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杰哥,你不懂爱
    !

    “师父,她生前被鬼王害死,死后又成了游魂野鬼,好可怜的。”

    “你懂什么,她可怜,你就不可怜了?”

    燕赤霞怒气冲冲瞪了眼拾儿:“就是因为她引来了鬼王九尾狐,才导致你被九尾狐盯上,自身都难保了,还有闲心管别人。你这么会做人,怎么不关心一下我呢?”

    “师父身子骨这么好,不用关心也能长命百岁。”拾儿小声bb。

    “少废话,给我站一边去!”

    燕赤霞推开拾儿,持剑指着莫愁:“鬼王为你而来,你不走,你身边两个人都要遭殃,我不管你生前有多可怜,但现在,于情于理,你都得为他们两个考虑一下。”

    “臭道士,不用你好心,我们这就离开。”崔鸿渐拾起画卷,拉着莫愁便要离开。

    没拉动。

    手无缚鸡之力,想拽走一个女鬼几乎不可能。

    “崔公子、小霜,你们两个不能跟在我身边。”

    莫愁连连摇头:“这位仙长说得很清楚,你们两个跟在我身边,只会有性命之忧,我害了你们一次,不能再害第二次了。”

    “小姐,我心甘情愿的。”

    “是啊,我心甘情愿的!”

    “……”

    燕赤霞直摇头,说了人鬼殊途,还要执迷不悟,这两个人没救了。

    廖文杰站在一旁,充当重要角色——纯路人。

    有一说一,燕赤霞是有些不近人情,可话又说回来了,任谁家的儿子无端端被卷入是非之中? 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都不会给肇事者好脸色。

    而且,莫愁的心也太大了。

    被鬼王四处追杀? 不想着苟命? 居然还有心思去撩汉,这不摆明了把崔鸿渐往坑里拉吗!

    还是说? 因为她死的时候是在送嫁路上,所以执念是找一个真心相爱的人? 再披一次嫁衣……

    廖文杰暗暗点头? 别说,还真有一点可能。

    真要是这样,早点说出来就是,大家帮忙想办法。比如崔鸿渐? 肯定很乐意帮她披上嫁衣? 龙凤烛前喝上一杯交杯酒。

    至于洞房花烛夜,那就免了吧,崔鸿渐身子骨太弱,这一折腾,少说要去几年阳寿。

    当然了? 如果莫愁硬要坚持一夜圆满,他廖某人也可以帮忙? 助人为乐是他一贯的宗旨,交杯酒之后? 他咬咬牙把崔鸿渐赶出屋子,受点委屈还是可以的。

    “杰哥? 杰哥……”

    拾儿推了推廖文杰:“你在想什么呢? 笑得好渗人啊!”

    “哦? 我在想那只狐狸精,今天她在燕大侠手里吃了亏,改天肯定会上门寻仇,若是燕大侠刚好出门遛弯,咱俩岂不是很危险。”廖文杰顺势接过话。

    “这么严肃的事,你怎么笑得……”

    “看我脸就知道,死得时候肯定痛并快乐着。”

    “啊,听不懂。”

    想到九尾狐的美貌,拾儿颇有点……一点也不羡慕,小声道:“师父很生气,你有没有办法帮帮他们,最好师父也挑不出毛病。”

    “恐怕不行,燕大侠吃鱼可厉害了。”

    “?”

    “很会挑刺。”

    廖文杰耸耸肩,就个人利益而言,他肯定站燕赤霞这边。

    “不是吧,杰哥,连你也这么冷血?”拾儿撇撇嘴。

    “什么叫冷血,燕大侠还不是为了你好,你有心思管闲事,不如想着每天早上给他沏壶茶,尽一尽孝道。”

    想到拿铜钱换到燕赤霞的指点,廖文杰好心提醒拾儿:“不要以为爱是理所当然的,燕大侠为你付出了很多心血,听话,乖一点,别惹他生气。”

    “这个我知道,不然我十六岁那年就离家出走了。”

    拾儿小声嘀咕,他这边话刚说完,旁边的燕赤霞整张脸就烟了下去,左手背在身后,忽而握拳,忽而成爪。

    想揍人!

    “杰哥,真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拾儿看向场中,莫愁和小霜抱头痛哭,崔鸿渐围着团团转,他望之于心不忍。

    “没有,人鬼殊途,谈情说爱可以,长相厮守真的不行,除非他们当场自杀。”

    廖文杰瞄了瞄两人一鬼,而后看向燕赤霞,试探道:“都死了肯定不行,不过嘛,帮莫愁和鸿渐老弟完成心愿,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胡说八道!”

    燕赤霞冷哼一声,背负长剑,朝自己破破烂烂的屋子走去。

    好矫情的道士。

    廖文杰低头一笑,抬起时换上严肃脸:“你们三个,想哭到外面去哭,我这里有个法子,可以帮你们了却心愿,不说死而无憾,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说完,他朝自己屋中走去,拾儿拽上崔鸿渐,小霜也扶起莫愁跟上。

    ……

    屋中,廖文杰挥手张开两束红线,缠在莫愁和崔鸿渐身上,为他们编织红色婚衣。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不管你们是郎情妾意也好,还是见色起意也罢,既然一个想娶,一个想嫁,今天就在这里把事情办了。”

    廖文杰脚下红线铺开,疯狂蔓延整间屋子,红桌、红椅、红色囍字,红色床板支起帷幕,垂下同心结。

    拾儿取来两根红烛,一壶燕赤霞私藏的美酒,放在红桌上。

    “那什么,男方是个穷书生,没什么亲戚朋友,女方刚死没多久,找亲戚朋友过来也不合适,只能一切从简了。”

    廖文杰很不负责道:“主持婚礼这种事,我不会,不过想来你们也不会在意,反正能洞房就行。”

    “咳咳咳!”

    崔鸿渐身子骨弱,刚刚吹了点凉风,握拳连连咳嗽。

    “你们忙,我们就不打扰了。”

    廖文杰招呼拾儿和小霜离去,留下两个略显局促的犭……痴男怨女。

    “杰哥,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

    屋外,拾儿不是很懂:“我横竖看过去,他俩除了拜天地和洞……除了拜天地,什么结果都没有啊?”

    一时间,拾儿看向廖文杰的眼神都不对了,寻思着他是在帮崔鸿渐完成好事。

    “说实话,虽然他们自称一见钟情,但认识以来,话都没说过几句,我也不懂他们哪来的感情基础。”

    廖文杰皱眉道:“我勉强承认他们爱过,办个婚礼,让他们心头没了执念,也好送莫愁去投胎。”

    “还要拆散?”

    “不,这不是拆散。”

    廖文杰严肃脸看向拾儿:“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若是鸿渐老弟真的爱极了莫愁,二十年后,他完全可以找莫愁的转世再续前缘。”

    “这……天下这么大,怎么找?”

    “笨!”

    廖文杰嫌弃瞪了拾儿一眼:“鸿渐老弟是读书人,他完全可以考取功名,二十年跌打滚爬,混个大官当当不难。”

    “不会吧,我师父说做官可难了。”拾儿拼命摇头。

    “看个人态度,看他为什么当官,鸿渐老弟能为爱情放下一切,自然可以爬到高官厚禄。爬不到,说明他的爱也就一般,纯粹馋人家身子。”

    “杰哥,恕我直言,你这话有点强词夺理。”

    拾儿听得直挠头,半晌后,小心翼翼道:“二十年后,你认真的?”

    “当然是假的,二十年后,莫愁投胎成小姑娘,鸿渐老弟胡子一把,一晚忘情水灌下,她为什么要嫁?”

    “啊这……”

    “再说鸿渐老弟这边,二十年饱经风霜,莫愁对他而言,也只是一段回忆,了不起刻骨铭心,不会像现在这样爱的要死要活了。”

    “我明白了……”

    拾儿重重点头,盯着廖文杰的双眼:“杰哥,你不懂爱!”

    廖文杰:(???)

    “我不懂没关系,反正有人爱我,还非我不嫁。”

    .whhryl. “呃,听着很不负责任……”

    拾儿直挠头,有感而发:“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鸿渐老弟也太惨了。”

    “不惨,比起什么都没得到,一段还有念想且曾经拥有的爱情已经很圆满了。况且,如果他真的因爱而死,那他九泉之下的爹娘才叫惨,生他养他,不是让他殉情的!”

    廖文杰说完,见拾儿若有所思,耸耸肩,补上一句:“当然了,这是站在路人角度的发言,我不是当事人,解不开他们的情丝,只能说老天爷造化弄人,让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彼此。”

    “杰哥,你说话还真是……”

    “我说话就这样,够直白,你要不信,我还能再直白一点。”

    “我不信!”

    “听好了,莫愁活着的时候,是大富人家的掌上明珠,门当户对也是别人家的少奶奶。就鸿渐老弟这文不成武不就的穷书生,想要一亲芳泽,只有等红杏出墙,洞房花烛能有他的事儿?”

    ┏(゜゜;)┛

    拾儿没说话,脑壳突然疼了起来,真要他说点什么,还是那句话——杰哥不懂爱。

    见拾儿陷入沉默,开始重塑三观,廖文杰满意点头。

    就该如此!

    .jxpxxs.  拾儿人品上佳,武力值有燕赤霞调教,挑不出什么毛病,唯有心性这方面,可能是燕赤霞关心过头,导致拾儿太过忧愁善感。

    这很不好,将来会吃亏。

    听着屋里两人低声窃语互诉衷肠,廖文杰摸出牛头人令牌,等时间差不多了,就送莫愁去投胎。

    花烛可以有,洞房真不行,崔鸿渐的身板经不起莫愁折腾。

    “鸿渐老弟,二十年后成与不成,不在乎别人,在于你是否不忘初心!”

    廖文杰拿着令牌,正念叨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这片辖区貌似不归李庚丁管,若是喊出了其他牛头……

    问题不大,钱能驱鬼,财可通神,插队投胎而已,还不是洒洒水的事情。

    “拾弟,你慢慢守着,我去放个水。”想到这,廖文杰拿着令牌朝院子里走去。

    刚到假山处,他便停下转身,看向身后手足无措的小霜:“怎么,你也过来放水?”

    “不,不是的。”

    小霜低头不敢抬起,怯生生道:“小姐说,她心愿已了,以后再没遗憾,所以……让我不能死,留在仙长身边报答恩情。”

    “咦,她居然没让你留.jsshcxx.在鸿渐老弟身边,这还真是……”

    廖文杰摇摇头,拍了拍小霜的脑袋:“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那我现在就给你下一个命令,以后活成自己,天大地大,不用跟着我。”

    “不行,只有这个不能听仙长的。”小霜抬头,目光坚定望向廖文杰。

    “那我把你许配给拾弟!”

    “这个也不能听仙长的。”

    “别叫我仙长。”

    “公子。”

    “不妥!”

    廖文杰摸下头上烟布:“看到没,纯和尚,不要小丫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