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五十八章 师兄又沉迷女色了
    付诊费这种事拖延不得,廖文杰当场就让老和尚念了一段经文,后者讲的是【华严经】,洋洋洒洒说了几千字,听得廖文杰眼睛瞪得滴流圆。

    这段经文他听得毫无感觉,没有原地顿悟本领大涨的效果就算了,连个遍地金莲涌起的特效都没看到。

    真就一段普普通通的经文,和尚念着,他听着,然后就完事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后,廖文杰深吸一口气:“敢问大师,都说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世界究竟有多少世界呢”

    机缘上门,没理由什么都不是,这段经文肯定有说法,只是他还没发现罢了。

    “贫僧法空,谓诸法由因缘而生,并无独立存在的实体,施主若有所思,一粒尘埃在施主手中亦是一片世界。”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这时候就别打哑谜了。”

    “阿弥陀佛!”

    法空双手合十,低声呼了声佛号,沉吟片刻,缓缓道:“三千世界本无穷,贫僧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简单点,其他世界也有大师存在吗”

    “有,也没有。”

    “如何做到有,如何做到没有”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大师,能说人话吗”

    “善。”

    法空闻言点点头,然后……

    然后就不说话了。

    廖文杰翻翻白眼,有心握拳给法空的脑门来上一下狠的,又怕对方两腿一蹬直接去世。

    先等等,等十天后,所有的经念完了再问一遍,如果到时还是这种说话,他只能……

    他也没办法,比起法空两腿一蹬,他更怕对方撕下伪装变得全身金光闪闪,亮出名为‘道理’的大金拳头。

    医馆交给李修缘照看,廖文杰将法空拖回家,言出必行,让其在家里念了十天经。

    法空念经的时候,廖文杰把白素贞和小青也喊了过来,一个人是听,三个人也是听,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

    结果白素贞眼里只有他,经文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了十天耳边风。小青更加不堪,第一天就当场睡着,之后九天不见踪影,连耳边风都没听到。

    个人自有机缘,廖文杰劝了,她们听不进去也没办法。

    十天过后,法空告辞离去,廖文杰望其背影直翻白眼:“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浪费我十天大米饭。”

    机缘他已经收到了,一个加速修行的buff,也可以说是悟性,但只能用于佛门功法神通,比如法海的纹身贴纸。

    换言之,上个buff的事,念一段经文走个过场,再来一句‘施主好悟性’也就结束了。

    因为廖文杰的生拉硬拽,法空硬是将这个buff上了十天,满满嘲讽意味,笑话他自作聪明。

    又因为打不过,这个仇暂且记下,按照法空的说法,别的世界也有他存在,以后还会遇上。

    至于真实身份是谁,对方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看李修缘,廖文杰便心知肚明了。

    还有一点让廖文杰深为不满,buff可以增速佛门神通功法,却增速不了‘法相金身’的神通。

    大致原因,可能是这门神通虽来自佛门,打底的基础却是内丹功+九字真言四纵五横法,以及错版的六天大阴仙经,说道不道,说佛不佛,歪的不成样子。

    金身倒还好,在系统处氪完了,关键是法相,凝练不得其法,缺少一个参照物,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继续。

    ……

    又是几天过后,天色阴沉不见阳光,骤雨不歇,杭州城积水严重,河道上涨一天比一天吓人。

    因为积水的缘故,廖文杰两天没去医馆,站在窗前心有所感,朝城中水道上游方向看去。

    陆地神仙之境已至超凡脱俗,就和无师自通领悟御风之术一样,身念自然一体,无需卜卦掐算也能感应到祸福凶吉。

    早上起来他就察觉到不妥,今天恐有天灾降临。

    “公子,我为你熬了莲子羹,已经晾凉了。”

    白素贞端着瓷白小碗,摇曳香风来到廖文杰面前,调羹舀起,轻靠嘴边碰了碰,才缓缓朝其递了过去。

    廖文杰淡淡一笑,享用起美人的服侍。

    有些事无需挑明,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他收了机缘,就表明愿意跳进法海的局,既然如此,白素贞这边也就没了继续推辞的必要。

    不过,该矜持还是要矜持的。

    除了‘不主动、不拒绝’的立身原则,还因为之前对白素贞说过,他喜欢的是小青,不是小白。

    陡然移情别恋,会显得他是个渣男,虽然的确是,但白素贞不知道啊!

    为了不让她失望,廖文杰决定装一装,给其一个善意的谎言。

    每天被白素贞无微不至照顾,习惯成自然,生活里不能没有她,日久生情的过度就不错。有情有义有担当,转变也不会过于唐突,兴许还能看到青白开撕,想想就靠谱。

    一碗莲子羹喂完,白素贞几乎快要贴在廖文杰身上,两人眼眸对视,身形越靠越近。

    就在这时,一道惊雷炸响,廖文杰身躯一滞,默默推开怀里的白素贞,遥望黑压压的天幕,嘀咕道:“看这天色,又是一场暴雨将至,不知道今年会不会突发水患。”

    白素贞恼怒望了老天一眼,早不打雷,晚不打雷,偏偏在这个时候。

    气死蛇了!

    她捋了下肩头长发,缠绕指尖,另一手背在身后掐算,顿时紧皱眉头。

    “公子,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白府院子里埋着一箱金银财宝,我带妹妹过去一趟,趁大雨成灾前将其挖出来,免得被水淹了。”

    “白姑娘,这种天气就别出门了,路上积水不浅,摔倒了怎么办”

    “公子不用担心,我和妹妹都练过武,这点积水还难不倒我们。”

    “我也练过几手,武艺还算可以,陪你们一起去吧!”

    “不用,我和妹妹去去就回,要不了多少时间。”

    不等廖文杰再说什么,白素贞快步推门,将小青从窗户底下拎出来,撑伞消失在雨幕之中。

    目送二人离去,廖文杰遥望天边,身形淡化消失不见。

    ……

    杭州城,暴雨数日不停,水势高涨漫过河道,另有周边江湖大河躁动,冲击堤岸虎视眈眈。

    白素贞带着小青立在山巅,远远望到水波从上游连绵涌来,声势轰鸣,远非人力可挡。

    “小青,豪雨成灾,冲入城中必成大祸,赶紧施法治水。”

    小青闻言点头,比法力,她修行三心二意,远不如白素贞强大,但种族神通自带控水之能,可助一臂之力。

    两人联手施展神通,浩荡洪流好似撞击无形屏障,奔涌声势骤然停顿,水波翻滚,轰鸣震颤爆发,后浪叠加涌来,声如千军万马奔驰过境,振聋发聩震彻云霄。

    滔天巨浪蔓延高涨,堵不如疏,随着白素贞并指挥下,分化数道融入地下暗流,朝着远方大海奔腾而去。

    两蛇加起来一千五百年的修为,扣除小青的水分,可能连一千三百年都没有,纵有天赋神通,治理水患仍旧力有未逮。

    白素贞心中焦急,唯恐耽误太长时间,廖文杰久等不见人归,独自出门寻找。

    万一落水了怎么办

    “阿弥陀佛!”

    白色身影自带闪光特效飞来,法海立在山间,望着奔流不息的洪水,皱眉道:“天灾**凡人必经,但我佛慈悲,就让贫僧帮你们逃离厄运。”

    说罢,他盘膝坐下,周身荡开淡淡金光,并掌成刀朝水患压下。

    “甘露之泉,涤除凶秽,杨枝轻洒,普散愁团,我今持咒,洁净周全。”

    “开!!”

    水境一分为二,无形之风劈开奔袭浊浪,安抚躁动不安的洪流,引导其涌入地下。

    压力骤减,小青小声靠在白素贞耳边说道:“姐姐,是那晚的和尚,他也来了。”

    “嗯,看来我们和他还挺有缘分。”

    白素贞小声回了一句,初见时没怎么在意法海,只顾着看廖文杰,一见倾心,再没法忘记。

    “阿弥陀佛!生者,善者,慈悲者。”

    法海治理水患,转头对两女微笑点头,一副很看好你们的样子:“幸得师兄所言,不枉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善哉,善……”

    “咦!”

    善到一半,法海惊觉不妥,没感觉错的话,两条蛇妖身上有股令他无比熟悉的气息。

    怪事,她们怎么会和师兄有所牵扯

    莫非师兄又沉迷女色了

    正要脱口问出,远方天幕水龙卷起,蜿蜒雷蛇疾走。

    昏沉乌云迸射耀眼光芒,漫天水汽从天空延伸至地面,包括阴云黑幕在内,翻滚收拢,抽丝般汇聚一团,被深藏中心的云鲸吞下。

    “妙哉,师兄也来治水了!”

    法海望之大喜,瞬间就把两条蛇抛之脑后,原地跳起,直射远方天空而去。

    “姐姐,那和尚的师兄也在治水,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小青心生好奇,想看看治水的高人长得什么模样。

    “不了。”

    见远方声势滔天,白素贞暗暗咂舌,直呼惹不起:“这和尚口中仁慈,实则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他师兄不见得会比他好说话,我们还是别自找麻烦了,将水患清一清便回去。”

    “哼,回去看你勾搭廖公子吗”

    小青撇撇嘴,白素贞口口声声姐妹情深,结果却臭不要脸抢她的男人……

    贱婢,明明是她先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