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七十四章 少不了你的好处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从小便是孤儿,被师父告知从山里/村口捡回,活了二十多年,也没指望找到血脉亲人,陡然得知自己有个弟弟,孔雀和空切均表示接受不能。

    除非对方同意自己是个弟弟,否则免谈!

    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家伙被廖文杰直接忽略,他挠了挠头,叹气一声:“敢问大师,你所说的那个地狱魔教,他们的本部在哪,我想上门祭奠一下。”

    “这还真不好说……”

    慈空眉毛一抖,纠缠在一起,为难道:“以前我在地狱教也算一号人物,虽改邪归正二十多年,但掌握他们的行踪倒也不难,奇怪的是,前段时间,也就是几个月前,整个地狱教全员不知所踪,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廖文杰点点头,地狱教失踪的原因他大概能猜到,一是临近全日蚀,地狱王收拢人间的爪牙,为打开地狱之门做最后的准备。

    二来,那段时间,他顺藤摸瓜寻找地狱教,斩杀了不少骨干教徒,对面出于谨慎,防止计划提前暴露,拍拍屁股走人了。

    就这条线索,可以确定,地狱那边也有能掐会算之辈。

    另外,做个大胆的假设,地狱教的成员可以在人间和地狱穿行,即便没有地狱之门,也能实现战略性转移。

    好比夺走了鬼王达力量的那个和尚,捕星术就算出其已经是个死人,且尸体不在人间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地狱和人间并非彻底封死,也有过富江转世的例子,那么地狱王为何要大费周章整一个地狱之门才能降临?

    总不能是因为架子太大,觉得排场小了、门窄了、路不够宽吧?

    “还有一件事要找大师求证一下。”

    廖文杰说道:“妖女罗我和阿修罗都被生擒,随时都能变成尸体,我有信心保证剩余的魔窟都不会被打开,这是否意味着地狱王的野心失败,没法降临人间了?”

    “是的,根据地狱教的典籍所述,只有四个魔窟全部开启,地狱之门才会顺势打开,否则地狱王绝无降临人间的可能。”

    慈空重重点头,笑着表示人间无忧,这把应该是稳了。

    你要这么说,那肯定够呛!

    廖文杰眉头一挑,暗道一声麻烦,察觉到剧本嫌疑的时候,他之前蓄着的一口气立马散了不少。可人命关天,还是几十亿人命,他又不敢赌这次真是剧本,大结局是正义再次战胜了邪恶。

    几个深呼吸,再续上之前那口气,廖文杰不禁皱眉深思起来。

    如果孔雀和空切身上真的寄宿着孔雀大明王的力量,捕星术算不出两人倒也在情理之中,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却也不敢自比佛祖干妈。

    而那位地狱王,需要孔雀大明王的力量才能降服,其本人的力量有多强?

    数千年前,是否亦是持有孔雀大明王神力者,将其连同地狱打包,从人间扔了出去?

    假设上述推论成真,那廖文杰必须要掂量掂量这次降妖伏魔的成功率了。

    毕竟是佛母,灵山上那么多妖魔鬼怪,被骑的被骑,被骟的被骟,也没听说谁混了个老娘的位置。

    再一想得罪了方丈的下场,以佛祖的脾气,愿意将孔雀大明王供起来养,其实力便可想而知。

    以此推测,地狱王实力深不可测!

    “黑崎先生,虽有两个妖女被俘,但事关人间安危,不可掉以轻心,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们?”慈空问道。

    “我对地狱王能否降临一事,仍存在质疑……”

    廖文杰沉吟片刻,做好最坏打算,说道:“如果此事真的不可逆转,与其让地狱选择降临地点,倒不如让我来选择,至少可以避免一些伤害和牺牲。”

    “你的意思是?”

    “前几天,我斩杀妖魔的时候,在比邻四国岛的太平洋某处小岛上,找到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军事基地,驻守的士兵被妖魔残酷虐杀,我打算将阿修罗和罗我带过去。”

    廖文杰:“如果阿修罗真是地狱之门的钥匙,将地狱大军和地狱王引至此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呃,黑崎先生……”

    慈空满脸黑线,尴尬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应该是美帝所有,不是不知名的基地,你这样乱来,会引起国际纠纷。”

    “不可能,美帝忙着扫黄打非,哪有时间建基地?这话不用再说了,我不听。”

    廖文杰站起身,看向还在瞪眼的孔雀和空切:“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走吧,趁还有两天时间,抓紧练习一下合体技,免得地狱王真来了,人间却没有阻止他的力量。”

    空切直接点头,孔雀看向自家师父,得到后者的肯定,便跟上了廖文杰。

    庭院里,罗我身缠锁链,旁边站着认真看守的阿修罗,她双目死死对视罗我,凶光毕露,满含警告之意。

    罗我:“……”

    阿修罗是地狱王的创造物,等同于地狱王的女儿,因为是个用来开启地狱之门的工具,创造的时候并没有花太多心思。

    随意扯过几段灵魂捻塑,打散杂念,将一片空白扔进阿修罗体内。

    就像机器人一样,地狱王不需要阿修罗学会思考,她只要服从命令就行了。

    所以,阿修罗不是敌我不分,而是真的不懂敌我的概念,不论是谁对她下令,她都会选择服从。

    在地狱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归地狱王所有,阿修罗只听从命令,不具思考能力,反倒是难能可贵的优点。

    但到了人间,这一优点就成了绝对的弱点,尤其是坑队友的时候,一坑一个准。

    也就是说,在场所有人都能对阿修罗下命令,包括俘虏罗我,只要她让阿修罗带她离开,阿修罗也会听从命令。

    但是不行,罗我选择了放弃挣扎。

    高野山是霓虹佛教圣地,最不缺的就是降妖伏魔之辈,这些人或许奈何不了阿修罗,拖延一会儿还是能做到的,拖到廖文杰赶来,逃狱不逃结果都一样。

    “不错,看不出来你还挺老实,地狱王降临了,我给你一个洗白的机会,由你打响第一枪。”

    廖文杰点点头,大手一挥,放在阿修罗下巴上挠了挠:“你不错,继续保持下去,待会儿让你空切叔叔化缘,给你讨一根棒棒糖。”

    阿修罗闻言心花怒放,随着廖文杰指尖拨动,舒服地眯起眼睛,喉间发出呜呜声,一眨不眨盯着罗我。

    画面感人,父愁者联盟再添一员大将。

    ……

    碧蓝蓝天,一望无垠。

    乱石岛屿,一面绿意掩盖钢筋混泥土,一面沙地面朝大海,浪花朵朵散开。

    沙地中央,一根钢铁横梁竖直插着充当旗杆,上面挂着锁链缠身的罗我。

    不远处,阿修罗手拿钢盔刨沙,半个身子埋进沙地之中,不时露出灰头土脸,笑得没心没肺。

    在她身后,是正在做沙雕的空切,这货艺术细菌长满全身,从罗马斗兽场到狮身人面像,做一个像一个,且都是大工程,能跑人的那种。

    眼下,他正在琢磨兵马俑方阵。

    “两个沙雕,我就没见过比他们更无聊的人。”

    廖文杰扔掉小红桶,一脚踹飞不伦不类的魔王城堡,沙雕什么的着实无趣,一点意思都没有,他做什么都不会做沙雕。

    “黑崎先生,今天就是全日蚀了,我们这样浪费时间,真的没问题吗?”

    孔雀停下打坐念经,愁眉不展睁开眼睛,看看不成器的弟弟,再看和沙雕怄气的廖文杰,感慨自己实在太难了。

    他清楚地记得,两天前廖文杰带他们登岛时,三令五申强调地狱之门的风险并无完全度过,他们肩负保护地球的重任,是人类最后一道屏障。

    结果呢,就整了一堆沙雕出来!

    沙雕能拯救世界吗?

    “浪费时间的是你和空切,说了让你们两个练习合体技,结果一个个都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再这么下去,就……”

    廖文杰指向海浪边的两个沙雕:“再这么下去,空切没和你练成合体技,却要和阿修罗对接合体了。”

    孔雀:“……”

    出家人,听不懂廖文杰在说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弟弟不争气,他这个做兄长的责无旁贷,硬着头皮道:“黑崎先生误会了,空切是出家人,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他带着阿修罗嬉戏玩耍,是为了教导她人间的真善美。”

    “拉倒吧,你看他那张丑恶的色批嘴脸,还有疯狂上扬的嘴角,他要是没有世俗的欲望,我都能立地成圣了。”

    廖文杰一脸嫌弃:“麻烦你告诉空切,有些爱好偷偷想一下就行,实践等于犯罪,我劝他做人要善良。”

    “这种事,黑崎先生去说更为合适,贫僧……贫僧是出家人。”孔雀双手合十,默默念了句佛号。

    “不好,我不想和人渣说话。”

    说完这话,廖文杰神色一愣,五指张开,从天空牵引下一团星辰之光,随着他掌心下压,星光璀璨的九宫八卦显露成型。

    “黑崎先生,这股气息……”

    孔雀双目爆睁,一跃从沙地上跳起,感受着空气中暴躁不安的死亡气息,视线遥遥望向……

    他也不知道往哪看,四面八方皆是浓郁的地狱气息,仿佛自己正置身于地狱边缘一样。

    “没错了,就是地狱。”

    廖文杰仰头直视高空烈阳,心头一片凝重,在四个魔窟没有开启的情况下,地狱还是精准降落了人间。

    “布置了这么多疑阵,是为了消遣贫道吗?”

    廖文杰喃喃自语,那边的旗杆上,罗我面露狂喜之色,感受着空气中熟悉的气味,大笑出声:“我的主人即将降临,人间自此从秽土转至地狱,你们几个都要死!”

    “行了,别秀忠心了,地狱王还没来呢。”

    廖文杰撇撇嘴,大声道:“罗我你放心好了,我们正义阵营说一不二,人均诚信慷慨之辈,只要你按计划给地狱王一个背刺,事成之后,吃翔的喝拉的少不了你的好处。”

    “你胡说,我从没答应过你!”罗我怒声反驳。

    “不错,就这样,演得好。”

    ……

    烈阳当头,一望无际的海面潮起激涌,岛屿的另一面,浪花层层叠叠拍打近海礁石,沙滩这一面,潮水涨势迅速,不过一会儿,就在阿修罗的哀鸣声中淹没了沙雕建筑群。

    理所当然的,她打好的几个洞也没有幸免。

    不过一会儿,全日蚀来势汹汹,光明被阴影遮挡,黑暗席卷大地,以快到令人咋舌的速度,飞快淹没了半个世界。

    光明隐去,浓郁黑暗撑起天幕,汇聚在东京上空的雨云此刻更加低沉阴暗。

    念力强大者,皆可感应到,这抹黑暗和光线无关,无中生有,仿佛地球沿着轨道行进,进入了一片充满黑暗的特定区域。

    灰蒙蒙的雾气飞快铺开,直至遮蔽整个霓虹天空,在全日蚀之前,先一步让这里笼罩在黑暗之中。

    普通人毫无察觉,在他们眼里,大致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

    整个霓虹就陷入了一片黑暗,并以为其他地方也这样。

    悲催的是,同样是陷入黑暗,本质上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厚重阴云下,廖文杰站在星图中间,皱眉查看地狱之门的踪迹。结果是一团混乱,星图显示,好几个地方,黑色漩涡骤然出现又骤然消失,地狱之门的开启似乎……

    并不顺利。

    “难产了吗?”

    他嘀咕一句,发现一处漩涡开启的位置刚好在港岛,换言之,魔窟的确是开启地狱之门的关键一环。

    想到这,廖文杰转头看向东京方向,在那里,漩涡的开启关闭最为频繁,地狱之门想找到合适的突破口,此地再合适不过。

    正当他打算瞬移赶去的时候,空气中的阴沉气息暴涨,一团扭曲的黑暗漩涡缓缓成型,血腥的红色液体从中缓缓流出。

    轰隆隆————

    闪电惊雷轰击而下,万雷齐发,恐怖骇人,强光一瞬照亮大半个海面。

    在这连绵不断的轰击下,黑色漩涡一次次被炸穿,而后重新凝实,其结果,是整个岛屿连同钢筋混泥土基地被犁为平地。

    ……

    远在港岛的一条深巷里,黑衣男戳了戳黑色漩涡,探手一掏,捞出大把红色烂泥。

    “臭死了!这是什么新品种的鬼门关,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放下百合花,从手提箱里倒出乱七八糟的道具,一盒牛奶饮下,捡起保鲜膜糊墙,几秒钟不到,便用透明的保鲜膜将这一处漩涡贴了个严严实实。

    里昂。

    “以前都是这么封的,这次也应该没问题,不过,新品种的鬼门关肯定没那么简单,可能会跑出几个小鬼……”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在面前地上排开折凳、西瓜刀、铁链、电锯等大型杀伤性武器,拿着一盒牛奶得意道:“好在我抓鬼专家非浪得虚名之辈,猜到有这一出,提前准备了一批大杀器。”

    “哼,料你们也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