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三百八十九章 新来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喂,机密大事随随便便说出来,这样真的好吗”

    廖文杰无语看向琴酒,抬手挨个点过酒厂的工作人员,包括伏特加在内,一个都没放过:“想想看,如果这间仓库里有fbi、国际刑警、霓虹警方什么的卧底,你把我和boss的关系透露出来,他们觉得我色眯眯的,以美人计诱惑事半功倍,专门派美女勾引我,我承受不住严刑拷打,将boss的情报说了出去……”

    “琴酒,酒厂被查封,boss破产被抓,全都是因为你,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说到这,廖文杰语重心长拍了拍琴酒的肩膀,而后笑眯眯看向一众酒厂员工:“在场的卧底们,剿灭酒厂的攻略已经给你们了,请务必对我使用美人计,不吹不黑,我很容易受女色引诱的。”

    xn

    真有卧底,听到这种话,也不会傻乎乎靠近你!

    想要美人计,做梦去吧!

    琴酒压低帽檐,一字不发,左手伸到怀中又拿出,再伸再拿,明显是到了忍无可忍的边缘。

    “琴酒,我很认真在和你说话,也麻烦你认真点。卧底事关重大,宁杀错莫放过,择日不如撞日,趁今天我也在,咱们联手干一票大的,把他们全部杀了算了。”

    说着,廖文杰从怀里摸出便利贴和马克笔,啵唧啵唧画了一张简图,递到琴酒面前。

    卧底—叛徒—卧底

    废物—琴酒—帅气路人

    卧底—叛徒—卧底

    “你看,除了帅气的路人,剩下全是居心叵测之辈,你已经被包围了。”

    廖文杰抬手点在简图上,除去琴酒,刚好八个人,完美还原了仓库现场。

    铁杆小弟正站在琴酒另一边,瞄到简图,皱眉问了一句:“斯皮亚图斯,为什么除了卧底和叛徒,大哥身边还有废物,那是谁”

    廖文杰沉默片刻,对同样保持沉默的琴酒说道:“是吧,这张图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们在看什么……”

    贝尔摩德移步上前,看清简图上的内容,顿时不爽道:“新来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不敢,看拉链的位置就知道,你是个坏女人。”

    廖文杰严肃脸摇头,重新修改简图,再次放在琴酒面前。

    卧底—叛徒—窝里横

    废物—琴酒—帅气路人

    卧底—叛徒—卧底

    “完美,这样就没问题了!”

    “……”x3

    伏特加吹着口哨看向一旁,琴酒没说什么,觉得这次修改很赞,用窝里横来形容贝尔摩德再贴切不过了。

    贝尔摩德则不然,有被冒犯到,冷脸道:“琴酒,我再确认一下,他真是boss的客人吗如果不是,希望你尽快把他处理掉,免得组织内斗导致无法收场的结果。”

    “抱歉,让你失望了,真能处理的话,琴酒早就动手了,他忍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廖文杰耸耸肩,抬手在几人里点了点,最后停在波本身上:“比如这个黑皮,长得跟热血漫画里的男主角似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坏蛋,卧底的可能性很大,建议处理掉。”

    波本:“……”

    “再比如这位前辈。”

    廖文杰指向基尔:“看她的拉链,脖子以下一点不漏,这种画风可不像生活在黑暗中的女人,以防卧底的可能,建议处理掉。”

    基尔:“……”

    贝尔摩德:“……”

    两人不予置评,用拉链作为区分一个女人是好是坏的标准,未免太肤浅了。

    “再来说说这位……”

    “可以了!”

    在廖文杰将手指向基安蒂的时候,琴酒实在忍不住了,拔枪抵在廖文杰的帽檐上:“斯皮亚图斯,你是boss的客人不假,但你没有对组织指手画脚的权力,我今晚也没有邀请你参加聚会。”

    “什么嘛,人家明明也是为了组织好,一个成功的邪恶组织必然会引来卧底,我怀疑仓库里有二五仔,有什么不对”

    廖文杰哼哼唧唧走到旁边,倚靠墙壁闭眼,压低帽檐彻底融入黑暗之中。

    一瞬之间,气息隐匿消失,若不是刻意观察,完全感应不到这里有人存在。

    酒厂的员工们望之皱眉,估算自己被廖文杰盯上,遭遇暗杀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有多少。

    评估结果不是很友好,狙击手三人组更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手里的武器就是根烧火棍,一点用处都派不上。

    “不用管他,我们继续。”

    琴酒瞄了眼廖文杰所在的方向,叒次说道:“这次的任务由我和伏特加执行,你们不需要露面,一旦叛徒……”

    “等等!”

    “……”

    琴酒面无表情,一点也不生气,他就知道,这句话没说完,肯定会被廖文杰插嘴。

    “琴酒,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廖文杰提醒道:“刚刚我偷窥的时候,你对我开了一枪,声音很大,以防被警方包围,应该赶紧换一个地方。”

    “……”xn

    貌似有点道理。

    “呵呵呵,去天台吧!”

    廖文杰推起帽檐,咧嘴狞笑道:“建议天台,那里是卧底打卡最多的地方,有情怀加成,故地重游难免会有些感慨,借此机会,我也能当场揪出六七个卧底。”

    “……”xn

    这里加上你一起,总共才九个人,哪来那么多卧底!

    或许是因为廖文杰连续诱导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他一脸笃定,众人面面相觑,感觉看谁都像卧底。

    ……

    场景转换,两辆轿车疾驰在公路上,三辆摩托车领跑开路,保时捷356a居中,后面是狙击手三人组的黑色轿车。

    保时捷356a上,琴酒面无表情开车,后排蜷缩着一脸郁闷的伏特加,以他的体型而言,保时捷356a狭小的后座非常不友好。

    但没办法,他惹不起霸占了副驾驶座的‘新人’,大哥琴酒就更不可能了。

    且不说琴酒对老爷车的呵护胜过一切,不会让其他人轻易染指,摸一下方向盘都不行,就算可以,他伏特加能让大哥双手抱膝缩在后排吗

    嗯,有想过,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啊,晚上的风景真好啊!”

    廖文杰手靠车窗,视线中是贝尔摩德和基尔骑摩托车的背影,皮衣勾勒妖娆身姿,腰胯弧线一览无余,延伸而下凸显绷直长腿。

    “琴酒,下次开会的时候,请务必叫上我。”

    廖文杰严肃脸转身,批评道:“都是你的错,早说酒厂里有这么多漂亮的大姐姐,我的手机会被偷”

    琴酒持续面无表情,只是握住方向盘的手又紧了紧。

    “有一说一,我强烈怀疑贝尔摩德和基尔这两位前辈是卧底,把她们交给我,我有把握在一个星期内刨根问底,查出她们的真实身份。”

    “……”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行还是不行,给点反应啊!”

    “五年前,fbi的搜查官赤井秀一化名‘诸星大’潜入组织……”

    “等会儿,诸星大这个名字我似乎在哪听说过。”

    廖文杰眉头微皱,握拳拍在掌心,恍然大悟道:“想起来了,是个高中生,打篮球的,参加过全国大赛。”

    提前猜到回答会很不靠谱,琴酒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有‘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自得,继续说道:“赤井秀一成功打入组织,依靠自身能力得到了‘黑麦威士忌’的组织代号……”

    赤井秀一以强劲的个人实力得到组织的肯定,仅用三年时间,地位便仅次于琴酒。

    两年前,赤井秀一秘密联系fbi,针对琴酒展开逮捕行动,因队友的失误,导致行动失败,卧底身份曝光,逃出组织返回美国。

    因为他太过优秀,对组织也太过了解,被组织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屡次派人暗杀欲除之而后快。

    话是这么说,但被一个卧底爬上高层,组织机密泄露,损失惨重,针对赤井秀一的暗杀,多少都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这次的行动也一样,为赤井秀一布局,将他引入陷阱之中。

    赤井秀一潜入组织时,是以小白脸的方式,勾搭组织成员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自身实力一般,毫无特长可言,按琴酒的说法,除了长得漂亮,其余一无是处,是个类似于花瓶的普通成员。

    但宫野明美的父母和妹妹,都是组织重要的科研人员,父母死后,妹妹宫野志保的价值无限放大,获得了‘雪莉’的组织代号。

    赤井秀一正是利用这层人际关系,一次次出色完成任务,才顺利爬到了高位。

    赤井秀一身份曝光后,组织铲除了所有和他有牵连的内部人员,唯有宫野明美一直没动,为的就是以她为诱饵,好将赤井秀一钓出来。

    效果一般,白发了两年工资。

    重症需下猛药,琴酒亲自策划行动,以组织的名义下令,要求宫野明美抢劫十亿日元,并承诺完成任务后,她和她的妹妹宫野志保可以脱离组织,恢复自由之身。

    这是一个信号,告诉赤井秀一,组织不打算继续养米虫,再不出现就干掉他的前女友。

    宫野明美潜入银行数月,明天就是动手的时候,琴酒招来一片情报员和狙击手,只等赤井秀一出现,格杀不论,不留活口。

    廖文杰闻言沉默,许久之后缓缓开口:“琴酒,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组织真的缺钱了,才打着消灭赤井秀一的旗号,策划了这次银行抢劫案”

    琴酒懒得解释,随廖文杰怎么想,无所谓。

    “从客观角度出发,不包含任何主观情绪,我很不看好这次暗杀行动,赤井秀一不会出现。”

    廖文杰摇摇头,且不说赤井秀一和宫野明美交往,其目的是为了借用宫野明美父母留下的人脉关系,利用的成分居多。

    就算真有感情,为一个两年不见的前女友冒生命危险,也不符合卧底的行事风格。

    最后……

    “琴酒,赤井秀一会不会出现还是两说,关键是情报,你就这么确定他能收到宫野明美即将被杀的消息”

    “当然,因为他是赤井秀一。”

    琴酒目露凶光,自从提到赤井秀一的名字,他就陷入一种无比狂热的状态,简称亢奋。

    某一个瞬间,保时捷356a的车漆都绿了。

    “听起来很有意思,两天之后的收网行动请务必带上我,放心,我不会乱来,只做围观群众,绝不会打扰你和赤井秀一的对决。”

    廖文杰挥挥手,待保时捷356a靠边停车后,推开车门朝黑暗中走去:“今晚的聚会我就不打扰了,希望你们能玩得开心。”

    伏特加费力挪上副驾驶,好奇道:“大哥,既然他不是组织的成员,干嘛把暗杀计划透露给他”

    “只要能赶走他,什么计划都无所谓……”

    琴酒点燃香烟,启动轿车上路,有句话没说,他担心廖文杰留着不走,会一而再再而三打断并带歪会议的内容。

    这种担心并非无的放矢,就像贝尔摩德说的那样,自从廖文杰出现在仓库的那一刻,组织的画风都歪了。

    ……

    瞬移回来生宅,廖文杰换下衣服,变会原样洗了把澡,而后钻进被窝里,搂住来生泪开始修炼。

    表面来看,他修炼至如今的境界水平,算上炼心之路里的时间也就两年多,属于天赋异禀,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生来就该吃这碗饭。

    只有他自己知道,天赋只是一方面,勤奋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刻苦修行他一直是可以的。

    次日,廖文杰陪来生泪去了游乐场,满足她突然间泛滥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少女心。

    有未成年少女来生爱不开眼做电灯泡,揽住自家姐夫的胳膊,表示也想去游乐场肆意挥洒少女心。并强调,她这种才叫真正的少女心,大姐属于变质,过期很多年了。

    结果可想而知,惨遭镇压,门都没能出去。

    第三天,廖文杰将霸道女总裁哄去不值一提的财团上班,借口去富泽家找老同学叙旧,瞬移赶路,在约定的地点见到了琴酒和伏特加。

    昨天,宫野明美和另外两名被组织招募的外围成员顺利完成任务,在银行劫走了十亿日元。

    当天晚上,伏特加便干掉了两个倒霉蛋,并在案发现场留下宫野明美的口红,将罪名嫁祸到她身上。

    现在,宫野明美按计划抵达废弃仓库,如果赤井秀一再不出现,她最后的价值也将消失,变得真一无是处。

    日落黄昏,废弃仓库。

    保时捷356a停下,伏特加费劲钻出老爷车,老老实实跟在大哥和‘新人’身后。

    仓库中,等候已久的宫野明美看到三人,微微愣神了一下,有张以前没见过的新面孔。

    廖文杰遵守约定,只做围观群众,点燃一根香烟,倚靠仓库大门,静看琴酒和伏特加发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