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说好的问心无愧呢
    “里昂,那只红衣服的女鬼,你下手太快了。”

    重新和里昂汇合,两人朝咖啡店走去,廖文杰皱眉道:“据我观察,除了那只女鬼,其他恶鬼都没法离开辉光大厦,应该……”

    “不用应该,那只女鬼就是跳楼死的。”

    里昂直接打断,急不可耐道:“她在找替身,刚勾搭上了一个小帅哥,幸亏我及时赶到,不然跳楼的就不是她了。”

    有关鬼找替身,九叔曾和廖文杰说过,某些横死的鬼物,一口怨念难平,游荡在死去的地方没法离开。

    想脱身,就必须找个替死鬼顶替,且不能乱杀,死法必须相同。

    但这种情况少之又少,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水鬼、吊死鬼找替身,辉光大厦聚集的恶鬼数量明显超标了。

    廖文杰讲出疑惑,里昂连连摇头。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是抓鬼专家,不是灵异侦探,让老钟来看看吧,没准是风水问题,他比较擅长这个。”

    “咦,这次你不比较了?”

    廖文杰奇了,里昂向来自视甚高,让他低头服软比登天还难,主动恭维钟发白实属头一回。

    “事分轻重缓急,我还有大事要办,面子不要也罢。”

    里昂推推墨镜,直觉告诉他,今晚略施小计便可得偿所愿。

    不是胡说,每次他有这种直觉,都会心想事成,从未失手。

    稳了!

    两人走进咖啡厅,在窗边横桌上看到了pat三人,动作整齐划一,俱都两手放在桌上抱着咖啡杯,间或打个冷颤。

    受惊过度,还没走出来。

    “两位大师,你们回来真是太好了,大厦怎么样了,有没有搞定?”王经理起身问道。

    里昂熟练揽住pat的肩膀,安抚她受惊过度的小心脏,廖文杰接过话:“一共十四个恶鬼,被我和里昂全部打杀,就目前而言,大厦里面只剩些不害人的游魂野鬼,已经安全了。”

    “大师,什么叫目前而言?”

    “辉光大厦情况有些特殊,以后还会有鬼……”

    廖文杰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复,大厦招惹恶鬼,并将其困在其中,是他自己的猜测,尚未得到证实。

    也有另一种可能,恶鬼们原本就死在大厦,成为地缚灵一样的存在,想出也出不去,才寻找替身顶替自己。

    “大师,我该怎么办?”

    王经理脸色一白:“把公司搬出去,是不是就没问题了?”

    pat开口道:“大师,我之前听人说过,辉光大厦每年都会死几个上班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清楚,我没调查过。”

    廖文杰瞥了惊魂未定的pat一眼,嘴角微勾,给里昂送上一个助攻:“至于你听到的传闻,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确定是人说的,而不是鬼说的?”

    “啊!”

    pat闻言一哆嗦,趴在里昂怀里不敢抬头,后者拍拍她的肩膀,默不作声给廖文杰递了一个眼神。

    兄弟,干得漂亮!

    因为戴着墨镜,廖文杰没看到他的眼神,继续道:“王经理,先别急着搬家,我公司还有一个同事,道法之高不在我和里昂之下。明天我会让他来辉光大厦走一趟,若是能一劳永逸解决祸患,你就不用搬了。”

    “竟然还有一位大师,他今天怎么没来?”

    “他很忙,正在镇压一处鬼巢,等我明天换岗,他才有空。”

    廖文杰解释一句,继续道:“你把电话留给下,明天我让他联系你。”

    “应该的,必须的。”

    王经理摸出口袋里的名片,双手递在廖文杰面前,恭维道:“大师,贵公司高手无数,个个本领通天,我孤陋寡闻,想请教一下贵公司的名讳。”

    “三杰灵异咨询公司。”

    廖文杰说道:“不是你孤陋寡闻,而是公司还在筹办之中,尚未开门做生意。”

    之前程文静帮忙办理证件,询问过公司名,廖文杰一口气报了十几个好听又气派的名字,结果全被注册了,不能用。

    无奈之下,他将备用名拿出来,只有这个能用。

    “???”

    里昂脑门上飘过一串问号,停下对pat上下其手……咳咳,停下拍打肩膀的安抚行为,不满道:“阿杰,公司名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

    “提过,你没注意罢了。”

    “是吗?”

    里昂歪歪头,想不起来有这件事,继续道:“为什么公司名里,有你的名字却没有我的,这不公平,我也要加进去。”

    “别闹,哪里有我的名字了?”

    “三杰灵异咨询公司、廖文杰……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三杰指的是你、我、老钟,只是碰巧我的名字里也带个‘杰’,纯属巧合。”

    廖文杰耸耸肩,他起名不含任何私心,是里昂想多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不信,按你的说法,三雄、三绝都可以,凭什么一定要是三杰,分明是你好面子。”

    “都说了你想太多,还不信……”

    廖文杰撇撇嘴,勉为其难解释起来:“古有春秋三杰、战国三杰、汉初三杰,今有你、我、老钟三人共事,也可并称三杰,借古喻今,一听就很有文化修养。三雄、三绝什么的,摆明了是小喽啰开的公司,霸气有余却落于俗套,不妥。”

    “哎呀,你说我没文化,还说我俗气!”

    “我可没这么说,当然了,你非说自己有文化,我也没意见。说说看,春秋三杰是哪三杰,说出来我就信你。”廖文杰撇撇嘴,他赌五毛,里昂说不出来。

    “李昂、里昂、lily。”

    里昂给出标准答案,他心里的标准答案,适用于任何一个时期。

    我就知道!

    廖文杰表示可以接受,只要里昂没说‘两周一成’,他都能接受。

    “哼,懒得和你多说。”

    里昂嘀咕一句,拉起身边的pat,后者邪魔入体,早治早痊愈,不能再耽搁了。

    “pat,你知不知道最近的宾馆在哪?”

    “去宾馆干什么?”

    “其实去你家更好,但我怕路程太远,你等不到那个时候。”

    “我家就在附近,步行五分钟,我租的私人公寓。”

    “好,就去你家了。”

    呸,人渣!

    廖文杰目送两人离去,心头万分鄙视,转过身,笑吟吟看着王经理和张道长二人。

    “大师,还有什么指教吗?”王经理被看得坐立不安。

    “当然有了。”

    廖文杰伸出手:“之前就说好了,骗子都能收费十万,我和里昂的出场费至少翻十倍,两个人加起来就是二百万。”

    “啊,来真的?”

    “不然呢,十四只恶鬼难道是假的,救你一条小命难道也是假的?”

    廖文杰没好气道:“别说我坑你,明天我同事会走一趟,全部搞定的话,收你三百万整,搞不定的话,只收你一百万买命钱。”

    “大师,能今晚就搞定吗?”

    “不能。”

    “……”

    王经理嘴角抽抽,他是个生意人,见过这种套路,寻思着幸好是三杰灵异咨询公司,而不是三十杰灵异咨询公司,否则的话,至少要一个月才能搞定。

    “可是大师,我也只是个打工的,拿不出这么多钱。”

    “找你老板,他要是不信,改天我抓两只厉鬼上门,他看完就信了。”

    “……”

    王经理开始自闭,廖文杰转而看向张道长,笑呵呵道:“骗道长,你的一百万买命钱,现在就可以结账了。”

    “啊,我也要给?”

    张道长闻言一哆嗦,他留下来没走,纯粹是外面天太黑,一个人不敢走夜路。

    早说要花一百万,爬也要爬回家。

    见识过廖文杰和里昂凶残的杀鬼手段,他不敢不给,可是……

    “大师,我就一小打小闹的骗子,勉强糊口而已,拿不出一百万啊!”

    “拿不出来没关系,买一些我们公司的产品,以后你出去骗人,也好多几分保障。”廖文杰呵呵一笑,这门生意还有的做。

    港岛这片地头,张道长这种骗子不在少数,真道士有多少,假道士就有十倍,再算上假和尚假尼姑,百倍都有。

    卖张道长一张护身符,不仅能在骗子圈里打开销量,还能广撒网收获一批支线任务。

    高经理一个只看风水的生意人都能撞鬼,张道长这样的骗子几率更大,真要是哪天撞鬼了,上门求救肯定第一个来找他。

    ……

    医院,廖文杰带着保鲜膜走进病房。

    高经理的老婆人不在,他也不管这些,扯开保鲜膜,将魂魄释放出来。

    高经理感激涕零,迫不及待爬上床,往自己身上一扑。

    五分钟后,他眼皮跳动,缓缓睁开眼睛,再次道谢:“阿杰,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不然我这一家老小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说,下次再遇鬼,记得联系我。”

    “一次就把我折腾个半死,还是别来下次了……”高经理连连摇头,他是真怕了。

    “又没有下次,你说了不算,还是那句话,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遇到鬼。”

    廖文杰检查两下,确定高经理魂魄归位,已无大碍,伸手解开了他身上的绑绳:“不过你放心,就咱俩之间的关系,来找我,肯定算你免费。”

    “阿杰,仗义啊!”

    高经理喜上眉梢,早说免费,他就不慌了。

    “应该的,除魔卫道是我辈己任,抓鬼降妖图的就是一个问心无愧,钱不钱的,其实并不重要。”廖文杰严肃脸说道。

    “高人风范!”

    高经理肃然起敬,这思想,这觉悟,活该廖文杰小小年纪就能学到一身本事。

    “对了,高经理,上次你说的装潢优惠,到底能打几折?”

    廖文杰话锋一转,真诚道:“有一说一,虽然我救你一命,等于间接救了你一家老小,恩情重于泰山,但公是公私是私,免费万万不行,三折吧,你也好对公司有个交代。”

    “阿杰,八折就顶天了,三折成本都收不回来。”

    高经理脸一黑,怕廖文杰不高兴,急忙解释道:“不是我不帮你,我只是个小股东,没这么大权力。”

    “好,公私分明,不愧是你,我没看错人。”

    廖文杰竖起大拇指,面露钦佩,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也该亲兄弟明算账,我救你一命,现在和你算算费用,四舍五入去掉零头,收你一百万。”

    “啊这……”

    高经理直接傻眼,说好的问心无愧呢?

    “高经理,实不相瞒,我开了一家抓鬼公司,有看风水的业务,却没有承包装潢的业务。”

    廖文杰眉头一挑,拍拍高经理的肩膀:“我这么说,你应该懂了吧?”

    懂了。

    高经理点点头,廖文杰和里昂有真本事,以后不会缺客户,匀口汤出来也够几家公司喝的,这条大腿抱紧。

    “阿杰,不,廖先生,你觉得几折比较合适,我去和其他股东商量一下。”

    “免费!”

    廖文杰说完,严肃脸补上一句:“不是我贪心,而是你们公司想挣钱,必须拿出令我无法拒绝的诚意。”

    高经理:“……”

    你不做生意,真是屈才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