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六十七章 凭什么和皓月争辉
    国清寺。

    降龙挑着一根竹竿走在前面,竹竿末尾的长绳上吊着鸡腿,以食物为诱惑,将伏虎一路钓了过来。

    廖文杰跟在最后,嘴上说着拒绝,身体还是很诚实凑了过来。

    “嘿嘿嘿,杰哥,我就知道,你心怀慈悲,又和我佛有缘,肯定会帮我的。”

    降龙眉头一挑,他全身法力留在天庭,现只取回了转世前的记忆,虽说超凡脱俗的境界让他以凡人之身施展一些神通,但凡躯就是凡躯,有些事心有余而力不足。

    有一尊陆地神仙跟在身边,可以省去他很多麻烦,就算上面偷偷下黑手,只要不是臭不要脸以真身降临,来多少都是白给。

    毕竟是陆地神仙,神通广大足以位列仙班,差的只是一纸调令罢了。

    而且看廖文杰的样子,走的不是修行养性的路子,佛道双修吃得很开,去哪边做护法都绰绰有余。

    “你想多了,我帮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

    廖文杰摇摇头,他来国清寺是为了见法空住持,有几个问题要问清楚。

    上次提问的时候,老和尚支支吾吾,转着圈和他打哑谜,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讲个明白。

    有一说一,这些问题不解决,廖文杰真不敢插手降龙罗汉和神仙们的赌局。

    就这次的炼心之路来看,法海肯定不是主角,凭良心,讲道理,法海仅是路走歪了,本质上是个好和尚,不会也没资格做底关boss。

    两条蛇就更不可能了,虽然她们的道行很深,手段也不差,屡屡让廖文杰置身险地,但这点磨难,他咬咬牙也就挺过来了,精英小怪不足为虑,评不上boss的职称。

    想来想去,主角只能是降龙,哪怕是看脸,廖文杰也倾向于这一结论。

    现在问题来了,降龙在天上到处得罪人,豪言立下赌约,下凡改变三个九世倒霉蛋的命运,这么大的局,廖文杰掂了掂自己百十斤的金身,很有自知之明表示跟不起。

    可话又说回来了,炼心之路的局这么大,把他扔进来意义何在

    百思不得骑姐,廖文杰沉吟片刻,决定问问法空住持,如果能准确回答他几个问题,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没错,就是这了。”

    踏入国清寺大门的瞬间,降龙便敏锐察觉到若有似无的血脉相连之感,多年前,他轮回修成了一具金身,就在这间国清寺。

    嘭!

    一缕白烟炸开,地下钻出一个手持桃木杖的老者,高瘦清癯,一看就很有涵养。

    “老兄,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老者上前抓住降龙的手腕,拽着他便往大殿方向走去。

    “大哥,你谁呀”

    “我是这里的土地,奉命守护你的金身,现在你来了,我的任务也结束了。”

    土地公如释重负,使了个障眼法,带降龙从大殿走入,一路溜到后殿,悄声指着最中央花团锦簇的一具金色尸骸。

    坐化金身,肉身舍利,千万年不腐不坏。

    降龙对视金身,枯坐尸骨缓缓抬头,上下颚张开,咔吧咔吧阖动,似是正在和他交谈。

    “妙啊!”

    降龙眼中爆开一团金光,猛地甩甩头,将眼中金光抛开。

    有这具金身在,可保他肉身不灭,自由穿梭三界,再有一尊免费的陆地神仙充当护法,不管来什么阴谋诡计,他都无所畏惧。

    降龙得到金身,土地公任务完成,抹了把头上的汗水,原地打晃钻入地下,余留一道青烟升起。

    降龙挥手和其告别,正打算离去,发现身上的障眼法消除,再看大殿正中央的观音大士佛像,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法空住持从角落里钻出,惊讶道:“咦,你不是修缘吗,什么时候过来的”

    “原来是法空住持,太好了,我正要找你呢!”

    降龙搓着手上前,一把揽住法空的肩膀,一副大家很熟的样子:“说来话长,所以我长话短说,你认识的李修缘已经不在了,他是降龙罗汉转世,也就是我,我就是降龙。”

    “啊……”

    “这次我下凡是为了办几件关乎苍生的大事,至于是什么事,你就不用管了。”

    降龙揪了揪法空的长眉毛:“看你这副模样,资质平常,将来肯定没什么大作为,念你在国清寺吃斋念佛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给点面子,喊你一声师父,怎么样,是不是很够意思”

    “……”

    法空挤挤眼,左眼懵逼,右眼迷茫,边上小和尚们怒视降龙,对其疯言疯语忍无可忍。

    “住持,他是疯子,不用理他,赶出去就行了。”

    “可我觉得他说话条理清晰,不像是疯子,而且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很欣赏他了。”

    法空笑了笑,对小和尚说道:“去,那一件僧袍过来。”

    “好的,住持。”

    小和尚低头离去,心有愤慨,不想便宜冒充降龙罗汉的李修缘,便从杂物间里取来了一件破破烂烂的僧袍。

    “完美!”

    降龙见之大喜,双手接过披在身上,稳了稳又脏又臭的僧帽:“师父,按照咱们这的惯例,你给我取个法号吧。”

    “看你疯疯癫癫的,就叫济癫好了。”

    “好名字,要不是师父你法力稀疏平常,我都要怀疑你是大佬转世了。”

    降龙……不,现在应该叫济癫才对,笑呵呵搂住法空的脑壳,按在怀里拍了拍,对自己的造型和法号无比满意。

    嘭!!

    就在这时,一片哀嚎传来,只见国清寺门口,跌跌撞撞跑进来几个乞丐。衣衫褴褛,鼻青脸肿,原本个个孙长老,现在距离二师兄只差一个沙师弟。

    随之而入的,是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为首的黑袍男子长发披肩,双眉火烧燎绕,十足的恶人之相。

    九世恶人袁霸天。

    “嘶嘶,要不要这么好运,九世恶人主动上门了。”

    济癫望之大喜,余光瞥到乞丐群里,有一个资质特别出众,生来就该是乞丐命的邋遢乞丐,又是一团凉气入口:“九世乞丐也在,简直不能再好了,这把稳了!”

    “袁霸天!!”

    和济癫不同,寺里的香客们看到袁霸天以及一众走狗,吓得脸色苍白,护住自己妻女,尽数朝寺院后门跑去。

    “哈哈哈,哪里走,全部都给我留下。”

    袁霸天大手一挥,懒得搭理臭乞丐,让小弟们冲进大殿,他要在观音像前求几个孩子。

    这一年来,他每天不是被人扁,就是在被人扁的路上,一世恶名丧尽,几乎沦为茶余饭后的笑柄。

    但是没关系,这么多次都没把他打死,对方明显心有顾忌,既然如此,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今天,伤势养了七七八八,他便迫不及待招来座下走狗,欲要重振袁霸天可止小儿啼哭的凶名。

    和尚们吓得紧闭殿门,济癫则搓着手上前,一人挡住袁霸天和他的走狗。

    “臭和尚,你……我哔,你怎么这么臭”

    “不臭怎么叫臭和尚,施主你说是吧”

    济癫挑挑眉,笑容无比慈(yin)悲(dang),换成别的和尚,这张笑脸可能会很出戏,可他却能完美驾驭,让人觉得他是个高僧的同时,还觉得他欠扁至极。

    “md,笑得比老子还丑,给我扁他!”

    ……

    大殿里,法空住持蹲在门前,小心翼翼探头向外看,见济癫一个人包围一群恶汉,使出佛门物理慈悲渡人法,微微摇头,念了声佛号。

    “大师,是不是觉得有点难”

    廖文杰从梁柱后走出,站在法空旁边,朝济癫努努嘴:“我听说修缘是降龙罗汉转世,在天庭和人打赌,下凡渡九世恶人、九世乞丐、九世野鸡,也不知道能否成功。”

    “阿弥陀佛,世间已没有李修缘,或者说从来就没有李修缘。”廖文杰面前,法空就不装了,直言表明知道这么一回事。

    “大师,别演了,我知道你是谁。”

    廖文杰小声道:“恕我直言,这位降龙罗汉急公好义,性子有点操之过急,虽然他一心向人,却又小看人心,这次赌局怕是要输啊!”

    “有廖施主在,济癫有惊无险,无虑也。”

    “此言差矣,廖施主一介凡人,能帮法海已经是极限了。”

    廖文杰小声bb道:“大师,你看这漫天神佛,再看廖施主,小小一粒萤火之光,在地面上或许可以耀眼夺目,放到天上就不行了,他凭什么和皓月争辉”

    “施主无需忧虑,此天非彼天,此仙非彼仙。”法空意味深长笑了笑。

    “还是那句话,世界有多少世界,仙佛又有多少仙佛”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施主认为只有一个,那便只有一个,施主认为有无数个,那便有无穷无尽个。”

    法空双手合十:“好比贫僧,是无相,是法空,也是有相,也是无限。”

    “听不懂,请说人话。”

    “施主,你有大智慧,已经懂了。”

    法空笑了笑,指着窗外的济癫:“他心有迷障,此番下界虽是渡人,实则是在渡己。廖施主能者多劳,既已渡了法海,那就麻烦也给济癫一张船票吧!”

    “大师,你懂我的,想上贫道的船,要先买票才行。”

    “船票就在济癫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