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这不是更刺激吗
    !

    整个白天,廖文杰都在跟燕赤霞学习剑意,他基础不牢靠,学得一知半解。

    燕赤霞只管填鸭式教育,廖文杰有问题,他也回答,但看其态度,就是一个收了学费的无德老师,只管教,不管学生能否理解透彻。

    如何活学活用,将其运用于实际,就更不管他的事了。

    临近太阳下山之前,廖文杰赶往三里半外的郭北县,用书箱背了大包小包,满满酒水肉食返回兰若寺。

    刚走进后院,就看到燕赤霞拴着一头狼,按在地上各种摩擦。

    这货真的抓了一头狼!

    “燕大侠,这狼取了名字没?”

    廖文杰兴致冲冲上前,好心道:“取名什么的,我最擅长了,你看它灰不溜秋的,不如就叫它三……”

    “来福!”

    “啊?”

    “名字取好了,它就叫来福。”

    燕赤霞指着地上不服管教的野狼,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得野狼龇牙咧嘴,喉间压抑嘶吼声不断。

    它打不过燕赤霞,但它就是不服!

    “来福这名字太草率了,还是三……”

    “我的狗,我乐意,你觉得草率,你去抓一个就是咯。”

    燕赤霞挥挥手,自打上次廖文杰为金剑取名为‘金剑’,他就断了让廖文杰取名的心思,不用想,廖文杰肯定取名叫三灰。

    还是来福好,听着就吉利。

    “行吧,明天我就去抓一头养着。”

    廖文杰撇撇嘴,明天就把遗失在外的三烟找回来,几年不见,肯定长得又高又壮? 能一口咬死来福。

    将书箱里的酒肉拿出? 两人席地而坐,点着烛灯? 直接在院子里吃zyxta.了起来。

    中途? 廖文杰扔了几块肉给来福,后者低伏狼首? 龇牙咧嘴目露凶光,不吃嗟来之食。

    还是没饿够!

    “先饿它几天? 等吃上草了? 它就知道乖乖听话才有肉吃。”

    燕赤霞随口说道:“今晚那女鬼若是再来找你,给点甜头直接打发算了,这荒山野岭的,她遇到一个活人也不容易。”

    “啥!?”

    廖文杰差点被馒头噎住:“燕大侠? 刚来的时候? 你说让我小心点,别被女鬼巧言令色骗走了好处……那可是女鬼,会害人的!”

    你或许是个人,但你干的真不是人事。

    “把她打发走,告诉她兰若寺有主了? 下次再敢来,别怪燕某剑下无情。”

    燕赤霞冷哼一声? 而后调侃道:“反正你也不缺那点阳气,送给女鬼补补? 她也能少害一些路过的行人。”

    “这话说的,你也不缺那点阳气啊!”

    “哈哈哈? 我倒是想? 但我一把年纪? 不像你细皮嫩肉,人家看不上我。”

    ……

    是夜,廖文杰盘膝坐在屋中,两膝之间搭着金剑,屏气凝神感悟所谓的剑意。

    万丈高楼平地起,他基础薄弱,养剑等于浪费时间,练着练着就开始神游天外,然后倒头躺在床上,开始日常的梦中修炼。

    正要进入梦乡,突然一阵缥缈琴音传来,隐约还有婉转低吟的歌唱,因为夜晚山风太烈,听不出具体方位。

    “你还愣着干什么,人家找你弹琴呢!”

    对面,燕赤霞没好气说了句,让廖文杰速速动身,争取早去早回,别吵到他睡觉。

    “……”

    廖文杰无语耸耸肩,有一说一,小青什么的,已经考验不了他的定力了,今晚就把话挑明了说,让她别送了,回去换一个再来。

    ……

    琴声悠扬,廖文杰顺着山风里的鬼味,一路走到湖泊水榭。

    换成普通书生,能走到这里,全是因为琴声里的勾魂音调,简单来说,就是被鬼迷了。

    远远地,湖心处水台搭了个亭子,灯笼点亮,白纱飘飘之间,一素衣女子抚琴而唱,倾诉愁思。

    曲儿唱得不错!

    廖文杰默默点了个赞,整整身上的书生服,大步踏上湖上木台,朝湖中心走去。

    今晚换人了,来勾搭他的女鬼不是小青。

    好事,这样一来,免得他说伤人的话,下次见面时徒生尴尬。

    至于为何还有下次见面?

    廖文杰自负白衣女鬼送上门也是白给,一连几次换人之后,姥姥为了挽回夜总会的声誉,肯定会让小姐妹们一拥而上。

    那时,不就见到了嘛!

    走到湖心亭边,廖文杰发现今晚的女鬼容貌甚美,比小青更加诱人。

    不是说小青不漂亮,两人各有千秋,但从容貌上看,很难分出一个高下。可眼前这位女鬼外在清纯,实则媚意天成,自带勾魂夺魄的buff,老天爷赏饭吃,小青学不来的。

    这份容貌和气质,廖文杰敢赌五毛,一定是姥姥把头牌小倩派出来了。

    廖文杰打量小倩的时候,小倩也在打量他,暗道书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生了一副好面皮。

    难怪小青一直没给姥姥音讯,感情不是没拿下,而是舍不得良人就此一命呜呼。

    小倩这般想着,停下抚琴,双手按在琴弦上:“书生,深夜造访私人林园,还盯着陌生女子一言不发,你的圣贤书白读了吗?”

    小青连续两晚铩羽而归,有这么优秀的前车之签,小倩决定先探探底,摸清廖文杰的品性,再选择适合的攻略将其拿下。

    刚见面,她的人设暂定有钱人家的小姐,性子偏冷,不爱说话。

    “失礼了,小生崔鸿渐,见小姐一人在湖心抚琴,思绪哀愁婉转,一时沉迷琴音,还望小姐见谅。”

    廖文杰说道:“斗胆冲撞,不知小姐可否告知芳名?”

    “聂小倩。”

    “小倩……好名字。”

    廖文杰暗暗点头,刚刚只是猜测,确认就是小倩本鬼,人的名树的影,再看之下,顿觉更加美艳了。

    “崔公子,如若无事,我便先行告辞了。”

    小倩起身收起七弦琴,简单两句对话,她就确认了书生是个色胚。

    小青那边没得手,真是见鬼了。

    她敢以项上鬼头担保,她前脚刚走,廖文杰肯定会尾随其后,说一些三更半夜,一个女子走夜路不安全之类的话,然后贴心送她回家。

    “小姐慢走,不送了。”

    “……”

    小倩离去的身影一僵,顺势跌坐在地,发出一声带着娇颤的痛呼。

    “咦,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廖文杰探头一看,顿时满脸烟线,只因一条蛇从木台游下,钻进了湖水之中。

    就尼玛离谱,合着你们勾搭男人都有剧本是吧!

    “崔公子,我脚上一疼,可能是……被毒蛇咬了。”

    小倩咬咬牙,回眸望向廖文杰,脸上带着三分羞涩和闪躲:“你能扶我起来,帮我看一下那条蛇跑哪去了,有没有毒吗?”

    “不用看了,有毒。”

    廖文杰扶起聂小倩,让她坐在琴桌上。

    “崔公子,这夜半无人,又是湖中央,距离我家有些路程,真要是毒蛇,我岂不是一命呜呼了?”

    小倩脸色苍白,缓缓撩起自己的裙子,显露一双玉白长腿:“你帮我看看,千万不能是毒蛇咬破了伤口。”

    纯路人,平心而论,说句客观的公道话,同样的剧本,不同的人演绎,完全是两种效果。

    小倩挑逗男人的功夫远在小青之上,她演被蛇咬,缓缓拉开裙子的镜头,媚劲儿十足,看得廖文杰都有点口干舌燥了。

    好妖孽,今天就拿你来修炼定力!

    “好说。”

    廖文杰抬手摸上大长腿,来回横扫三次,严肃脸点头:“就是毒蛇,没救了,等死吧!”

    “……”

    小倩愣在原地,这书生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小姐,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啊!?”

    小倩更愣了,上来就是遗言,你倒是把毒吸出来呀!

    “实不相瞒,前天晚上,有一位小青姑娘,她躲雨借宿兰若寺,当时也被毒蛇咬了,你说巧不巧?”见小倩无话可说,廖文杰接过剧本,从现在开始,按他说的继续演。

    硬拼临时演技,看谁先穿帮。

    “小青……”

    小倩抬手捂嘴,盖住脸上慌意,万万没想到这份攻略前天才被小青用过。

    不应该呀,明明小青以前都直接放火烧屋子,本色出演扮风骚怪的。

    “你不用解释,我大概都猜到了,你就是小青口中的小姐,对不对?”

    “啊,啊……是啊,被公子你看出来了。”

    小倩点头接过话:“原来公子你前两天遇到了小青,真是太有缘了,既然你帮小青吸了蛇毒,那也帮我吸一吸吧!”

    廖文杰望着面前的长腿,摸了两把,直接拒绝:“小倩姑娘你误会了,我那晚没有帮小青姑娘吸蛇毒,男女授受不亲,我不愿乘人之危。吉人自有天相,咬她的那条蛇不是毒蛇,所以她才没死,我相信你也一样。”

    小倩:“……”

    要不是你一直摸我腿,这话我就信了。

    “公子,你话中有误,男女授受不亲,嫂溺援之以手,这才是原句,读书不能只读一半。”

    小倩回过神,按住廖文杰的手,轻柔压在自己腿上:“眼下人命关天,你无需在意太多,我一个女子都不怕,你又害怕什么呢?”

    “这不太好……吧!”

    廖文杰反手抓住小倩的手,皱眉道:“虽说是权宜之计,可我听小青说了,你早已嫁做人妇。.whhryl.我若是帮你吸了蛇毒,你那头顶流脓、脚底生疮、肥头大耳、奇丑无比的烂赌加嗜酒的色鬼丈夫知道了,我很难跟他解释清楚,连累你就更不好了。”

    小倩:“……”

    该死的小青,都编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见廖文杰攥着自己的手不松,小倩淡淡一笑,这色胚,演给谁看呢?

    “公子,我的确嫁做了人妇,可是……”

    &nbsjxpxxs.p; 小倩缓缓靠向廖文杰,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在耳边吹了口香风:“可是我婚后生活并不圆满,而且,你再想想,这不是更刺激吗?”

    ——————

    月初了,献祭一本新书:神话版李白

    作者:李白你别浪

    新书就日万,活该被我献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好色小姨〕〔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万界圆梦师〕〔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