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百八十八章 会不会太渣了
    “阿杰,别乱来,她们还是小女孩。”

    眼见廖文杰搓手上前,要干一票大的,来生泪急忙从后面拉住他。

    自家人,使不得。

    “小……就这还小女孩,泪姐,你认真的吗?”

    廖文杰嘴角抽了抽,瞄了眼来生瞳和来生爱,恕他眼神尖,真的不小了。

    你往哪看呢!

    来生泪大怒,伸手按在廖文杰腰间,卯足力气拧了几下。

    “嘶嘶嘶,别闹,很疼的……”

    廖文杰拉着来生泪走至一旁,不满道:“泪姐,以你的智商应该看得出来,我只是吓唬她们,就算扒了她们的衣服,也是为了更好的进行审问,这是一种心理……”

    “我吃醋了,女人不讲道理,就这么简单。”

    “没那必要,我出了名的不近女色,除了你,至今没有女人能让我动摇。她们两个姿色一般,对我而言和男人没什么区别,没穿衣服我都懒得看一眼。”

    不近女色的男人,说话就是硬气。

    “可是……”

    来生泪偷偷朝两个妹妹看去,得到两幅泪眼汪汪的委屈面孔,咬牙说道:“她们毕竟是女孩子,口头审问就行,扒衣服太羞耻,还是算了。”

    “泪姐,你要知道,怜香惜玉不是好习惯。”

    廖文杰面色古怪:“假如我今天审问时规规矩矩,甚至不计前嫌放过她们,明天她们肯定会欺负我好说话,得寸进尺再来绑架我。更有甚者,迷昏之后再联手把我睡了,以此为要挟让我把钻石交出去……你别瞪眼,坏人做事不择手段,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呸,你做梦!

    “所以说,对付坏人就不能心软。”

    廖文杰拍拍来生泪的肩膀,告诫道:“有同情心是好事,但要分对象,她们是专业绑匪,肯定没少撕过票,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可是,她们的枪里没子弹。”

    “那是对我而言,对其他受害者,枪就是枪,不论有没有子弹,他们都不敢反抗。”

    廖文杰面色肃然道:“记住,对付坏人的时候,只有比他们更坏更狠,才能吓住他们,心软只会招致报复,悔之晚矣。”

    来生泪:“……”

    道理她都懂,可那是她妹妹,演戏而已!

    “拿好,这是我的手机,我去审犯人,你负责打电话报警。”

    来生泪:“……”

    她以为她写了剧本,结果故事的走向从开篇就直接暴走,如同一条脱了缰的野马,害她这个写故事的人都迷路了。

    “还愣着干什么,报警啊!”

    “这就报……”

    来生泪满头大汗,就在她纠结着是否讲出真相的时候,廖文杰大步走向两个被拷住的女绑匪,围着两人左三圈右三圈,视线居高临下,口中啧啧有声。

    因视线过于火热,且极不正经,来生瞳不得不向后缩着身子:“混蛋,有什么话赶紧问,我承认,我们是富泽达二派过来的。”

    “富泽达二智商一般,我从没把他放在眼里,今天的事,看在富泽伯父和雄三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廖文杰耸耸肩,抬手挑起来生爱精致的下巴,冷笑道:“没记错的话,刚刚是你叫嚣着要扒了泪姐的衣服,怎么现在怂了?”

    来生爱咬着嘴巴,试图萌混过关:“我随便说说,只想吓唬你一下。”

    “巧了,我也想吓唬吓唬你。”

    廖文杰两手张开,作势欲扑,吓得来生爱惊声尖叫。

    “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

    旁边,来生瞳咬牙出声,小妹心思素质太差,极有可能会被廖文杰看出破绽。

    再看远处自家大家纠结的模样,她决定铤而走险,想办法把今晚的闹剧糊弄过去。

    “你来就你来,我这人打小胃口就好,不挑食的。”

    廖文杰冷笑一声,站至来生瞳面前,居高临下俯视,不忘抬手挑起她的下巴:“实话告诉你吧,有关富泽达二的推测是我乱编的,目的就是看看你们两个的反应,结果你们没让我失望,脑子一个比一个笨,直接把答案写在了脸上。”

    “什,什么!?”

    “你们要的不是钱,身份也不是绑匪,目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我手里的钻石。”廖文杰猛地低头,和来生瞳脸贴脸,距离只有两指之宽。

    这时若是出现按头小分队,轻轻松松便可完成任务。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来生瞳心虚移开眼睛,不敢和廖文杰对视,暗道自家大姐选姐夫的眼光太好了,但也很糟,即便今晚能糊弄过去,以后也瞒不了多久。

    “虽然是个笨女人,但目的明确,有这点对我就足够了。”

    廖文杰冷着脸道:“告诉我,‘黑夜的诅咒’有什么秘密,放着来生家的大小姐不绑,非要得到这颗钻石?”

    “没有秘密,女人生来就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来生瞳一口咬定。

    “按你的意思,以此类推,因为男人生来就喜欢女人,所以我现在可以对你为所欲为,没毛病吧?”

    廖文杰冷笑连连:“别在我们面前嘴硬,你都不知道我的下限在哪,最后一次机会,钻石有什么秘密,不说,今晚就把你们摆出一百零八种姿势!”

    说完,见来生瞳一脸迷茫,廖文杰暗道一声离谱。

    这一点也不霓虹!

    “我的时间很宝贵,赶紧老实交代,不然把你衣服扒光,再扔到大街上。”

    “我不信,你的女朋友就在边上,她不会让你胡来的。”来生瞳眼角抽搐,感觉廖文杰很有可能要来真的,大声说出这句话,向自家大姐求救。

    “哼哼,白费心机,她是个好女人,但我可不是什么好男人。”

    廖文杰大手一挥,作势欲撕,手掌抬到半空,被后面的来生泪拉住。

    “怎么了,又吃醋了?”

    廖文杰皱眉:“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一下被你毁光,如果你总是这样,她们只会有恃无恐,我什么都问不出来。”

    “不用问了,我知道她们要钻石的原因。”来生泪面无表情,权衡片刻,终究是选择了说出实话。

    廖文杰脸一黑,视线来回在三人身上扫过,语气僵硬:“泪姐,别开玩笑了,你怎么会知道……”

    “很久以前,其实也不算久,但对我而言的确是很久了。”

    来生泪回忆往昔,面露哀伤思绪:“在德国,有一位知名的艺术品收藏家,名叫米凯尔·海恩茨,他有三个女儿……”

    “……”x2

    来生瞳和来生爱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自家大姐又一次选择了保护她们,放弃自己对感情生活的追求。

    “在他失踪之后,三个女儿来到霓虹东京,以‘猫眼’为名,开始盗窃无故遗失的珠宝、油画、雕塑……希望通过蛛丝马迹,找寻到自己失踪的父亲。”

    “所以呢?”

    廖文杰低着头退出灯光范围,阴沉面容隐藏黑暗,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米凯尔·海恩茨的三个女儿是日德混血,分别名为来生泪、来生瞳、来生爱,也就是我和她们两个。”来生泪走上前,摸出钥匙打开两个妹妹的手铐。

    “原来如此,来生小姐今晚突然接近我,也是为了那颗钻石,对吧?”廖文杰抬手一摸,黑漆漆的宝石被他紧握在手中。

    听到刻意生疏的称呼,来生泪脸色一白,咬牙道:“是的,一开始的确是这个目的,但是……”

    “可以了,没有什么但是,之前我就说过,我很有自知之明,来生小姐不要再消遣我了。”

    廖文杰上前两步,将钻石放在来生泪手里:“以前常听别人说,男人只有经历过爱情才会成长,我一直不是很懂,今天多谢指教,这是我的学费。”

    “不!我真的!很喜欢你!”

    来生泪抓住廖文杰的手,眼角泪光闪过:“演这出戏,是因为不想让你知道我是‘猫眼’,并不是存心骗你。”

    “可你不是一直都在骗我吗?”

    廖文杰抽出手,拿过自己的手机,转身朝仓库外走去,临出门前,挥挥手留下离别的背影。

    “改天电话联系,我们还是好朋友!”

    “……”

    在廖文杰离开之后,来生泪退后两步,坐在椅子上低头发呆,泪眼线珠顺着下巴滑落。

    来生瞳和来生爱上前安慰,张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抱住自家大姐,分享来自家人的温暖。

    “大姐,你退出‘猫眼’吧?”

    “没关系,只是暂时的分别,以我的魅力,只要勾勾手指,他还会回来的。”来生泪哭着笑道。

    ……

    仓库外,廖文杰快步溜走,暗道一声惊险。

    被催眠喷雾放翻的时候,廖文杰就明确一点,来生泪对他的感情根本不是爱情,为了家族产业,为了两个妹妹,她长期压抑自己对爱情和梦想的追求,反弹过激,才爆发出了无比强烈的欲望,他只是那个宣泄口。

    过两天,等来生泪冷静下来,欲望淡化恢复理性,就会知道自己错的很离谱。

    届时,再想追求来生泪,难度不是二周目重来,而是从普通升级为炼狱,可能性微乎其微。

    既然如此,吃饭、看电影、逛街之类的普通三连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趁着余温还在,来一次刻骨铭心的失恋。

    比起happyend,悲剧更令人心碎,心碎才印象深刻。

    如同泰坦尼克号上的故事,如果杰克挺过冰山和沉船,和肉丝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段爱情还能令人印象深刻吗?

    肯定是不能的。

    而且廖文杰有十足的理由怀疑,肉丝跟杰克过了几天穷日子,发现有情没法饮水饱,会果断踹开杰克,回到有钱的未婚夫身边,老老实实做个花瓶。

    这都是题外话,来生泪不是渣女,但心智过于成熟,段位极高,攻略她只能剑走偏锋,使用非常规手段。

    这一招以退为进看似没戏,实则一旦落子便大局已定,胜利唾手可得。

    天天惦记一个人,别说是感情世界空白的来生泪,渣男如他也扛不住,思念与日俱浓,不是爱情也会变成爱情。

    至于来生泪压制自己感情,从此自大皆空……

    有这个可能性,但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因为她身边还有两个卧底。

    廖文杰敢赌五毛,明天,最多后天,两个妹妹就该给他打电话了。

    “会不会太渣了?”

    想到来生泪的容貌,廖文杰果断踩了踩刷新下限的节操,笑死人,不渣哪来的机会一亲芳泽的机会。

    小手都摸不到!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