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四十六章 活该你是高僧
    “呸,你才不是人!”

    廖文杰下意识怼了一句,说完见对面的法海脸色更冷,叹了口气道:“大师,你再仔细看看,千万别因为一时看走了眼,凭空生出一场无谓争端。”

    “妖孽口出狂言,待贫僧让你原形毕露,看你还有何诡辩之词。”

    法海冷哼一声,一手拂尘搭在手臂,一手连结法印:“大威天龙,般若诸佛,般若叭嘛吽,现形!”

    咒法施加,法海如刀般锋利的双目之间亮起金色竖纹,佛门六神通之一的天眼通。

    能照见三界六道众生的生死苦乐之相,及照见世间一切之形色,无有障碍,纵然是修行千年的大妖,在此神通之下也将无处遁形。

    金光灿灿,法海凝目而视,在天眼通之下,廖文杰背后黑影朦胧,脚踩无边血海,背后隐有一圈金色光轮。

    “阿弥陀佛!”

    看清这一幕,法海当即收起神通,双手合十施礼,歉然道:“师兄有礼了,此番冲撞是贫僧孟浪所致,当面不知师兄佛法高明,贫僧愿认责罚。”

    “呃,那什么……我是个道士。”

    “佛道双修,师兄有大毅力、大智慧,贫僧不及也。”

    “……”

    廖文杰抿抿嘴,有心再解释什么,想起眼前的法海属于一根筋,索性闭嘴,爱咋想就咋想。

    况且法海说得也没错,天赋如他,每晚点灯熬油修炼,就连睡觉时都没放下,短短几个月时间从一介肉体凡胎修至陆地神仙之境,大毅力、大智慧没毛病。

    再加一个大机缘就更准了。

    “大师不必如此,小小误会揭过便是,你我相逢偶然,还不知大师法号,在哪座宝刹古寺礼佛?”见法海诚心道歉,廖文杰挥挥手表示并不在意。

    “贫僧法海,现在金山寺敲钟,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原来大师就是神僧法海,失敬失敬!久闻活佛转世之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假,大老远我就感觉到金光扑面而来,还想着是哪位佛门高人,佛光之强竟能闪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师兄,慎言。”

    “咳咳,没别的意思,大师你不要想歪了,我没说你脑门亮。”

    “……”

    法海也不说什么,低头念了句阿弥陀佛。

    “对了,我观大师……”

    “师兄直接称呼贫僧法号即可,大师之名实在担当不起。”

    “好吧,法海大师,我见你一身佛法高明,实属当世难寻,为何见面之下会有刚刚的误会?”廖文杰很是纳闷,他就那么像坏人吗?

    不应该呀,他日常行善积德,降妖除魔从不缺席的好吧!

    “此番的确是贫僧不该,我大老远见红光冲天,赶来后又见师兄满身邪气,望之定是妖邪无疑,才有了刚刚的无礼之举。”

    出家人不打诳语,法海一五一十讲明缘由,除了不中听,其余没什么不妥。

    廖文杰嘴角抽抽,这和尚阴阳怪气不在他之下,也是可以的。

    “那后来呢,法海你为何收手,是看到了什么吗?”

    “魔相!降魔相!”

    法海严肃道:“佛有降魔相,有大庄严相,有百相,明心见性,方见菩提。贫僧观师兄有降魔相,有慈悲心,有大功德,绝非什么邪魔歪道。”

    廖文杰:“……”

    卧槽,你这和尚真会说话,活该你是高僧!

    老实说,廖文杰不是很懂,但法海字多,就跟他混了。

    “之前以貌取人是我犯下大错,好在师兄有容人雅量,否则凭空生出争执,错上加错,便是贫僧的大罪过。”

    两人结伴而行,法海深感庆幸。

    “还行吧,我这人心肠大小就好,从不主动挑衅滋事,就算被人打了一巴掌,我也只还一巴掌,绝不会多踹一脚。”廖文杰点点头,打小心眼就好,他也没办法。

    “师兄说话字字深藏禅机,贫僧受教了。”

    “……”

    这个和尚,有点着相了。

    两人边走边聊,常年被人误会成妖道,冷不丁遇到一个识货人,廖文杰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老底被人轻易看透,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宁愿继续被人误会。

    事不宜迟,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

    最快的解决办法在系统处,没有花里胡哨的操作,套路简单粗暴,氪就完事了。

    此方世界情况不明,以后的炼心之路也少不了遇见得道高人,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他决定氪了。

    系统炉鼎,他将从张丽华处学来的敛息术扔进暗槽,花五百点兑换两门相辅相成的功法,再砸下一千点开炉费,熔炼出一门‘凝气决’。

    【凝气决(于无而静,潜心静;自然而定,玄武定)】

    “龟息就龟息,非要扯上什么玄武,搞得……还别说,貌似有点东西。”

    运转凝气决,廖文杰还没吐槽完毕,就看到法海脸色微变,紧接着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门法术的不凡之处。

    有点东西,亿点点。

    法术运转之下,不仅能遮蔽他望之不似好人的邪气,还能敛去自身气息,从物理方面的隔绝到精神气质上的屏蔽,普通人看不出他的深浅,修行中人也不例外。

    妙啊!

    廖文杰暗暗点头,这钱花得值,女朋友们再也不用因为他身上有其他女人的脂粉味而伤神了!

    “师兄,你这手敛气的法门很高明,贫僧若是不以‘天眼通’的神通观察,根本看不出你是个佛道双修的高人。”法海点头说道。

    “哪里,法海你的凡学也不差。”

    “师兄,什么是凡学?”

    “这不重要,法海你年纪在我之上,就别喊什么师兄了,听起来怪怪的,直呼我的名字即可。”听法海一口一个师兄,廖文杰虽知是客气话,听听就行不用在意,可总觉得格外别扭,有点接受不了。

    “师兄有命,不敢不从,我称呼一声廖兄,不知可否?”

    “行吧,总比师兄听起来好多了。”

    “……”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廖文杰发现,法海看似严肃,守规矩讲佛理,却也是个不拘小节的和尚。对志同道合者,他处处谦让有礼,但提及妖魔鬼怪,整个人就是另一种态度了。

    屁股很正,正到了水至清则无鱼的程度。

    相较之下,廖文杰觉得自己好太多了,虽然他降妖伏魔从不留情,但也有恻隐之心的时候,比如之前的楚人美和无头女鬼,没有一见面就喊打喊杀。

    再有聂小倩两个女鬼,助纣为虐只因身不由己,他网开一面,为她们在燕赤霞处求了个投胎转世的机会。

    当然,也不是全是女鬼的缘故,kazaf主仆两人,是吸食人类鲜血为生的吸血鬼,也被他放了一条生路,从港岛赶去了欧洲。

    “廖兄,荒山野岭少有人烟,你到此处是何缘故?”

    “修行修性,有修自然要有行,道在脚下,行在手,性在心,缺一不可。”

    廖文杰严肃脸,随口编道:“闭门造车百年皆空,行万里路,见红尘事,方能明悟本心。”

    “受教了!”

    法海点点头,他这趟出远门也是如此,心有瓶颈掣肘,坐立不安便出门走走看看,寻找破开魔障的机缘。

    正说着,前方一个手持禅杖的老和尚飘过,笑呵呵哼着歌,神情怡然自得,遥见二人微微颔首。

    “廖兄,你觉得此妖如何?”法海目送老和尚离去,脸色逐渐转冷。

    “呃,我觉得以貌取人最是不该,别忘了咱俩初见时的情景,你可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连栽两次。”

    廖文杰嘴角抽抽,很清楚这就是一句客套话,他觉得怎样不重要,法海自己觉得才重要。

    看情况,法海应该是觉得要降妖除魔了。

    果不其然,廖文杰话音落下,法海便运起神足通的法门,朝老和尚追赶而去。

    “老方丈,风清气爽啊!”

    廖文杰:(?_?)

    原来刚才不是巧合,法海和妖怪搭讪都是一个套路。

    他翻翻白眼,脚尖点地御风而行,怀中摸出蓝宝石‘阿图姆的呼吸’,速度快了数倍不止,轻易便追赶上了法海。

    “是啊,年轻人,晨运对修炼内丹很有好处的,我每天这个时候都要跑上几圈。”

    “前辈,你鹤发童颜却健步如飞,吐纳气定神闲,修行登峰造极,敢问你修了多少年?”

    廖文杰:(?_?)

    之前说过的话,现在再说一遍,而且他还在旁边,法海不会觉得羞耻吗?

    “哈哈,岁月不留人,转眼都两百年了。”

    老和尚手中拿着佛珠,笑呵呵道:“你们呢,两位年轻人修了多少年了?”

    “惭愧,贫僧修行至今才二十……”

    “我修行快一年了。”廖文杰插嘴道。

    “……”x2

    话音落下,老和尚和法海齐齐身形一顿,三人继续晨运,却没人在说话了。

    “年轻人,你倒是继续啊!”

    就怕空气突然地沉默,老和尚催促法海一声。

    “惭愧,贫僧才修了二十多年,不如方丈你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

    法海脸色冷漠,双目一凛:“大胆妖……”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廖文杰大喝一声,然后转头看向法海:“是这样,没错吧?”

    “是,是的。”

    法海深吸一口气,拂尘横扫,挡下惶恐不已的老和尚,语速飞快道:“大胆妖孽,我要你原形毕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