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三十七章 偷心贼被抓,要判几年
    凌晨三点,港岛码头。

    廖杰头戴黑帽,一袭黑色风衣,倚靠集装箱,藏身于黑暗之中。

    和严真约好了地点,算算时间,对方差不多该到了。

    从霓虹返回港岛之前,廖杰披着马甲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去土宫家蹭了顿饭,入夜时打电话骚扰琴酒,询问乌丸莲耶是否还活着,刚开始吧啦吧啦,就被对面怒挂之。

    酒厂也就这么回事,员工一点素质都没有。

    两分钟后,一辆轿车停在不远处,廖杰身边残影一闪,严真笑呵呵出现。

    “廖先生,久等了。”

    “严老很守时,是我来早了。”

    廖杰摸出口袋中的香烟,点上一根,指向身后两个标准为20尺柜的集装箱:“废话不多说,货在这里,要不要找人验一下?”

    严真一脸无语,刚开始没注意,这才发现,廖杰的衣着打扮和吞云吐雾时的台词不对劲,一点格局都没有。

    “廖先生,你搁这演哪出呢?”

    “烘托一下气氛,严老不喜欢就算了。”

    廖杰丢掉烟头,抬脚将其踩灭,拍了拍集装箱:“一共两箱货,重量上可能会有点缺失,我下基地的时候遇到了领路人飞鹰jackie,他拿走了几块带路费。我修道的,黄金也是材料,以后可能会用得上,就留了二十块下来。”

    严真点点头,没有在意些许金块,更没有验货的意思,相比这些,他更关心情报有无走漏。

    “廖先生,基地那边处理如何?”

    “基地已经炸了……”

    廖杰讲明情况,基地的自爆的事,他后来询问过,和野上冴子、谏山黄泉无关,也不是美帝特工、欧洲老头二人组所为。

    据野上冴子推测,应该是阿道夫在自杀前按下了基地自爆开关,非但如此,还破坏了控制室里的所有按钮,借以阻止有人借助风洞排风口逃生。

    老头的意思很简单,他为黄金苦熬了四十年,他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拉所有人和黄金一起陪葬。

    基因战士和人造人!

    收获重要情报,严真暗暗点头,问道:“廖先生,关于这两种人形兵器,你有没有搜集血液和零配件?”

    “没有,爆炸来得太突然,时间仓促,我没有想这么多,下次遇到就给你带回来。”

    廖杰摇摇头,小声道:“前段时间我乘船从霓虹返回港岛,那艘游轮名叫富贵丸,恐怖分子首领是美帝特种部队的军官,成熟的基因技术产物,他的尸体现已被霓虹回收。”

    “我明白了。”

    严真心头思索,而后笑道:“廖先生,一段时间未见,道法精进更上一层楼,当真可喜可贺。”

    “严老说笑了,没那么厉害的,只是突破了一个小瓶颈,目前只敢低调做人。”廖杰叹了口气,伸手在严真面前摊开,无需多言,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严真笑而不语,怀中摸出一本蓝皮线装书,廖杰接过一看,书面上写着‘外丹’二字。

    他粗略翻开,一目十行扫过,书内记载外丹黄白术的资料,从理论到丹方应有尽有,详细到手把手教人如何炼丹。

    很实用,但对他而言,书内的丹方已经过时,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好比其中记载的筑基丹,一天三顿当饭吃也无甚大用,搞不好还会引起消化不良。

    看来看去,就一个养颜丹有点意思,可以拿来泡妞。

    正想着,廖杰灵机一动,正经丹药炼之无用,他可以炼不正经的丹药,书上药理知识记载详细,完全可以调配一味毒丹,不求生死符之类的效果,炼几颗豹胎易经丸就心满意足了。

    “好东西,严老破费了。”

    “好东西是好东西,这门外丹术可以让修行中人少走弯路,可材料难寻,想炼制原版几乎不可能……”严真苦笑一声,这年头修行不易,纵然天赋异禀苦练几十年也没法超凡脱俗,同样的,指望外丹术的捷径也不现实,因为天材地宝早就被人采光了。

    “那这玩意岂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廖杰眉头一挑,系统商城里可以买到材料,问题不大。

    “也不尽然,有前辈高人根据药理,改出了简化版,丹方上写得很清楚,你拿去琢磨琢磨,也是一条发财的路子。”

    见廖杰不是很满意,严真又从怀里摸出一个木盒:“里面是五颗小还丹,盘膝打坐炼化药力,可抵常人个月勤修,记住每次只能服用一颗,免得浪费药力。”

    廖杰收下木盒,可抵常人个月勤修,放到他身上是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相较之下,还是外丹术更有搞头。

    “多谢严老,这五颗小还丹很实惠,我就不辞收下了。”

    “礼尚往来,廖先生尽管收下。”

    两人聊了片刻,廖杰询问大哥天残近来如何,有没有得偿所愿,得到还是单身狗的回复。

    之后他挥手告别严真,快步离开港口,没有多问严真如何将两个集装箱运走,些许小事,肯定难不到特异功能表演团。

    严真也没问廖杰如何将二百四十吨黄金从北非带至港岛,人都有秘密,等以后合作关系更亲密了再问不迟。

    ……

    高层住宅小区,龙九听到卧室房门拧开,从熟睡中惊醒,待呼吸声靠近床边,她猛地掀起被子扔过去,同时右腿迅猛踹出,直踢窃贼胸口。

    嘭!

    一脚踢中目标,龙九脸色微变,察觉脚掌被扣,一手撑床,收腿弯膝的瞬间,左腿化鞭凌空朝窃贼脖颈方向扫去。

    啪!

    廖杰抬手接住鞭腿,身躯前倾将龙九压在被子下:“嘿嘿嘿,美女,一个人睡这么孤单,你男朋友呢?”

    龙九闻言一愣,伸手打开床头灯,看清廖杰的面孔,没好气道:“小毛贼,你入室行窃人赃并获,跟我走一趟吧!”

    “ada,偷心贼被抓,要判几年?”

    “无期,不减刑。”

    “这么久,那我换一家去偷,其他人肯定抓不住我。”廖杰笑着说道,低头在龙九脸上亲了一下。

    “想得倒美,你跑得了吗?”龙九冷冷一笑,抓住廖杰衣领,揽住他的脖颈便是一记长吻。

    “阿九,你这样审是问不出东西的,换我来,我审问一直可以的。”

    ————骤雨连三日,江流涨作滩————

    天明,龙九梳妆打扮,看了看镜子中艳光四射的自己,轻啐一口,推了推床上赖着不肯起的偷心贼。

    “这次任务怎么回事,拖了这么久才回来?”

    “一波三折、挫折重重、跌宕起伏、好事多磨……”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反正情况很复杂,危险没多少,就是太耗时间。”

    廖杰递去一个‘你懂的’的眼神:“详情不便多说,总之接下来一段时间,除非是突发情况,我不会再出外勤,可以好好陪你约会看电影了。”

    “今天不行,我还要上班。”龙九耸耸肩:“你大半夜上门,是不是又偷偷溜回来,还没写报告?”

    “正解!”

    廖杰坐起身:“提前了两天时间,刚落地就来找你,不过这次没有纪念品,是空手回来的。”

    “礼物就算了,人知道回来说明你还有点良心。”

    龙九轻哼一声,抹上口红在廖杰脸上亲了几下,笑着说道:“给你一天时间调时差,等我下班回来再收拾你。”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准备今晚亲自下厨。”

    廖杰拍了拍胸口,一脸心有余悸:“有一说一,你除了下面还行,做饭烂出了一定境界,你烹制的食物和食物和刑具没什么区别。”

    “哼,这么不待见我的厨艺,找别人给你做饭好了。”

    “此话当真?”

    “混蛋,快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是啊,正打算把你支走,然后偷偷去见她呢。”

    “……”

    罕见地,龙九今天上班迟到了。

    接下来几天,廖杰逐个划掉清单上的名字,新瓶装旧酒,张口就是‘刚落地就来找你’,累是累了些,可看到翅膀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更加坚定了初衷。

    他开不开心无所谓,大家开心就好。

    ……

    “杰哥,今天吹的什么歪风邪气,你居然主动请我吃饭?”

    饭店里,周星星拍了拍肚子,满脸幸福叼着根牙签。

    “这话说的,好像你结过账一样。”

    廖杰不屑一声:“刚刚问你在哪高就卧底,你也不回,一个劲儿低头吃饭,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阿敏做饭有多难吃。”

    “唉,别提阿敏了。”

    周星星长长叹了口气,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抓起茶杯深情唱道:“变色感情谁人留得住,再等痴情回流殊不易,太多凄凄楚楚的心事,你不知道,亦不想讲你知~~~”

    “什么变色,你绿了?”

    廖杰乐道:“快跟我说说,是不是阿敏终于想明白,一脚把你踹了?”

    “唉~~~”

    周星星放下茶杯,头疼道:“记得前几个月我和你说的那个花袜子吗,消失一段时间又出现了,这扑街仔有反侦查技巧,从前天到今天,我蹲守花店三天,愣是没逮到他!”

    廖杰:(?_?)

    蹲不到是应该的,花袜子被折腾惨了,还没走出贤者模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