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百二十七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爹,听女儿一句劝,朝堂之上太过凶险,趁现在还来得及,我们不去京师了。”

    “是啊,姐姐说得没错,与其白白丢了性命,不如隐居山野,那皇帝动不动就杀害忠良,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正气山庄内,傅家姐妹不厌其烦劝着傅天仇,想让他放下忠君爱国那一套,就此远走天涯,做个颐养天年的富家翁。

    呃,没钱就种种地、养养花,做农夫也比死了强。

    傅天仇多日风餐露宿,在两个女儿的服侍下啃着馒头喝着小酒,一脸此生无憾。

    左右,忠心耿耿的家丁持刀占了一边,左千户带人占据了另一边,他敬重傅天仇的报国之志,愿意给其一晚上时间享受天伦之乐。

    绝不是因为屋顶上廖杰盘膝而坐,胜邪剑倒插身旁,杀气弥漫,邪气冲天,红光浸染夜空,望之各种打不过。

    “清风、月池,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在劝。”

    傅天仇酒足饭饱,抬手抹掉胡子上的酒水,还是那套说辞。学成武艺,货与帝王家,他一生都在为国效力,身死报国也算得偿所愿,绝不后悔。

    有些话,傅天仇没说,说出来太伤感。

    他很清楚,此去京师,十成十死无葬身之地,九成的可能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

    可他不死,就代表以他为首的官派系还有翻身的机会,少不了再遭血腥打压,两个女儿也无法脱离漩涡,一辈子颠沛流离。

    以他一命换来所有人平平安安,这笔买卖说什么都要做,万一侥幸见到皇帝,就是血赚。

    “清风,那位崔鸿…崔道长……”

    傅天仇指了指头顶,半晌停顿无言,叹息道:“随你心意好了,不过,他若是想考取功名,你最好劝他死了这条心,至少二十年内不可入朝做官。”

    官场上的事,傅天仇比谁都懂,一朝天子一朝臣,从没有常胜的将军。

    今天他遭人算计,这一派被打落深渊,没关系,苟个二十年,下一任天子上台,保管局势立马天翻地覆。

    今朝得了圣眷的奸臣小人,现在有多得意,将来死得就有多惨。

    当然了,这和是否忠奸没有太大关系,纯粹位高权重,地位稳固挡着新皇的路了。

    不想身败名裂就自己主动辞官,否则贬你镇守边陲苦寒之地,十年后再召回来,死在喜气洋洋的返京路上,红事给你整成白事。

    傅清风闻言沉默,傅天仇似乎误会了什么,不过这不重要,她已打定主意狐假虎威,借廖杰的名头震慑左千户等官兵,再趁机将傅天仇打晕带走。

    官场上的事她不懂,她只知道父亲此去只会冤死,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傅月池撅起嘴,一个插队的,居然先一步得到了长辈认可,简直是欺人太甚。

    大家都看到了,是姐姐不讲仁义道德在先,若是日后有人发现姐夫翻墙溜进小姨子的闺房,那也是姐姐咎由自取。

    一名士卒冲入屋中,禀报道:“千户大人,护国法丈法驾将至,距离正气山庄只有二里之遥。”

    “竟然是国师大人!”

    左千户面露喜色,正愁两个道士拉偏架,耽搁押解时间,现在来了国师,他背后也有人撑腰了。

    “傅大人,恭喜了。”

    他转身抱拳拱手,客客气气道:“国师大人深受陛下器重,若是能得她相助,在陛下面前帮你说两句好话,此次京师一行或许会有所转机。”

    “国师……普渡慈航……”

    傅天仇微微皱眉,他知道这位神神秘秘的国师,佛法高强当世罕有,但因其深入简出,少在百官面前现身,故而只见过两面,印象中的确是一副慈悲面孔。

    一般情况下,傅天仇不怎么喜欢‘国师’之类的人,有史可鉴,这类人仗着天子偏爱,没少出馊主意,一个个都是祸害。

    且普渡慈航接手宫中祭祀事宜,和他这个礼部尚书职位重叠,可以说是从他手里抢了不少权力,本质上,大家还是对头。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戴罪之身,想要一个活命的机会,少不了普渡慈航一番美言。

    能活着,谁想死?

    至少傅天仇不想,两个女儿待嫁闺中,他要是一命呜呼了,岂不是全便宜了屋顶上的臭道士。

    万万不可,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还是两个,岂能被狼叼走了!

    “普渡慈航虽越俎代庖,接管了宫中祭祀事宜,但本本分分从未插手朝堂上的事,的确是个有德行的高僧,我求她相助倒也不埋汰……”

    傅天仇自言自语几句,对左千户作揖:“如此,就麻烦千户大人了。”

    “傅大人无需客气,你有以死明志之心,我亦深感敬佩。你且稍等,我先去面见国师,若是她愿意,你当面诉说冤屈最好不过。”

    “千户大人放心,我留在此地,哪也不回去。”傅天仇点点头,人老成精,懂得左千户话里的意思。

    左千户离开之后,姐妹两人对视一眼,准备出手将自家老父亲放倒。

    “爹,你看那边,有个……”

    “不要说了,我是不会走的,老天垂怜,今晚就是磨破嘴皮,我也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傅天仇大步走进官兵阵营之中,他生的女儿,什么心思他一清二楚。

    ……

    “南无阿弥陀佛~~~”

    山道上,梵音袅袅,意韵悠长。

    十余名僧人侍从护持一尊莲台,看似步伐缓慢,速度却奇快无比,一个眨眼便飘着由远及近。

    莲台幡布遮盖,内部金光腾腾,隐约可见盘膝而坐的身影,既不高大也不可见其形,却给人一种法相庄严之感。

    换言之,路过行人即便看不到轿子里的和尚,也会第一印象认为是个高僧。

    “卑职拜见国师大人!”

    左千户驾马狂奔,遥见金光抵达,急忙翻身下马,低头再抬头,发现僧队已然近在咫尺。

    “千户大人拦下法轿,所为何事?”一名侍从问道。

    左千户单膝跪地,恭敬道:“国师大人,卑职押解犯官礼部尚书傅天仇上京,一路上见其忠君爱国,并无造反谋逆之心,恐他受人诬陷,不想一代贤臣平白丢了性命,特来为其求情,希望国师给他一个见面诉说冤情的机会。”

    “善哉善哉,千户有心了,错杀忠良确实不该,可贫僧一介方外之人,不好插手朝中之事,傅大人纵然有冤情,贫僧也帮不了他。”莲台上传出普渡慈航无可奈何的声音。

    “还请国师大发慈悲。”

    “不是贫僧不愿慈悲,而是此行另有要事。”

    普渡慈航缓缓道:“贫僧路过此山,见得红光冲天,邪气挥之不去,猜想此地必有妖邪作祟,专程来此以无上佛法降之。”

    “原来如此!”

    左千户面露思索,重重点了下头:“实不相瞒,前方正气山庄有两位道长,其中一位崔道长也是为了降妖而来。他说有绝世大妖祸害苍生,今夜必有一战,幸得国师前来,两位联手必然能降服大妖。”

    “还有……”

    左千户纠结片刻,咬咬牙道:“好叫国师大人知晓,那冲天红光是崔道长的法宝,虽有邪气,但他本人并不是什么邪魔外道,国师大人若是和其相遇,万不可自己人伤了自己人,最后便宜了妖怪。”

    “阿弥陀佛———”

    普渡慈航高呼一声佛号,叹息道:“当今之世,邪气当道,正气不显,太多人是非不明善恶不辨。贫僧以为千户一腔赤诚,可避妖魔鬼怪,结果还是难逃此劫!”

    “国师大人,您这话是何意?”

    左千户眼中闪过一抹惊慌,心头猜到答案,有些不敢相信。

    虽然廖杰法宝诡异、法术诡异、言行诡异,更兼从头至尾一身邪气,还暗地里帮助傅家姐妹,阻挠朝廷办事,但他相信,这是个好道士……

    等等,貌似有哪里不对!

    左千户一时哑然,如此邪门的道士,为什么他会认为对方是个好人?

    不好,我中了妖道邪术!

    “善哉善哉,亡羊补牢,犹未迟也,千户迷途知返,当真可喜可贺。你且随贫僧前去,待贫僧以无上佛法度化妖魔,让他现出原形。”

    ……

    正气山庄。

    廖杰盘膝坐在屋顶,身旁倒插胜邪剑,再旁边,是无所事事蹲着的知秋一叶,嘴里叼着根草,等着天色再黑了好数星星。

    “崔兄,我都快睡着了,你说的绝世大妖怎么还没来?”

    “就在此时。”

    廖杰双目睁开,红光射出三尺之外,遥望山路尽头缓缓走来的僧队。

    “哇,好闪的金光,那和尚不嫌累吗?”

    知秋一叶小声嘀咕,和尚太高调了,他就不一样,为防世间女子沉迷他的男色,每天故意灰头土脸,从不以帅脸视人。

    他觉得廖杰应该能理解他的苦衷,不然的话,就不会成天戴着面具了。

    “南无阿弥陀佛!”

    上一秒,僧队还在百米之外,眨眼的功夫,便已抵达正气山庄门前,幡布拉开,普渡慈航缓步走下莲台。

    雌的!?

    看清普渡慈航的长相,廖杰微微一愣,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对方是个和尚,结果居然是位师太。

    不管普渡慈航本体大蜈蚣是雌是雄,她披着的这层皮囊,的确是一位师太。

    “施主有礼了,贫僧普渡慈航。”

    “这位妖怪,贫道崔鸿渐,你也有礼了。”

    两人相见,普渡慈航略显苍老的面上挤出和善笑容,相较之下,廖杰扣着一副面具,不仅说话阴阳怪气,还阴仄仄的。

    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左千户有些坐不住了,并指成剑指向廖杰:“崔道长,我见你虽行事乖张,但时刻不忘救人,从没有伤天害理……至少我没看到你伤天害理,若是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今天当着国师大人的面,或许她能帮你脱离苦海。”

    “善哉善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千户果然有慧根。”普渡慈航欣慰点了点头。

    “???”

    廖杰头一歪,这个左千户,脑子不是很灵光的样子。

    他叹气一声:“当今之世,邪气当道,正气不显,太多人是非不明善恶不辨。我以为左千户你满腔热血,一身煞气冲顶,妖魔鬼怪也要退避三分,结果还是难逃此劫!”

    左千户:“……”

    你们这些修行中人,是不是祖传了同一套台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