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娘,好臂力
    水道河边拱桥,向东百步开外,一家不大不小的医馆门可罗雀。

    堂中,两个年轻人面色凝重对坐,廖文杰和李修缘。

    廖文杰抬眼一瞥,蔑视道:“修缘,准备好受死了吗”

    李修缘冷冷一笑:“杰哥,这话该我说才对,丧葬费准备好了吗,没有的话,我可以借你两个铜板。”

    “牙尖嘴利,两个铜板留着自己用吧,我的‘大将军’可不是吃素的。”

    “笑话,我的‘铁霸王’也不是……咦,貌似它还真是吃素的。”李修缘面上一囧,李家世代信佛,日常粗茶淡饭少荤腥,的确是吃素的。

    狠话放完,两人摸出竹简,开始斗蟋蟀。

    可能是撂狠话时输了气势,李修缘的铁霸王出场就气弱三分,不过几个回合,便被对面的大将军斩于马下,丢了一截翅膀。

    “啊!我的铁霸王———”

    李修缘捶胸顿足,一副死了老子的悲痛。

    “就这还铁霸王,改名‘小强’好了,修缘,你这张脸就该养小强。”廖文杰吐槽一声。

    “欺人太甚,明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李修缘哼哼唧唧,嘴上不服,心里开心的笑出猪叫。

    李茂春将他扔到医馆,让他多学多看,多经历些人间冷暖,开了心智,就不会整日游手好闲胡闹了。

    结果呢,廖文杰还不是被他带歪了!

    得意.jpg

    “杰哥,你这家医馆开张三天,除了女人,一个正经病人都没有,有没有考虑过改行卖蟋蟀”

    “净瞎扯。”

    廖文杰白了李修缘一眼:“刚开张就是这样,等哪天我医活一个死人,神医的名声传出去,病人就会主动上门了。”

    “是这样吗”

    “嗯,都是这么演的,不会错。”

    “我倒觉得和你门前贴的那副对联有关,太嚣张了,换我也不会进来。”李修缘指了指门外。

    我有不死药,一粒解千年。

    君有万贯财,岁月眼前灰。

    “杰哥,你这副对联不是很工整,有点强行附庸风雅,建议花钱找书院的秀才帮你重新写一副。”李修缘直摇头,他不是大夫,从病患的角度出发,这间医馆一看就死要钱,进门等于破产。

    “还行吧,我觉得挺好。”

    廖文杰耸耸肩,比起这幅对联,令他无语的是医馆的名字。

    保安堂。

    没记错的话,白素贞资助小白脸许仙开的医馆就叫这名字。

    眼前这个世界,许仙是个教书先生,不存在医馆‘保安堂’,门头匾额是李茂春赠送的,说是李修缘的学费,廖文杰寻思着强行更换会起到反效果,索性便将其挂了上去。

    “对了,修缘,今天是清明节,你不陪你爹娘去祭祖”廖文杰瞄了眼外面的天色,阴沉沉的,随时都可能下雨。

    “早上祭过祖了,现在爹娘约了朋友踏青,那群人老得都快走不动路了,说一句话要拐三次弯,我才不去呢!”李修缘嫌弃道。

    清明节又称踏青节,扫墓祭祖与踏青郊游是清明节的两大礼俗主题,李家人丁少但朋友多,呼朋唤友出门踏青要持续好几天。

    “少爷!少爷————”

    医馆外,李家下人快步跑了进来。

    “怎么了,来福,慌慌张张的,你老婆生……哦,你没老婆。”

    “不是啊,少爷,是老爷那边出事了。”

    来福解释起来,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出行,也不知是何原因,集体吃坏了肚子,拖泥带水的壮观场面令人望而却步。

    “这么厉害!”

    李修缘瞪大眼睛,猛然间想到了什么,问道:“我爹娘呢,他们怎么样”

    “老爷夫人没事,让我回来取药找郎中,不巧今天是清明节,路过几家医馆都没开门……”来福讲明情况,因为拖泥带水的人实在太多,且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愿大庭广众之下出洋相,便派遣下人来找郎中过去。

    “有什么路上再说,修缘,把药箱背上,我们走一趟。”

    “那边估计味很冲,爹娘没事,我就不去了。”李修缘连连摆手,头等大事是寻找铁霸王的继承人,明天一雪前耻。

    ……

    湖边,廖文杰背着药箱分外无语,等他坐船赶至案发现场的时候,因为时间耽搁,拉到虚脱的一行人已经被运走了。

    白跑一趟。

    想想貌似也不是什么坏事,几十个人集体窜稀的场面的确很渗人。

    来到渡口,一艘花船连渐行渐远,廖文杰望了望阴沉天空,准备找个角落瞬移回家。

    刚准备动手,察觉视线落在身上,半晌不曾移开,皱眉朝来源处望去。

    湖中画舫。

    白素贞依靠船边,遥遥看着渡口,手指缠绕发束,嘴角笑意痴痴傻傻。

    那晚天太黑,廖文杰没看清的她的脸,邂逅失败很正常,今天不同,她自信容貌身段能让老实人把持不住。

    稳了!

    “姐姐,回神了!真要是喜欢他,找媒婆上门说亲就是咯,何苦大费周章,万一他太老实,不肯入套怎么办”小青匍匐在船板上,上身为人,下身为蛇尾。

    深绿色蛇尾扫来扫去,摇晃船桨的船家视若无睹,仿佛大家都有尾巴,没什么可奇怪的。

    “男欢女爱就该两人做主,找媒婆说亲,多了一层桎梏反倒不美。”

    白素贞白了小青一眼:“而且,我要的是他的心,不是他的人。”

    “有什么区别,心是身体的一部分,你得到了他的人,等同于等到了他的心。”

    小青不是很懂,爽快道:“依我之见,不如趁三更半夜四处无人,我按住他的手脚,你也好得偿所愿。”

    “呸,说的什么浑话!”

    “我可没瞎说,你都流口水了。”

    “满口胡言!”

    白素贞轻啐一声,瞄到小青的蛇尾,催促道:“快点,我要施法降雨了,你赶快把尾巴收起来。”

    “上吊也要喘口气,这条尾巴跟了我五百年,突然分叉,总要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小青抱怨连连,姐姐变了,想男人之后就不疼她了。

    “今天不行,好不容易等到他独自出门,说什么都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小青……”

    白素贞抬手撩起妹妹的下巴:“别坏了姐姐的好事,你跳湖吧!”

    小青:“……”

    不管小青气呼呼噘嘴,白素贞端起小桌上的茶杯,挥手将杯中之水扬上半空,施法呼云唤雨,将天空阴沉沉的雨云拉下。

    轰隆隆!

    惊雷划过,灰蒙天空白光一闪,霎时,骤雨倾盆,雨水落幕连珠,惊扰湖面雾气朦胧。

    廖文杰撑起雨伞,静等画舫靠近,女妖精来意明显,馋他的身子,巧了,他也馋对方的身子。

    双方均有见色起意,这就是爱情。

    不过,这次不行,女妖精自以为一见钟情,实则背后有人推波助澜,欲要套他入局,助法海度过心魔劫难。

    分析下来,白素贞属于第一层,以为自己在第二层,推波助澜之人在第二层,以为自己在第三层。

    廖文杰有特殊情报来源,熟知全部剧本,等同能掐会算的神通,自认处在大气层。

    考虑到对面不是善茬,真有能掐会算的神通,假装第二层,实则空间站,廖文杰决定稳妥点,纵然美色诱人,这个局也不能入。

    难度有点大,但他从不主动经验丰富,而且和稀泥一直是可以的,再不济……

    和兰若寺的小倩、小青划等号,就当拿两个蛇精来修行了!

    画舫靠近渡口,小青不情不愿靠近船边,嘴里嘀咕着‘姐姐变了,再也不是以前的姐姐了’之类的幽怨之词。

    白素贞笑容不变,偷偷伸脚,将自家妹妹踹进水里。

    “噗通!”

    “咕嘟咕嘟———”

    “公子,风大雨大,不如进船避避雨,也好让船家送你一程。”船靠岸边,白素贞朝廖文杰伸出手。

    “多谢姑娘好意,我很喜欢下雨天,融入自然很有意境,而且……”

    廖文杰指了指船边冒泡的地方:“我刚刚看到有人落水了,还是被你踢下去的。”

    “公子说笑了,水下是我妹妹,她从小熟悉水性,尤其喜欢在雨天戏水,是自己跳下去的。”

    “太危险了,我下去救她。”

    廖文杰摇摇头,一步踏上船头,扔下雨伞便要跳水。

    “公子小心!”

    白素贞拉住廖文杰衣袖,船头打晃,她一个脚滑,摔进了廖文杰怀里。

    眼眸对视,柔情蜜意,其中蕴含的爱意,绝不是一见钟情缠身子可以解释的。

    廖文杰:

    掐指一算,这条蛇中暑了。

    还有,这条蛇居然是温的,腰好细,好软……

    水波迤逦连绵,湖面荡开氲氤雾气,廖文杰眉头一皱,惊觉空气中旖旎味太浓,跳出暧昧气氛,主动将白素贞扶好。

    后者恋恋不舍,一双美目放在廖文杰身上,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看着他。

    “姑娘,有时间看我,不如下去把你妹妹捞上来。”

    “不用管她,死不了的。”

    “这么能行,人命关天岂能儿戏。”

    廖文杰连连摇头,纵身一跃……没跃出去,双脚踮起的时候被白素贞拉回了原位。

    “姑娘,好臂力!”

    廖文杰感慨一声:“这等力气,寻常大汉也比之不过,将来谁要是娶了你,那可真是倒霉了。”

    白素贞:“……”

    都怪小青捣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