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一百九十九章 咱们聊点清心寡欲的
    !

    “小倩姑娘……不对,小倩夫人,你嫁做人妇,怎么就更刺激了?”

    廖文杰挤挤眼睛,秉承读书人不懂就问的好习惯:“若是不麻烦,还请你细说其中奥妙,我读书少,听得云里雾里,不是很明白。”

    “崔公子,情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小倩趴在廖文杰耳边,继续吹着香气,同时反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口上:“你听听,奴家的心思,因为你七上八下,欲罢不能变作一团乱麻,怕是今夜难以安眠。”

    “真的假的,我不信。”

    廖文杰抽出一不小心滑进衣衫里的手,说听就听,务真求实,探头靠过去听了起来。

    “那你可要仔细听清楚了……”

    抱着廖文杰的脑袋,小倩心乱目眩的眼眸闪过一丝冷意,书生不是什么好书生,打蛇上棍的架势,以前肯定没少祸害良家女子,献给姥姥也算为民除害了。

    半晌后,廖文杰抬起头,严肃脸摇zyxta.头:“小倩夫人,我听出来了,你手脚冰凉、心虚血弱,之前琴声抑郁焦虑,也是心空神散的证明。如果我没猜错,你身子骨这么虚,一定是平时纵欲过度所致……”

    他抓住小倩的手,语重心长道:“佳人何必自贱,纵然你婚后生活并不圆满,也不是一点出路没有。人生路还很长,休了你那不靠谱的丈夫,另寻良人作伴岂不美哉!”

    “???”

    小倩闻之愕然,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要不? 书生其实是个好……

    “你坐好,我再听听? 看还能听点什么出来。”

    好个屁? 这就是个色胚,还是惦记钱财? 想要人才两收的混账东西。

    小倩翻翻白眼,越发坚定拿下廖文杰的心思? 口中哀怨道:“崔公子? 你误会了,我手脚冰凉,是因为这两天染了风寒,才没有什么纵……你这人真是? 怎么能对女人家说出这种话?”

    “行吧? 你xion……凶巴巴的,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什么时候凶巴巴的了?”

    听了一会儿心跳,廖文杰抬起头,依旧是坐怀不乱的严肃脸,小倩心头鄙视? 神情哀怨,欲言又止道:“崔公子? 今夜虽初见,但我见你满腔正气? 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儿,所以……若是我和夫家一刀两断? 身无长物只剩万贯家财? 你愿意照拂我这浮萍.jsshcxx.之根吗?”

    “自然是愿意的。”

    廖文杰脱口而出? 而后连连摇头:“不可,小倩夫人,这等话现在说不合适,等你真的和夫家斩断姻缘,咱们再谈不迟。”

    “那今夜……”

    小倩猫儿般靠在廖文杰肩上,脸上闪过娇羞,抬手在他胸前画着圈圈:“良辰美景有情人,公子就不想再做点什么吗?”

    “小倩夫人,自重!”

    廖文杰摇摇头,迎面看到小倩一脸鄙视,讪讪一笑抽出手:“美色当前难以自持,是我不对,这样好了,咱们聊点清心寡欲的,我读过几本有趣的书,你想听吗?”

    “好呀。”

    “那好,不动明王降魔咒和净天地神咒,你想听哪一个?”

    “……”

    哪一个都不想听!

    小倩脸上闪过一抹慌乱,佛道两门经文,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听得她原形毕露。

    “崔公子,这也太清心寡欲了,你给我吟两手诗吧!”

    “也行。”

    ……

    另一边,在廖文杰抵达湖心水榭之后,小青一脸郁色来到兰若寺,看着右手边空空如也的房子,越想越不服气。

    还是那句话,凭什么书生都是小倩的,轮到她只剩大胡子?

    梆梆梆!

    屋中,燕赤霞听到敲门声,诧异睁开眼睛,屋外的女鬼是不是敲错门了?

    还有,如果这只女鬼在兰若寺,那弹琴把廖文杰勾走的又是谁?

    “壮士,壮士在屋里吗?”

    “我来找隔壁书生,他空内空空,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壮士……”

    燕赤霞撇撇嘴,大概明白了什么,他懒得多做理会,小青却不知死活直接推开了房门。

    “哎呀!”

    房门突然开启,小青佯装不知,娇声跌倒,衣衫不整蔚为可观。

    她撑手在地,朝屋中盘膝而坐的燕赤霞看去,暗道果真是个大胡子,又老又丑,连书生的一根脚趾头都不如。

    “壮士,我似乎扭到脚了,你能过来扶我一把吗?”

    “哼,魑魅魍魉不知死活,敢在道爷面前卖弄风骚,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手中的剑,锋利否?”

    耳边轰鸣雷震,字字如同惊雷震撼心神,小青脸色苍白伏地,惊恐交加再看燕赤霞。

    依旧是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样子,似乎刚刚说话的另有其人。

    显然不是,剑匣开启,一缕细弱尘埃的剑气氤氲缭绕,如同缥缈雾气一般朦胧,看在小青眼中,却是绝世杀机,只需一个出鞘,便会让她魂飞魄散。

    “滚!”

    耳边雷霆炸响,小青身躯倒飞而出,砰一声摔倒在院子中,她惊慌失措下,来不及多想,摇响了脚腕上的银铃。

    花楼里每一个女鬼,脚上都有一个小铃铛,和寻常女子佩戴驱邪避凶的寓意不同,她们戴上铃铛是为了召唤树妖姥姥。

    每当拿下一个过往行人,做些翻云覆雨的快活事,就摇响铃铛,姥姥听到了,便会舔着舌头过来吃口热乎的。

    当然,摇响铃铛还有一个意思,求救。

    唰唰唰!

    铃铛摇响,屋中盘膝而坐的燕赤霞被浓郁妖气惊醒,猛然睁眼闪过两道金光。

    一瞬之间,他想明关键之处,女鬼被妖物圈养,勾搭山中过往行人,廖文杰在屋内发现的几具干尸,不是死于女鬼之手,而是被妖怪吸干了。

    “来的好!”

    燕赤霞大喝一声,挥手扬起剑气,呼啸撕裂门扉,朝小青扑杀过去。

    一开始,他以为女鬼所求不过阳气,也就懒得下手处理。现在,得知这些女鬼是杀人帮凶,不管她们是主动还是被迫,他都不会再手下留情。

    “姥姥救我!”

    就在这时,一条巨大肉藤翻出地面,在剑气射穿小青之前,险之又险将其护在身后。

    肉藤表面凹凸不平,红中透烟,分泌墨绿色粘稠汁液,被剑气贯穿,顿时飞溅大片令人作呕的腥臭液体。

    小青从惊恐中缓过来,不敢原地久留,身躯化作无形,消失在院中。

    “在我面前现过形,还想玩哪里走!”

    燕赤霞双目微眯,无惧面前卷来的巨大肉藤,摸出随身携带的七根锁魂针,化作七道金光,簌簌洞穿空气,排成七星阵型,钉在了肉藤上。

    砰!砰!砰———

    七声炸响同时响起,威力堪比开山裂石,肉藤被炸得汁液横飞,大半截断裂落地,变成枯萎树根。

    “啊啊啊!!”

    一声惨叫响起,肉藤潜入地面,紧接着,兰若寺地面颤动,好似地下有什么庞然大物在移动。

    “好厉害的一只妖物,居然能避开我的眼睛,我倒要看看你能往哪跑。”

    燕赤霞背起剑匣和长弓,身躯一跃而起,立身站在兰若寺屋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最后朝着东方奔袭而去。

    树林中,他鼻子抖了抖,停下追赶脚步,猛地抬手一拍剑匣。

    龙吟虎啸之声大振,空气嗡鸣不止,神剑出鞘,于烟夜之中大放金光。

    “剑化万千,风火神兵如律令!”

    剑光冲天而起,随着燕赤霞翻手下压,高空划过圆弧,轰隆隆冲击地面,尽数没入其中。

    山林震颤,燕赤霞微眯双目,拉弓搭箭寻找树妖姥姥的本体。

    “臭道士,兰若寺方圆几百里都是我的地盘,你进我山门,不拜帖以示敬意就算了,还要杀我座下婢女,真当自己法力高强,便可为所欲为吗?”

    男女混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每一棵树,每一支草都跟着声音摇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此地山神在说话。

    “啊呸,你算什么东西,敢要我给你拜帖,你配吗!折寿折死你!”

    燕赤霞四下观察,找不到树妖姥姥的本体,放下弓箭便是一阵大骂:“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兰若寺就是我燕赤霞的地盘。你要是不服,现身一见,我们比划两下,看看谁的拳头更大。”

    “欺人太甚!”

    “笑死,你算是什么东西,你是人吗?”

    燕赤霞一剑在手,嚣张跋扈:“给我听好了,我一时找不到你的本体,但你有本事就做一辈子缩头乌龟,看看谁能熬过谁!”

    那你肯定熬不过我,兰若寺三代住持都没熬过我!

    姥姥心头恨意十足,知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想和燕赤霞做无谓之争,语气一转:“臭道士,你给我听好了,我昔年也是借着兰若寺佛法成精化形,从不滥杀无辜……”

    “少来这套,兰若寺后院屋子里的干尸怎么回事,不是你吸干的,难道是晒太阳晒死的?”

    “他们都是该死之人,我虽杀生,却从不滥杀。过往行人之中,为我所杀者,大都是凶残成性的江湖中人……”

    姥姥义正言辞道:“不敢自称替天行道,但也问心无愧,说句不客气的话,我杀他们实则是在做善事!”

    “啊呸,就你还以杀止jxpxxs.杀,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