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五十九章 笨手笨脚的,粗活比较适合你
    阴云天幕之中,雾气水汽汇拢成汪洋大河,于中心处,遇长鲸吸水消失不见。

    廖文杰凭空虚立,以‘喝水’的神通收取漫天雨水,身旁红光游走,荡开层层血煞红光,抵挡不时落下的惊雷闪电。

    “师兄,我来助你。”

    远方光束纵横而来,圆溜溜的金钵托起护体金光,挡下雨幕阴云中的雷霆侵袭。

    廖文杰朝远方看去,对法海点点头,眼中红光一闪,全力催动红色念力,加速收取雨水山洪。

    乌压压的黑云转淡,灰色天烟褪去暮色,大日当空,照得雨林湿地腾起朦胧雾气。

    如梦似幻,烟气飘渺,流云行水铺盖山川,雨后彩虹当空,七彩长桥连通天堑两地。

    法海收回金钵,飞至廖文杰身旁:“师兄,数日不见,你神通本领又有精进,当真可喜可贺。”

    “待会儿再说,我先去放个水。”

    廖文杰比了个手势,双目凝视碧海蓝天方向,身躯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来到茫茫大海之上。

    随着他挥手一舞,天地骤然色变,漫漫阴云笼罩海洋上空,一声惊雷过后,飘荡起蒙蒙细雨。

    喝水+春风化雨,以后他也是个龙王了。

    雨幕落下,廖文杰瞬息返回,笑着对法海说道:“有段时间不见,经书看得如何,心魔之劫过了吗”

    “多亏师兄指点,贫僧重整平常心再看经书,已无心魔乱我修行。”

    法海双手合十,微微施了一礼,信心百倍道:“料想全部经书读完,便可重修心境大圆满,届时再无心魔之忧。”

    这旗子插的,贫道都能看到你的坟头草了。

    “戒骄戒躁,砥砺前行,切记不可自满,你的心态有问题,还是太自大了。”

    廖文杰皱眉提醒一句,而后道:“也别一味死读书,修行离不了‘行’,比如今天,治理水患有功,不可缺席,也不可迟到。”

    “师兄所言甚是,功德加身,于修行百利而无一害,理应多多益善。”法海笑着点头。

    “不对,你这种想法不对,怎么听着有点为了功德才做好事的意思呢”

    廖文杰闻言一愣,为目的而付出行动,为了做好事而做好事……

    呃,貌似没什么不对,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好事终究是做好事,也有人收益得到了帮助。

    “师兄,行善有功德,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是我想多了……”

    廖文杰摇摇头,他开医馆、治水患,出发点也是日行一善捞点功德,这里就不立什么牌坊了。

    而且法海说得没错,硬要指点几句,反而有可能把人带歪了。

    尤其是现在的法海,在心魔边缘反复横跳,还是少说为妙。

    “师兄,贫僧刚刚治理水患,遇到两个妖冶女妖,我在她们身上感应到了你的气息。”

    在白青二蛇身上,法海察觉到廖文杰的气息,但廖文杰这边,因为有‘凝气决’护身收敛,他什么都没感应到。

    又问就提,法海说话直来直去惯了,不懂什么叫拐弯抹角。

    “你说她们啊,我知道,那晚紫竹林见过,杭州城内巧遇,我看她们心肠不错,挺善良的,就收留她们住在家里了。”廖文杰没有隐瞒。

    “师兄,女妖骚媚入骨,你和她们朝夕相处,万一动了真情怎么办”法海担忧道。

    “应该不会,我经历的女色海了去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廖文杰摸了摸下巴,真情没有,色心倒是斩之不尽。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不主动,不拒绝,不动情,只馋身子就不会有情劫之忧。

    纵然炼心之路结束,栓紧裤腰带走人,这两条蛇也不是凡夫俗子,寿命长久不会说死就死。真要心有愧疚,等以后他找到返回此界的办法,再续美好前缘,补上亏欠就完事了。

    等等,为什么会是两条蛇妖,不该是只有小白吗

    廖文杰面色凝重,大意了,貌似一个不小心,他比以前更渣了。

    “师兄,贫僧刚经历过心魔,深知劫难可怕。你为陆地神仙,神通广大,只差一纸诏令便可位列仙班,修行不易,切不可沉迷妖女美色,毁了大好前程。”法海由衷说道。

    情报t。

    廖文杰点点头:“我觉得还行,反正也没修多久,一年的事儿,毁了再练就是。”

    “……”

    法海心头一痛,嘴角抽了半天,最后双手合十,低声念了句佛号。

    “哈哈哈,你刚刚犯了嗔戒,想骂人对吧”

    “没有。”

    “有就有呗,在我面前还装什么。”

    廖文杰笑着上前,揽住法海的肩膀:“有嗔戒就对了,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人活着才更像个人,想做佛就该先把人做做好。”

    “师兄所言甚是,贫僧受教了。”

    法海不是很习惯勾肩搭背,但如果是廖文杰,那就没问题了,继续说道:“关于那两个妖女,虽有善心善行,但红尘之意太浓,师兄和她们走太近,必会受其引诱,平白染了她们身上的红尘之气,还是将她们赶走比较好。”

    “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让她们尝到甜头。”

    廖文杰笑着说道:“反倒是你,历劫之人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理应潜心修行修性,想太多对你不好。”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说起定力,我可比你强多了,至少不会因为看到村妇赤身……喂,你去哪,我话还没说完呢!”

    目送法海身影消失,廖文杰脸上笑意收敛,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法海已经注意到了白素贞和小青,劫难也的确和她们有关。

    换成许仙在的话,肯定是一出强行剃度,让其远离女色。

    可换成他……

    廖文杰摸了摸下巴,在打不过的情况下,难不成法海要将两个女妖抓回去剃度

    不会吧,无论怎么看,两条蛇妖都是被渣男祸害的受害人才对,镇压她们能改变什么

    而且,原著里法海强行掳走许仙,是因为自己渡不过色劫,才要强渡许仙,多少都有点嫉妒许仙左拥右抱的意思。

    现在法海被他点醒,认清自己真正心魔所在,而他不是许仙,上述矛盾不成立,连抓人的冲突都找不到。

    廖文杰捋了捋,不明所以,又是送女妖精,又是送机缘,拉他入局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这一局里法海不是重点,他的劫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个划水的路人,顶多出来喊两嗓子大威天龙……”

    廖文杰若有所思,望向杭州城方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或许这一劫是白素贞的情劫,我就是她的魔。”

    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是紫竹林,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里面修炼成人的,且的确有白素贞历经磨难,最后得道成仙的说法。

    想到这,廖文杰双目微眯,当初入局的时候,他可只收了一分钱。

    亏了!

    ……

    “怎么回事,人怎么不见了!”

    廖府,白素贞和小青治理完水患,急赶慢赶返回家中,前者心有不安,进门就开始找廖文杰。

    几声呼唤不见回应,四下寻找也不见人影,急得额头落汗。

    “姐姐不要着急,可能是在倒在哪里睡着了。”小青在廖文杰屋内翻找,打开茶壶盖,确认里面没藏人,大大咧咧将其盖好。

    “怎么可能不着急,肯定是见我们俩半天没回,一个人去了白府。”

    白素贞抬手掐算,不得而果,心中更加焦急,转身朝屋外走去。她正欲飞去白府,两脚刚刚离地,视线中便出现了廖文杰拎伞而回的身影。

    一口气没提上来,白素贞险些撞到屋檐,落地后快步朝廖文杰走去:“公子,风雨刚刚停下,你这是去哪了,怎么连衣服都弄潮了”

    “没什么,我见你和小青半晌不归,唯恐你们俩出了什么状况,心绪难宁,便出门走了一趟。”

    廖文杰平淡道:“去的时候天还没放晴,风雨势大,衣服也就打湿了。”

    “公子……”

    白素贞闻言大为感动,虽说些许小雨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但廖文杰不知道啊,还以为她和小青只是普通的富家小姐和丫鬟。

    情念一动,她忍不住捧起廖文杰的手,双手合住握在掌心之中。

    “白姑娘,你们走的哪条路,怎么一来一回没遇到你们”

    “这不重要,公子衣衫湿了,我服侍你换身新的,免得寒气入体。”白素贞凝视廖文杰,眼中净是化不开的柔情爱意。

    “衣服来了!”

    小青抱着长衫靠近,一巴掌拍开白素贞的手,她对男女之情不是很懂,但领地意识是生物的天性,蛇也不例外,不想自己的所有物被自家姐姐勾走。

    毕竟廖文杰先喜欢的是她,亲耳所闻不会有假,所有物没毛病。

    “小青,公子的衣服交给我就可以了,你去柴房烧水。”

    “不要,我先来的,衣服也是我拿来的。”

    “乖,听话,你笨手笨脚的,粗活比较适合你。”

    “呵呵,姐姐也不见得有多精细!”

    “……”

    sσ??

    贱婢,凭你也想抢我的男人!x2

    廖文杰:

    加油,小青,争自己的东西不丢人,看好你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