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三人行,必有一个逗比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阿杰,你做什么,你又怎么了?”

    又一次被吊起,陈冬整个人都不好了,熟悉的视角,熟悉的裙后凉飕飕,直让她体悟出一个关于人生的道理。

    羞耻感这种情绪,不会因次数多了逐渐减少,而是叠加之后更加强烈。

    或许某些人会觉得很刺激,但陈冬做不到,尤其是在身份被拆穿的情况下,羞愤交加,恨不得拔剑自刎。

    可惜拔不得,手脚被捆着,剑也在之间的战斗中被扔出了屋外。

    最让她纠结的,其实不是羞耻的姿势,而是和失散十多年的师姐重聚,那种物是人非,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隔阂。

    陈冬不明白,小时候心地善良的青青师姐怎么变了个人,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是什么导致了她能毫不犹豫对一群婴儿下手?

    往昔天真烂漫的一幕幕欢声笑语忆上心头,姐妹之情和正邪不两立的矛盾,令陈冬心情悲痛不知所措,然后……

    就被吊了起来。

    难受!

    憋得慌!

    强烈的情绪交替尚未找到宣泄口,便被人一巴掌打断,一团郁气凝结不散,死死压在胸口上下不得,陈冬脸色难看,直接张嘴吐了口血。

    “别装模作样了,陈五,人可以说谎,但纹身不会,你就是连续婴儿绑架案的同伙,如假包换。”

    廖文杰轻哼一声,推理道:“陈三穿着隐形衣偷盗婴儿,陈七以赏金猎人的身份策应,表面为抓捕实则打掩护。而你陈五,以刘督察夫人的身份隐藏暗中,多次窃听警方秘密部署,让收网行动屡次落空。”

    陈冬:“……”

    好心塞,谁来救救她?

    “不得不承认,你们的计划称得上万无一失,只可惜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你们刻意追求完美,却没想到把我拉进来,反倒成了自掘坟墓,是你们计划中最大的败笔。”

    陈冬:“……”

    怎么今晚只下雨,不打雷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陈五,你和你的同党还有什么狡辩之词吗?”

    “没了,麻烦赶紧打电话报警。”

    “做梦!”

    廖文杰摇摇头,继续推理道:“我只是试一试,没想到你居然主动要求报警,看来刘督察也是案犯之一啊!”

    陈冬:“……”

    放弃了思考,放弃了老天爷打雷劈死廖文杰的梦想。

    见陈冬不搭话,廖文杰不由撇撇嘴暗道无趣,已婚女人死气沉沉的,一点也不活泼。

    他蹲下身,伸手朝陈三身上所剩不多的衣服抓去。

    “喂,别乱来,记住你的身份,你说过自己是个好人。”陈冬急忙出声阻止,姐妹一场,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管。

    “你这个女人,一天到晚胡思乱想,没救了。”

    廖文杰轻蔑瞥了陈冬一眼,从陈三后腰的小包里翻出一件冷兵器。

    九节鞭。

    鞭头带镖,软中带硬,在古时候一般被当作暗器使用。

    “非主流兵器,这娘们儿阴阴的,不是好人啊!”

    廖文杰将九节鞭扔在脚边,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一团红线从屋顶垂下,拴住陈三的手脚,将她面朝地面吊在了陈冬旁边。

    哗啦啦!!

    木屋外雨势转急,轰隆一道强光劈中屋顶,炸开大片木屑纷飞。

    就在陈冬眼前一亮,以为老天爷终于睡醒,要给廖文杰来两下的时候,劈头盖脸的凉风掺杂雨水浇在了三位陈姓女子身上。

    再看廖文杰,丝毫不为雷声所动,背后三只红线鬼手伸出,一个撑伞挡雨,两个捧着襁褓婴儿。

    雨水覆盖之下,陈七幽幽转醒,迷茫盯着造型诡异的廖文杰看了三秒,瞳孔逐渐聚焦,忆起昏迷前的画面,一声尖叫脱口而……

    “吵醒睡着的婴儿,我就杀了你,用你的血喂他。”

    “嘎~~~”

    陈七咕嘟一声将尖叫咽下,放入肚子里慢慢消化,她不敢和廖文杰对视,急忙转头看向旁边。

    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发现了以羞耻姿势吊着的陈三和陈冬,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姿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两个在玩什么play呢。

    笑着笑着,陈七发现哪里不对,主要是陈冬的眼神写满了对残障人士的同情,让她猛然醒悟过来,原来自己也是play同好会的一份子。

    陈七挣扎了一下,无果后小声bb:“大哥,你是变态吗,哪有这么对待女人的。”

    廖文杰闻言冷笑:“男人变态有什么不对?”

    “……”x3

    “说到变态,我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廖文杰嘿嘿看向陈七,背后再次伸出一只红线鬼手,缓缓朝她抓去。

    “你,你,你要干什么?”

    陈七吓得脸都歪了:“你别乱啊,我可是良家女子,不乱搞男女关系的!”

    “呸,你想的美。”

    “大哥,有话好好说,别一上来就这么血腥,不如来点文雅的,我……”

    红线鬼手贴面,陈七语不择言,慌乱道:“我,大哥,要不我给你唱个曲儿吧,我唱得可好听了。”

    “让我狠狠想你,让这一刻暂停~”

    “都怪这花样年华太吃鸡~~”

    “闭嘴。”

    扭曲的声线如同鬼哭,廖文杰嫌弃打断,操控鬼手按住陈七的脑门,让她以悬下的红绳为轴,原地旋转了起来。

    “不要啊!大哥,不关我事,冤有头债有主,是嘴巴自己动的。”

    “我不行了,眼好花,再不停下来我要吐了。”

    “……”

    几十圈转完,陈七脸色青白交替,腹中翻江倒海,一股酸涩涌至喉间,然后……

    “敢吐出来,我就让你全部吃回去。”

    “咕嘟!”

    陈七艰难仰起头,喉间一响,然后粗气喘个不停。

    “……”x3

    这下,廖文杰都有点反胃了,他一脸嫌弃看着陈七,三人行,必有一个逗比,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陈冬:“……”

    能把一个女人逼到这种程度,她对廖文杰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

    还有,她敢拿丈夫的仕途打赌,以廖文杰这种恶劣的性格,靓仔也没用,肯定没有女朋友!

    “审问环节开始,告诉我,被你偷走的婴儿现在在哪?”

    廖文杰问向陈三,见后者低头装昏迷未醒,冷哼一声操控红线鬼手上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别装死,落在我手里,你就是真死了,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说人话。”

    陈三猛地睁开眼,咬牙看了眼地上的隐形衣,一番心理挣扎过后,闭眼等死。

    “陈三,别发疯,那老怪物自己不是人,还把你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干嘛向着他?”

    见陈三宁死不说话,陈七沉不住了,谄笑对廖文杰道:“大哥,我手头上有些老怪物的情报,要不我先来暖暖场吧。”

    “放。”

    “是这样的……”

    在港岛某处的地宫里,藏着一个一百多岁的老怪物,他原本是清朝太监,姓陈,又称陈公公,因服用了不老药才存活至今。

    陈公公为何来到港岛,又什么时间抵达,没人知道,反正陈七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副半人半鬼的样子了。

    十多年前,陈公公抓了一批少年少女,洗脑加精神控制,将他们制作成没有感情,只为自己服务的工具。

    因为这批少年少女被抓时年龄不小,所以陈公公的精神控制并不彻底,有两个漏网之鱼本性未除。

    陈三和陈七。

    女捕头的本名不是陈七,原本叫什么名字,因为老怪物的洗脑,她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自己被赐名‘陈七’。

    她虽没了记忆,却时刻不忘逃离地宫,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跑路成功。

    机会是陈三给她的,陈三被抓之前有武艺傍身,念力抵消了洗脑和精神控制,一念之仁助陈七离开,返回地宫后禀报陈公公,只说叛徒被自己手刃,尸体扔进了河里。

    “继续!”

    “没有了,后来我就自由了。”

    陈七眨眨眼,见廖文杰眼光转冷,急忙道:“我的意思是陈三是好人,她只是被老怪物控制,身不由己,所以你拷问她的时候别太用力,打坏了就不好了。”

    “呵,说得好像我是好人一样。”

    廖文杰撇撇嘴,红线鬼手按住陈七的脑袋,梅开二度,再次让她原地旋转起来。

    “啊啊啊———”

    “青青,我就知道你没变。”

    闭目中的陈三听到饱含思绪的深情颤音,猛地打了个冷颤,不可置信看向陈冬,惊讶道:“冬冬,你是冬冬?”

    师姐妹分别十余年再见,四目相对皆是千言万语想要倾诉,然而场合不对,万万没想到,阔别多年的再见,会是这种姿势。

    尴尬.jpg

    “青青,把实话说出来,我知道你还是那个本性善良的青青,绑架孩子不是你的意志……”

    “够了,这点无需多言,我没有被谁逼迫,都是自愿的。”

    陈三复杂看着陈冬,收回目光后,长发阴影盖住脸:“青青早就死了,我的名字是陈三。”

    “你们两个,注意一下自己俘虏的身份,我有同意过让你们演苦情戏吗?”

    廖文杰插嘴打断,背后两条红线鬼手伸出,一边一个按住两颗深情的脑袋。

    旋转x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