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事业和爱情
    在港综成为传说正卷第一百五十九章事业和爱情“嘶嘶嘶————”

    廖杰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是在内视状态,什么都没吸着。

    “天残这坑货,害死人了!”

    廖杰哀叹一声,都说魔道双修,可以获得双倍快乐。

    可他从不这么认为,魔就是魔,道就是道,自古正邪不两立,魔道不两存,否则的话,修士们也不会用‘心魔’来形容修行之路上的迷障。

    或许真有人可以同修魔道两门神通,就像佛道双修一样,可廖杰很有自知之明,那是大佬借物醒身,突破瓶颈的手段,他小胳膊小腿,连根葱都算不上,哪能经受这种刺激。

    越想越头疼,要不是没有手,恨不得立即下场把自己的道身搬走。

    道身就是正经修炼九字真言四纵五横的光影,以前,廖杰将他视作元神心魂,但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个元神,随意取了个名字,以示和对面的魔身有所区别。

    “可惜了,如果用正确方式打开,练出了一个新的元神,吃点亏就认了,或许还有将二者融为一体的可能。可偏偏是错误的打开方式,堂皇大气的一门仙法,硬是练反了一百八十度……”

    正想着,盘坐蒲团上的道身在无形之力的推动下,刹那间转退无限距离,消失在了廖杰视线之内。

    “咦,原来我内视的地盘这么大?”

    廖杰诧异不已,心有所感,视线切换至道身旁边。

    望着不知疲倦,似乎永远都在修炼的道身,他暗道一声敬业,不愧是自己,修炼起来又帅又刻苦。

    想想还不保险,一个念头落下,视线带着道身直冲天空而去。

    黑漆漆的内视空间,唯有的一点光线,全靠道身自带的发光特效,根本就没有方向可言,他认为的天空,是道身头顶方向。

    一瞬,不知多少距离。

    黑雾破开,天空万丈光芒,骤然出现的白色和下方黑暗泾渭分明。

    廖杰看得啧啧称奇,察觉到不远处一个发光点,心念之下将其招来,赫然是的小册子。

    “这本书怎么会在这里?”

    廖杰若有所思,又是几个念头落下,聚宝盆、小还阳丹、成捆成捆的红线,以及没吃完的易筋洗髓丹纷至沓来。

    远远地,一座铜钱组成的小山悬浮半空,周边,jxpx.上百柄金钱剑整齐排列。

    收入系统的物品都在此处。

    “怪事了,净天地神咒和聚宝盆我可以理解,算得上法宝,出现在我内视空间情理之中,可红线、易筋洗髓丹为什么也在这里?”

    廖杰思索片刻,胆子再大一点,没准系统也在此处。

    一念之下,第三视觉的镜头迅速拉远,直到退至‘天地尽头’再也无法移动为止。

    视线内,天地似乎是个球体,至少天空是个半球,下方黑暗呈圆面,好似大陆,若是左右对称,还真是个球。

    而天上的白光,光源来自九个大字——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九个字按照四纵五横,交叉排列在天空,一开始没看到,是因为这几个字太大了,镜头拉远才能看清一二。

    廖杰思前想后,第一次梦到道身修炼念力,正是使用了九字真言,说这片世界是九字真言构筑,并作为基础,倒也符合九字演化无穷妙用的说法。

    他见识低微,姑且先这么认为。

    廖杰寻找系统无果,主动退出内视状态,临走前小心翼翼瞄了眼下方的黑暗。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里面多了一具魔身,突然发现这片黑暗诡谲深邃,越看越充满魔性,仿佛下面的魔身随时都会跳出……

    不能想,真跳出来就完蛋了。

    ……

    “贤弟,‘血海魔罗手抄经’修炼如何,是不是进步神速?”

    一睁眼,面前是天残凑过来的大脸,八字胡一抖一抖的,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廖杰默默起身,退开两步远,上下摸了摸,还好,衣服整整齐齐,没有被咸猪手触碰的迹象。

    “贤弟,你又怎么了?”

    天残不明所以,以为廖杰练功又出了岔子,说道:“你运功试试,要是有什么不对,我也好现场指正。”

    “不好,‘血海魔罗手抄经’太邪门,我刚刚仅是一次运功,便全身血液沸腾,我怕用时间长了,会把自己的血蒸干。”

    廖杰直摇头,太邪性,说什么也不会再练了。

    说是不练,可自己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武德辉和厉迟二十年的真气,全部在他体内转化成了血色念力,这门功夫他已经练成了。

    “竟然有这种事情?”

    天残皱眉在廖杰肩膀和后背摸了几下,嘀咕道:“不对呀,不应该是这样,难道是我推演功法的时候推错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廖杰听到这话,恨不得掐死天残,感情当年血魂门错练,没有悟出无上仙法,反倒悟出了一门魔功,天残出手抢夺的时候,又把血海魔罗手抄经再次搞错,错上加错,到他手里已经不知道歪成什么样了。

    负负得正?

    扯淡,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种概率有多低。

    “贤弟,你耷拉着一张脸作甚,为兄也……不是故意的。”

    天残老脸一红,想想廖杰异状频出,又是吐血,又是功力不足,还真是练功练错了。

    好心办坏事,天残只想补偿一下,左右望了过去,指着躺尸二人组:“贤弟莫慌,这里还有如来神掌,你可以练这个。”

    “我学了魔功,再练如来神掌,有可能吗?”廖杰眼角抽抽,怀疑自己会爆掉。

    “哈哈哈,贤弟太小看我了。”

    天残叉腰大笑,让廖杰把心放回肚子里:“有我在旁边看着,你顶多重伤,想死没那么容易。”

    廖杰:“……”

    不管别人怎么想,他感觉自己被威胁到了。

    不行,这二货太危险,看完如来神掌就走,留下来早晚被折腾死。

    “你们两个,别装死了,一人十年的功力而已,装得跟丢了半条命似的。”

    天残踢了踢两人:“如来神掌的秘籍放哪了,赶紧交出来。”

    其实,秘籍除了字形式的古书,在武德辉脑子里也有一份,以天残虫为要挟,可以让他默写一份出来。

    考虑到武德辉偷偷改几个字,也不会有人知道,风险太大,廖杰直接将这个建议pass了。

    “教主,我们不是丢了半条命,而是丢了大半条命,动下手指全身都疼,能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会儿,今晚再回家取过来?”

    “少废话,我时间宝贵,你们两个就是死,也要给我死在回家的路上。”天残恶狠狠拿起腰鼓,梆梆梆敲了起来。

    “教主饶命,肠子要被咬穿了!”

    “这就回家,这就回家……”

    两人疼得满地打滚。

    廖杰见状,急忙捂住肚子,一巴掌拍在天残肩膀上:“大哥,还有我,你怎么把我给忘了。”

    “不好,误伤了贤弟。”

    天残一脸愧疚,抬脚踹了两人几下,好言安慰道:“贤弟莫慌,天残虫可以吃下去,自然也可以取出来,我这就告诉你方法……你们两个干什么,滚远点。”

    嘭!嘭!

    天残抬脚将武德辉和厉迟.whhryl.踢到一边,小声道:“天残虫喜好干冷,最怕辛辣和水,你回去灌一肚子辣椒水,越辣越好,它自己就爬出来了。”

    “……”

    “对了,量一定要多,最好灌到嗓子眼,这样的话,抬手就能拿出来了。”

    “……”

    好low的虫子!

    廖杰背着天残翻翻白眼,换上一张感激涕零的面孔:“大哥,此事无需再谈,我知道你以前经常被人骗,所以……”

    “啊,贤弟,你怎么知道我经常被人骗?”

    天残大惊失色,他以为七百年过去了,应该没人知道才对。

    “……”

    廖杰挠挠头,就很费解,一目了然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实不相瞒,我猜的。”

    “贤弟猜得真准!”

    “……”

    廖杰不想多说什么,继续之前的话题:“所以,我肚子里若是没有天残虫,大哥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会有猜忌。为了你我兄弟二人的义气,我宁可受点委屈,也不会取出天残虫。”

    “贤弟!”

    “大哥。”

    天残无比动容,抬手抱住廖杰,后者配合他的演出,拥抱时,抬手沾了点唾沫湿润眼角。

    “贤弟,有你今天这番话,我……”

    “可以了,别秀智商,不是,别说什么了。”

    廖杰严肃脸摇头:“天残虫就在我肚子里,我把性命托付给你,心甘情愿,以证明绝无二心。”

    “贤弟,你……”

    天残哽咽失声,喜悦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七百多年了,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兄弟。

    “行了,就这样吧,晚上去取如来神掌也不迟,现在时间还早,我再给你叫几个公主。”

    “现在也行?”

    天残闻言立马就不哭了:“可我听说公主们都上夜班,而且昨晚那八个可能……可能身体不适,要卧床休养几天。”

    卧槽,你属打桩机的吗?

    “小事,钱管够,夜班也能换白班,带病上班也不是问题。”

    廖杰一点也不羡慕,拍拍胸脯表示问题不大:“不过带病上阵,肯定会影响大哥你的雅兴,而且昨天那八个,应该是这家夜总会最漂亮的公主了……嗯,我们换一家,再给你点八个。”

    “这怎么好意思呀!”

    天残搓搓手,拉住廖杰就要跳楼:“远不远,要不我用轻功带你赶路?”

    “不远,拐两条街就到,我们走路过去。”

    廖杰急忙喊停,对两个躺尸的家伙清清嗓子:“阿辉、阿迟,我得了你们二十年功力,这是我欠你们的。我这人不喜欢欠人家东西,今天你们全部消费都算在我王百万身上,怎么样,还能爬起来吗?”

    “百万哥,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是啊,不过时间紧迫,我们赶紧走,别打扰了教主的雅兴。”

    武德辉和厉迟蹭一下站起来,一张脸比一张.xgchotel.脸严肃。

    他们想当大侠,想行侠仗义,除了喜欢出耍帅风头,还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

    事业和爱情。

    简单点,钱和女人。

    跟在廖杰身边,不用花钱就有女人,唱唱歌就有几万块入账,梦想触手可及,有没有武功,已经不重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