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百五十六章 金刚不坏,行其身也;法天象地,行其道也
    压下的念头再次升起,顿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廖杰心知,若是这次再打消去霓虹的念头,下一次,怕是要来得更加凶猛了。

    身边的阿丽沉沉睡下,廖杰倚靠床头,闭目沉静打开系统,来到可以融合功法道术的炉鼎界面。

    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他只学会了铁砂掌和铁腿功,缺失十一门对应的武学。

    系统给的指导价也和上次一样,支付一千一百财力补全余下功法,再支付一千点开炉费,没能被他卡出bug。

    廖杰瞄了一眼,全部家当四千六百点,四舍五入等于五千,这么一想,两千一百点倒也没什么。

    现在就炼!

    系统扣除两千一的财力点,炉鼎点亮十一个对应暗槽,加上之前两个,总共十三个暗槽同时隐去。

    没有等待多久,熔炼的功法便新鲜出炉。

    望着这门新武学,廖杰举棋不定,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

    一条是砸下两千两百点,将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升级到登峰水准,试着能否摸到法相金身的门槛。

    另一条,铁布衫和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再次融合,使得炼体的功夫再上一层楼。若是运气好的好,没准会出现‘变身术’一样的情况,从武入道,直接晋级金刚不坏之境。

    沉吟片刻,他决定选择第二条路,一方面是两套炼体功法多余,另一方面,这条路他迟早要走,索性爽快点,今天一鼓作气将其拿下。

    两个暗槽点亮,廖杰眼角顿时抽搐起来,系统提示,铁布衫和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可以融合,但缺失一门必要功法,补齐需要二百财力点。

    另外,再给一千开炉费。

    “要不是找不到你的颅,我肯定让你知道开颅免费,是不用花钱的!”

    廖杰咬牙切齿,才二百财力,看不起谁呢,今天他砸锅卖铁也要炼,谁来了都不好使。

    一千二百财力点砸下,廖杰的资产点再次缩水。

    没心思去看所剩不多的财力,廖杰全神贯注盯着炉鼎,也不知道是期待过大,还是时间真的很长,他感觉这次熔炼过程比之前两次漫长多了。

    “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铁布衫+xxx,这么长一串名字熔炼完毕,就给一金钟罩……”

    廖杰微眯双目,两百点砸下,将金钟罩升级至入室级别,退出系统后喃喃自语:“如果不是极境至臻,故而大繁至简,舍去了乱七八糟的花名前缀,那我可就亏大了。”

    他双目微眯,盘膝坐在床上,默默运行‘金钟罩’的功法。

    霎时之间,体表荡开一圈淡薄金光。

    血气奔流声势浩荡,如大河汹涌澎湃,又如海浪惊涛拍碎礁石,隐隐约约散发龙吟虎啸之声,又好比洪鸣钟响震人心魄。

    “金刚不坏!成了!!”

    廖杰咧嘴一笑,起身走至客厅,盘膝坐在沙发上,修炼起垂涎许久的——法相金身!

    虽说是一门神通,但起步却是一门武学,且极高,必须要金刚不坏之身方可修炼。

    因为难度太高,故而另辟蹊径,有了另一种入门方式,童子之身。

    练武不宜过早,更不能太晚,少时学武,童子身一抓一大把,但相应的,修炼神通的起步武学过程更加漫长。

    廖杰已有金刚不坏之身,更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以金钟罩为始,过渡至法相金身轻而易……

    有点难!

    因为法相金身的等级太高,对念力的消耗堪称天数字,内丹功+九字真言四纵五横法全力运转蓝色念力,只能勉强运行三个大周天。

    彻底完成过渡,少说也要半年时间。

    也就是说,半年之后,他才能真正接触到法相金身,但也仅是接触,想要真正学会这门神通,仍需彻夜不断打熬磨时间。

    “时间太长了……”

    廖杰深感不满,他耗费大量财力,为的就是省时省事,无法忍受长达半年的过渡期,摸出黑山面具,直接扣在了脸上。

    内丹功+九字真言+血海魔罗,三者同时催动,飞快冲击过渡期的进度条。

    在他体内,内丹功+九字真言的蓝色占据身躯一半的左边,血海魔罗的红色占据另一半的右边。

    虽是泾渭分明,却也互补互助,似是达成合作关系,组成了阴阳相合之势。

    另一边,被廖杰定义为内视空间的地方,盘膝而坐的光影受牵引力飞快下沉,黑暗中的红色身影疾速上浮。

    两者在分界线处衔接,道身和魔身缓缓重叠合并,不分彼此,融为一体。

    一如万物分阴阳,这具重合的法身亦是如此,半边为蓝,半边为红。

    蓝者,位于静谧黑暗之中;红者,位于无限光明之下,双方位置交换,和最开始的局面截然相反。

    在廖杰体外,那层淡淡金光烟消云散,肉体化作本色,和普通人无异。

    因为急于求成,同时催动三门心法,又或者是血海魔罗手抄经的本源‘六天大阴仙经’神秘莫测,法相金身的神通……

    歪了。

    廖杰对此并不知情,感应到系统提示后便美滋滋退出修炼状态,同一时间,道身、魔身各自归为,他也就没看到体内的奇妙变化。

    “成了,我真t是个天才!”

    廖杰一跃而起,过于兴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时,他发现,随着初习法相金身的神通,入室级别的金钟罩自动消失,被覆盖了。

    “嘟嘟!嘟嘟嘟————”

    手机铃声响起,廖杰瞄了眼时钟,暗道一声坏菜,光顾着和阿丽卿卿我我,忘了通知汤朱迪一声。

    不过没关系,兄弟一场,大家又有相同的喜好,汤朱迪肯定能理解他的苦衷。

    “喂,阿杰,是我,我回港岛了。”

    “阿九!?”

    接通电话,廖杰惊讶一声,顺势继续往下说:“上次你说保护高官妻女出国,一去就是好久,我都快想死……呃,抱歉,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回来港岛的?”

    “刚刚,我才下飞机。”

    电话对面,龙九听到廖杰情不自禁的思念,心头微微一暖,颇为高兴道:“我的时差还没调过来,如果你……不困的话,我想约你喝杯咖啡。”

    “现在?”

    廖杰望了望卧室方向,现在他有点不太方便。

    “我也不想大晚上约你,主要是没能赶上你公司开业,作为朋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龙九解释一句,虽然牵强,但也勉强是个理由。

    “朋友?不会吧,这才多久,咱俩就这么生疏了?”

    廖杰调侃一句,继续说道:“今晚就算了,你刚下飞机,应该好好休息,争取睡一觉把时差调过来。”

    “……好吧。”

    “你放心,你这个朋友出差归来,我肯定要设宴接风洗尘,明天下午两点,我开车去你家接你。”

    “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廖杰又给汤朱迪打了一个过去,表示今晚酒宴上喝太多,迷迷糊糊被人送回出租屋家中,眼下刚刚清醒一些,满身酒气就不过去讨嫌了。

    助眠的事,今晚爱莫能助,明天肯定补上。

    汤朱迪将信将疑,嘀咕着廖杰身边肯定有其他女人,丢下一句见色忘义的评价,便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经过廖杰的治疗,汤朱迪的精神状况早就稳定了,无需助眠也可自己安睡。

    这一点,汤朱迪自己清楚,廖杰也知道,但他们都没挑明。

    深究原因,不过是渣男碰上渣女,心照不宣,兄弟之间来一场小游戏,谁先馋不住,谁就输了。

    “杰哥,你又再给谁打电话啊,都这么晚了……”

    刚爬上床,阿丽迷迷糊糊缠了上来。

    “一个外国朋友,人刚到港岛,知道我在地产公司上班,想让我帮忙牵线搭桥,说是要谈一笔大买卖。”

    廖杰摇头道:“虽说是几个亿的生意,但眼下这个点实在太晚,而且我今晚还要陪你,随便找个理由,打发他明天再约。”

    “杰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么大的生意,你不用陪我,赶紧去……”

    “整天说傻话,几个亿而已,还能比你更重要?”廖杰搂住阿丽,眼眸深情款款,在其额头亲了一下。

    “你认识的朋友真厉害,而且,朋友也好多。”阿丽实名羡慕,要是她和廖杰一样朋友多路子广,毕业以后,很快就能实现财务自由了。

    “傻丫头,这就是人脉的重要性,让你住宿舍不是没理由的。”

    “嗯,我都听你的。”

    阿丽重重点头,睡意消散,翻身骑在廖杰身上,咬着嘴唇不说话。

    见阿丽觉得自己又行了,廖杰脸色一整,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有点本钱便目空一切,殊不知自身行径无异井底之蛙,那点斤两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他不忍阿丽一错再错,决定给她一点甜头,呸,给她一点苦头尝尝,好让她迷途知返,以后乖乖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