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七十五章 招惹妖精鬼物喜欢的原因找到了
    神念浸入三生石,廖文杰眼前呈现一片黑暗,薄雾朦胧的景象颇具冥风,要不是身边没了济癫和法海,说是摄影棚未换都不为过。

    怪事,回顾前生,不应该是第一人称的跑马灯模式吗

    廖文杰挥手散开前方灰色迷障,心有所感朝前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一个身着白色儒衫的背影映入眼帘。

    卧槽,好英俊的后脑勺!

    长衣飘飘,遗世独立,公子翩翩,温润如玉。

    廖文杰暗暗点头,这么英俊的后脑勺,是他前世没错了。

    还有,招惹妖精鬼物喜欢的原因找到了,会吟诗的小白脸,女妖精们就好这一口。

    “这位……呃,大哥”

    廖文杰上前两步,拍了拍书生的肩膀,开门见山道:“都是自己人,说说你是怎么死的,我也好借鉴一下。”

    可能是因为廖文杰太会聊天,又或者是其他原因,书生一动不动,身躯僵硬就跟雕塑一样。

    情况越发诡异,廖文杰深吸一口气,上前两步朝书生的面容看去。

    入眼是一团翻滚的诡谲黑雾,书生没有脸。

    廖文杰心头一沉,默默退后几步,四边灰色薄雾散开,一个个藏于黑暗中的身影现形,和书生一样,每一个都僵硬如同雕塑。

    看衣着扮相,有持枪挎刀的武将,有羽扇纶巾的文士,有农夫,有商人,有古人扮相者,也不缺现代化衣着。

    不仅局限于人,还有树精走兽,以及一些猜不出具体模样的异类。

    甚至……

    性别也不是很局限。

    星罗棋布,数之不清,单是廖文杰看到的,就有上千之多。

    廖文杰: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前世,就算有,三生石也不可能全部展示出来,既然他没问题,那就表明这块石头有问题。

    神念收拢,就在廖文杰准备离开的时候,猛然间看到薄雾尽头出现一座山脉立壁。

    悬崖绝壁高耸入天,穷险之极,令人目眩。

    廖文杰顺着峭壁向上看去,心头猛地一跳,那根本不是什么山脉,而是一个身披黑色长衫,端坐在石座上的巨人。因为体型太过庞大,在他的视角中,就好比蚂蚁仰视大象,不是高山也是高山了。

    巨人面目黑雾翻滚,死寂无声,和其他雕塑没什么区别,非要说一个不同之处,巨人正面对所有人,仿佛正在等待朝拜。

    “看个前生而已,搞得跟拍恐怖片一样……”

    廖文杰眼角抽抽,这地方太诡异,不宜久留,果断将神念从三生石中撤出。

    “杰哥,怎么样,看到了什么,是不是很失望,觉得自己前世一点意思都没有”济癫凑上前,他对廖文杰的前世没兴趣,现在只关心小玉的魂魄,已经拖了很长时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降龙,你说一个人能有多少次前世,多少次轮回”

    廖文杰抿了抿干涩的嘴唇,补充道:“我是说正常情况下,你这种带着记忆转世的不算。”

    “这我哪知道,我不正常的好吧!”

    说完,见廖文杰一脸不满,济癫握拳轻咳一声,作高僧状:“凡所有相,皆属虚妄,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什么意思,干嘛突然说这个”

    “意思很简单,前生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说真的,你确实很欠揍。”

    廖文杰嘴角抽抽,很想分享一下在三生石中看到的诡异画面,因过于惊悚骇人,他最终选择了闭嘴。

    ……

    山脉,石板路。

    零零散散的幽魂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鬼差的指引下,踏上石板路朝忘川河方向走去。

    幽魂们面容痴呆,双目无神,若非怨气、执念极重者,都乖乖听从鬼差的安排,一句抱怨和疑问都没有。

    廖文杰三人跃过山脉,前方豁然开朗,是一片遍布泥泞沼泽的碎石平原。

    平原干涸,薄雾笼罩之间带有血色,沼泽泥地零星分布其中,咕嘟向外翻着毒烟。

    绝对的阴间地理,阳间长出不这种地貌地形。

    “终于到了!”

    济癫踮脚看了看,指着东方道:“那个方向是枉死城,但凡心中有怨的枉死者都被关在里面,直到亲眼见到谋害他们的人得到应有报应,怨气散去,才会被鬼差带走,按生前善恶或奖或罚。”

    “降龙,这片平原很大,你确定能找到黑罗刹”

    “我有金身指引,区区小邪神,掐指一算便可知其踪迹。”

    济癫得意一笑,而后挑眉道:“不过我要找的是小玉,黑罗刹的踪迹无所谓,这么大一片平原,有心算无心,肯定能赶在黑罗刹之前先找到小玉。”

    廖文杰点点头,和法海并行跟在济癫身后,朝小玉所在的方向飞去。

    黑罗刹是地府邪神,说是‘邪’神,只因其职务所需,就像佛道两家都有挂职的天魔的一样,干脏活累活的马甲而已。

    听听就行,无需太计较,没准哪天人家升职加薪,就换上正面人物的新马甲了。

    在济癫看来,黑罗刹就是如此,一个地府不入流的官差,勤勤恳恳打卡上班,只待有朝一日坐进办公室。

    对此,廖文杰不予苟同,熟知剧情,他很清楚黑罗刹是真?邪神。

    多年前,黑罗刹降临人间带去灾祸,佛祖将其打入地狱,惩罚其引渡冤魂,并禁锢其神力,将其权杖镇压在国清寺的观音像下。

    就廖文杰目前所掌握的情报,黑罗刹具体身份不明,可能真是个无恶不作的邪神,也可能是佛祖提前安排的自己人。

    毕竟大佬,深知挖坑的妙处。

    日后有佛门弟子历练,将其往坑里一扔,便可自导自演一场大劫,既添了坑,又能助弟子成功破劫而出。

    在有限的资源下,将利益最大化,偏偏人家是自产自销,外人还挑不出什么毛病。

    两种可能,廖文杰更加倾向于后一种,纯主观因素,心太黑,以己度人,遇事先思考阴谋论。

    这也是他将法海带来的原因,单一个济癫不保险,带上法海这个金疙瘩,纵有风险也能逢凶化吉。

    运气好的话,把场面戏做足,兴许都没后续,在阴间就把黑罗刹摆平了。

    ……

    “找到了!”

    济癫以金身加持的佛光破开迷雾,面露欣喜笑容。

    剧本已经编好了,他脚踩金色佛云从天而降,将迷失在枉死城大平原的小玉带回人间。

    英雄救美,英雄救美刷一波好感度,之后再感化九世野鸡就容易多了。

    想法很好,但现实向来很骨干,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上述想法纯属白日做梦。

    只见碎石平原上,巨大黑影大步朝枉死城方向走去。

    黑罗刹。

    身高约有十米,青面獠牙,头生犄角,看其造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经费不够,临时找隔壁摄影棚的牛魔王过来救场。

    在细节方面,黑罗刹和牛魔王也有许多不同之处,额头生有一眼,挂着一串骷髅串成的挂珠。

    黑罗刹手握黑色锁链,延伸处的尽头,拖拽小玉浑浑噩噩的魂魄。

    “啧,这么低的概率都被我遇到了,运气真不好。”

    济癫叹气一声,对廖文杰和法海说道:“阴间有阴间的规矩,黑罗刹可以商量,不代表他不用遵守规矩。有损阴德的事由我出面,你们两个别说话,站在我后面,把架子摆起来就行了。”

    廖文杰点点头,法海双手合十,心头默念佛号,往常,这种要求他绝对不会答应,但今天……

    就很离谱。

    亲眼见到降龙罗汉的真容,以及真性情,感觉廖文杰给他带来的那点心魔貌似也不怎样。

    是他自己要求太高,着相忽略了根本,只看到了有形,却忘记了有形都是虚相。

    贪、嗔、痴、慢、疑,五毒来自执念,只要心中没有执念,五毒是否存在于表象根本不重要。

    一直以来,都是他颠倒了次序,才有了心魔挥之不去。

    “喂,前面那个谁,你给我站住!”

    济癫带着左右护法落地,趾高气扬指着黑罗刹道:“别四处乱看,说的就是你,傻乎乎的,活该你在这里干苦力。”

    黑罗刹停下脚步,面无表情转身,居高临下俯视济癫。

    “呃……”

    对视黑罗刹的双眼,济癫下意识打了个冷颤,说来不可思议,在某个瞬间,他居然对一个不入流的邪神升起了畏惧之意。

    “难怪大家都喜欢把自己变得又高又大,下次我也整一个大的。”

    济癫小声嘀咕,从心退后两步,感受到来自左右护法的强力支援,牛气哄哄道:“时间宝贵,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是天上的降龙罗汉,奉命转世下凡。”

    黑罗刹持续面无表情,看济癫的眼神如同看待智障。

    见自报家门效果不大,济癫寻思着可能是部门不同,缺乏威慑力,冷哼一声道:“天上的大事和你一个小邪神无关,你只要知道,我降龙交友广泛,刚好和你的顶头上司阎罗王是至交好友,现在给你一个拍马屁的机会,放了你手里的冤魂,我要带她回人间。”

    “放人可以,但我不能空手而回。”

    “懂的,要好处是吧。”

    济癫点了点黑罗刹,他就喜欢这种有空子可钻的小差,朝廖文杰伸手搓了搓。

    “”

    “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