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204章 色是刮骨钢刀
    .630shu. ,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最新章节!

    “崔兄,乡试在即,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吃饱喝足后,宁采臣借烛火复习功课,见廖文杰闭着眼睛拿剑比划,忍不住提醒一声。

    读书人应该以功名为重,舞枪弄棒强身健体没问题,切不可玩物丧志,尤其是当下,有时间练剑,不如多看看四书五经。

    “宁老弟,八股文光看是没用的,得多做题,几本题海下来,再研究一下考官的爱好,过乡试就跟过木桩一样,眼下不练也罢。”廖文杰随口回了一句,三年高考,五年模拟,黄冈不会骗人的。

    宁采臣一脸懵逼,老实读书人,不懂考试的技巧,正想再问些什么,突然院子对面一声怒喝,燕赤霞带齐装备冲出了兰若寺。

    “臭小子,快随我走一趟!”

    练剑中的廖文杰心头一突,想到某种可能,当即脸色一黑,在宁采臣的惊呼声中,收剑入鞘从二楼跳了下去。

    这么高,把腿摔坏了怎么办?

    宁采臣急忙跑到窗户边上,黑漆漆什么都看不见,下一秒,被一只大手抓住肩膀,从二楼拽了下去。

    “啊啊啊!!”

    宁采臣站在地上,面露惊恐,双手紧握廖文杰的肩膀,尖叫声迟来了好几秒。

    “小声点,山里不太平,别把妖魔鬼怪招来了!”

    廖文杰抬手将宁采臣抗在肩上,运起草上飞的轻功,大步追赶燕赤霞而去。

    明明是草上飞,带着的却不是昏迷的妹子,差评!

    “崔兄,怎么你武功这么……不对,你要带我去哪?”

    被廖文杰抗在肩上,宁采臣只觉天旋地转,耳边呼呼灌风,紧紧抓住手边衣服,唯恐突然被摔了出去。

    “带你去看看妖魔鬼怪,看完你就知道山里有多危险了。”

    廖文杰回了一句,如料不差,夏侯剑客那边还是出事了,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是已经被姥姥吸成了干尸,还是发挥出顶级剑客的强悍实力,和姥姥战了个平分秋色……

    如果是后者,带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宁采臣,等同加了个累赘猪队友。

    可放在寺中更危险,万一姥姥解决了夏侯,一个回马枪杀回兰若寺,宁采臣基本白给。

    想了想,廖文杰还是决定将他带上,今晚护他平安,明天一早就将其送下山。

    ……

    水潭边的战场。

    空气中,胭脂水粉的香味极其浓郁,盖住了鬼味和妖气。遍地衣衫凌乱,几排小树折断,草丛伏倒贴地,似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来回碾压过……说是战场倒也没错。

    燕赤霞站在水潭旁边,望着山岩下枯木一般的夏侯,连连摇头不忍去看。

    “夏侯兄,色是刮骨钢刀,你野望成为天下第一剑,却轻易败在几个女鬼的肚皮上,何等悲凉可笑!”

    燕赤霞叹了口气,以夏侯的本领,别说几个女鬼,就是几十上百个,非他本人愿意,也休想近身十米之内。

    而他贴身佩剑未曾出鞘,整个人就成了枯骨荒木,战斗的过程可想而知。

    “挺惨烈的……”

    廖文杰放下宁采臣,望着夏侯的尸骨唏嘘不已,他出言提醒过,还特意把姥姥手下最美艳的两个女鬼扣留下来,结果夏侯依旧沉迷女鬼美色,最终死于姥姥口舌之下。

    唯一的区别,大概是这次打了十几个,而不是单挑完小倩就直接腿软,勉强保住了自己绝顶剑客的尊严。

    “崔兄,这人是谁,怎么会死在这里?”

    宁采臣看到干尸,吓得脸色一白,闪身躲在廖文杰背后。

    “老弟,之前你还见过,那个挥剑大杀四方的夏侯剑客。”

    “不会吧,他怎么……怎么……”

    “遇到妖怪了呗!”

    廖文杰重重看了宁采臣一眼:“不想和他一样,明天一早就下山,明白?”

    宁采臣哆哆嗦嗦点头,只想问一句,能不能现在就下山。

    “你们两个,给我看清楚了,夏侯这般强大的剑道高手,都因美色所误,招至暴尸山野的凄惨下场。”

    燕赤霞望着宁采臣,警告道:“切记引以为戒,不要心存侥幸,否则今日的夏侯,就是明日的你。”

    对廖文杰,燕赤霞一点也不担心,两个女鬼围着他转了好几个晚上,手段尽出反被各般羞辱,眼下隐有从良的趋势。

    倒是这个新来的小书生,面犯桃花,怎么看都是女鬼的下一个目标。

    “这……这位大侠,我明天一早就下山,妖怪……有妖怪也抓不到我。”

    “你知道就好!”

    燕赤霞警告完毕,抬手揽起夏侯的尸骨,相识一场,不忍他暴尸山野,准备找个地方葬了。

    就在这时,夏侯的尸骨突然暴起,枯爪抓向燕赤霞的脖颈,干树皮一般嘴巴张开,喷吐灰色瘴气。

    “夏侯,你都这幅鬼样子了,怎么还想和我打,执念深重吗?”

    燕赤霞一巴掌拍开干尸,痛心疾首道:“你若真是一心向剑,为何不坚定自己的剑道,为何不直接挥剑斩了那些女鬼?”

    宁采臣躲在廖文杰身后,闭着眼睛不敢看,廖文杰则叹了口气,挑明真相道:“他想要天下第一剑的威名,又想要如花美眷在旁,想要的太多……袭击你,估计是妒忌吧,妒忌你还活着,而他却死了。”

    “我知道,只是可惜了一代剑客……”

    燕赤霞悲哀闭上眼睛,摸出七星锁魂针,朝迎面扑来的干尸投掷而出。

    金光破空,夏侯的干尸直挺挺到底,身上燃起气道火苗,双手胡乱挥舞,不过片刻便化作一抔灰土。

    “也不只是可悲还是可笑……”

    廖文杰摇摇头,上前两步,捡起夏侯的佩剑。

    锵!!

    长剑漆黑如墨,隔空都能感受到彻骨寒意,再加上连续七年挑战燕赤霞,和其手中上古神兵对抗不落下风,可想而知,这把剑绝非凡物。

    “燕大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呃……”

    廖文杰眨眨眼,疑惑道:“你一眼就认出了胜邪剑,却认不出这把,难道胜邪剑的品质还在这把之上?”

    “胜邪剑名气大,因为锻造者当世第一,有铸剑鼻祖之称,这把嘛……”

    燕赤霞点评道:“锋利是足够了,抛出去也能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但要说比肩胜邪剑,还差了那么点意思。”

    “差了什么意思?”

    “名气!”

    这算什么意思?

    廖文杰茫然眨眨眼,嘀咕道:“既然此剑无名,那就由我为它重新取一个新名,就叫黑……”

    “he~~tui!”

    燕赤霞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无视廖文杰望过来的眼神,将七根锁魂针回收:“行了,都散了吧,赶紧回去睡觉,明天该干啥干啥。”

    “宁老弟,我这把剑取名为黑……”

    “天这么黑,是不是已经到晚上了?”

    “……”

    廖文杰:(?_?)

    “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长花!”燕赤霞没好气哼了一声,转身返回兰若寺。

    “我将‘黑剑’别在背上,快步追上前面的道士!”

    廖文杰自行补上一段旁白,借机念出剑名,扛起宁采臣追在燕赤霞身边:“燕大侠,夏侯剑客死这么惨,你不打算找妖怪的晦气,顺便帮他报个仇?”

    “夏侯他……彻头彻尾的一个恶人,我出来救他,仅是因为相识七年,不忍一代剑客就此陨落。他有此遭遇,只怪他自己剑道不诚,若是一心向剑……算了,死者为大,多说无益。”

    燕赤霞从未想过为夏侯报仇,掉头看向廖文杰,补上一句:“你和小书生也一样,被女鬼迷到神魂颠倒,色令智昏自己求死,别指望我会搭救你们,不值得!”

    “我出了名的不好女色,宁老弟明天早上就下山……”

    廖文杰想想,提醒道:“老弟你今晚委屈点,在我屋里打个地铺,半夜也别出去放水,会被女鬼抓走,就站窗口对外面滋,明白了吗?”

    “嗯嗯!”

    见识过夏侯的下场,宁采臣连连点头,今晚打死他都不会出门一步。

    ……

    花楼。

    一众女鬼无精打采瘫倒在地,虽有鬼多势众,却敌不过夏侯天生神力,好在她们也不是第一天闯荡江湖,经验丰富降服了夏侯一肢独秀。

    就是打完这一仗,身子骨轻飘飘的,要缓上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屋外黑风扫过,姥姥将两个红色人蛹扔在地上,锐利指甲划破红线,放出了无法动弹的小倩和小青。

    两人脸色惨白,跪地俯首认错,解释道:“姥姥,我们听到你的传唤,立即离开兰若寺,不曾想……”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臭老道以为把你们关起来,我座下就没了可用的婢女,看不起谁呢!”

    姥姥冷笑三声,而后抿了抿嘴唇,回味无穷道:“人间顶级的武道高手,当真美味至极,吸他一个顶上百人不止。”

    姥姥越想越馋,要不是受本体限制,她都想去人间走一趟,混个朝廷命官当当了。

    “对了,我前去兰若寺途中,看到了臭道士和那个书生……你们被骗了,书生有武艺在身,我怀疑他是臭老道的徒弟。”

    姥姥皱眉片刻,接着说道:“所以,你们这么多天都没能拿下他,全是因为臭老道的算计。他假意和我赌斗,实际上一开始就布局算计我,着实可恨!”

    “姥姥,那我们还要去兰若寺吗?”小青谨慎问道。

    “去,勾不到臭老道的徒弟不要紧,兰若寺新来了一个书生,细皮嫩肉的,你们去陪他玩玩,我要让臭老道颜面扫地。”

    姥姥目光发寒,狞笑道:“当然了,若是你们能让两人因色成仇,自相残杀,行那祸起萧墙之事,姥姥我面上有光,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能放我去重新做人吗?x2

    小倩和小青垂首低头,在姥姥身边做鬼,被当做下贱之物交易来交易去,在廖文杰身边做鬼,有种身为人的尊严。

    她们嘴上不敢说,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了些想法。

    ——————

    推本幼苗:领主好凶猛

    作者:见血封猴

    异界流、领主流、商城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