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214章 大魔黑律,证吾神通
    .630shu. ,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最新章节!

    血,无边血色。

    廖文杰身坠其中,只觉血海无穷无尽,永生永世也无法抵达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血红世界陡然一暗,天地分明,上红下黑。

    他悬浮在黑暗之中,抬手触碰,摸不到咫尺天涯的红色,欲要下降,又找不到借力之物。

    就在这时,前方红色血海突兀荡开水镜波纹,一个通体漆黑的影子缓缓成型。

    “玄道之始,一阴一阳,万物之基,五炁……”

    “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

    黑影静而不动,廖文杰心头敲响字字雷音,他眼中红光散去,一点点化作黑色,跟着同步念了起来。

    “天劫地难,神叹鬼怨……”

    “……”

    画面一转,廖文杰眼中黑光散去,口中心法不停,诡异发现自己和黑影调换了位置。原先他在黑暗,黑影在血海,现在成了他在血海,黑影立身黑暗。

    黑影双目赤红,无限血光蕴藏其中,稍加直视,便可窥得其中孕育一片血海。再看看,血海深处是无边黑暗,泾渭分明之间,两个身影遥遥对视。

    “大魔黑律,证吾神通,执符太虚,幽冥仙都。”

    “……”

    血海沉寂,黑暗无踪,廖文杰心神恍惚,陷入死寂沉睡。

    ……

    两名骑兵持枪上前,谨慎小心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临近廖文杰时,更是直接下马改为步行。

    不怪他们如此谨慎,实在边上零零散散的巴掌印和照片太醒目,而且,自家老大气势汹汹搬走枉死城去人间打架,回来之后……

    就剩个面具了。

    是否一败涂地,不是他们这些小兵敢胡思乱想的,但据小道消息,已经有几个鬼将跑路,转投其他势力去了。

    锵!

    见廖文杰一动不动,其中一名骑兵持枪挑开他手中的胜邪剑,红光高高扬起,断剑倒插在十米开外的平地上。

    “杀了他!”

    黑山老妖冷喝一声,一战败北,不仅赔了枉死城,还赔了他数千年的时光和野心。

    一身实力暴跌,根基……没什么根基可言,就一个大坑,麾下势力更惨,跑的跑没的没,只剩平原上游荡的小股骑兵。

    现在的黑山老妖,打个鬼王都费劲,又有什么资格和其他势力角逐天下?

    而且,那些势力也不会再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想要翻身难如登天,极有可能,他的时代就此结束。

    如此深仇大恨,自然想尽办法也要把廖文杰拉下来垫背。

    人间什么情况,黑山老妖很清楚,正气凋零,邪道趁势而起,或许有大法力者隐居山野,但零零散散不成气候,早已是冢中枯骨。

    余者,都是一群青黄不接的修行中人,本领低微,全靠祖辈余留下来的法宝撑场面。

    在黑山老妖看来,燕赤霞和廖文杰都属于此类,修为手段一般,降妖伏魔全靠祖辈余荫,廖文杰能拍出一巴掌,决计不可能拍出第二掌。

    几番尝试,他确定自己猜测无误,好比周边的几个巴掌印,威力一般,攻击范围也严重缩水。

    黑山老妖的原意,是将廖文杰在阴间活活耗死,抢了他的肉身,躲到人间蛰伏千百年,等到阴间大乱,再行浑水摸鱼,来一出时势造英雄。

    现在看来……

    黑山老妖望着一动不动的廖文杰,冷笑不止,还以为有多厉害,这么快就不行了。

    叮!

    骑兵一枪刺下,正中廖文杰咽喉,火花溅起,崩得枪头折断弹飞。

    另一名骑兵望之愕然,紧了紧手里的长枪,想了想自家老大还在后面,果断举枪刺下。

    成不成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

    就在枪尖刺下的瞬间,静坐不动的廖文杰突然开口,惊得两名骑兵连续后退。

    “大魔黑律,证吾神通,执符太虚,幽冥仙都……”

    声音不大,但在一众阴间人士耳中,犹如惊雷轰击天灵,震得他们头重脚轻,纷纷从战马上跌落在地。

    一排排骷髅战马亦是如此,屈膝倒地,几番挣扎都没法站起。

    黑山老妖摔了个跟头,勉力站起身,一个踉跄变成双膝跪地正对着廖文杰。

    “吼吼吼!!”

    他身为幽冥一方霸主,无法忍受这等屈辱,拔出腰间长剑,凌空朝廖文杰投掷而去。

    手软力乏,长剑划过抛物线坠地,距离廖文杰几步开外,见此,又是一声无能狂怒。

    另一边,廖文杰蓦然睁眼,双目红光一闪即逝,十米外的胜邪剑嗡鸣轻颤,血色剑身荡开猩红光晕,一瞬将骑兵队伍全部笼罩其中。

    胜邪剑活物一般冲天而起,高空划过红芒,随着廖文杰抬手一接,稳稳落在他掌心之中。

    廖文杰掌心溢出血珠,顺着剑身一路蔓延而上,周边阴寒之气实体化而来,混合鲜血重铸残缺剑刃。

    黑山老妖想都没想,一把脱下面上石质面具,朝远方投掷而出。

    做完这一切,傀儡身躯直挺挺倒地,面具则迎风而起,化作流光,直冲远方天际。

    “去!”

    剑身构筑一半,无法再次锻造,廖文杰投掷长剑离手,直追远方面具而去。

    赤红精链惊鸿一闪,破空疾驰而出,洞穿黑暗幽冥无边迷雾,眨眼便消失不见。

    片刻后,赤红剑光返回,剑身上穿插着晃动不止的面具。

    “玄道之始,一阴一阳,万物之基,五炁五形……”

    “人间仙境,或沉或浮……”

    “……”

    随着廖文杰口中话语,黑山老妖凄厉惨叫,面具疯狂溢散黑雾,皆被胜邪剑吸入剑体之内,血脉经络一般的花纹,一点点律动点亮。

    在一声凄厉哀嚎声中,黑山老妖气息消散,纵然心有不甘也无力回天,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

    做完这一切,廖文杰双手接剑,继续盘膝打坐,口中念念有词。

    许久之后,骑兵队伍恢复正常,骑上腿脚酸软的战马,赶着投胎一样,四下分散逃亡。

    黑山老妖被人间道士斩杀,神魂俱灭,单是这个消息,足以令他们投诚别家势力。

    阴间,为争夺黑山老妖的地盘,必然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这种事,廖文杰毫不知情,他打坐完毕,缓缓口吐浊气,望着手中的长剑,疑惑抬手摸了摸下巴。

    “怎么回事,这剑貌似长了一截……”

    “还有这个面具,黑山老妖同款,难不成……我又梦中杀鬼了?”

    ……

    人间,钱山。

    往返人间阴间的帷幕拉开,廖文杰踏步站在金山上,俯身将死死贴合金山的抠了下来。

    也就是他,和这本书关系不清不楚,换别人来,别说这本书,一个铜板都撬不走。

    哗啦啦————

    金山逐层矮下,半个时辰后,偌大金山原地消失不见,只余枉死城废墟,遍地骸骨黑石,说是一座尸城也不为过。

    “这玩意放着不管应该没关系吧……”

    廖文杰想了想,决定认为没关系,朝远方树林飞去,寻找燕赤霞等人的身影。

    人没找到,但在树皮上,找到了燕赤霞留下的暗号。

    他抬手抹掉暗号,闭目召唤自己的乌鸦侦察兵,因为之前落雁峡的战斗,五只乌鸦只剩两只,用来开路寻人倒也勉强足够。

    ……

    驿站。

    黑山老妖败亡之后,这座鬼物扎堆的驿站空空如也,又因落雁峡坍塌,来往行人变道改换方向,此处大门被封,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至少从外面看不到人影,里面的话,一人两鬼,占了三间屋子。

    廖文杰熟练翻墙走入驿站,顺着楼梯上的鬼味抵达二楼,推门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燕赤霞。

    剑匣、长弓等物摆在床边,燕赤霞一身单衣,虽无纱布,但面色苍白如纸,一看就知是个病号。

    “咦!咦?”

    燕赤霞歪头看到廖文杰,当即大惊出声:“臭小子,你居然还活着……不对,你是人是鬼,鬼的话去隔壁,那边两个是你同类。”

    话虽如此,可燕赤霞眼中难掩喜色,嘴角也高高咧了起来。

    “燕大侠,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了?”

    “是挺希望的,看完你那一巴掌,我就知道以后祸害苍生,少不了你一份功劳。”

    “不说这个,我把黑山老妖干掉了……”

    廖文杰出没怀中黑石面具:“你看看,我怀疑这是一件法宝,但我不知道该怎么用。”

    “不想看,我只想喝酒。”

    燕赤霞连连摇头:“自从你被黑山老妖拉进阴间,已经过了整整三天,驿站里的酒水都被那两个女鬼倒进菜园……”

    “三天了,有这么长时间吗?”

    廖文杰惊讶一声,猛然想到驿站里只有一人两鬼,问道:“我宁老弟去哪了,怎么没看到他的人?”

    “他走了,乡试临近,他不走,只能再等三年。”

    “啊,说走就走,这么无情?”

    “也不是,我告诉他你死了,他嚎嚎大哭死活不信,我和他三天时间,让他别死心眼守在这里……”

    燕赤霞说道:“这不,他刚哭着赶去考场,你就回来了。”

    “啊这……”

    廖文杰挠挠头,不愧是宁采臣,人品还是那么过硬。

    “阿杰,你回来就好,这三天都是宁采臣在照顾我,他走了之后,驿站里就剩两个女鬼,没人给我端屎端尿。”

    燕赤霞大喜:“来,快把我扶起来,说来真是缘分,我刚来了尿意,你就推门走了进来!”

    “呵呵……”

    廖文杰皮笑肉不笑:“燕大侠,我有一个问题,还望谨慎回答。”

    “尿完再问。”

    “问完再尿!”

    “……”x2

    “好吧,你问吧。”

    燕赤霞嘀咕着虎落平阳被犬欺,要不是他手脚不便,哪轮得到廖文杰嚣张。

    “燕大侠,我是你儿子吗?”

    “呸,你做梦!”

    “那不就结了,我又不是你儿子,我管你这么多干什么,你就是拉在裤子里,我都远远躲开,眉头不皱一下!”

    燕赤霞:(?灬?)

    很耳熟的话,他之前好像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