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九十五章 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没用的废物,连买命的情报都拿不出来,留你何用。”

    廖文杰冷漠挥挥手,待分身押着茱蒂上前,将她推到赤井秀一身边,这才摸出手枪指着二人:“但我这个人很开明,赤井秀一,事无绝对,再给你一个机会,把f调查组织的情报说出来,我会考虑放这个女人一条生路。”

    “不如你先放她离开,然后再严刑逼供,把我脑子里的情报全部拷问出来。”赤井秀一笑着回应。

    “怎么可能,你的眼睛已经没了生气,我能从一个死人嘴里问出什么。”

    廖文杰微微摇头,居高临下,以胜利者的姿态俯视道:“这个女人大概是你最后的求生意志了,就像宫野明美和雪莉,我突然来了兴致,想看看她的死,能让你崩溃到什么地步。”

    赤井秀一双目微眯,眼中寒光凛冽,腾腾杀气令人不寒而栗,要是怒气值能转化成战斗力,他当场就能屠神。

    “没事的,秀一。”

    这时,茱蒂抬手按在了赤井秀一手背上,笑容温暖道:“就算你说出情报,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就算我真能活下去,一人独行的世界未免太寂寞。和你共事的那段时间我很开心,能陪你走到最后,已经没有遗憾了。”

    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杀父仇人贝尔摩德近在眼前,一想到不仅没法手刃仇人为父报仇,还要死在对方手里,茱蒂就心痛的如同针扎。

    赤井秀一闻言,心头顿时一颤,猛然想到了宫野明美,恍惚间,他在这间仓库里看到了宫野明美临死前的凄美笑容。

    对方在闭眼前,恐怕就带着这样一份遗憾。

    无法弥补逝去的前女友,至少要给还活着的前前女友一个交代,五年时间,茱蒂等他的时间真的太长了。

    想到这,赤井秀一反手握住茱蒂的手,视线内,两个前女友的身影模样重合,歉意道:“抱歉,是我来晚了,下次不会了。”

    茱蒂喜极而泣,直接扑进赤井秀一怀中。

    “呕~~~”

    分身做干呕状,趁机拍了拍胸脯,指着二人道:“琴酒,这碗狗粮太酸了,我能干掉其中一个看哭戏吗?”

    你才是最恶心的!

    廖文杰翻翻白眼,残忍道:“把赤井秀一留下,另外一个随便你,我还要再欣赏一下他绝望的表情。”

    “真的什么都随便我吗?”

    分身抿了抿嘴唇,恶意满满道:“如此美妙的纯白色爱情之花,让我羡慕的想要采摘下来狠狠蹂躏一番,给个建议,我该怎么炮制她?”

    “对了,我想起来了,她也是f的搜查官,这个职业在霓虹很受欢迎,时常出没于各类特摄片。”

    分身越说越起劲:“一个女搜查官默默潜入,被迷药放倒,醒来之后,面前排着几十人的长龙。”

    廖文杰:“……”

    为什么他的分身扮坏女人这么熟练,还这么风骚?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分身这边持续说着充满恶意的言论,大有滔滔不绝的架势,然而收效甚微,痴男怨女一句都没听进去。

    茱蒂更是因为赤井秀一的敞开心扉,主动送上红唇,和其痴缠在一起。

    后者将两个前女友的身影重合,两份愧疚同时爆发,激烈予以回应。

    廖文杰见状,嘴角咧起狞笑,传音给待机等候的另一个分身,没过一会儿,仓库门口便出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

    女仆装,长发,不是宫野明美还能是谁!

    “大,大君?!”

    望着前方两个热情拥吻的苦情人,宫野明美只觉晴天霹雳,思念喜悦烟消云散,抬手捂住嘴,委屈的泪水哗哗流下。

    就跟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乍闻耳边的千思万想的声音,赤井秀一只当是幻觉,没往心里去,继续和茱蒂拥吻,啃着啃着,他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啵一声收嘴,傻眼望着宫野明美。

    极具欺骗性的幻觉,这身女仆装就跟真的一样……

    请务必告诉他,这真的是幻觉!

    不说赤井秀一这边汗如雨下,柯南那边,灰原哀诈尸坐起,松开手里抓住的绳子,起身后掏出手帕抹掉脸上的‘污血’。

    “灰,灰,灰……”

    柯南瞳孔放大,语言系统紊乱,阿巴阿巴说不出话。

    “乱七八糟的剧本,好无聊,我要回去了。”

    灰原哀轻蔑瞥了眼柯南,如同看待一个小白鼠,路过同样震惊到失声的赤井秀一,走出仓库,打开黑色保时捷的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赤井秀一目瞪口呆,视线全程跟着灰原哀,直到对方坐上车,这才僵硬看向自己的宿敌。

    廖文杰抬手在脸上一抹,扯下一层人皮面具,一根香烟点燃,淡定道:“又见面了,赤井秀一,这次你更狼狈了。”

    “咕嘟!”

    赤井秀一没管这些,拼命调动僵硬的脑袋,勉强梳理出一条井然有序的逻辑,终于确认了,宫野明美不是幻觉,是本人无疑。

    “差劲!!”

    仓库门前,宫野明美久等,见赤井秀一依然抱着茱蒂不撒手,随便挑了个方向,泪奔而去。

    嘭!

    一不小心撞到墙,哭得比刚刚更凶了。

    “明,明美……”

    醒悟过来,赤井秀一头皮发麻,推开怀里的茱蒂,三下五除二抹掉嘴上的口红印,连滚带爬追出仓库:“明美你别走,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我以为她是你……其实我把她当成了你。”

    “我不听!我不听———”

    “……”

    眼看旧情重燃,赤井秀一死掉的回忆突然复活,茱蒂傻眼倒地,连续转折看得她云里雾里,再回神,只听到赤井秀一的渣男语录。

    “什么叫‘当成’?!”

    茱蒂额头青筋凸起,满脸杀气走出仓库,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赤井秀一追去。

    “穿高跟鞋都能跑这么快,赤井秀一没问题吧?”廖文杰一脸担心说着风凉话。

    “人在愤怒下,潜力是无穷的,穿高跟鞋打破百米世界纪录也并无不可。”

    分身同样看热闹不嫌事大,猛地想起什么,后悔道:“糟糕,忘了把柯南打晕,现在被他听到,二场还怎么演?”

    “没关系,把他打到失忆,就能继续二场了。”

    两人说着虎狼之词,分身适时退场,廖文杰来到瞪着死鱼眼的柯南面前,摸出怀中手枪,砰一声打得柯南一脸血,啧啧道:“名侦探,你的观察力比之前下降了很多,发生了什么,到换蛋期了?”

    换蛋期是什么,男孩子还有这个时期?

    柯南一脸看透尘世沧桑的寂寥,心情大起大落,懒得吐槽什么,感觉怎样都好,一切都无所谓了。

    “嘛,别这样,如果你现在就倒下,我们以后还怎么亲密互动。”

    廖文杰解开柯南的绳子,好言相劝道:“振作起来,你可是我为数不多的快乐源泉,相信自己,你还能再坚持几次。”

    “呵,呵,呵……”

    柯南发出被玩坏的笑声,趁廖文杰一个不注意,飞起一脚,狠狠踹在他小腿上。

    然后,柯南龇牙咧嘴捂着脚,眼中一片欣慰。

    没错,这一脚踹出去,疼的人只有他自己,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要踹。

    打不过你也要溅你一脸血,溅到了就是胜利。

    “好可怜,好卑微,看得我更想欺负你了。”

    廖文杰说到做到,一拳落下,神清气爽道:“看你这么精神,我就不担心了,回去好好调养,过段时间我换个花样再整你。”

    “求求你了,放过柯南吧,他还是个在上一年级的孩子。”

    柯南双手捂脸,眼角流下了不争气的泪水,不是劫后余生,而是心疼自己。

    为什么有的人明明年纪小,却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这话说得,谁还不是个孩子!”

    廖文杰不以为意,锤锤柯南的大头:“男人至死都是少年,不管年龄有多大,仍保持着纯洁如少年的初心。”

    “混蛋,说得真好听,可这也不是你欺负我的理由啊!”

    柯南哼哧哼哧抹着眼泪,他受够了,现在只想回家在小兰姐姐温暖的怀抱里哭一会儿。

    正抹着眼泪,柯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愕然抬头看向廖文杰:“发生了什么,你居然愿意让宫野明美暴露,而不是继续隐瞒她的存在,难道说……那个……组织……”

    “嗯,已经没有组织了。”

    廖文杰掏掏耳朵,顺势抹在柯南头顶:“毕竟是个小组织,你能指望他们在我手里坚持多久?”

    听到这话,柯南黯然落泪,感同身受,他觉得自己也快坚持不住了。

    这边,廖文杰正哈哈锤着,赤井秀一跌跌撞撞返回仓库,一脸悲愤站在廖文杰面前。

    “咦,是我看错了吗,刚刚你脸上可没有巴掌印?”

    廖文杰惊讶道:“谁打的,下手好狠,鼻血都打出来了。”

    “你觉得呢?”

    赤井秀一臭着一张脸,想了想,抬手抹掉鼻血,试图挽救自己的形象。

    “注意点语气,我费尽心机才把宫野明美从琴酒手下救出来,你应该谢谢我才对。”廖文杰趾高气昂,抬手指着对方。

    一旁,柯南面露笑容,看向赤井秀一的眼神如同恩人,好开心,终于有人和他分摊痛苦了。

    “谢,谢谢。”

    赤井秀一嘴角抽抽,确实,于情于理他都该感恩戴德,哪怕现在感情线一团乱麻,不知怎么收场。

    “是吧,我就知道。”

    廖文杰看向柯南:“别看我把他整这么惨,他还得跟我说声谢谢,你也一样,要学会感恩。”

    “……”x2

    赤井秀一沉默,片刻后道:“你假扮琴酒,还找人扮演贝尔摩德,废了这么大力气,就为拿我寻开心?”

    “不,寻开心只是一方面,这次找你来,主要是为了给f传达一个情报。”

    廖文杰严肃脸道:“让你们的人别瞎忙了,酒厂现已倒闭,全部的犯罪资料都在霓虹警方手里,想要什么,去找他们就好了。”

    “你是霓虹公安的人?”

    赤井秀一眉头紧皱,有关酒厂的资料,利益牵扯太多,即便f施压,入手的也只能是阉割版本。

    显而易见的,所有情报和涉案人员,十成里面会删掉九成。

    正义在这个时候一文不值,有的只是政治。

    “你想多了,霓虹公安可请不动我,资料在警视厅手里。”

    廖文杰说道:“琴酒和贝尔摩德也在警视厅手里,我和琴酒认识的时间长了,没法下杀手干掉他,你想和好基友叙旧,只能走流程了。”

    “……”

    赤井秀一又是一阵沉默,许久后问道:“你呢,你究竟是谁,斯皮亚图斯只是代号,这恐怕也不是你的真面目吧?”

    “我是警察!”

    “噗哧———”

    柯南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他当场捂住嘴,心头大呼完蛋。转身跑路的瞬间,一个没留神,撞到了廖文杰的拳头,闷哼一声倒地。

    “我的身份你查查就知道,但别在f那里提起,我不喜欢被人监视,如果有,他们可能会疯。”

    “我知道了。”

    赤井秀一点点头,他加入f是为了调查父亲失踪一事,对这个组织忠诚度一般,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至于我加入酒厂,只能说阴差阳错。”

    廖文杰摸着下巴道:“我调查一件案子来到霓虹,因为和酒厂首领有共同的敌人,对方找上了我,我对这种人没什么好感,但没办法,手里情报严重不足,只能选择和他合作……”

    “全日蚀那天,酒厂首领被人干掉,酒厂内乱,朗姆趁机夺权,因此成了杀死老大的嫌疑人,被琴酒肃清干掉,之后……没有之后,琴酒进去了。”

    廖文杰淡化主要过程,简单说明了一下。

    赤井秀一除了沉默,什么也说不出来,平心而论,现在还有些质疑酒厂是否真的如廖文杰所言亡于内乱。

    他沉吟后问道:“斯皮亚图斯,那你的案子呢,解决了吗?”

    “嗯,全日蚀那天搞定了。”

    “……”

    赤井秀一眼角一抽,怀疑boss的死,以及酒厂的内乱,都是眼前这个阴人在暗中推动。

    奈何没有证据,有证据也只会点赞,索性当做没听见。

    “闲话到此为止,言归正传,两个前女友,很辛苦吧?”

    “……”

    廖文杰露出成功人士的笑容:“我知道你因为两个女人的混乱关系,眼下有些头大,觉得我故意整你,其实不然,我是在帮你,你要说声谢谢。”

    “……”x2

    赤井秀一暗骂扯淡,柯南则不然,深知渣男技艺高超,偷偷侧耳倾听。

    很早之前,他就想在教练这里学习上乘的泡妞手段了。

    没别的意思,他喜欢学习!

    “我沉浮渣海多年,深知这里的水有多深,浑水才好摸鱼,有竞争才有压力,挑明了没什么不好。”

    廖文杰从怀里摸出一盒装备,塞在赤井秀一手里:“好好干,那两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千万别辜负了任何一个。”

    “……”

    看着手里的一盒哔孕套,赤井秀一整个人都不好了,僵硬回以笑容,脑补一拳放倒廖文杰,然后让其吹气球的画面。

    想想而已,他最终还是将这盒装备收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他觉得今晚或许、可能、八成会用上。

    继续聊了两句,赤井秀一见廖文杰插科打诨,从他这里套不出有用的情报,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仓库。

    主要是两个前女友都在车上,得赶快过去,晚了,宫野明美恐怕不是茱蒂的对手。

    “he~~tui!”

    廖文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嫌弃道:“渣男,他居然真的收下了,而且还没给钱。”

    “你自己不也是渣男,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柯南哼哼一声,宁可挨打,他也要说出真相。

    另外,他一点也不羡慕左拥右抱的渣男。

    “不一样的,小颗粒这片汪洋大海水很深,他经验不足把握不住,迟早会陷进去。”

    廖文杰眉头一挑:“我就不一样了,我不怕,我会游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