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九十七章 助人为乐是我一贯的宗旨&.
    !

    “九叔,大老远让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村长说笑了,这是我分内之事。”

    九叔带着廖文杰和秋生赶往邻村,为了赶时间,特意租了一辆马车,文才没来,一个人留在义庄看家。

    村里最大的乡绅,也就是村长闻讯而来,眼镜加山羊胡的造型,比起老财主更像是教书先生。

    村长对九叔很恭敬,眼看临近中午时分,便让人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菜。

    “村长,饭可以吃,酒真不能喝。”

    九叔挡下酒水:“先谈正事要紧,你要是有雅兴,等除了鬼怪,咱们不醉不归。”

    “有九叔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村长摸着山羊胡子,暗道九叔办事就是靠谱,说道:“前段时间,村里六畜不安、人口不灵,还时不时有村民半夜撞鬼,我怀疑风水出了问题,刚要让人把你请来,一个路过的洋道士出手帮忙解决了问题。”

    “这事我听说了。”

    九叔点点头,四下看了一眼,小声道:“村长,实不相瞒,那洋人道士不是善类,任家庄僵尸出没,就是他在背后搞鬼。”

    “啊,还有这种事!”

    村长惊讶一声,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之前风平浪静,他一来就异状频出,原来是他在背后使坏。”

    “村长,他前前后后去了哪些地方,你全部说出来,不能有一处遗漏。”

    “这……”

    “怎么,不方便?”

    “那倒不是。”

    村长面露愁色:“洋人来村里那几天,老老实实住在教堂,除了晚上抓鬼,白天很少离开,我还真不知道他去过哪。”

    ……

    山间瀑布,村民主要用水来源。

    九叔和村长并肩前行,廖文杰和秋生紧随其后,身上各有两个挎包,里面放着木剑、黄纸、红绳、金钱剑等法器。

    “村长,你们村的风水我有所了解,四面环山,前展华庭鹤宇,后枕荆山翠玉,左有金盆献瑞,右有水射中堂,风生水起丁财两旺,十里八乡就属你们村的风水最好。”

    九叔说道:“洋道士没有开山炸石,想要动手脚只能拿水源做文章。”

    “九叔,洋人从未提及水源,也没见他来过这里。”

    村长说着说着,自嘲笑了起来,都说暗中使坏了,怎么可能光明正大告诉他。

    四人朝着上游走去,只见山路崎岖,行走越发困难,不过一会儿,村长便步履蹒跚,腰都直不起来了。

    “秋生,你扶着村长,我和九叔去前面看看。”

    廖文杰拉上九叔,走了十多米才说道:“比起水源,歪道在教堂一住十多天,明显那里问题更大。”

    “阿杰,你怀疑教堂里的传教士是同党?”

    “我可没这么说。”

    廖文杰摇了摇头,再次说道:“歪道整个人都钻钱眼儿里去了,无利不起早,没理由抓几个鬼整这么大阵仗,肯定是在教堂里发现了什么。我猜他破坏水源,还放鬼出来捣乱,为的就是转移村民的注意。”

    “不排除这种可能,等我解决水源问题,我们立刻去教堂。”

    “那好吧……”

    直觉告诉廖文杰,教堂肯定有问题,但水源事关全村老小,非同儿戏,不能放着不管。

    两人走着走着,眼看前方密林阻路,已到了人迹罕至的尽头,九叔抬手停了下来。

    他走到临河树边,从树根杂草里摸出一根长藤,见长藤延伸至河中,当即冷哼一声,用力拽了起来。

    廖文杰正欲上前帮忙,结果长藤并没有悬挂尸体之类的重物,九叔一只手便轻易将其拖到了岸边。

    藤条编织大网,上面密密麻麻挂着黑色蝙蝠,长时间浸泡水中,已经腐烂发臭。

    一看就是人为的。

    “咦,怎么会有蝙蝠,还这么多?谁这么丧良心,要害我全村老小!”

    村长被秋生搀扶过来,看到这一幕当即破口大骂,难怪最近人和牲口都病恹恹的,感情是有人在水里下毒。

    “村长先别生气,赶紧下山通知村民,最近别打泉水喝了。”

    九叔掩鼻拿树枝挑了挑死蝙蝠,一张黄符将其全部烧尽,确实有毒,腥风恶臭四散,闻着便有股头重脚轻的眩晕感。

    “走,去教堂。”

    ……

    “师父,为什么村子里会有教堂,四面环山怎么开门做生意?难道洋人也觉得村子风水好?”

    秋生一脸不解,任家庄人来人往,又连通进省城的大路,有教堂也该建在那里才对。

    “据我所知,教堂三十年前就有了,可能那时候任家庄还没富裕起来,传教士便选了这里做根据地。”

    九叔沉吟片刻,不是一路人,他不懂传教士的想法,只能给个稍微靠谱的解释。

    “九叔,这不是重点,刚刚村长说了,以前的神父跑路,教堂关了十几年,最近才重新开门。”

    廖文杰摸了摸下巴:“教堂刚开门,歪道就来了,要说是巧合,估计二黑都不信。”

    “嗯,杰哥说的对,二黑不敢不信。”

    秋生闻言直翻白眼,二黑活着的时候天天挨揍,死了也在杰难逃,幸亏那场及时火,不然现在还在墙角杵着呢!

    就二黑遭的罪,若有来生,肯定生在大富大贵之家。

    “秋生,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

    “没有啊。”

    “哼哼,我看你是皮痒了……”

    正说着,三人来到教堂前,大老远就看到几个修女修葺教堂,一大四小配置标准,忙着把十字架吊上屋顶。

    “杰哥,那四个小修女好漂亮啊。”

    秋生眼前一亮,小声在廖文杰耳边嘀咕起来。

    “什么,谁的好大,谁的更翘?秋生你大声点,我听不清!”

    廖文杰倒吸一口凉气,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果断站开两米远,大声呵斥道:“秋生,我看你浓眉大眼,平时规规矩矩,本以为和女鬼滚床单就是你的下限了,不曾想知人知面不知心,居然下流至此,还打起了纯洁修女们的主意。”

    “不是啊,我没有……”

    “呸,臭不要脸的,还想狡辩!”

    廖文杰一脸嫌弃,冷哼道:“离我远点,色鬼不配和我站在一起。”

    “……”

    眼见四个小修女或是鄙视,或是愤慨,秋生欲哭无泪,被廖文杰一通栽赃陷害,真如黄泥掉裤裆,不是那啥也是那啥了。

    “秋生,还愣着干什么,上去搭把手,帮他们把十字架立上屋顶。”

    “知道了,师父。”

    “呀呀——”x4

    “臭色狼,你不要过来!”

    秋生:(?_?)

    ……

    两分钟后,在廖文杰的帮助下,木头十字架被吊上屋顶,四个小修女围着廖文杰千恩万谢。

    “不用客气,助人为乐是我一贯的宗旨。”

    “不要提那个人,以前是我太天真,现在划清界限了。”

    “没错,我一直很正直。”

    “……”

    四个小修女围着廖文杰叽叽喳喳,屋顶上立好十字架的院长顺着楼梯走下,看模样,她是个洋人。

    九叔带着蔫巴巴的秋生上前,正准备用洋文打招呼,结果院长张嘴就是一口流利汉语,免去了交流上的不便。

    “林道长,如果你说的是王道长,他的确在这里住过几天。”

    “王道长?”

    “是的,他说自己倾慕华夏文化,拜师入了道门,跟随师父同姓,以前的名字已经不用了。”院长唏嘘一声,老王向道之心坚定,她讲了好几天主的荣光,老王都只当听不见。

    “院长,王道长之前住哪间屋子,能带我去看看吗?”

    “怎么,他出事了?”

    “情况有些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我稍后再和你慢慢讲。”

    “这边请。”

    院长走在前面领路,廖文杰急忙跟上,四个小修女叽叽喳喳在他身边,像极了刚破壳的小鸡仔。

    秋生眼羡不已,长得帅在女孩子面前就是吃香,好在他也不差,村里有名的俊后生。只要误会解除,就能和廖文杰一样,万花丛中过,片片都沾身。

    “院长,你是哪里人啊?”

    秋生舔着脸凑上前,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只要和院长打好关系,一切水到渠成。

    廖文杰害他被人当成色狼,那又如何,他有语言天赋,这就用英语讨好院长。

    夸女人漂亮肯定没错。

    一想到三言两语便轻易化险为夷,还是用廖文杰教的英语,秋生便心头得意,纵然杰哥谨小慎微,还不是要喝他的洗脚水。

    让你诬赖好人,今天就让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把稳了!

    “我是省城教会的成员,你问这个干什么?”

    见秋生色眯眯的,还笑得那么猥琐,院长顿时警惕起来,她刚刚在屋顶听得很清楚,这人就是个色鬼。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秋生握拳轻咳一声:“院长,油啊嗖壁哥,康忙北鼻,洞比晒。”

    “滚!”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