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九十八章 降妖伏魔功在千秋*.
    !

    “林道长,这里就是王道长休息的房间,你们慢慢看,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

    院长冷漠说完,喝令小修女们和她一起出去干活,留下一个稍微机灵点的负责监视。

    没错,就是监视。

    “小环,你留下来看着三位道长,他们粗手粗脚的,可别打坏了东西还不承认。”

    显然,被秋生一番言语调戏,院长态度急转直下,远没了刚开始的友好。

    “师父,我好冤枉,杰哥又欺负我。”

    作为一个笨蛋里的聪明人,秋生明白自己被坑了,那几句英语不是好话,不然院长不会这么大火气。

    “活该,才学一点东西就到处卖弄,只知其言不知其意,你连半桶水都不如。”九叔没好气训了秋生一句,心头默默补上一句好险。

    他检查了一下休息室,见没什么可疑之处,隐蔽朝廖文杰递了个眼色。

    又双叒叕要牺牲色相了!

    廖文杰心领神会,对修女小环道:“教堂破败了这么多年,只靠你们几个要修到猴年马月,没想过找人帮忙吗?”

    “不是啊,这里是修道院,不是教堂。”

    小环摆摆手,接着说道:“院长说亲自维修才有诚意,花钱找人只会增加我们身上的罪孽,是屈服心中魔鬼的行为,万万不能那么做。”

    就没钱呗!

    “原来如此,真是辛苦你了。”

    廖文杰面露痛心之色,抓起小环的手,怜惜道:“你看看你,整天做一些粗活累活,手都磨出了口子,真让人心疼。”

    “呀!你,你怎么能这样……不对的。”

    小环瞬间脸红,急忙抽出手,别在背后点了起来:“我是修女,你不能对我这样,要尊敬我。”

    “不好意思,我一时情不自禁,不是故意的。”

    “嗯,这次原谅你,下次可不行了……”

    小环低头蚊音,只觉廖文杰的视线充满魔力,照在脸上热腾腾的。

    “师父,我好像看到了淫贼。”

    见小环被撩得心花怒放,秋生不禁目瞪狗呆,急忙拽了拽九叔的衣袖,斩奸除恶就在此刻。

    “闭嘴,阿杰在办正事。”

    这t也能叫正事?

    秋生懵了,如果泡妞也叫正事,那晚他力战女鬼,拼得性命不要,岂不是降妖伏魔功在千秋?

    “小环,修道院破败多年,看起来就跟废墟一样,你们住在这里一定很危险。”

    廖文杰关心道:“院长有没有说过,哪里破败最严重的,被列为禁地,让你们不要轻易踏足。”

    “那倒没有,因为都挺破的,所以哪里都不能轻易踏足。”

    小环想了想,开心道:“不过宿舍已经修好了,很坚固,就在回廊边上,和餐厅相连。院长说了,以后会修整一片菜地……不是,是修整一片花园出来。”

    谁问你这个了?

    廖文杰发现小丫头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居然主动把自己住哪里往外说,好在他为人正直,从不贪恋女色,否则今晚月黑风高,少不了几起人命官司。

    小环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院长三令五申,将原来神父的静修室列为禁地,那里是庄严的神圣之地,万万不能进去。”

    “静修室在哪?”

    廖文杰微微眯眼,不枉他牺牲色相,主动去抓小手,总算套出了重要情报。

    “在钟楼,推开门就能看到。”

    小环脱口而出,说完就愣住了:“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进去?”

    “你误会了,我是怕一不小心走错禁地,所以提前问一下。”

    “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们想偷偷溜进去。”

    “……”x3

    九叔和秋生直接捂脸,廖文杰也嘴角抽抽,蒙骗天真小姑娘,有些于心不忍。

    “不对啊,院长没允许你们在修道院四处走动,你又怎么会走错地方呢?”小环突然反应过来,一想到说了不该说的话,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你又误会了,院长专程把你留下来,为的就是有人看着我们,顺便带我们在修道院里走走逛逛。”

    “是这样吗?”

    “不然呢,你这么聪明,如果只是看着我们,留个笨一点的不就行了。”

    “有道理。”

    小环重重点了点头,貌似还真是这样,毕竟小姐妹里面就属她最机灵。

    “好了,小环,按照院长的指示,带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廖文杰按住小环的肩膀,将她原地转身推向屋外:“先去钟楼,那里居高临下风景最好,可以一览整个修道院的美景。”

    ……

    小环带路,几人走在回廊上。

    廖文杰故意落后两步,小声对九叔道:“如料不差,静修室有很大问题,可惜被歪道捷足先登,不然少不了我们的好处。”

    “好处?”

    “没错,十几年前,神父无故失踪,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宝贝。歪道不知从哪打探到了风声,没准他就是神父的亲戚,来此地二次寻宝。”

    “阿杰,你想法真多……”

    “不止想法多,骗女孩子还很有一手。”不等九叔说完,秋生急忙补上一句。

    会说话就多说点。

    秋生满嘴酸溜溜的柠檬味,廖文杰就不和他计较了,四人没走多远,就来到了钟楼下方。

    大约三层楼高,因为年久失修,钟楼看起来十分破败,关键是很危险,仿佛随时有可能坍塌。

    小环推开木门,指着楼梯边上:“那里就是静修室,如果你们在修道院其他地方看到类似的门,切记不要冒然闯入,那是对主的不敬。”

    “懂了,秋生你眼神不好,靠近点看清楚,别回头走错了门。”廖文杰头一歪,示意秋生撞门。

    三人行,必须有人扮红脸,有人扮白脸。

    他好感度刷得飞起,距离破门而入只差一件定情信物,唱白脸太浪费。秋生则不然,好感度低到丧心病狂,不唱白脸太浪费,只能委屈他破门而入了。

    “就知道会是我……”

    秋生嘀嘀咕咕,听到九叔轻咳一声,当即咬咬牙,在小环的尖叫声中朝静修室大门狠狠撞了过去。

    嘭!

    木门演技浮夸,刚被秋生碰到就直挺挺倒下,一点作为门的尊严都没有,仿佛这样可以体现出秋生天生神力。

    “咳咳,摔死我了。”

    秋生趴在门上直哼哼,早知道不堪一击,就用手推了。

    九叔上前拉起秋生,检查发现门被人撬开过,不用想,肯定是鹰钩鼻干的,他之前来过。

    小环吓得脸色煞白,见三人不顾阻拦走进静修室,跑出钟楼去找院长。

    廖文杰站在石室中,发现不大不小的屋内,光是一口石棺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满墙蛛网,灰尘遍地,乱糟糟的脚印十分显眼。

    因为职业病的缘故,九叔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石棺,里面空空如也,看灰尘的痕迹,已经空放了很多年。

    “师父,墙边有具尸体。”

    秋生眯着眼,看清墙角黑漆漆的影子,狠狠咽了口唾沫。

    石室阴寒漆黑,再加上一具尸体,下意识让他联想到阴魂不散。

    九叔上前检查,死者先去多年,早已化作枯黄骸骨,就身上的服饰而言,应该是修道院的神父。

    “怪了!”

    “九叔,哪里不对吗?”

    “我记得村长和我说过,当年这里有两位神父,都是莫名其妙同时失踪,这里只有一个……而且是自杀。”

    九叔指了指骸骨,手握削尖的木质十字架刺心而死:“另一个神父去哪了,棺材是空着的呀!”

    廖文杰闻言紧皱眉头,此情此景似乎有点印象,可仔细一想,又理不出什么头绪。

    都怪九叔,僵尸片拍这么多,名字还都差不多,害他串戏了。

    “你们三个,怎么能闯入神父的静修室,真是岂有……岂有……”

    院长人未至,嗓门就先传了过来,当她提着油灯看清石室里的情况,顿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院长,你来看看,这位道兄是何许人也。”

    “是祈神父,他居然在这里,还牺牲了。”

    院长看清骸骨上的礼服,立即恭恭敬敬上前行礼:“当年你音讯全无,教会以为你擅离职守,原来你一直在这里对抗邪魔。你放心,我一定向教会表明此事,洗去你的污名。”

    廖文杰借着微弱灯光,发现墙壁上挂着两个相框,问出九叔之前的问题:“院长,当年两位神父同时没了消息,静室之中却只有祈神父的尸骨,要不要在修道院其他地方找找。”

    “多谢提醒,祈神父对抗魔鬼失败,言神父恐怕也难逃魔劫,找到他的尸骨好生安葬,也好让他安息。”

    “院长,你说两位道兄对抗魔鬼失败,不见得吧!”

    九叔皱眉道:“如果真是这样,这么多过去了,村民肯定饱受邪魔危害,可现在,大家什么事都没有……说不通啊。”

    “这……”

    院长闻之一愣,细细想来的确是这个道理,她提起油灯看了看:“圣水打破,驱魔圣经烧焦,还有一座苦像,肯定是神父在和魔鬼对抗。”

    “有没有可能,神父支撑不住,就把魔鬼封印在体内,然后和其同归于尽?”廖文杰挑眉问道。

    “或许是吧。”

    院长心情沉痛,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请九叔三人移步正厅,谈一谈他们乱闯禁地的事。

    找到祈神父的尸骨,使其沉冤昭雪,这是恩情,要谢。可这不是三人擅闯禁地被原谅的理由,今天要是不说个明白,哼哼……她也奈何不了三人,只能把他们送走,然后列入黑名单。

    咚咚咚!

    正想着,院长突然发现廖文杰紧靠墙壁寻找暗格,顿时颇为气愤,静室这么庄严的地方,怎么可能乱藏东西。

    “院长,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告诉你了……”

    九叔及时阻止,将鹰钩鼻干的坏事全部说了出来,最后道:“听说他在修道院住了几天,我们怕他暗中搞鬼,才特意过来看看。而且,在我们进来之前,他便已经进来过,还把门撬坏了。”

    “竟然还有这种事。”

    院长惊讶不已,只因印象中的鹰钩鼻和颜悦色,说话文绉绉的,望之不似恶徒。

    边上,廖文杰敲敲打打,翻起照片一无所获,石棺里里外外检查仔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阿杰,贼不走空,就算有东西也被歪道顺走了。”

    “不行,我再找找……”

    廖文杰不信,一般这种情况,死去的前辈肯定会留下什么线索,神父死得蹊跷,至少也该给后人留下一点警示才对。

    想着想着,他将视线定格在了神父的尸骸上:“祈神父,多有得罪,还望你在天之灵不要怪罪。”

    “你干什么?”

    “九叔、秋生,过来搭把手,把神父往边上挪一挪。”

    “喂,你们三个不要太过分。”

    院长急得直跳脚,奈何一介女流,拦也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尸骨被搬到了墙角。

    廖文杰抬手在地上敲了敲,嘴角微微勾起,中食二指戳地,将一块石砖掀了起来。

    “记日记真是个好习惯……”

    望着暗格里放着的日记本,廖文杰暗暗点头,打死他也不会写日记。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