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胎萌宝:霸气爹〕〔一世龙皇〕〔修罗丹神〕〔蜜婚超甜:墨少家〕〔妖女哪里逃〕〔柯南之我不是蛇精〕〔仙君重生〕〔极品废少〕〔逆天废柴〕〔太古丹尊〕〔元始医仙江昊〕〔都市极品仙尊〕〔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上门神医〕〔农门王妃相当甜〕〔江昊叶梓瑶〕〔极品花都医仙〕〔都市古仙医〕〔农门王妃相当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招定胜负
    棺材后的暗门连接一条走廊,穿过后,又是一间四四方方的空旷屋子。

    同样的,一具棺材嵌在墙壁上。

    廖杰若有所思,两间房子规格一样,他刚刚也检查过,女忍者藏身的天花板没有暗道,或者说暗道只能进不能出。

    想要见到家主,要么一路通关打到底,要么从剧本里跳出去。

    一路通关太被动,且不说霓虹的炼尸术诡谲邪门,一个不注意就有翻船的风险,即便有惊无险通关,一身本事也被摸得.zyxta.七七八八了。

    得想办法从剧本里跳出去,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咚咚!

    咚咚咚!

    没去管墙上那口棺材,廖杰贴着左手边墙壁,寻找薄弱位置,计算破墙而出的可能。

    四四方方的屋子笔直相连,下一间估计也差不多,想要脱困而出,唯有从左右两边入手。

    当然,也不排除天花板和地板。

    嘭!

    棺材盖被暴力掀翻,男性行尸直挺挺走出,健身短裤+白色背心,正是和廖杰在健身房有过一面之缘的埃迪。

    “果然够邪门。”

    廖杰面色凝重,短短两个小时,一个普通人就变成了戾气惊人的行尸,炼尸术再逆天也不可能做到,埃迪体内肯定也被植入了黑石。

    如果真是这样,那黑石可就太危险了。

    想想,如果这种石头可以批量生产……

    “咯咯咯咯————”

    面白如纸的埃迪瞪着黑色双眼,从喉咙管中发出不男不女的诡异笑声,屈膝重踏地面,化作一道模糊残影向廖杰冲了过去。

    他双手抱拳,架肘开路,惊人的气势好似一头发狂斗牛,肘尖便是牛角。

    人未至,便有劲风扑面而来.whhryl.。

    廖杰见锋芒太盛,果断认怂,横移身躯朝左侧闪避。

    轰!

    埃迪架肘将墙壁撞出寸许凹陷,大手一拍,震得蛛网裂纹四散而开,借着这股势头,横着身躯再次朝廖杰扑下。

    廖杰左支右闪,充分发挥敏捷优势,一次硬碰硬的机会也不留给对方。

    对付没脑子的敌人,就该用脑子来解决战斗,他连续闪避的同时,借助埃迪横冲直撞的蛮力,将左侧墙壁撞得裂纹遍布。

    眼瞅着墙壁摇摇欲坠,埃迪突然不动了,任由廖杰如何挑衅,都像木头桩子一样立在原地。

    “哼!”

    廖杰冷哼一声,敌不动,他也不动,想骗他靠上去,门都没有。

    这时,埃迪突然有所动作,低头压抑吼叫两声,双目.jsshcxx.死死锁定了他。

    廖杰敏锐察觉到,埃迪气质大变,从狂躁的斗牛变作寒潭冰水,说是换了个人也不为过。

    埃迪两步走出,步伐骤然加快,一个健步跨过三五米距离。

    他竖手握拳,笔直朝廖杰轰下,一击不中,横身踢出一脚,攻击有章有法,不再一味靠蛮力横冲直撞。

    冲势减小,破坏力也跟着降了下来,可对廖杰而言,情势远比刚刚要棘手。

    连续避开三拳两脚,廖杰确信有人登陆了埃迪的账号,远程操控他的行动。当即不再犹豫,红绳在手,画掌拍开埃迪的拳头,以红绳缠上其手腕。

    埃迪抓住红绳,蛮力将其扯断,下一秒,双脚被红绳勒紧,身躯失衡扑倒在地。

    廖杰操控数股红绳缠上,将埃迪四肢绑在身后,怀中摸出一把金钱剑,照其背心位置直刺而下。

    行尸阴寒之物,和僵尸一样,拳脚钝器难伤分毫,但面对金钱剑,只能被一扎两个窟窿眼。

    连续四次刺下,埃迪的挣扎越发强烈,廖杰摸出四枚叠成三角的黄符,飞快塞进了他背后四个窟窿眼中。

    操控行尸的符咒,由四目道人所授,廖杰拿二黑练习,勉强学了个入门。

    不过,埃迪的行尸并非他亲手炼制,即便塞了符纸,也没法和其主人争夺控制权,这么做,无非干扰对方施法罢了。

    黄符入体,效果立竿见影,埃迪再次恢复之前的狂暴状态,砰一声便挣断了缠绕在手脚上的红绳。

    廖杰退后两步,静静看着埃迪发疯。

    几个呼吸过后,埃迪屈膝跪地,皮肤下,一条条细线游动,口鼻耳目钻出数条红线。不仅如此,胸前背后四个窟窿眼,皆是有成束的红线往外钻。

    “成了。”

    廖杰甩手拉过红线,操控埃迪爬起身,对着前方墙壁连续挥拳。

    远远看去,埃迪身上红线游动,汇聚一处,好似红色鬼手从背后扣住,紧紧将他握在了掌心之中。

    嘭!嘭!嘭————

    蛮力轰击下,墙壁裂缝铺满,碎石白灰哗哗掉落。

    就在这时,异变再生。

    一股狂躁暴戾的气息在埃迪身上爆开,声势惊人,隐隐荡开一圈气浪。

    他的身躯迅速膨胀,肌肉虬扎盘踞四肢躯干,身高从一米九,一跃两米四五,暴力扯断身上红绳,头颅调转九十度,朝廖杰咯咯狞笑。

    因变异膨胀,埃迪的五官扭曲不成形状,眼鼻被肌肉埋得无法看见,整张脸上只能看到一张大嘴,以及耷拉在下巴上的舌头。

    轰!

    残影一闪,炮弹袭击的狂暴声浪炸开,劲气席卷四方。

    廖杰翻滚几圈,背靠摇摇欲坠的墙壁,险之又险躲开了超级兄贵的偷袭。

    对面,埃迪重型坦克般,整条手臂嵌入墙壁,他咯咯厉笑,轰一声抽出手,带下几块黑砖。

    廖杰背靠墙壁,铁砂掌拍了两下,摇摇欲坠就是不倒,操控红绳,也无法压制埃迪惊人的蛮力。

    他深吸一口气,摆开格斗架势,凝重道:“打了半天,是时候该结束了,来吧,一招定胜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咯咯咯!”

    埃迪大步前行,骨骼噼啪炸响,凶戾煞气更甚三分,身躯隐有继续膨胀拔高的架势。

    他低吼一声,单脚在地面踏出凹陷,身躯加速到极限,朝廖杰张开两只蒲扇大手。

    “吃我一招,八极贴山靠。”

    廖杰蹬脚踩着身后墙壁,大喝一声扑向埃迪,而后……

    一个脚滑打滚,从埃迪身边溜走,避开了后者倾尽全力的撞击。

    轰!!

    轰鸣巨响震得房间微微颤抖,如同手雷近距离炸开,气浪冲击强劲有力。

    埃迪撞上墙壁,挤压空气弹开至两边,在恐怖轰鸣声中,他压迫墙壁凹陷成半圆,零界点的最后一秒,彻底摧毁了这面建造工艺复杂的黑色石砖墙。

    大片黑砖飞溅,埃迪整个身躯跟着冲出,摔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走廊中,十名女忍者飞快拔刀,谨慎移步缓缓后退,不敢面对这头凶兽。

    “咯咯咯————”

    埃迪狞笑爬起身,顺着生人气息望向女忍者们,施加在他身上的法术被廖杰干扰,暴走不受控制,将女忍们也列入了杀戮名单。

    嘭!

    埃迪原地化作残影消失,再次出现时,蒲扇大手落下,拍在一名女忍者脑门上。

    只听一声咔叭脆响,女忍者双手持刀的身躯缓缓倒下,颈部喷血,项上人头炮弹般撞击后方墙壁,污血脑浆涂得到处都是。

    下一秒,埃迪转身落拳,砸在一名女忍头顶,恐怖的力道,直接将其头颅压入胸腔。

    血雨纷飞,遍地扭曲残骸。

    一场屠杀就此开始,在女忍们绝望的目光中,埃迪冲至她们队列中央,或是抡拳,或是挥掌,将她们的肢体蹂躏至稀烂。

    “咯咯咯!!”

    杀完这群女忍,埃迪满身是血,踏着残肢朝走廊尽头走去。

    怨念、血腥缠绕身躯,化作无形鬼影,被他一点点吸收至体内,肌肉虬扎的变异身躯又膨胀了一圈。

    廖杰:┬┴┤_)

    目送埃迪消失在走廊拐弯处,才小心翼翼走出。

    以他并不专业的见识,埃迪的变异和黑石有必然联系,又因法术失控,生前怨念作祟,展开凶残报复,找幕后黑手寻仇去了。

    鬼咬鬼,黑吃黑。

    这种场面,廖杰说什么也不能错过,寻思着最好两败俱伤,以便他从容补刀。

    ……

    一路走过,断肢残骸不断,血腥臭气熏得人直欲呕吐。

    廖杰眯着眼,自我催眠,这些是鬼不是人,才勉强压住恶心的反胃感。

    正前方大屋,轰鸣之声不断响起,廖杰皱眉靠过去,探头朝屋里一看。

    只见埃迪横冲直撞,将家具摆件砸的稀巴烂,庞大身躯移动之间,被一名身着灰色西装的男子打得找不到北。

    男子三十岁上下,面容冷峻,虽没法在力量上和埃迪正面抗衡,但挥拳落脚干脆利落,每一击必中关节要害,溜着埃迪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好厉害!

    廖杰心里咯噔一声,这男的太猛了,他可能不是对手。

    最关键的是,男子心跳有力,血流奔涌好似大河,不是行尸,是武学方面的高手。

    两分钟后,男子避开埃迪抡下的拳头,屈膝跳至其肩膀,并掌成刀,刺入背后的血窟窿。

    嗤啦!

    男子抽手后退,掌心红线缠绕黄符,还有一颗滚烫黑石。

    埃迪僵直倒地,铁塔身躯飞快缩小,从身高超过两米五的巨人,变成侏儒大小的干尸,别说血气,一点水分都找不到。

    这时,男子扔掉手中黑石,低头张嘴,竟也从口中吐出了一块黑石。

    做完这一切,他满头大汗跌坐在地,全身肌肉痉挛颤动,疼得整张脸都变形了。

    “嘿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