父,我们回来啦!”

    文才秋生大老远跑来,一脸欣喜,仿佛相亲成功找到了对象。

    他俩昨晚在小树林,墨迹一宿也没把铜钱抬回义庄,天亮时借了辆马车才搞定。饭还没吃,又被闷闷不乐的九叔当做苦力,帮忙把任老爷的家当搬回任府。

    “干什么呢,有点眼力劲好不好,没看到你们师父睹物思情正伤心吗?”

    廖文杰头也不回:“还有,小点声,你们师叔在里屋补觉,别把他吵醒了。”

    “不是啊,杰哥,有好消息。”

    “呵呵,你们俩能有什么好消息,说来听听。”

    “我们帮任老爷搬东西,临走的时候他请我们吃饭,饭桌上对师父感恩戴德,愿意出资为义庄重修院墙。”

    “然后我们就说了,师父喜欢凉亭假山、小桥流水,任老爷二话没说,表示都是小钱,马上就有工人上门量地皮了。”

    “还有竹林,任老爷买地帮义庄扩建,要修一个竹林。”

    “对对对,还有竹林,不愧是大财主,出手就是大方。”

    文才秋生一人一句,他们得知天大喜讯,立马跑了回来,为的就是给师父一个惊喜。

    你们俩竟然没坑九叔,这不合理啊!

    廖文杰直呼不可思议,望了眼天上的太阳,难道他记错了,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

    想了想,他这般说道:“别急,九叔正伤心,大悲转大喜恐伤身体,过会儿再告诉他。”

    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两孽徒不坑师父,肯定在暗地里憋大招,准备给九叔来一下狠的,九叔待他不薄,他不能坐视不管。

    “得了吧,杰哥,休想再骗我们,天大喜讯要是不赶紧告诉师父,他肯定以为我们故意整他。”

    “没错,真以为我们傻啊?”

    文才秋生连连摇头,吃一堑长一智,坚决不会再上当,屁颠屁颠跑到九叔面前汇报喜讯。

    “此言当真!?”

    九叔大喜,三秒钟后恢复风轻云淡,板着脸道:“身外之物罢了,我一个道士在乎这么多干什么!任老爷有心了,我知道他很感谢我,可我也是拿钱办事,大家互不相欠,岂能再让他破费?”

    “不是吧,师父,就算了?”

    “不然呢,难道真让任老爷给我修院子?胡闹,这和携恩索惠有什么区别,我是那种人吗?”

    九叔没好气瞪了两人一眼:“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我好端端的名声都给你们毁了,去,到任府把这件事推……算了,你们两个办事不靠谱,还是我亲自走一趟吧!”

    说完,九叔甩袖而去,看方向,还真是任府。

    “杰哥,让你说对了,师父大悲大喜之下,脑子烧坏了。”

    “想不通,白给干嘛不要?”

    “别秀智商了,跟九叔好好学着点,能有他三成不要……咳咳,三成的稳重,就够你们受益终生了。”

    廖文杰瞄了眼九叔的背影,这小快步,要不是地心引力,人都快飘起来了。

    如料不差,九叔这趟注定无功而返,且酩酊大醉被人送回来。

    具体啥情况,廖文杰都能想象到画面。

    酒桌上,任老爷百般勾引,九叔再三推托,不敌任老爷热情似火,加之不胜酒力,迷迷糊糊之间被任老爷得偿所愿。

    ◤夢島小説,無彈窓小説閲讀網m. mdxs.com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