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孝起来真好看
    “你说话可真难听,不过算了,只能忍了,谁让你是降龙罗汉,而我只是一介凡人呢!”

    廖文杰唏嘘一声,附耳在小青耳边吹了吹风,待后者从他怀里摸出折扇打开,这才继续说道:“气抖冷,神仙以势压人,弱小凡人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忍辱偷生,我们凡人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白素贞和小青听得捂嘴偷笑,一左一右倒在廖文杰肩膀上,就喜欢自家相公不正经的样子,又坏又讨厌,可招人喜欢了。

    济癫闻言直翻白眼:“杰哥,你都陆地神仙了,金身不灭,不坠轮回,居然好意思称自己是个人”

    “一直都是啊!”

    廖文杰耸耸肩:“降龙,无缘无故,你不去找三个九世之人,来找我做什么”

    “问得好。”

    济癫满脸不爽:“虽然我已经不再是李修缘了,可李茂春夫妇毕竟是我一世父母,你坏了他们来世机缘,今天说什么我都要为他们讨一个说法。”

    “来世机缘,什么意思”廖文杰一脸迷茫,表示听不懂济癫在说些什么。

    “今天是李茂春夫妇寿终正寝的日子,生同床,死同穴,来生再续未了情,又有皇帝皇后至尊命格,简直羡煞旁人。”

    济癫点评一句,而后无语道:“现在好了,你好吃好喝一顿进补,他们老胳膊老腿延寿三年,皇帝命没了,你说说看,这要怎么赔”

    “呵呵呵……”

    廖文杰拿过折扇,挡住半边脸,笑得直眯眼睛。

    “杰哥,你笑什么”

    “我笑你孝起来真好看。”

    “不一样的,我早说过了,李修缘是我,可我不是李修缘。”

    济癫摇摇头:“他们夫妇这一生本就该膝下无子,乐善好施才在年过半百时得了子嗣,有善因,有善果,当他们寿终正寝时,我出现取代李修缘,简直完美到不能再完美了。”

    “有道理,可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

    “那是李修缘,不是我……”

    “不,我说的就是你,降龙罗汉。”

    廖文杰笑着问道:“还记得你和天上神仙打赌,下界转世成人,目的是为了什么吗”

    “渡三个九世之人。”

    “这是过程,不是目的,别本末倒置了。”

    “也对!”

    济癫摇了摇蒲扇,皱眉道:“天上那帮神仙觉得凡人寿不过百,命运早已成定数,故而视人间疾苦不见。我不服,认为人间自有真情在,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命数可言,所以才有了三个注定九世轮回不变的恶人、乞丐和野鸡。”

    “是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为什么现在又要李茂春夫妇信命”

    “啊这……”

    济癫闻言如遭雷击,摇扇的动作顿住不动,如果廖文杰不提,他压根就没意识到这一点,僵硬开口道:“这么说来我其实和天上那群人一样,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没错,小丑就是你自己。”

    廖文杰严肃脸点点头,画风一变,讥讽道:“你以为天上的神仙都是笨蛋,就你一个是聪明蛋”

    “……”

    “笑死个人,他们敢和你打赌,是因为他们清楚这局稳赢不输。你其实和他们一样,都相信凡人有命数,且不可改,至于你敢打赌……”

    廖文杰眉头一挑,眼中红光闪过:“简单,你觉得自己凌驾在凡人的命数之上,只要你小小一出手,三个九世之人的命运便可说改就改。”

    “……”

    济癫瞪大眼睛,半晌没有呼吸,听起来哪里不对,但又似乎很有道理。

    一时间,他脑海中各种矛盾念头并起,斩不断,理还乱,思绪如同一团乱码,嗡嗡纠缠在一处,吵得他头痛欲裂。

    廖文杰不再多说什么,让旁边的白素贞递一颗葡萄过来,后者剥开葡萄皮,去籽后轻启贝齿咬住,一脸怯生生的娇羞模样,朝他递了过去。

    妖精,贫道迟早毁在你手里。

    廖文杰暗暗做出评价,接过葡萄细细品味,感慨降妖伏魔实在太难了,也就是他,一般人肯定扛不住。

    旁边,小青见狗男女郎情妾意,当即冷哼一声,也剥开一颗葡萄朝廖文杰递了过去。

    妹妹就是妹妹,依葫芦画瓢只能学到形似,扮清纯比自家姐姐差了几分火候,故而情趣,呸,故而葡萄少了些青涩的味道。

    “杰哥,你不在天上,也不是神仙,为什么能把事情看得这么清楚”半晌过后,济癫缓缓开口,一副大有所获的满足模样。

    不愧是降龙罗汉,一点就透,法海要是有这份悟性,也不至于现在还在金山底下压着。

    话说都三个月过去了,不知道半步金身饿死了没

    廖文杰心头嘀咕,严肃脸看向济癫:“关于这个问题,我有特殊的情报来源,具体情况不能告诉你,但除了这一点,还有我自己的观察。”

    情报来源并非熟知剧情,而是国清寺的法空住持相告,后者小小透露了一些关于降龙的内幕。

    一点点,不算多,刚好到廖文杰参悟明白。

    “请说。”

    “据我观察,你对这次赌约信心十足,认为感化三个九世之人易如反掌,这点你不用否认,之前你的言行举止已经深深出卖了你。”

    廖文杰眉头一挑:“拿袁霸天来举例,你怪我拔高了难度,这番言论就跟玩游戏一样,根本就没把他们三个放在眼里。以此类推,根本没把凡人的命数放在眼里,抱着这种心态,你的赌局必败无疑。”

    “喂,你这个以此类推,跳过的步骤是不是太多了”济癫吐槽一声,有被冒犯道。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你走运了,我提前帮你去掉了几个无用的感化方案,比如以暴制暴对付袁霸天,这招你不用再试了。”

    “那可真是太谢谢了。”

    济癫点点头,和廖文杰聊了这么一会儿,收获颇丰,承认自己看待凡人的慈悲心的确很有问题,他和神仙们打赌,故意抬杠的恶趣味占比更重。

    “对了,你过来,我有个东西给你看看。”

    “什么东西”

    济癫盘膝在地,两手向前扒拉,平移挪至廖文杰身前。

    啪!

    “我靠,你干嘛打我”

    济癫捂着半边脸,好端端的,说打就打,真当他降龙罗汉没有怒相的吗

    “这巴掌刚刚就该打了,可我毕竟是个凡人,万一你没有意识到错误,选择还手和我互殴,我肯定打不过你。”

    廖文杰耸耸肩,理所当然道:“现在你意识到错误,觉得自己理亏,我就可以放心打了。”

    济癫:?)`??)

    太tm有道理了,他竟无法反驳。

    “对了,李茂春夫妇那边,虽然你不是李修缘,可你也说了,李修缘就是你。”

    廖文杰折扇遮脸,坏笑道:“孝这个字很难做的也很好做,你有三年时间,好好干,别把因果带到下辈子。”

    “不妥吧,我现在讲明身份,从他们的儿子变成他们拜的神仙,大家共住一个屋檐,多尴尬呀!”

    “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们。”

    廖文杰收起折扇,一改之前的嬉笑,郑重道:“你想感化三个九世之人,在不用法力的情况下,无非就是一个‘爱’字,但这个字最考验时间,爱莫能助,你自己去想办法吧!”

    济癫入梦初醒,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

    是了,想感化三个九世,如果不是发自内心,而是以高高在上的神仙身份,对他们做出施舍和怜悯,怕是要碰一鼻子灰,注定无功而返。

    脑海中理出一条思路,济癫沉吟片刻,问道:“杰哥,爱包含多种多样,三个九世之人各个都缺爱,九世野鸡小玉缺的是男女之间的情爱,扪心自问,我不可能会爱上她,难道要去骗她吗”

    “这就要看你的手段了。”

    廖文杰揽住白素贞和小青:“好比我和两位娘子,一开始我只是沉迷她们的美色,有欲无情只想着风流快活,日久生情,我这颗心不也慢慢被她们收服了吗!”

    白素贞和小青偷笑,喜欢听,麻烦多说一点。

    你确定自己生情了

    济癫皱眉不语,恕他直言,白素贞和小青毋庸置疑是真爱,而廖文杰……日久或许有,有没有付出真情,还真不好说。

    猛然间,他恍然大悟,点点头表示懂了。

    好比他现在去尽孝,虽然他不是李修缘,可在李茂春夫妇眼中,他就是亲生骨肉。

    而小玉那边……

    “杰哥,不对呀,我捋了捋,还是不对呀!”

    济癫眉头皱成‘川’字,让廖文杰先别急着和妖女眉来眼去:“你知道的,神仙和凡人是不能结合的,如果我和小玉结合了,我会变成一块烂木头,那可真就死翘翘了。”

    “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

    “怎么了,说得不对吗”

    “没有,太有道理了,简直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济癫双手合十,欣慰点点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妙啊!”

    目送济癫摇着折扇,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去,廖文杰面露鄙夷,对两女说道:“把嫖说成下地狱,这种不要脸的人,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

    “……”x2

    “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相公,妾去给你取镜子过来。”

    “嘶嘶嘶,妖女胆敢口出狂言,吃贫道一记降妖伏魔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