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人之下,无人之上
    你觉得没用,要我觉得!

    天残不屑撇嘴,直勾勾盯着廖杰。

    七百年前,他身边多的是溜须拍马之辈,廖杰这点嘴上功夫,放当时连热乎的都赶不上。

    也因这些墙头草,总是在关键时刻倒向对面,天残吃一堑长一智,从不轻易相信他人,从大雪山寻得灵物蚕后,按秘法炼制了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蛊虫。

    想取得天残的信任,很简单,把小命交到他手上,否则免谈。

    “教主误我,我不是不吃,而是觉得生吃不卫生,不如裹上鸡蛋面粉,油炸至金黄松脆……好吧,这就吃。”

    见天残拉长一张老脸,廖杰耸耸肩,仰头将天残虫扔进了嘴里。

    “感觉如何?”

    “很冷,像是咽了下一块冰。”廖杰说着,配合打了个冷颤。

    “冷就对了!”

    天残抬手拍了拍腰鼓,廖杰当即面色大变,捂着肚子冷汗直流。

    “先让你感受一下,记住这份痛苦,他日若是背叛我,肠穿肚烂的痛苦更甚百倍千倍。”天残停下手,再次警告一番。

    “不敢,我原本就对教主忠心耿耿,现在更无二心。”廖杰再次进言,大表一番忠心。

    “我相信你!”

    天残哈哈一笑,拍着廖杰的肩膀:“你放心,以后跟着我好好干,荣华富贵伴身,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教主,我以后肯定好好干。”

    打一棒子,再赏两颗甜枣,标准的御下手段。

    可惜太初级了,光说话不给东西,等同麦子还没种下就开始画大饼,远不如廖杰泡妞时撒钱爽快,想骗他哪那么容易。

    “对了,教主,这两个家伙怎么处理?”

    廖杰指向武德辉和厉迟,他吞下天残虫的时候,这两个混蛋捂嘴偷笑,一脸幸灾乐祸。

    不是他心眼小,而是区区两个俘虏,居然比他护法尊者还嚣张,不能忍。

    天残轻蔑瞥了两人一眼,冷.xgchotel.冷说道:“等我问出云萝公主的下落,就掌毙了他们。”

    “啊,你这人好狠的心。”

    “天残,你恩将仇报,要不是我们两个,你还在墓地里等死呢!”

    “教主,依我之见,毙了他们不难,但太便宜他们了。”

    廖杰一副狗腿模样:“不如喂下天残虫,让他们为奴为婢,从此服侍教主左右!而且,一旦吃下天残虫,还怕问不出云萝公主在哪吗?”

    “你这人,大家无冤无仇,好歹毒的心肠!”

    “老天爷不开眼,白瞎了一副好皮囊,给我多好……”

    武德辉和厉迟怒目而视,要不是身上有伤,肯定立马跑路。

    有道理,我怎没想到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果然忠心耿耿……”

    天残大笑,对自己独到的眼光越发满意,冷不丁想起什么:“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怪我,忘了自报家门,我姓王,名百万,很俗气的一个名字,教主见笑了。”

    “是挺俗的,怎么说也是我天残教护法尊者,地位崇高,是仅次副教主的第三号zyxta.人物,给你两天时间,换一个大气的名字。”

    “教主,副教主他老人家在哪?”

    “没有副教主,你好好努力,以后就是副教主了。”

    “……”

    廖杰无语,如料不差,他在教中一人之下,无人之上,连个可供使唤的小卒都没有。

    这时,天残抬手摸向腰鼓,紧皱眉头:“糟糕,蚕后长眠太久,小虫还没孵出来。”

    太好了,不用吃虫子了。x2

    武德辉和厉迟相视一笑,好人有好报,老天爷还是开眼的。

    “你们有福了,我这里还有一条蚕后,谁来?”

    天残从腰鼓中掏出小臂般大小的蚕后,又肿又肥,看得廖杰直呼好运,还好他吃得早,不然这么大一坨进了肚子,胃里哪还有地方装山珍海味。

    “教主,我主动加入神教,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厉迟抱住天残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抹在他裤子上:“忠心日月可鉴,只想永生永世服侍教主左右,所以……蚕后就让阿辉吃吧,他心眼多,可不老实了。”

    “不是吧,阿迟,你我兄弟一场,一条虫子就把我给卖了?”

    “不这样怎么证明我对教主的忠心?”

    厉迟抱着天残的大腿,回过头无情道:“我上有九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你一人吃饱全家不愁,还是你去吧。”

    “胡说八道,你只有一个烂赌鬼老爹。”

    蚕后面前,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武德辉和厉迟抱在一起扭打,越滚越远,随着廖杰一声咳嗽,识相滚了回来。

    “不用争了,小虫孵出来了,你们两个把嘴巴张开。”

    “这么效率,虫子吃什么长大的!?”

    眼见天残拿出两条天残虫,两人狠狠咽了口唾沫,一左一右朝马路两边狂奔。

    “哼,还想跑。”

    天残身影一闪,凌空踹倒厉迟,掰开他的嘴,将虫子塞了进去。

    廖杰耸耸肩,为了提升自己在教中的地位,多两个小弟指挥,运起草上飞的轻功朝武德辉追了过去。

    后者已经学会如来神掌前几式,再加上半条过期大还丹,轻功身法高明,虽有伤在身,真玩命跑起来,廖杰竟然还赶不上他。

    “哪里走!”

    耳边残影呼啸,廖杰眼睁睁看着天残瞬移似的出现在武德辉身边,翻手将其按倒在草地里。

    之后就是张开嘴,不要、放过我、哈哈哈之类的台词。

    “腹下天残虫,你们以后受我控制,不想死就老实一点。”说着,天残拿起腰鼓,梆梆梆拍了起来。

    武德辉和厉迟疼得满地打滚,廖杰察觉到腹中异动,哎呦一声靠树,龇牙咧嘴喊疼。

    “教主,我是自己人,不要误伤了。”

    “啊,百万,不好意思……”

    见廖杰直呼吃不消,天残赶紧停下来,好不容易有个聪明又上进的小弟,可不能折腾坏了。

    “恭喜教主,拿下了两个小贼,和云萝公主双宿双栖指日可待。”

    廖杰说着,长长叹了口气,一脸郁闷之色。

    “哈哈哈……咦,百万,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不笑?”

    “我武艺低微,连一个受伤的小贼都抓不到,一想到不能为教主分忧解难,我便心如刀割。”

    廖杰摸着自己的良心,在胸口锤了两下,悲痛万分:“如此,我怎么笑得出来!”

    “好兄弟,够义气。”

    天残瞪大眼睛,颇为动容:“你放心,功力不够,我传给你,武学功法太次,我给你高深的,实在不行,我手把手教你。”

    “教主,这么好意思!”

    廖杰闻言大惊,世间竟有如此蠢……不是,竟有如此智商堪忧的反派。

    那么问题就来了,天残都这样了,是怎么混成大反派的?

    因为他太能打,还是其他人觉得反派没前途,纷纷改头换面做了名门正派?

    应该是两者都有,看天残执着于大侠的称号,摆明也想学人家洗白。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忠心不二,我看在眼里,不会亏待了你。”

    天残左右看了看,指着武德辉和厉迟说道:“这两人吃了大还丹,虽然药效流逝大半,但加起来也有二十年功力,找个地方歇歇脚,我把他们的功力转到你身上。”

    “教主高义,百万至死不忘,定衔草结环,报答教主大恩大德。”

    廖杰心头感慨,这样的教主,请务必再来几个,谨慎问道:.whhryl.“教主,转移到我身上的功力,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他们的功力本就是吃出来的,我再传一套心法,你勤加练习便可化为己用。”

    “有教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廖杰嘴角止不住上扬,抬手将其死死压住:“教主待我不薄,今晚给个机会,我尽地主之谊,请你去个快活地方。”

    “这……不妥吧!”

    “怎么了,教主你禁女色?”

    廖杰诧异一声,真要是这样,那什么云萝公主,也只能他代劳了。

    毕竟是护法尊者,教中一人之下,为教主分忧解难,他不上谁上?

    “这倒不是,可是这么突然……”

    天残左右看了看:“怎么说我也是一代大侠,坏了名声,以后哪还有脸见人。”

    md,就你这脑子,不坑你坑谁!

    “教主,那个快活地方名叫夜总会,有很多公主……”

    廖杰靠上前,一副大家都懂的样子:“教主人中龙凤,是世间少有的男儿,能降服这些公主的人物,非你莫属。”

    “可是……”

    “那不去了。”

    “不行,百万你一片心意,我怎么能辜负你。”天残突然智商上线,拉着廖杰就要去夜总会。

    “差点忘了,还有这个猪头。”

    走出两步,天残指着昏迷不醒的泰来:“这人先前对你百般诬陷,是杀是刮,你自己看着处理。”

    “回头再说,教主雅兴当前,去夜总会才是头等大事。”

    “哈哈哈———”

    天残揽住廖杰肩膀,直呼好兄弟,只记得夜总会有好多公主,完全忘了还有一个云萝公主。

    两人身后,武德辉和厉迟垂头丧气跟着。

    待四人走远之后,泰来小心翼翼爬起,摸着猪头脸感慨万分。

    “好兄弟,今天你救我一命,他日若是你还活着,我肯定要报答一二,若是你不幸丢了性命,你一家老小……”

    “该死,忘了问你家住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