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池地狱
    “嘿嘿嘿,都在呢……”

    廖杰的出现,令武士们如临大敌,纷纷拔出武士刀,横身排列成一条直线,挡在中年男子身前。

    “运气真好,我漏了一包空气,特意回来捡,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廖杰嘿嘿冷笑,紧了紧手里的黑剑,对中年男子道:“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个阴阳师,听说你们豢养的式神很厉害,有没有狐……总之叫个出来乐呵一下。”

    “这位先生,我无意引起争端,事实上,我受田中信雄的委托,帮助他流落异土的爷爷返回家乡。”

    阴阳师面容丑恶,说话倒是很客气:“他一番孝心,希望先生可以成人之美。”

    “不会吧,杀了这么多人,一个有孝心就算了?”

    廖杰嗤之以鼻:“少在我面前扮好人,知道你们霓虹人最擅长当面客气,背后捅刀子。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把你阴阳师的手段都亮一遍,特效不错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阴阳师一口流利的本地口音,换身衣服往大街上一丢,除了长得凶,谁也猜不出他是霓虹人。

    加之身处鬼巢,阴兵们有对他言听计从,说自己只是个好心路人,鬼都不信!

    “先生,我……”

    “废话真多!”

    廖杰双目微眯,右脚屈膝照着前方横扫而出,霎时,蓝色光芒化作月牙刀锋,转瞬之间斩断持刀的几名武士。

    阴阳师表面客气,实则早有准备,在廖杰动手之前便做好了防御。

    藏在袖袍的手伸出,两道黄符点燃,化作一面飓风屏障。

    轰!!

    风势很大,但中看不中用,刀锋无情斩切而过,直射阴阳师胸腹位置。

    阴阳师眼眸骤缩,都做好了被腰斩的心理准备,却不想,蓝色刀锋在其身前骤然消失,只留冷风扑面,惊出他满身大汉。

    “你……”

    险死还生,阴阳师心有余悸,慑于廖杰强大的武力,不敢口吐芬芳,又疑惑他为何手下留情,放过自己一命。

    “快点,把你的本事都拿出来,我没见过阴阳师,想长长见识。”

    廖杰眼眸绽放红光,霓虹那边,他只有和九菊一派交手的经历,不论是武艺高强的赤铜,还是阴招不断的女子,都不是阴阳师。

    难得遇到一个落单的,说什么都要熟悉一下对方的法术,免得以后遇到高手,摸不清对方的套路。

    “这位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受田中先生委托,来港岛之后从未做过什么坏事。你别看我长得凶,纯粹是因为我太善良,一直遭人欺辱,才划了个伤疤伪装凶神恶煞。”

    阴阳生说得口干舌燥,见廖杰一点反应没有,咽了口唾沫道:“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还请告知。”

    “这就是你的遗言?”

    “……”

    凌厉杀机袭来,阴阳师脸色变换,视线内一片血红,看到了自己身首异处的死相。

    下意识的,他双手合十一拍,疯狂调集念力,背后旋风卷起,窜出两个巨大黑影。

    一个通体雪白,身高超过两米的巨狼,另一个是背生黑羽双翼,身躯包裹铠甲,扣着天狗面具的巨大武士。

    两个失神招出,阴阳师瞬间瘫软跪地,大把冷汗落下,浸湿了颈背衣衫。

    这时,一个让廖杰无语的现象发生了,那头通体雪白的巨狼前一秒还对他龇牙咧嘴,后一秒察觉到阴阳师式微,瞪着一双凶目,涎水直流朝其望了过去。

    不用横看竖看,哪怕它背身对着,廖杰都能猜出,这头白眼狼脸上写满了‘吃人’二字。

    铮!!

    相比巨狼,大武士颇为忠心,横刀而起,挡在阴阳师面前。

    “白狼,杀了那个人,我会给你献祭往常十倍的血肉!”阴阳师大神喊道,五官扭曲配上那条刀疤,瞬间狰狞无比。

    巨狼看了看面前的武士,又转头望了望廖杰,权衡利弊之下,咽了咽口水,带着满满进食的欲望看向了廖杰。

    虽然廖杰看起来也不好对付,但它在大武士身上吃过亏,很清楚跃过这道防线的难度,再加上十倍的血肉生祭,是条狼都知道该怎么选。

    “吼吼吼!!”

    巨狼一声暴虐死后,四爪掠地,刨飞碳粉石灰,白色身躯化作残影,眨眼之间便扑到了廖杰头顶。

    轰!

    一声惊天巨响,尘埃高高扬起,巨狼横目望向身侧,压低喉咙发出凶残低吼,抖落身上碳粉,野性难驯,危险气息随之弥漫。

    至少,在阴阳师眼中是这样的。

    大武士横刀而上,欲要和巨狼联手御敌,刚走两步,便被阴阳师喊了回去。

    “不要冲动,让白狼去送死,你赶快把我背起来,这里太危险了,不能久留。”阴阳师小声叮嘱,这次用的是霓虹语。

    大武士的智商明显一般,原地愣了三秒,刷一声收刀入鞘,将阴阳师夹在腋下,朝尘埃蔓延的角落跑去。

    忽然,目不能视的灰白尘埃中,传来巨狼一声怒吼,下一秒,阴影倒飞而出,砸在了大武士脚边。

    污血缓缓铺开,是个死不瞑目的狼头。

    阴阳师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狼头,不敢相信自己最强的式神,竟然连挡下一时片刻,为他争取逃命的时间都做不到。

    狂风过境,尘埃一扫而空,大武士急忙放下阴阳师,拔刀挡在他身前。

    对面,廖杰撑着把红伞,脚下踩着无头狼尸,似是在喃喃自语。

    “可惜,这身白洗不黑,要是灰色我也就忍忍收下了。”

    廖杰嘀咕一声,转头看向想要逃跑的阴阳师,接着说道:“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得好,我就放你一条小命。”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阴阳师果断回道,形势过于危机,先把小命保住最重要。

    “你这点斤两,在你们阴阳师里算高还是算低,式神最厉害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田中信雄帮他的死鬼爷爷转世,是出于什么目的?”

    “谁把你派过来的,是私人接单帮朋友的忙,还是有组织有预谋?”

    “有组织的话,你背后的组织叫什么名字,在港岛还有没有其他布置?”

    “关于你背后的组织,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

    阴阳师:“……”

    不是说好就一个问题吗?

    “说,或者死!”

    廖杰上前两步,眼中红芒更甚,掌心伞柄微微颤动,扩散出一圈圈红芒。

    并非他故意为之,而是胜邪剑蠢蠢欲动,似乎那道暗门背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

    除了阴间的鬼玩意,廖杰实在想不出还有会让胜邪剑感兴趣的东西,一时间来了兴趣,只等审完了阴阳师便去问个究竟。

    “我的能力在阴阳师中算不上厉害,但时代大变,现在的阴阳师势力大不如前,所以我勉强也是个高手。”阴阳师一脸苦涩,尽量以客观标准来评价自己。

    “田中信雄急着帮助田中大佐转世成魔人,是为了振兴家族,好让自己在组织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说到这,阴阳师脸色刷白:“关于我背后的组织,我只能说这么多,再说下去,我脑子里的咒术就会生效,你不杀我,我也会当场身死。”

    “真的假的,我不信,你说出来试试看。”

    “……”

    阴阳师咬咬牙,眼中暴起凶光,好似回光返照一般,惨白面容泛起红润,一口鲜血吐在大武士背后。

    沾染主人的心血,大武士身躯膨胀两圈,吹气球一样长高至五米。

    不止是他连同铠甲、长刀、面具,全部都等比例放大。

    黑色羽翼拍打飓风,大武士直冲半空,使出一招从天而降的力劈华山,呼啸对着廖杰压下。

    锵!!

    剑鸣轻吟,胜邪剑冲天而下,围绕大武士飞快旋转数圈,再次落下后,化作伞柄返回廖杰手中。

    残肢断躯膨胀炸开,噼里啪啦坠落在地,高空血水洒落,一时间如同瓢泼大雨,血腥异常。

    阴阳师眼眸骤缩,惊恐交加望着廖杰撑伞立在血雨中的身影,心头将田中信雄骂个半死,早知道港岛还有这等凶人,打死他都不会接下这次的任务。

    还有,这个道士的画风血淋淋的,真是个道士吗?

    正想着,阴阳师耳边听到一声低吼,接着世界一团漆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廖杰耸耸肩,冷漠看着狼头弹起,一口咬掉阴阳师的脑袋。

    也好,他至今还没杀过人,巨狼代劳,刚好免去了他一番纠结。

    随着阴阳师的死去,大武士的尸体飞快腐化,一缕缕青烟飘起,最后变成凝固在地的黑色淤泥。

    反倒是巨狼的尸体完好无损,一截头颅,一截身躯,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式神存在的形式好奇怪,和主人的关系更奇怪……”廖杰疑惑看着巨狼的脑袋,有理由怀疑这玩意弑主之后就自由了。

    一边是忠诚,一边是自由,这么一想,式神果然挺邪门的。

    廖杰挥手抖落两张黄符,灼烧巨狼的尸身,一把红线开路,朝暗门里一扔,确定没有陷阱,这才大步走了进去。

    红光冲天,眼前豁然开朗,一座白骨之塔堆砌中央,五个血池环绕,汩汩冒着热浪。

    廖杰望之一愣,听说十八层地狱里有个血池地狱,专门用来惩罚邪魔歪道……

    还好他不是,不然太忌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