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六天大阴仙经
    在港综成为传说正卷第一百五十八章六天大阴仙经天残双手拍在廖杰后背,头顶青光飘荡,凛然道:“贤弟,我将真气打入你体内,行径各大窍穴,zyxta.三个大周天过后,你照葫芦画瓢,便可神功初入门径,日后切记勤加练习。”

    天残口中的真气,就是廖杰每天勤加练习的念力,两者叫法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非要说有什么区别,天残的念力更加浑厚,也更加精纯。

    “等会儿,怎么这么快,怎么就初入门径了?”

    廖杰抬手喊停,欲要挣脱天残的压制,奈何武力值相距甚远,蚍蜉撼大树,一动也不动。

    下一秒,庞大真气从心俞、神堂、风门、魄户四处大穴涌入,吓得他直接不敢动了。

    这几处与性命相关紧密,单是心俞一处,便是和心脏内外相应最多的穴位,动一动,小命送。

    “贤弟,你不懂,总纲通篇狗屁不通,好比我拿一本道德经给你,让你悟出一门武学,你能悟出来?”

    天残催动真气,连贯廖杰大**位三百多处,惊讶发现廖杰筋脉通顺,是天生的练武奇才,当即加大力度。

    “贤弟,你这幅身板真是惹人垂涎,全身窍穴贯通,学什么武功都快,生得好啊!”

    “这个不重要,大哥,你刚刚提到道德经,还让我自己悟一门武功,什么意思,能不能解释一下?”廖杰心里慌得一批。

    “字面意思,血海魔罗手抄经练不出来,只能悟出来。”

    天残理所当然道:“悟太浪费时间,为兄手里有现成的,直接教给你,省得你虚耗几十上百年的光阴。”

    “大哥,你也练过?”

    “那倒没有,我有天残脚,练这玩意儿干什么。”

    “……”

    廖杰没说话,默默无语两行泪,怪他,只想从天残手里骗点好处,万万没想到,土太松,自己也陷进去了。

    “贤弟你且安心,我虽然没练过,可我看别人练过。”

    天残嘿嘿一笑:“当年我神功大成,追杀血魂门的对头,一路杀到西域,酣战三天三夜,灭了血魂门总坛,费了老大力气才抢到了这门镇派神功。”

    “我研究了半天,愣是没看懂,好在老哥我聪明,翻出血魂门门主和几大长老的尸体,按照他们的经脉运行顺序,将‘血海魔罗手抄经’的修炼秘诀推演了出来。”

    廖杰:

    不怕傻瓜脑子笨,就怕傻瓜动脑子。

    ……

    三个周天结束,天残收回八成真气,剩余两成自行在廖杰体内运行,为其巩固基础。

    做大哥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仁至义尽了。

    他调息片刻,见廖杰一副成佛的洒脱模样,疑惑道:“贤弟,你怎么这幅模样,难道是走火入魔了?”

    “嗯,我感觉浑身都是问题,可能要不行了。”

    廖杰淡淡一笑,人生几何,去日苦多,可惜昨晚没找几个妹子练练,好生遗憾。

    “哦,我懂了,是你功力不够。”

    天残开动聪明的小脑筋,喜笑颜开道:“你等着,我去把那两个小子提上来,将他们的功力渡给你。”

    留在廖杰体内的真气,差不多还够运行三个大周天,天残检查一下,确认没什么问题,这才哼着小调走下楼。

    打两个野食,带上来给廖杰补补。

    廖杰盘膝而坐,体内真气运行不断,想动一下都难,寻思着三个大周天过后,差不多就是自己死期。

    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想说一句,下次再遇到老实人,一定还会,且超级加倍。

    就在这时,系统界面跳了一下,他瞥眼一看,瞬间一脸懵逼。

    “???”

    什么意思,哪来的道法神通,说好的武学呢?

    “这……”

    廖杰眼角抽抽:“我就知道,如此大气磅礴的道家功法,没理由会起个‘血海魔罗’的名字,果然是盗版抄书的时候填错了名字,要么就是悟错了……”

    敢问那位神人,究竟要怎样跑偏,才能把修仙的功法当做修武的功法,把道门神通练成魔门妖法?

    还tm练成了!

    虽然形不似,神也不似,但真给那谁练出了一点名堂!

    最离谱的是,天残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跟着信了。

    “难怪叫天残,感情是天灵盖下面缺了点硬件。”

    廖杰吐槽一句,皱眉思考起来,什么来头,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这个‘六天’,导致当年抄书的二货联想到第六天魔王波旬,练着练着就练歪了?

    “不对呀,这玩意不像是人修的功法,更像是给鬼练的,可永不超生的评价,对鬼又不是很友好……”

    逻辑不通,很矛盾。

    三个大周天结束,廖杰只觉心脏越发滚热,眼眸扫过四周,皆是一片通红,好似整个世界都被蒙上了一层薄薄血雾。

    “果然够邪门!”

    廖杰心头庆幸,先不管是否邪门,捡回一条命最重要。他调集体内念力,重新调整经脉窍穴,欲要将错版‘血海魔罗手抄经’洗掉。

    这就是易筋洗髓的妙处,练错可以删了重来,练功吐血的情况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身上jxpx.。

    “噗———”

    廖杰一口热血喷出,天残xgchotel.武力值过于玄幻,超出他的理解范畴,血海魔罗手抄经洗不掉了。

    “贤弟,你怎么吐血了?”

    天残拖着武德辉和厉迟赶至,见廖杰嘴角带血,急忙上前,运掌贴在他背后。

    “大哥,不要……”

    “贤弟别说话,你一定是练岔了,我助你修习神功,再运气过窍三个大周天,你好生记下,下次可不能了。”

    廖杰:

    人再蠢也得有个限度,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怀疑天残在故意整他。

    三个周天又三个周天,然后又是三个周天,几次下来,廖杰除了放弃,别无他法。

    然而天残还没结束,按倒想要逃跑的武德辉和厉迟:“老实点,敢动一下,就打断你们的狗腿。”

    “教主,我对你忠心耿耿啊!”

    “是啊,教主,你不能因为百万哥有钱又靓仔,就对他偏爱有加,我和阿迟……不对,我也很靓仔的。”

    “我不想死,我还要服侍在您老人家左右!”

    “……”

    对于接下来的命运,武德辉和厉迟心知肚明,苦苦哀求让天残放他们一条生路。

    “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我只要你们的功力,不要你们的小命,以后有的是机会伺候在我身边。”

    “教主,只是功力也不行,正义少了阿辉可以,但不能没有我。”

    “教主发发慈悲,我们的大侠之路才刚刚拔锚起航,半路夭折太可惜了。”

    两人悲呼连连,舍不得武林高手装逼的快活日子。

    “闭嘴,再废话,我就把你的毛都给拔了。”

    武德辉和厉迟吵吵闹闹,天残来了火气,一人补上一脚,冷笑道:“大还丹是战利品,本就是我的东西,我想拿就拿,想要就要。而且,能成为百万的炉鼎,是你们两个小贼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再敢废话,我就真取了你们狗命。”

    “大哥,我仔细想了想,这门神功真有……”

    “贤弟,坐好不要动。”

    见廖杰起身要跑,天残一把将他按回盘膝而坐的姿势,关心道:“你功力不够,而这两个小贼又白捡我天残教二十年功力,我取出来给你,也算物归原主。”

    “我看不妥!”

    廖杰瞪大眼睛,抬手抹掉嘴边鲜血:“大哥,你贵为一教之主,天残教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你,这二十年功力还是你拿去用吧。”

    “哈哈哈,贤弟有心了。”

    天残颇为感动,笑着说道:“我在大雪山有奇遇,服下过天地灵物,增加了百年功力,加上我原本三十年功力,一共一百三十年,现在还没消化完,这二十年功力给我只会浪费。”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想什么我一清二楚,都是兄弟,没那必要!”

    天残左右抓起武德辉和厉迟的手掌,贴在廖杰背后,不等他有所动作,运起秘法,将两人体内真气尽数导入廖杰体内,又双叒叕是三个大周天。

    一时间,廖杰想死的心都有了。

    “贤弟,我传你心法秘术,你即刻运转真气,将它们消化为己用,晚了就来不及了。”以防廖杰再次吐血,天残一边传音,一边辅助他运功。

    “……”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廖杰无可奈何,只得闭上眼睛,按照心法运转两股真气。

    突然间,他自动切换至梦中修炼状态,前方,盘膝而坐的身影巍然不动,一板一眼并指成剑,凌空画下九字真言四纵五横。

    廖杰在类似于内视的状态下,以第三视觉看清这一幕,心头缓缓松了口气。

    还好,有问题但不严重,只要这具代表他本人的光影不变,他就还是安全的。

    血海魔罗手抄经而已,大不了以后不练,能耐他何?

    也就是笑不出声,不然他肯定要大笑三声。

    正想着,突然察觉到那里不对,镜头拉远,险些因眼前的一幕死机黑屏。

    在光影遥遥对立的远处,有个一般无二的身影盘膝而坐,通体血红,望之不祥。

    “我……”

    “裂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