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207章 屁大点本事没有,屁话倒是不少
    .630shu. ,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最新章节!

    “嘿咻!~”

    “嘿咻!~”

    “嘿咻!~”

    山野间,宁采臣头顶烈焰,双手抡起锄头刨地,不过片刻功夫,就腰酸背痛,拄着锄头原地喘气。

    “老弟,不是我说你,就你这身板,还想做亡灵骑士?”

    廖文杰盘膝坐在树荫下,连连摇头,宁采臣腰一般,连缚鸡书生崔鸿渐都不如,遇到小倩这样的猛鬼,基本两个来回便小命难保。

    “崔…崔兄,不要坐在那说风凉话,你……倒是来帮我一把呀!”宁采臣口干舌燥,打开随身携带的竹筒,惯了一口清泉解渴。

    “想救小倩和小青的人是你,理应你出力最多,不然你怎么博佳人一笑?”

    “崔兄,你……言过了,我帮她们,是因为她们都是可怜人,没……没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宁采臣歇了一会儿,还是没能缓过来。

    “我不信,你肯定是觉得小倩长得漂亮,所以借机大献殷情。”

    廖文杰直摇头,昨晚,宁采臣得知小倩的悲惨遭遇,同情心泛滥,找他商量挖坟抛出骨灰坛的事。

    宁采臣的想法和他的计划不谋而合,遂有了今天大太阳底下刨坟的一幕。

    坟头所在地,情报来源是小倩和小青,花楼里的女鬼基本都知道自己的骨灰坛埋在哪,她们本领不济,没法在姥姥眼皮子底下带走骨灰坛,只能借助外人之手。

    顺便说一句,燕赤霞就站在旁边的巨树下,这是一棵相当有年头的古树。

    大树下阴影斑驳,妖气浓郁成雾,十人合抱不止,枝条垂落在地,变成新的根茎,隐有一树成林的趋势。

    这棵古树就是姥姥的本体,燕赤霞来这的理由……据他自称,是为了串门,看看树妖邻居究竟长啥模样。

    这话听听就行,考虑到他一把年纪又死要面子,廖文杰就不拆穿了。

    “崔兄,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我帮她是目的,并非另有目的,你快别说了。”

    “真的假的,昨晚小倩哭得稀里哗啦,你就没有趁机摸摸人家小手?”

    “怎么可能,我是读书人,不是登徒子,怎么会……”

    宁采臣脸色通红,气呼呼道:“崔兄,这话休要再提,不然咱俩割袍断义,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啧啧,老弟人品真好,在下佩服!”

    老弟,你就是太腼腆,送上门的白嫖,就算不嫖,摸摸小手也是好的,一动不动干劈情操,那得多累啊!

    廖文杰正想着,就听到宁采臣小声bb:“而且,小倩姑娘每晚都到崔兄你房里弹琴,她对你应该是有些心思的,我当你是兄弟,又怎么会……是吧,做人不能那般。”

    “啊这……”

    廖文杰汗颜,人品上的巨大悬殊,让他深感自愧不如,洗白道:“老弟,你又误会了,我和小倩很简单的,就是没嫖和头牌的关系。她对我百般勾引,我杰身自好,誓死不从,几次过后,她甚为感动,就有了每晚弹琴不收钱。”

    “……”

    宁采臣嘴角抽抽,好好的一个故事,从廖文杰嘴里说出来,当真是粗鄙低俗。

    想在他明白了,为何廖文杰对功名兴趣缺缺,因为这人看似斯文,实则是个粗人!

    还有,虽然他也知道,小倩之前做的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但情非所愿,本质上是个善良的好女鬼,远没有廖文杰口中那么不堪。

    简而言之一句话,读书人的通病,对青楼女子莫名好感,但凡头牌身世有点小悲催,就能戳中他们的嗨点,且总是乐此不疲。

    “嘿咻!~”

    “嘿咻!~”

    “……”

    遍地狼藉,大坑小坑一个接着一个。

    休息一个时辰,抡锄头小半个时辰,宁采臣实在扛不住了,脚软腿软躺在地上挺尸,除了喘气,再无多余的动作。

    “宁老弟,就你这身板,为兄送你一句家庭和睦的警世之言,婚后院墙砌高点,且别留后门。”

    廖文杰摇头上前,五指贴在地面,大片红线从袖口钻出,一股脑扎进泥土之中。

    片刻后,他眉头紧皱,脚下土层翻滚,冒出四五十个黑色骨灰坛。

    “怎么,怎么这么多,到底……哪一个才是小倩和小青的骨灰坛?”宁采臣躺在地上,歪头惊讶道。

    “无所谓,救人不分多寡,一个是救,一百个也是救。”廖文杰挥挥手,红线成束,将一个个骨灰坛捆好。

    做完这些,他大步朝燕赤霞走去:“燕大侠,骨灰坛我都挖出来了,妖树情况如何?”

    “你自己看。”

    燕赤霞言简意赅,锵一声长剑出鞘,朝树干上猛地刺下。

    汩汩红色血水冒出,树叶沙沙作响,无风自动,啾啾之声好似半夜鬼拍门。

    “木怕火,不如一把火将这棵妖树烧了。”宁采臣拄着锄头上前。

    那你可真是太聪明了!x2

    “怎么了,我说得哪里不对了?”

    见两人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宁采臣讪讪摸了下鼻子。

    “没,就是觉得老弟你天资聪颖,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

    廖文杰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递在宁采臣手中,拍拍他的肩膀:“你出的主意,你来点火。”

    “我来就我来!”

    宁采臣不服,将枯叶扫到树下,堆满干柴,而后吹了吹火折子。

    哗啦啦————

    倾盆大雨当头落下,宁采臣惨被淋成落汤鸡,火折子打湿,愕然转头望向天边。

    日照当空,唯有这棵古树方圆百米被阴云笼罩,局部降雨,要多邪门就有多邪门。

    “崔兄、燕大侠,有妖……”

    一转身,他惊慌失措的表情定格不动,视线中,廖文杰和燕赤霞人手一把黑伞,一滴雨水都没淋到。

    淦!

    宁采臣气哼哼拄着锄头离开,两个无耻之徒,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树妖成精多年,真要是一把火能烧死,几百年前就没了。”

    雨停之后,廖文杰收起雨伞,望着缓缓散去的阴云:“不过,树妖能护住自己一时,却护不了一世,我不信她真的法力滔天,可以强改天时命数。”

    “哦,你有什么好主意?”燕赤霞来了兴趣。

    “放火!”

    廖文杰咬牙道:“放大火,我们不烧树,一把火将整座山都烧了,看她从哪借及时雨。”

    宁采臣:“……”

    老天爷开眼,他只烧一棵树,真是太老实了。

    燕赤霞:“……”

    就知道廖文杰办事不靠谱,才特意跟过来,果然,满嘴馊主意没让他白来。

    “胡说八道,一把火烧了林子,得造多大孽!”

    燕赤霞直摇头:“若是火势太大,没法及时救下,蔓延到郭北县,又是一片生灵涂炭……你记住,以后别动不动就放火,你不靠这座山吃饭,有的是人要靠这座山养家糊口!”

    这我当然知道!

    廖文杰眉头一挑,他抛完砖,是时候该燕赤霞丢玉了,当即问道:“燕大侠降妖伏魔多年,有何高见?”

    “千年的树妖只长这点个头,未免太可笑了,我认为这朵树冠就是一个摆设,纠缠错杂的根系才是树妖要害核心所在。”

    燕赤霞说道:“如不将这棵大树连根拔起,就算一把火烧了整座山,秋去春来,明年又是一棵树冠完好如初。”

    “燕大侠的意思是……”

    廖文杰并掌成刀,猛地向下一挥:“炸山?”

    燕赤霞:(?灬?)

    屁大点本事没有,屁话倒是不少,他真想拿剑撬开廖文杰的脑壳,看看里面是否被心魔筑空了!

    见燕赤霞眼神满是不耐烦,廖文杰识相走到一旁,静看他后续如何操作。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燕赤霞咬破指尖,挥手在掌心画下太极符,一道掌心雷从天而降,轰隆隆劈在树冠正中心。

    紧接着,他不断借来法力,以雷法撼动古树,待枝枝叉叉清理地差不多了,才不急不慢将大剑投掷半空。

    “剑化万千,风火神兵如律令!”

    随着燕赤霞口中一声大喝,凛冽剑光陡然成势,雷霆万钧一瞬划破长空,化作无数流光,疯狂轰击在树干中央。

    爆炸声不断响起,剑阵切金断玉,飞快剜去大块木材,连带着迸溅猩红血水如潮。

    一直不曾动弹的古树有了反应,皮层凝聚出一张皱巴巴的老脸,尖鸣厉啸,震得燕赤霞头晕眼花。

    “妖孽,就知道你会忍不住出来!”

    燕赤霞咬破舌尖,并指成剑朝天一指:“剑归须臾,轩辕神剑,驱妖伏魔!!”

    霎时,万千剑光汇拢而来,凌空排列成一柄巨剑,以横扫千钧之势,携带金光热浪,将干枯树皮老脸斩成两半。

    大叔无冠,仅剩半截光秃秃的树桩,疯狂朝天空喷溅血水。

    “臭道士,我要你血债血偿!”姥姥满是怨气怒火的声音回荡山林之间。

    “啊呸,光说不做,有本事你出来,我们比划比划,没本事就好好做你的缩头乌龟。”

    燕赤霞冷笑三声,天空剑光骤然散开,随着他大手一挥,金光剑雨呼啸而下,将仅剩的半截树桩绞成碎片,只在原地剩下一个冒血的大窟窿。

    还没结束……

    “无名无相,日月齐光,风火神兵如律令!”

    一道道金光俯冲而下,钻入血窟窿之中,大地轰鸣,沉闷爆炸连续不断,凄厉的惨叫和怒吼更是一刻未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