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一十一章 神会流血吗
    卧室床上,廖文杰乖巧躺平,睡到不省人事。

    峰不二子盘起长发,抬手在他脸上戳了戳,皱眉不满道:“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迷昏,可惜了这张英俊的脸蛋,之前是我高估你了。”

    说着,她揪了揪廖文杰的脸皮,确认没有易容变装一类的把戏,将廖文杰的衣服裤子全部打包,塞进垃圾袋,从窗口扔至酒店背后的漆黑小巷。

    说偷到他底裤都不剩,就偷到他底裤都不剩,为了不成为一个好女人,峰不二子坚持履行自己的誓言。

    打包了衣服裤子之后,她又用绳子将廖文杰也打包了,嘴贴胶布封死,捆成粽子扔在墙角。

    搞定了这一切,峰不二子来到客厅,小心翼翼打开两个手提箱,看清两件宝物的真容,微微愣了一下。

    一把剑和一面盾牌,造型土里土气,全无奢华美感,一点也不高端。

    “连个像样的花纹都没有,这玩意真的价值两百万英镑”

    峰不二子试图凭借自己专家级别的鉴赏能力,判断两件宝物的年代,一无所获后决定放弃,使用工具人鲁邦三世进行鉴定。

    她推了推眼镜,提上两个手提箱离开。

    两分钟后,房门推开,峰不二子再次检查,确认廖文杰的确昏迷了,这才嘀嘀咕咕撕下他嘴上封着的胶布,俯身来了个热情的法式长吻。

    虽然是个笨蛋,但这个笨蛋实在太英俊了,不多占点便宜,以后想起来肯定会后悔。

    补上唇妆,峰不二子推门离去。

    这次是真走了。

    临走前,她在房门上挂了个牌子——正在和大美女约会,勿扰。

    ……

    酒店门口,甲壳虫轿车停放,鲁邦三世躺在驾驶座上,有一搭没一搭和后排的米拉公主聊了起来。

    鲁邦三世作为一个资深lsp,在全球各地都能找到老情人的渣男,少有的没对米拉倾诉爱慕衷肠,而是劝说她以后要做个好国王。

    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峰不二子在楼上勾搭男人,他触景生悲提不起泡妞的兴趣,而是……

    鲁邦三世和米拉的母亲沙克拉女王有过一腿,女王当年为了他,差点就弃整个国家不顾,和他私奔了。

    沙克拉女王意外身亡,鲁邦三世闻讯抵达维斯巴尼亚王国,盗走‘女王之冠’只是一个借口,实则是对女王死亡的真相持有质疑,想要亲自调查清楚。

    所以,别看到鲁邦三世一个劲儿跪舔峰不二子,就认为他是一个舔狗。

    一个从不缺佳人相伴,被誉为‘偷心大盗’的顶级渣男,走到哪都有人愿意为他生猴子的海王,怎么可能是舔狗!

    至少在地球上,这种人不会被称为舔狗。

    哪怕他有时候真的舔得很卖力。

    嘭!

    车门关上,峰不二子坐上副驾驶,不顾米拉好奇的眼光,直接打开了两个手提箱。

    “鲁邦,验下货,剑和盾牌是什么宝物,真的价值两百万英镑吗”

    “我看看……”

    鲁邦三世装模作样看了一会儿,直到峰不二子耐心耗尽才皱眉道:“两百万卖掉太亏了,我觉得这两件宝物至少价值两千万英镑。”

    “嘶嘶嘶!!”x2

    两道抽冷气的声音同时响起,峰不二子的眼睛直接变成了钱的符号,米拉亦探头上前,满脸不可思议看着一剑一盾。

    “开个玩笑,没人会花两千万英镑购买一把剑和一面盾牌。”

    鲁邦三世耸耸肩:“我不知道这两件宝物的名字和来历,但我看得出来,它们有着深到夸张的历史底蕴,是无价之宝,用宝物来形容是对它们的侮辱。”

    “无价之宝……”

    峰不二子闻言瞬间泄气,她最讨厌的东西就是无价之宝,因为这种东西可以很有价值,也可以毫无价值,而她喜欢的是赚快钱,用现金投资股票。

    “对了,不二子,楼上的小帅哥你搞定了吗”

    “搞定了,很轻松就搞定了,轻松到我怀疑他在利用我。”峰不二子捂着脸,沉寂在悲痛中,无精打采回了一句。

    “这样啊……”

    鲁邦三世朝酒店方向看了一眼,心头略微思索,换上一张猴子笑脸:“走吧,我们去地下酒吧,两百万英镑太少了,或许能和买家抬抬价。”

    “鲁邦,你能抬到多少”

    “这要看他们有几个人,几把枪了。”

    甲壳虫轿车启动,缓缓朝市中心方向驶去,酒店三楼窗口,廖文杰手拿餐巾抹去嘴上的唇印,目送轿车离去。

    ……

    夜晚,烂尾楼,甲壳虫轿车停于空地。

    四层楼房只有主体结构架子,四面无墙,视野极好,银白月光斜斜照下,楼房阴影分明,有种黑暗风格的诡异美感。

    “太离谱了,为什么我要陪你们两个小偷进行地下交易……”

    米拉依靠后排座椅,嫌弃望着鲁邦三世:“为什么我要被一个小偷说教,为什么你一个小偷会说话会这么有道理”

    嘴上说着抱怨的话,身体却非常诚实,她喜欢充满自由和冒险的生活,而不是生为公主,躺着变成女王,一生都困在王宫之中为他人而活。

    “别这么说,明天我们就会把你送去王宫领赏金,所以好好珍惜,快乐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啊啊啊!!”

    米拉发泄式大喊一声,趴在车窗上黯然伤神,希望时间流逝的速度慢一些。

    两束远光灯打来,黑色轿车停在空地上,和甲壳虫相隔距离不到十米。

    车门推开,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走下车,身后跟着三个黑袍大汉,似乎是他的保镖。

    “好严肃的一群人,麻烦了,我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家伙,不二子你去和他们……”

    嘭!

    嘚吧嘚吧的鲁班三世被一脚踹下车,然后是两个手提箱先后砸在他脑袋和屁股上。

    “不二子,你粗鲁的样子也好美。”

    鲁邦三世回头竖了个大拇指,当着中年男子的面,打开其中一个手提箱,展示信德盾牌的全貌。

    “这是你们要的东西,古剑摆在另一个箱子里,钱在哪”

    “稍等,我要仔细检查一下。”

    中年男子蹲下身,捡起信德盾牌反复验查,最后满意点点头,一名黑袍人返回轿车,将一箱钞票放在了鲁邦三世面前。

    没有杀人灭口的意思,竟然是个讲道理的买家。

    鲁邦三世眉头一挑,越来越看不懂了,按照地下酒吧的交易规则,买家携带部分现金和卖家见面,确认货品无误,当场验收并给钱。

    余款则由卖家去地下酒吧提取,以保证双方的安全,不会出现交易时火拼的尴尬局面。

    话虽如此,但这个条例听听就行,毕竟是属于地下世界的交易所,最基本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制定规则。

    一时间,鲁邦三世浮想联翩,猜测中年男子和地下酒吧之间的关系,不排除他们属于同一个势力的可能性。

    很快,鲁邦三世面前另一个箱子被打开,看到空空如也的箱子,中年男子眉头紧皱,默不作声朝鲁邦三世看了过去。

    “哈,哈,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们会这么遵守规矩,所以我把剑藏到了废弃大楼楼顶。”

    鲁邦三世挠头歉笑:“麻烦稍等片刻,这就让人把剑取过来。”

    “不用,你在这里别动,我的人过去取货,确认交易达成,你们就可以离开了。”中年男子微笑回应,身边一名黑袍大汉直奔烂尾楼,很快就……

    没了音讯。

    中年男子脸色难看,鲁邦三世面露尴尬,伸手直挠头:“请不要误会,我赚钱很有诚意的,如果出现意外,那一定有人陷害我,要不……”

    “你再派个人上去看看。”

    “你在找死!”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拔枪指向鲁邦三世,边上两名大汉,一人朝天释放信号弹,一人上前将鲁邦三世按倒在地。

    “疼疼疼,温柔一点,我真的是无辜的。”

    一束束车灯由远及近,发动机声渐渐轰鸣,中年男子居高临下蔑视鲁邦三世,在绝对的优势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笑话,鲁邦三世想坐地起价还不如做梦靠谱。

    然而,笑了没多久,中年男子的笑容就僵住了。

    发动机声停下,车灯熄灭,绝对优势迷路去了鲁邦三世那边。

    月光下,一道阴影拉长,身着白色和服的剑客入场。

    剑客身高一米八,黑色中长发披肩,面容冷漠,双目紧闭,手持木制刀鞘的斩铁剑,是鲁邦三世的同伴兼保镖——石川五右卫门。

    霓虹历史上,那位被煮了的石川五右卫门,是他太爷爷的太爷爷的……相隔十三世。

    刚刚,信号弹招来的车队便是被他团灭。

    “五右卫门,我在这里,快来救救我!”

    鲁邦三世大声呼救,石川五右卫门闻言只当听不见,握着斩铁剑立在空地边上。

    “你,你们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举枪指着石川五右卫门,人质鲁邦三世在手,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生意人,我们只想求财,相信我,刚刚都是误会……”

    “你闭嘴!”

    中年男子调转枪口指向鲁邦三世,石川五右卫门的冷峻气场让他觉得不好招惹,相反,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鲁邦三世一看就是软柿子。

    “!”

    就在这时,石川五右卫门朝烂尾楼楼顶看了一眼,紧握手中斩铁剑,长发盖住的半张脸上,紧闭双目猛地睁开。

    鲁邦三世见状,收起脸上的笑容,挣脱牵制自己的大汉,花里胡哨的操作后,连同中年男子在内的三人被他一同放倒在地。

    “喂,上面那位叫‘工藤新一’的帅哥,不下来聊一会儿吗”

    鲁邦三世举枪指向烂尾楼,打了个手势让峰不二子赶紧开车过来,万一对方抓两个女人做人质,他会很困扰的。

    唰!

    黑影闪过楼顶,一跃跳下四层楼,无声无息落在启动的甲壳虫轿车上。

    驾驶车辆的峰不二子察觉到车身重量改变,果断带着米拉弃车,站到了……石川五右卫门身边。

    鲁邦三世太二了,还是石川五右卫门身边更有安全感。

    “麻烦几位跑一趟,把我要的人带了过来,大恩不言谢,小恩小惠更不用,所以我就不说客气话了。”廖文杰背着圣灵宝剑,目光锁定中年男子,对峰不二子幽怨的眼神直接无视。

    这女人全身都是戏,信她的结果等于人财两失。

    “哪里,你还是太客气了。”

    鲁邦三世一脚踩着装有信德盾牌的手提箱,问道:“作为一个大盗,我对宝物的热爱超过一切,除了不二子,所以能否告知一下,剑和盾牌有什么渊源吗”

    “可以。”

    廖文杰点点头:“圣灵宝剑和信德盾牌是上帝武装的一部分,数千年前,神曾以此物帮助人类击败魔鬼,魔鬼的爪牙就此销声匿迹,沉寂多年后蠢蠢欲动,想要毁掉上帝武装,让魔鬼重现人间。”

    “……”x4

    鲁邦三世四人沉默,恕他们直言,地图开得有点大,听起来就跟假的一样。

    “说完了,鲁邦先生,可以把盾牌给我了吗”

    “可以是可以,可我是个贼,把这么珍贵的宝物让……”

    “鲁邦,把东西给他。”

    一直没开口的石川五右卫门插嘴,打断鲁邦三世的喋喋不休,后者愕然转头,眼中瞳眸骤然一缩。

    只见石川五右卫门手握刀鞘,身躯微颤,承受巨大压力,敞开的和服被汗水浸湿,仿佛整个人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旁边,峰不二子见状,亦跟着表情凝重起来,冷不丁还有点小窃喜。

    睡了个又帅又强的男人,这波血赚!

    “好吧,难得五右卫门开口,盾牌就送给你了。”鲁邦三世两手一摊,抬脚将手提箱朝廖文杰踢了过去。

    廖文杰点点头,正要将圣灵宝剑放入手提箱,就听到石川五右卫门缓缓开口。

    “如此强大的威胁和冲击,让我的身体不断示警,你真的是人类吗”

    “一直都是啊!”

    “我不信!”

    石川五右卫门深吸一口气,握住刀柄的手停止颤抖:“敢问一句,神会流血吗”

    廖文杰:“……”

    别闹,这句是你的台词吗,难不成令堂也叫玛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