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百七十二章 二段变身
    !

    嘭嘭嘭……

    枪声渐小,准确来说,是四名保镖发现枪击无效,停下了无意义的浪费子弹行为。

    唰!唰!

    刀锋划破空气,扫落两道寒芒。

    廖文杰横刀而立,另一手拍了拍衣服上的弹孔,冷哼一声道:“不过如此,我还以为有多大能耐。”

    “……”x7

    装什么装,你分明一颗子弹都没挡住。

    “你是谁,又是谁派你来杀我?”

    田中信雄咬牙问道,据他所知,那个很有钱的乌丸家族就以乌鸦作为家徽标志,且招募的走狗也都身着乌鸦一般的烟色服饰。

    不过,乌丸家族向来低调,不显山不漏水,家主更是神神秘秘,从不主动招惹是非。

    双方从未结仇,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不存在拔刀相向的可能。

    既然不是乌丸家族,那就另有其人,故意穿一身烟,还带了四只乌鸦上门,想诱导他和乌丸家族结怨。

    “我从地狱来,良辰吉日已至,你该下去还债了。”

    “可笑!”

    田中信雄气急而笑,对四名保镖下令,速战速决,尽快除掉入侵者。

    四名保镖弃枪,人手一柄烟色匕首,快步上前朝廖文杰冲去。

    匕首材料未知,锻造手法未知,在廖文杰的阴阳眼下,缠绕鬼气森然的冤魂哀鸣,显然是邪器无疑。

    “信雄先生,你还有客人要招待,我们就不打扰了。”

    阴阳师小林准备闪人,见田中信雄一脸关爱智障的眼神,大为不爽道:“结盟归结盟,但你的仇家找上门,我可没有义务帮你解决麻烦。”

    这脑子,活该你做不了馆主,只能给人家当小弟!

    “小林先生,我没有仇家,就算有,作为盟友,你更应该留下才对。”田中信雄后悔了,下注太早,盟友选择太仓促,应该再观察一下才对。

    “不,对方武道修为已至金刚不坏之境,找遍霓虹也没几个,我可不想被你拉下水。”

    小林连连摇头,诚然,廖文杰挡子弹的时候,展现出了令人堪忧的智商,十有八九是个脑残。

    可这个脑残太能打了,留下来只会被对方当做田中信雄的同党,然后跟着变成脑残。

    肢体不全,缺失了一半脑袋的脑残。

    “你错了!”

    田中信雄嗤笑一声:“小林先生,你也说了,金刚不坏的武者找遍霓虹也没几个,这种人我得罪不起,他们也不可能拉下脸来做杀手。”

    “所以他戴了一副面具。”

    “……”

    田中信雄没说话,眼中关爱智障的意味更加浓郁。

    自己选的盟友,他能怎么办,只能忍了!

    “小林先生,我有可靠的情报,组织最近在研究‘杀生石’,并成功制造出了复制品,如果我没猜错,这个杀手体内就移植了一枚杀生石,他的实力全部来自强化,而且是短期的。”田中信雄很不耐心地耐心解释起来。

    “杀生石!?”

    小林眼角抽搐,杀生石是平安时代末期,一代大妖九尾狐玉藻前死后所化,因过于邪异而被封印,用用就算了,复刻这玩意儿……

    是嫌命长,还是觉得人间美色太少,想和玉藻前约一炮?

    不会吧,不会真有人好色不要命吧!

    “小林先生,组织的机密不要外泄,也不用多问,等你成为馆主,接触到那个层次,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我明白了,信雄先生的意思是……”

    小林看向院中被四名保镖包围的廖文杰,眉头紧皱起来:“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为何你在组织里的对头会突然派杀手来处理你,难道是你在组织的地位……嗯,没别的意思,单纯请教一下。”

    “你放心,我的价值还在,没人可以动我,至少表面上没人敢动我。”

    田中信雄瞥了小林一眼,暗道又是一个养不熟的盟友:“如果我没猜错,这名杀手的出现,可能是我的对头也收到馆主失踪的消息,所以才来试探详情。”

    人心权术不外如是,近期除了馆主在港岛消失,再无其他风波,田中信雄自信不会猜错。

    要说杀手来自港岛……

    呵呵,他又不瞎,那把刀怎么看都是满满的霓虹风。jsshcxx.

    不会错的!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是我多想了,信雄先生遭遇恶客上门,作为盟友,我理应出把力才对。”小林笑着点头,一副哥俩好的盟友姿态。

    “呵呵,那就劳驾小林先生出手,让我见识一下九代目馆长的本事。”

    “应该的。”

    两人正说着,院中情况骤变,廖文杰挥刀一扫,背后虚影凝实,显化出一条体长超过十米的烟色巨蟒。

    烟色巨物咆哮,一个游走冲击,四名保镖便筋断骨折瘫倒在地。巨蟒吐着信子嘶吼两声,见廖文杰没有回应也没有反对,低头张开血盆大口,将四把烟色匕首吞入腹中。

    “那是寄宿灵兽‘烟绳’的宝刀,我记得它供奉在羽前草心神社,怎么会在这里?”小林诧异出声,双手一拍,在院子中召唤出自己的式神。

    旁边,**阳师郁子亦做出同样动作,紧跟着召唤出了自己的式神。

    很眼熟,两个式神都为背生烟羽双翼的大武士,再加上体长十米的巨蟒,立即让院子显得拥挤起来。

    廖文杰无语皱眉,第一次知道阴阳师的式神还有同款,而不是每个人都不一样。

    看这架势,自带空调的雪女是没戏了。

    “小林先生,动静小一点,我是个生意人,不想招惹闲杂人等的关注。”眼看大战将起,田中信雄提示道。

    “当然,结盟前期,我也不想闹出太大动静。”

    小林点点头,对**阳师递了一个眼神,后者从怀中摸出两沓黄符,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朝前方洒落。

    黄符离弦之箭般飞出,钉在别院四周的上空,紧接着,黄色光芒一闪而逝,制造结界杜绝了声音外传的可能。

    现在,廖文杰就是叫破喉咙,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田中信雄见状,手握长刀走进庭院,手起刀落挥下四道斩击,血祭了四名忠心耿耿的保镖。

    冤魂缠上,刀锋闪过一抹烟光,然后火焰般腾起朦胧烟雾。

    “吼吼吼!!”

    巨蟒张开血盆大口,身躯游走冲锋,直撞两名大武士而去,体型上的差距令两名式神不做犹豫,振翅冲天而起。

    小林和郁子手握黄符制造飓风结界护身,辅助自己的式神战斗,有声有色和巨蟒打了起来。

    “今天留你一命,告诉你背后的人,我的命远不止一颗复制的杀生石,想要就让他自己来取!”田中信雄避开混乱战场,持刀冲至廖文杰身前。

    “???”

    杀生石是什么?

    廖文杰双目微眯,单手握刀挡下斩击,套情报道:“无知的家伙,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力量,对付你一颗杀生石足以。”

    “哈哈哈,无知的是你才对,且不说你得到的只是一颗复制品,就算是正品又能如何?”

    田中信雄一边挥刀,一边冷笑道:“力量的累积从来就没有捷径可走,你迷失于陡然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会付出怎样的代价,真是个悲哀的家伙。”

    “……”

    廖文杰沉默不语,刚入手的情报似乎有些眼熟。

    “如果我没猜错,交给你杀生石的人,肯定没告诉你它的副作用!等着吧,要不了多一会儿,你就会在我面前变成一具枯骨。”

    &xgchotel.nbsp;锵!

    廖文杰收刀后退,在红伞里摸了摸,掏出一块烟石扔了过去。

    啪!

    以为是暗器,田中信雄挥刀将其扫落,看清地上的烟石,脱口而出:“杀生石的复制品,你怎么会有两个……等等,难道你没有植入这块石头?不对,你究竟是谁?”

    “原来这玩意叫杀生石,多谢指点,为了搞清楚它的来历,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

    廖文杰咧嘴一笑:“还有没有其他情报,再说一点,说好了,保证给你一个痛苦的死法!”

    “臭小子!!”

    田中信雄目露凶光,想到自己和空气斗智斗勇的自信,不禁恼羞成怒,手中长刀横斩,挥落斩击锋芒,同时身躯下压,快步朝廖文杰俯冲而去。

    唰!!

    廖文杰抬脚横扫,蓝色光芒瞬闪,锵一声湮灭斩击锋芒,余势不止朝田中信雄扫去。

    后者眼眸骤缩,冲势太快无法停下,在蓝光即近的前一秒,险之又险竖起长刀格挡。

    轰一声巨响,田中信雄倒飞而出,砸倒别院木屋,被废墟深深掩埋。

    &nbs.whhryl.p;   “快撤,情况不对,这家伙不是杀手!”

    田中信雄从废墟中爬起,额头流淌鲜血,手中长刀崩落一个缺口。

    廖文杰追击的脚步微微一顿,眯着眼睛打量起田中信雄,抖了抖鼻子过后,嘴角微微勾起。

    与众不同的血腥味,如果他没猜错,这位名叫‘田中信雄’的人,就是成功的转生案例,借助血池重生的魔人。

    就是有点太次了,肉体力量连京极真都不如。

    在廖文杰停下脚步的时候,田中信雄冲到两名阴阳师身后,手起刀落斩断小林的脖颈,待鲜血飞溅的瞬间,他一把抓住无头尸身,怼着脖颈大动脉畅饮起来。

    “啊啊!”

    生吞人血一幕吓坏了旁边的郁子,慌忙布下防御结界,而后召唤自己的式神前来救命。

    没能成功,长刀刺入飓风结界,将她捅了个透心凉。

    田中信雄狞笑着按住郁子,满是鲜血的口中犬齿延伸,一口咬住她的动脉,大口吞咽起鲜血。

    背后捅刀来得太过突然,两名脆皮阴阳师秒跪,半空中的式神紧随其后消失,害巨蟒腾空一跃扑了个空。

    “桀桀桀———”

    双目赤红的田中信雄饮血完毕,随手扔掉尸身和手中长刀,在廖文杰好奇的注视下,开始了boss必备的二段变身。

    嘶啦!

    他将上衣撕碎,宣告变身结束。

    过程是简单粗暴了一些,但田中信雄的确是有在变了,头生犄角,体表缭绕烟色魔纹,化作一个赤红色的恶鬼。

    “你不该看着我杀了他们,接下来死的就是你了。”田中信雄狰狞说道。

    “不,我只是不想亲自杀人,才借了你的脏手。”

    廖文杰微微摇头,九叔曾告诉过他,修行中人,有些坚持要贯彻一生,而有些坚持则要视情况而为。如果真有一天需要他杀生,他闭着眼躲远点,一发御剑术也没问题。

    不过,第一次很重要,这两个阴阳师明显不够资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