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使不得,无功不受禄
    !

    “廖道长谦虚了!”

    </p>

    牛头不信,认定廖文杰出身显赫,和某不知名大神通者有关。

    </p>

    比如得了道统传承,比如被师父扔下凡间历练……

    </p>

    牛头任职至今五百年,类似的事情听说过不少,廖文杰不想说,他就不再多问。

    </p>

    “牛头大神,有道是人鬼两隔,人间本应和阴间分属两个世界,这条通道是怎么回事?”廖文杰指向墙壁上的破洞,希望牛头可以答疑解惑。

    </p>

    “不清楚,我奉命而来,捉拿潜逃的阴魂。一查之下,约一成的阴魂恶鬼被洗去罪孽,此举扰乱阴司执法秩序,我顺藤摸瓜才来到这里。”

    </p>

    牛头说完,接着道:“廖道长,你和里昂贤弟是朋友,我喊你一声廖贤弟,你喊我一声大哥,也不要叫我什么大神了,传出去,给我上司听到就不好了。”

    &jsshcxx.nbsp;  </p>

    “牛头大哥,这怎么好意思呢?”

    </p>

    廖文杰连连摇头,抬手又是四柄金钱剑推了过去。

    </p>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自家兄弟,客气反倒不美。”

    </p>

    牛头不着痕迹接过金钱剑,心头暗笑,廖文杰抬手就是他一个月俸禄,根本不把钱当钱,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野道士,谁信呐!

    </p>

    他敢拿项上牛头打赌,廖文杰背后肯定有人。

    </p>

    牛头很羡慕,比起他这种混日子的阴间小神,廖文杰前途远大,有朝一日位列仙班也未尝不可。

    </p>

    “牛头大哥查案辛苦,就是不知道,有无阴间鬼王顺着这条通道潜伏在了人间。”

    </p>

    “廖贤弟放心,应该是没有的。”

    </p>

    牛头想了想,或许有这个可能,但几率太小了,阴间鬼王想进入人间谈何容易,反正他任职五百年来,一次都没有碰到过。

    </p>

    “有牛头大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p>

    廖文杰点点头,问道:“大哥你刚刚说了,有人扰乱阴司秩序,你才追查至此,敢问,这是个什么罪名?”

    </p>

    “贤弟,我查过那些阴魂,出手的应该是佛门中人,和你无关呀?”

    </p>

    “一个朋友,他怕恶鬼害人,降妖伏魔也是出于好意,并无扰乱阴间秩序的想法。”

    </p>

    “原来也是自己人,那就没问题了。”

    </p>

    牛头表示问题不大,自己人何苦为难自己人,仗义道:“这片辖区由我负责,我找朋友翻翻档案,核实阴魂生前的善恶因果,写上一封文书便可交差。”

    </p>

    “辛苦牛头大哥了。”

    </p>

    廖文杰抬手一摸,又是四把金钱剑递过去:“我那朋友错犯此事,受了不少惊吓,我替他聊表一番心意,还望牛头大哥不要嫌弃礼太轻。”

    </p>

    “使不得,使不得……”

    </p>

    牛头连连摆手,推脱着无功不受禄,奈何身高两米五,空有移山之力,完全不是廖文杰的对手,勉强推脱两次,到第三次实在推不动了。

    </p>

    “对了,牛头大哥,我学艺没多久,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唯恐以后也犯下我朋友的罪过,大哥能否指点一二?”

    </p>

    &.xgchotel.nbsp;你那么有钱,后面还有人,犯事我也不敢拿你呀!

    </p>

    牛头心头嘀咕,沉吟许久,从腰间摸出一枚令牌:“贤弟,这是我私人信物,和官家没有任何关系,下次遇到什么蹊跷事,可凭借此物联系我。”

    </p>

    “啊这……”

    </p>

    廖文杰面露惊色,诚惶诚恐道:“我一肉体凡胎,怎么敢拿牛头大哥的信物,大哥要是不嫌弃,我们还是交换吧。”

    </p>

    四柄金钱剑送上,换来一枚烟色令牌。

    &n.whhryl.bsp;  </p>

    廖文杰放在手心,令牌重如铁石,冷似寒冰,两面各有古朴花纹。正面‘阴司府衙’四字,背面蝇头小字密密麻麻,也不知是何文字,他只能看懂‘人道’、‘李庚丁’几个字。

    </p>

    “李庚丁是我在阴间的名讳,生前无需再提,死后的这个也仅是一个代号,贤弟知道就好,无需在意。”

    </p>

    牛头说完,眼巴巴瞅了瞅廖文杰,见卖惨没啥结果,急忙道:“大事不好,我和两位贤弟聊了半天,那边的阴魂还在等着我,公事繁忙,这次真不能再拖了。”

    </p>

    说着,他转身就要跳回阴间。

    </p>

    嗖!

    </p>

    里昂抬手挡路,推了推墨镜:“大哥,令牌什么的,也给我一个呗。”

    </p>

    “好叫贤弟知道,那令牌我身上只带了一个,要不你们俩分着用,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补上。”

    </p>

    “大哥,上次一别,到现在已经十年了,你说下次……岂不是还要十年?”

    </p>

    里昂连连摇头,十年太久,今天必须留点东西下来。

    </p>

    “贤弟真是,我还能骗你不成!”

    </p>

    牛头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虎头腰带解下:“贤弟先戴两天,等我办完这件案子,再拿信物找你。”

    </p>

    “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大哥不是喜新厌旧的牛,不会有了新兄弟,就忘了我这个老弟兄。”

    </p>

    “必须的呀!”

    </p>

    牛头提着裤子连连点头:“如此,我就先告辞了,这处通道我会马上封死,不劳两位贤弟费心。”

    </p>

    见里昂不再追赶,牛头一头扎进阴间,眨眼的功夫,就在对面把洞堵上了。

    </p>

    廖文杰:“……”

    </p>

    实锤,这只牛被里昂欺负过。

    </p>

    “里昂,这位李……”

    </p>

    廖文杰拿起令牌,瞄了一眼,继续说道:“这位李庚丁什么情况,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p>

    “说过,每次我冲马桶的时候,鬼魂都会由他接收,多年的业务关系了。”

    </p>

    里昂耸耸肩,说道:“你刚刚好处给多了,地府牛头马面多得是,你这样惯着他,下次再找他帮忙,肯定要加倍了。”

    </p>

    “没事,不差钱。”

    </p>

    廖文杰毫不在意,几把金钱剑而已,他还有一座铜钱山呢!

    </p>

    再说了,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有些投资是不能省的。

    </p>

    “说说看,你怎么认识他的,我看他挺怕你。”

    </p>

    “年轻不懂事,下手有点重,总之就是不打不相识……”

    </p>

    里昂讲起了他和牛头相识的前因后果,他自小天赋异禀,无师自通开启了阴阳眼,便以维护世界和平为己任,经常打杀作乱的恶鬼。

    </p>

    名叫李庚丁的牛头,是这片区域的负责人,里昂杀鬼杀得太狠,不像和尚道士玩超度,打乱了平衡秩序,害他被上级一顿臭骂,故而主动现身找里昂讨要说法。

    </p>

    不敌,扑街。

    </p>

    还是那句话,地府的牛头马面数量庞大,大多生前为战场武将,有能打的,自然也有被人一枪挑落下马的。

    </p>

    李庚丁就属于武艺平平的牛头,打不过里昂,只能坐下来好好讲道理。

    </p>

    双方达成协议,里昂抓到恶鬼之后,不可私设刑堂,由李庚丁接手,带到阴间另做审判。

    </p>

    因为是先扑街再讲道理,李庚丁作为谈判的一方,处于被动地位,所以两人表面大哥贤弟喊得亲切,私底下,李庚丁很害怕和里昂照面。

    </p>

    能不见,就绝对不见,电话也不留一个。

    </p>

    “不愧是你!”

    </p>

    廖文杰听完直点头,也就里昂,换成修行中人,有几个敢对牛头马面动手?

    </p>

    不是打不过,而是不能打,再怎么说牛头也是录入案籍的编内人员,活着的时候,或许可以欺负他,死了,落在他手里,那乐子可就大了。

    </p>

    “我当时也不知道,只觉得这只鬼没什么本事,居然敢比我还嚣张,必须教训一下。”里昂推推墨镜,不知者不罪,他很无辜的。

    </p>

    “……”

    </p>

    廖文杰直摇头,没把里昂的话放在心上。

    </p>

    李庚丁菜,是因为他是鬼卒,天赋全点在了抓鬼上,对付人手段有限。

    </p>

    真要以为鬼卒好欺负,可以,像里昂一样不讲理就行了。

    </p>

    “阿杰,那块令牌不适合你,这样好了,我委屈点,拿腰带和你换。”

    </p>

    里昂推了推墨镜:“改天我再做些钩叉之类的兵器,专克鬼物,一并送你两个。”

    </p>

    “算了吧,钩叉之类的兵器,我无福消受,腰带也太粗了,你拿回去当裹脚布吧。”

    </p>

    廖文杰撇撇嘴,朝楼上走去。

    </p>

    静圆畏惧里昂如洪水猛兽,一身装备全扔在了楼上,他得上去处理一下。

    </p>

    “阿杰,没事我就走了。”

    </p>

    “不着急,待会儿吃个夜宵,顺便帮我搬……”

    </p>

    话到一半,背后风势强劲,廖文杰无语转过身,里昂推开一楼走廊窗户,头戴飞行器升天了。

    </p>

    “老天保佑,希望你路上不要脚抽筋,疼着疼着掉下来了。”

    </p>

    廖文杰送上祝福,下个月月初,公司会对外招聘,这件事他没打算告诉里昂。

    </p>

    风水学相关的业务员,有钟发白进行考核,坐办公室的文职人员,他会让程文静负责,里昂嘛……

    </p>

    他自己负责找秘书,多少都行,别给管理层添麻烦即可。

    </p>

    一边在顶层收拾静圆的装备,廖文杰一边看起了系统提示。

    </p>

    “草上飞加水上漂,以后再来一个空中行走,我就集齐海陆空三大优势,跑路的时候再无弱点,真好……个屁!”

    </p>

    廖文杰翻翻白眼,系统这次给的奖励太过敷衍,还不如发点小钱钱意思一下。

    </p>

    正想着,他突然察觉到体内血色念力异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系统界面跳出两行文字。

    </p>

    “这……”

    </p>

    “应该是上一次炼心之路的提示,系统故障,重复了提示……对吧?”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