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一十六章 好一招四两拔千斤
    “证据当然有,就在我手上,这把射杀了女王的来复枪。”

    鲁邦三世拿毛利小五郎的脸,硬生生笑出了猴子相:“线膛痕迹和枪支对应,你杀害女王和王子之后,将自己的来复枪和王子的来复枪对调了。”

    “这算什么证据”

    廖文杰撇撇嘴,一巴掌拍在旁边女仆的屁股上,光顾着听侦探推理,连主人的红酒杯空了都没注意到,这女仆的演技只能捞到差评。

    啪一声清脆响亮,伪装女仆的峰不二子嘤咛一声,为廖文杰斟了半杯红酒。

    恕她太渣,发现‘基拉德’伯爵打击的力度和角度似曾相识,可具体到哪一个男人又有点想不起来了。

    难道我和伯爵有一腿

    峰不二子端着红酒立在一旁,皱眉思索起来,对面,鲁邦三世也皱了下眉,女仆屁股蛋儿的击打声太过熟悉,是峰不二子特有的音效。

    刻入灵魂的音效,他自信不会听错。

    那么问题就来了,峰不二子为什么会站在基拉德伯爵身边,是伪装潜入误入局中,还是很早之前就和基拉德伯爵有了业务关系

    正常情况下,峰不二子收了基斯伯爵的小钱钱,将米拉公主从日本带回,并负责全程保护她的安全,在利益方面和基拉德伯爵严重冲突,不存在同时赚两家钱的可能。

    但问题是,这个女人是峰不二子,左右逢源,同时恰饭的能力极强,鬼知道她能玩出什么骚操作。

    鲁邦三世略微思考,便不再多想,不管餐桌底下还在吧吧的柯南,来复枪瞄准‘基拉德’伯爵,砰一下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亭屋内肃然一静,随着女仆们的尖叫声,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抛去战战兢兢的侍从们,有目瞪口呆的米拉公主三人,有一脸‘爸爸坏了’的毛利兰,还有不知所措的钱形幸一,纠结着是否要出面讲两句正义之词。

    枪响结束,鲁邦三世神色凝重,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唯有枪口下的‘基拉德’伯爵面不改色心不跳,始终保持淡笑。尤其是手中持续摇动的红酒杯,从被瞄准到枪声响起,没有一丝乱迹。

    冷静到可怕!

    “不愧是一国伯爵,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风度……嗯,我以为你会吓到滚进桌子底下。”鲁邦三世敬佩道。

    “怎么可能,王室威严不容有损,就算中枪而亡,应有的气度也不能落下。”

    廖文杰端起酒杯敬全场,微微抿了一小口:“不错的红酒,各位真不打算品尝一下吗”

    “哈哈哈,品尝就算了,明知有毒的东西没人会碰。”

    鲁邦三世挠头大笑,心里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基拉德的气场太强了,那股由内而外的自信简直嚣张到没朋友,这个男人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震惊的不止鲁邦三世,米拉和她的左右护法亦惊于‘基拉德’的镇定自若,第一次知道,往常被他们鄙夷的阴谋家竟还有如此霸气的一面。

    有一说一,这个男人成为国王,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但不行,他杀了女王和王子,是国家最大的罪人,谁都能做国王,唯独他不可以。

    “咳咳,我们继续往下说。”

    柯南在桌下一声咳嗽,鲁邦三世后知后觉,握起拳头慢了半拍,毫不尴尬道:“基拉德伯爵你可能不清楚,吉尔王子狩猎时使用的是空包弹,只有声响却不会猎杀任何生命,这一切都是沙克拉女王的意思。”

    “环保主义者,可以理解。”

    廖文杰点点头,表面狩猎,实则猎个寂寞,就是出门踏青寻开心。

    鲁邦三世深深看了‘基拉德’一眼,撇开工具人柯南,说道:“沙克拉女王陪同狩猎,这点令我相当奇怪,据我所知,她绝不是喜欢狩猎这项运动的人。”

    米拉:“……”

    为什么毛利小五郎对她母亲如此了解,难道这就是她和毛利兰长相一样的原因

    因场合不对,米拉决定等时机合适再另行询问,顺便告知毛利兰,她的男朋友工藤新一和大长腿姐姐睡觉了,且不止一次。

    毛利兰这边也很懵逼,父亲对素未蒙面的沙克拉女王太过熟悉,再加上她和米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怎么看都有洗不清的嫌疑,决定回去问问母亲妃英理。

    还有,毛利小五郎今天过于诡异,整个人风格大变,不仅不睡着推理了,还凹了好几个沙雕造型。

    尤其是开枪,她做梦都想不到,父亲会对一国王室成员扣下扳机。

    考虑到基拉德是杀害沙克拉女王的真凶,这……怎么看都像是为老情人复仇。

    “看到这把来复枪的时候,我恍然大悟,女王将空包弹交给吉尔王子,整个狩猎过程中,唯一能射杀生命的来复枪,只有基拉德伯爵你手里的那把枪。”

    柯南趁机插嘴,哪怕世界毁灭,身份露馅,他也要把推理说完。

    瘾大,上头,不推不舒服,推了不说更难受。

    “关于空包弹的事,并非是我弄虚作假,在王室狩猎的记录上有着详细清晰的记载,基拉德伯爵,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说完这句话,柯南如释重负,蔫巴巴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瘫倒在座椅上。

    心累,这次的推理一波三折,比和毛利兰泡温泉还疲惫。

    “没什么想说的,就是很奇怪,你说我这个人怎么这么嚣张呢”

    廖文杰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指着自己,摇头道:“明知道猎枪是最大的证物,一旦被发现便是铁证如山赖都赖不掉,却偏偏任其放置仓库吃灰都不看一眼,甚至还毫无顾忌在王宫里抛头露面……啧,太嚣张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因为无所谓!”

    鲁邦三世接过话:“伯爵对自己有着无比强烈的信心,认定罪行暴露也没关系,因为在今天,你会把所有碍事的人全部清理掉。”

    “不好吧,这么多人呢。”

    “有什么关系,就说是霓虹来的一伙人在食物里投毒,杀害了米拉公主,基斯伯爵和凯尔统领同样遭遇了不幸,你因为运气好,侥幸活了下去。”鲁邦三世预言道。

    “确实有这么一个打算,来人,给几位客人投食!”廖文杰咧嘴一笑,猛地将手中酒杯砸落在地。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安排妥当的刀斧手一个都没现身,集体鸽了。

    远离亭屋的王宫屋顶,石川五右卫门抱着斩铁剑盘膝而坐,旁边是淡定抽烟的次元大介,王宫守卫全员五十号人,全部给他们放倒了。

    斩铁剑下不留完整的物体,五十多个倒霉蛋个个衣衫褴褛,仅留一丢丢遮羞布。

    “哎呀呀,最怕空气忽然安静,伯爵先生想必也很尴尬吧”鲁邦三世身躯紧绷,基拉德不简单,一定还有后手。

    “还行吧,本来就没指望那帮废物。”

    廖文杰摸出怀里的炸弹遥控器,指向身后的亭屋立柱:“一点小惊喜,只要我轻轻动一下手指,立马就能让你们和女王团聚。因为距离太近,我会第一个挨炸,所以希望大家冷静点,边吃边喝,保持融洽的气氛,让事情有一个圆满的落幕。”

    “可怕,连自己都在局中……”

    鲁邦三世眉头一挑:“伯爵先生,我是否可以认为,你让自己陷入险境,是因为别无他法了吗”

    “不,只是觉得这样很有意思,顺便给某些人一次重新站队的机会。”

    廖文杰拿起另一个红酒杯,让女仆倒酒,不急不缓看向米拉公主的左右护法:“基斯,整个维斯巴尼亚王国,我最看好的人就是你,但女王不懂欣赏,领着一国伯爵的虚衔,实则是给王室看小孩的保姆,你真的愿意将自己的才情浪费在这片狭小的国土上吗”

    “还有凯尔,你是王家警卫队统领,勇武尽人皆知,实际上呢,你就是个保镖和挡子弹的工具,在你体内流动的热血,真的甘心寂寞一辈子吗”

    “两位,我能听到你们的灵魂在悲鸣,懦弱的维斯巴尼亚限制了你们,她配不上你们!”

    廖文杰放下红酒杯,伸手向前虚握,激情豪迈道:“但你们可以改变这个国家,让她变得足以配得上你们,还在犹豫什么,男人就该放眼世界,轰轰烈烈闯荡一番,来吧,和我一起扩大维斯巴尼亚王国的版图吧!”

    “……”xn

    众人震惊于基拉德伯爵的野心勃勃,但又不得不承认,这货搞演讲很有一套,作为旁边者都听得热血沸腾。

    基斯伯爵和凯尔更是如此,乍闻此言,只觉基拉德有王者之气,浑身上下都在冒金光,看得他们差点就纳头便拜甘为走狗。

    “基拉德伯爵,你的演讲极具煽动力,但恕难从命。”

    基斯看了米拉公主一眼,见其神色慌乱,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对‘基拉德’冷漠道:“斯仃卡家族世代服侍王室,我的热血只为王室而热,不会有任何一滴为你而流。”

    凯尔:俺也一样!

    “啧,好一招四两拨千斤,真是下流呢!”

    廖文杰一脸嫌弃:“家国大义重若千斤,却不敌胸前四两肉,你们两个太让我失望了。”

    xn

    下流的人分明是你才对!xn

    “舅舅,这就是你杀害母亲和哥哥的理由吗,为了……权力”

    米拉公主喃喃出声,虽然很早之前就猜到母亲和哥哥被舅舅所杀,这也是她痛恨成为女王的原因,但当真相摊开,血淋淋呈现在面前时,还是忍不住被王室的无情深深刺痛。

    “一方面是为了权力,刚开始的时候,我个人是没有这方面的臆想……好吧,我承认,我是有成为国王的想法,可主要原因还是女王太烂了。”

    廖文杰嗤笑一声:“你们应该知道维斯巴尼亚矿石的力量,足以打破世界军事平衡,是所有人都无比渴望的至宝,但女王却禁止对其进行开采,理由是……保护自然环境。”

    “就因为这个!”米拉满脸不可思议。

    “当然,没有野心的王,无法让国家强大的王,不能为国民争取利益的王,没有称王的资格。”廖文杰无情回道。

    “打扰一下,我来插个嘴。”

    鲁邦三世揉着柯南的小脑袋:“我认为女王说得没错,以维斯巴尼亚王国弱小的国力,连军事武器都要从友好国进口,是没法守住矿石的,既然如此,索性不开采,继续保持中立姿态。”

    “是啊,以维斯巴尼亚的国力,做梦也守不住矿石,这个国家的命运只有被大国瓜分,遍布军事基地,成为国际利益的角力战场。”

    廖文杰点头予以肯定,继而说道:“那么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当那个谁怀疑你家拥有大范围杀伤性武器的时候,你最好有。”

    “……”xn

    “这就是小国的悲哀,女王是决定是等死,我的决定是奋起反抗,她压制了我半年,这个国家真的已经等不起了。”

    廖文杰站起身,拔出腰间的伯莱塔m92f,指向懵懂无措的米拉公主,霸气侧漏道:“基斯、凯尔,最后一次机会,为我效力……”

    砰!

    远处传来一声枪响,m92f手枪被击飞,廖文杰甩甩手,不爽看向远处屋顶:“可恶,竟然敢打扰我找乐子,你死定了。”

    就在这时,假扮女仆的峰不二子发动偷袭,带球撞人抱住廖文杰握着炸弹遥控器的手,一个发力……

    被廖文杰揽进了怀里。

    “干嘛撞我”

    “啊这……”

    峰不二子讪讪一笑,用力抱紧廖文杰的胳膊,并压住他紧握遥控器的手掌,眨眼卖萌道:“呃,突然觉得伯爵好帅好有型,一个不小心就爱上你了,这个理由可以吗”

    “呵呵!”

    “不二子,干得漂亮。”

    鲁邦三世一跃而起,跨步冲锋,侧卧长餐桌,一个滑铲踢向廖文杰腰腹位置,自信一击使其昏迷。

    廖文杰侧身让开,待和鲁邦三世错身而过的瞬间,一脚将其踹倒在地。

    三个全部没用自己脸的人缠在一起,廖文杰居高临下,俯视滑铲失败的鲁邦三世,冷漠道:“猴子,你想干什么”

    “哎呀,伯爵的皮鞋都脏了呢,我帮你擦擦。”

    鲁邦三世额头落汗,笑着挠了挠头,而后抓起衣袖在廖文杰的白板鞋上蹭了蹭。

    就很卖力。

    “hatui!”

    “啵唧啵唧”

    咦,白板鞋……

    为什么西装会配白板,皮鞋呢

    仔细看,裤子的颜色也不对,只有手工定制的西装外套很有品味,对得起伯爵的身份。

    鲁邦三世眉头一皱,他如假包换的易容术被看穿了,这个人……真的是基拉德伯爵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