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六十一章 江湖凶险,人均面具脸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在下廖文杰,一介散修,姑娘法力精深,定是出自名门大派。”

    “廖公子客气了,山野修士,不敢自称名门。”

    容玉意自报家门,小心翼翼看向天残,眼神中的警惕和对廖文杰的信任形成了鲜明对比。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沧海桑田,唯有人心不变。

    千年前和现在没得差,看人也是先看脸。

    “容姑娘莫慌,那是我大哥天残,你别看他长相凶恶,又是七百年前邪道第一高手,其实是个好人。”

    见容玉意心存戒备,明显是误会了天残,廖文杰赶忙为大哥辩解:“江湖凶险,尔虞我诈,人均面具脸,我大哥不善言辞,不想害人更不想被人害,故而用凶恶面具保护自己。”

    “原来如此……”

    容玉意点点头,将信将疑看了眼天残,小声道:“可他伪装得好像,我随师父修行,见过很多魔头都没他这般眉目凶狠。”

    “是啊,就是因为太像,以至于所有人都分不出来,我大哥才总被人误会,误着误着身不由己,再回首已成邪道第一高手。”廖文杰叹息一声,面由心生这个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不绝对,因此导致了很多误会和伤害。

    作为一名靓仔,这一观点的受益人,他希望大众加大力度,尤其是妹子,请坚决拥护颜值就是正义的法则。

    “公子说话真风趣,还……很有道理。”

    “无他,贵在真实,我这人从不说谎的。”

    “嗯,看得出来。”

    天残:“……”

    和许久未见的贤弟相聚,又找到了疑似云萝的姐妹或姨妈、姑姑之类的亲戚,本应是双倍快乐的事情,为什么他的眼角会湿润?

    莫不是感动的泪水,喜极而泣?

    嗯,应该是这样。

    正聊着,严真瞬移摸到附近,见廖文杰和天残在一起,面上尴尬一闪而过,笑着上前打起了招呼。

    “廖先生,有礼了。”

    “严老,都是熟人,干嘛这么生疏,记得上次你还喊我‘阿杰’,这才是自己人之间的称呼。”

    “有天残前辈在,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还是‘廖先生’稳妥点。”

    严真苦笑摇头:“今天刚到港岛,本想陪天残前辈同去见你,可你们兄弟二人畅谈,我一个外人在场总归尴尬,便没有一起,还望莫怪。”

    几条线索都指向廖文杰,只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面对陆地神仙最大嫌疑人,严真还是决定尊重些。

    “严老多虑了,规矩我懂,你们特异功能表演团有演出任务,挤不出时间也没办法。”

    “不不不,没有特异功能表演团,这次是观光团,来港岛旅游。”

    “旅游好啊,缺不缺导游,你看我够格吗?”

    “哈哈哈,廖先生又说笑了。”

    ……

    四人走出黑巷,街头灯下,观光团成员扎堆,有说有笑聊着家常,偶尔有人偷偷拿视线打量廖文杰。

    这么年轻,会是他吗?

    众人越发不信,但都和严真一样,当廖文杰上前打招呼,一口一个前辈的时候,均连连摆手,表示刚好虚长几岁,前辈的称呼太过荒谬,平辈论交即可。

    “这怎么使得?”

    “使得,太使得了!”

    正心瞪大眼睛:“廖老弟和天残前辈是结拜兄弟,论平辈我们都是占便宜的一方,你别介意就好。”

    “不敢不敢。”

    一群人说说笑笑,姑且算是认识了,常冲子那边和容玉意套起了情报,询问时空通道的事情。

    “大哥,你唉声叹气作甚,她又不是云萝,没啥好伤心的。”

    廖文杰一边听着两人对话,一边安慰墙角站着的天残,自从这货被容玉意当作恶人,便一副有气无力的蔫巴巴模样。

    “她的确不是,可她们长得太像了,被她嫌弃的时候,让我觉得是云萝在嫌弃我。”天残一脸委屈,不怪他玻璃心,实在是代入感太强。

    廖文杰挠挠头,确实,容玉意和云萝太像了。

    当前世界,以前也有小雪、黄医生等人和云萝面容三分相似,但都没有容玉意和云萝容易混淆,只看背影的情况下,几乎难分你我。

    话说回来,这张自带bug的脸出镜率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居然比星星还多。

    星星不要面子的吗?

    还有,之前给黄医生留了名片,让她考虑一下秘书的工作,到现在也没打电话过来。

    这么大的机缘都把握不住,廖文杰不免为她感到可惜,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甜头了。

    另一边,容玉意交代其始末,包括自己和女魔头的出身来历,以及穿梭千年之后的原因。

    女魔头法力强大,只靠一颗地阴魔珠的力量,容玉意自觉没有胜算。而且,地阴魔珠本就是女魔头借天时炼制而成,内有她留下的禁制,轻易使用只会被她夺走。

    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万物有阴就有阳,地阴魔珠诞生的那一刻,便有对应的‘天阳神珠’现世。

    只要找到天阳神珠,便可以阴阳双珠之力消灭女魔头。

    容玉意的师父中一真子战死前传音,天阳神珠所在不得而知,但邪不胜正是世间至理,冥冥之中会有缘分引导她,然后……

    她就穿越到了一千年后。

    “……”xn

    ‘缘’这个字毫无道理可言,遇到了才叫妙不可言,遇不到,统统算作时运不济。

    一般情况下,时运不济的概率更大。

    所以,容玉意深信师父所言,穿越到千年之后的现在可以找到天阳神珠,但其他人则不发表言论,严重怀疑中一真子在扯淡,时间跨度太大,怎么看都无缘无分。

    “大哥,今晚还去夜总会吗?”

    “没心情。”

    天残情绪低落,还没从低潮中走出来。

    “那行吧,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你现在住哪,明天我去找你。”

    廖文杰摆摆手离去,留下唉声叹气的天残,以及一脸懵逼的容玉意。

    走了!就这么潇洒走了?

    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容玉意眼巴巴望着廖文杰离去的背影,她和盘托出是因为廖文杰值得信任,结果转个身的功夫,身边就只剩下了一群老头子。

    委屈.jpg

    大敌当前,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容玉意驱散心头杂念,对正在掐算的常冲子说道:“当务之急,是赶在女魔头之前找到天阳神珠,最好尽快找到她,趁她还虚弱的时候将其消灭。”

    “不管是天阳神珠,还是女魔头,贫道都算不到,有点难办了。”常冲子摇摇头。

    “我持有地阴魔珠,女魔头视我为眼中钉,引她现身倒容易,可诸位法力高强,就怕她不肯上当。”容玉意说道。

    常冲子点点头,容玉意的提议可以一试,如何实行尚需斟酌,免得打草惊蛇,下次就不灵了。

    ……

    出租车停在阿丽家楼下,廖文杰结账下车,感知身后若有似无的关注,嘴角微微勾起。

    如料不差,应该是观光团的人。

    廖文杰从没打算将陆地神仙的身份说出去,高手可以,但不能高太多,会寂寞,会没朋友。

    拿天残来举例,如果天残知道他是陆地神仙,两人还能边吃边喝,商量待会儿去夜总会happy?

    呃,天残的话,没准还真能。

    里昂也是,十有八九不在乎什么陆地神仙,以前怎样发疯,以后还怎样发疯。

    可这两个人的脑子都不正常,不,是天灵盖以下全部截肢,压根就没有脑子。

    作为一个正常人,廖文杰需要正常朋友,万一身份曝光,朋友越来越少,连女朋友们都……

    真要是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对他都没什么吸引力了。

    “也不一定,没准曝光后会更有意思,变成一个只要我觉得有意思,大家都会认为有意思的世界。”

    电梯内,廖文杰一手摸着下巴喃喃自语,一手握住一团星光,默算天阳神珠和女魔头所在的位置。

    信息入手后,他脑海中自动生成一篇剧本,身形闪烁消失不见。

    ……

    警署,办公室一盏台灯亮着,一名警官捋起袖子趴在办公桌上酣睡,桌面上满满堆砌着报告和案卷。

    警官年纪不足三十,年纪轻轻就累到鼾声如雷,可见又是一个工作狂。

    廖文杰推开房门,缓步来到警官身前,在其露出的手臂上,发现了一块形如半边阴阳鱼的胎记。

    “就是你了,天阳神珠,遇到贫道算你……也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倒霉。”廖文杰抬手拂过警官后脑,助其紧绷神经松缓,进入深度睡眠。

    眼前这人就是天阳神珠,生下来就是,取走神珠等同于挖了他的心肝,只剩死路一条。

    关注公众 号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是廖文杰说他走运的原因,陆地神仙不是白叫的,有的是办法在不伤他性命的情况下,将天阳神珠单独剥离出来。

    至于不幸,失去天阳神珠,出场镜头也跟着泡汤,没法吃到剧组的盒饭了。

    “领盒饭可不是什么好事,人生没法重来,吃不到就吃不到吧。”廖文杰二次挥手,从警官胸口摄出一颗白色圆球。

    确认其身体状况无恙,这才打量起手里的天阳神珠。

    “咦!”

    “貌似很补的样子,两颗一起吃,味道更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