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九十八章 机智类人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杰哥,别笑了,再笑对面都没法生活自理了。”

    眼瞅着米念英已经忘掉自家姐姐,待会儿就该把自己是谁忘了,秋生忍不住推了推廖文杰的肩膀,让他收敛一点。

    不娶何撩?

    不如把机会让给他和文才这样的单身汉,然后在他们两个之间公平竞争。

    说到文才,秋生低头往桌子底下一看,饮酒勿贪杯,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你姐夫的事情,我知道了,稍等片刻,我换身衣服就随你走。”

    米念英的姐姐米启莲是九叔的旧情人,因为这样和那样的缘故,两人并没有走到一起,米启莲另择他选,现在成了一名军阀头头的正室。

    军阀姓龙,人称龙大帅,原先是个相貌平平的二世祖,刚起家的时候,只有三杆枪、四个人,走了狗屎运,厉害的都被干掉了,然后他就成了最厉害的。

    虽说人不是什么好人,鸟也不是什么好鸟,但龙大帅对米启莲的确没得说,对其甚是宠爱,至今还没纳过姨太太。

    对女人而言,这种男人就是好丈夫。

    不过分把钟,米念英还没看够美色,九叔就换好了衣服,燕尾服、文明棍、大头皮鞋,还梳了个油头。

    就这扮相,大帅当场毙了他都不冤。

    米念英对九叔穿什么样压根无所谓,事实上她就没把九叔放眼里,确定廖文杰亦会同行,这才施施然前方带路。

    大帅府的专车已至,就停下义庄门前,文才还趴在桌子底下,九叔急于去见旧情人,懒得为文才醒酒,出门时挂上门锁,定下了文才今天和四黑一起守家。

    ……

    三个小时车程结束,几人抵达目的地大帅府,士兵持枪站岗,戒备勉强算是森严,在确认是大帅的小姨子亲自带路,才开闸放行三张陌生面孔。

    几天前,龙大帅不知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染病身体不适,先是手脚僵硬,而后指甲变长,总想找点什么东西插一下。

    对于一个正直壮年的军阀头子而言,暗地里惦记他小命的人太多,生病这种事只可大不可小,龙大帅藏着掖着,除了米启莲姐妹,连亲信的副官也不敢告诉。

    “姐夫,我把姐姐口中的高人请回来了。”

    米念英快步走到龙大帅面前,一步三回头,视线始终不忘廖文杰。

    “他算什么高人……”

    看清来者是九叔,龙大帅当即警惕起来,手脚不受控制抽了抽,哆嗦道:“我没病,让这位高人赶紧滚蛋,别耽误我吃饭。”

    “姐夫,有病没病,先让高人看看再说,身体是自己的,万一你有什么不测,让我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是这道理……”

    龙大帅眨眨眼,他要是没了,没准爱妻会挺着个大肚子改嫁,届时,那个接盘的家伙肯定会住着他的房子,花着他的钱,睡着他的老婆,还打着他的娃。

    不行,这病得看,必须看好!

    可话又说回来了,接盘的家伙十有八九就是九叔,让他来医治,岂不是快进到直接吹唢呐?

    龙大帅一脸嫌弃,各种不愿意。

    廖文杰打量起这位大帅,样貌不说平平,生得很有特色,有点像保安队长阿威。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面无血色,眼窝漆黑,嘴唇青白发紫,一副病入膏肓,随时都会撒手人寰的模样。

    尤其是他的双手十指,美甲做的又细又长,隐有几分金属光泽。

    不用想,中尸毒了。

    专业对口,九叔一眼便看出龙大帅得了什么毛病,废话也不多说,就这么原地等待,如果龙大帅不愿找他看病,保证转身就走。

    “三位,你们先坐,我和姐夫再说两句。”

    米念英让人看座,刚巧赶上饭点,便让厨子加了三副餐具。

    龙大帅最近不喜熟食,所以今天大帅府吃刺身,霓虹货,尤其是芥末,绝对正宗。

    廖文杰瞄了一眼便兴趣缺缺,九叔和秋生没吃过刺身,好奇尝了几口。

    虽觉得生吃的吃法颇为怪异,但口感极佳,本着异域风情机会难得,一人几筷子下去,便将这盘刺身吃了个干净。

    最后,就只剩下一坨绿幽幽的芥末了。

    “师父,这玩意一看就不好吃,还是我来吧?”秋生舔着脸笑道。

    “这是芥末,单吃刺身,不吃芥末、酱油,会很难下咽。”廖文杰好心解释一句。

    “懂了,这块是精华。”

    秋生笑眯眯点头,意犹未尽,抄起筷子便要光盘。

    “嗯?!”

    “你是师父,你先请。”

    “这还差不多!”

    九叔冷哼一声,他其实是不想吃的,但秋生太没规矩,一点小小诱惑放在眼前,就忘了尊师重道,今天若是让他得偿所愿,以后还不得上天?

    规矩不能坏,礼更不能废,今日为了给秋生一个教训,这坨……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蘸酱,他就笑纳了。

    在廖文杰一脸期待的注视下,九叔一口吞下大块芥末,眨眼间,颅腔通透,被刺激得眼歪嘴斜,口水眼泪混在一处,说不出的狼狈。

    “师父,有这么好吃吗,你都流泪了。”秋生看得眼羡不已,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好,好吃,回去的时候……我给你……和文才……要一份……”

    九叔痛哭流涕,好吃到舌头都在打晃,秋生见状,更是期待不已。

    他寻思着劳有所得,只有干活的人才有资格收获,文才没出工没出力,凭什么吃到美食,那份归他了。

    廖文杰连连咋舌,不愧是九叔,雄风依旧,死要面子的脾气还是不改当年。

    正偷笑着,门外一侍女扶着大帅夫人走入。

    前者黑发披肩,盖住半张脸,不施粉黛,静止容貌略显阴森;后者美妇一名,衣衫华贵,点缀珠光宝气,因怀胎十月的缘故,身材成熟丰腴,还带着一丝母性光辉。

    “是……莲,莲妹……来了。”

    九叔起身,脸色涨得通红,站在米启莲面前啥也不说,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米启莲望之尴尬,她知道九叔是个念旧情的人,可她老公还在场,九叔感情爆发如此激烈,未免有些不合适了。

    为避嫌,米启莲也不敢多说什么,拜托九叔一定要将龙大帅的病医好。

    “你……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原本九叔还有些不愿意,可米启莲一开口,他立马忘记了对龙大帅的不爽。

    那边,米念英好说歹说,总算让龙大帅同意了让九叔为他看病。两个男人黑着脸完成一番不痛不痒的对话,九叔要求去龙家祠堂看看龙大帅刚死半年的父亲。

    ……

    龙大帅带上一队警卫同行,朝二里地外的龙家祠堂不行而去,作为一名军阀,他原先有一高头大马代步,很撑场面,结果昨晚手痒,忍不住把他的马插死了。

    些许细节无足轻重,龙大帅不愿说自己的丑事,九叔也没往这方面想,步行之间,看清龙家祖宅周边的风水,心下有所定计。

    “面朝大海,后有高山,海风卷来湿气被山脉所挡,遇冷风便会降雨,在风水学上,这种格局叫神仙泼水。”

    九叔道:“这种格局有好有坏,利者福禄无忧,财源广进,弊者瘴气伤人和牲畜,多灾多病。”

    龙大帅鼻孔哼哼几声,他知道九叔是个有本事的道士,看破风水不足为奇。

    “神仙泼水还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凡龙家之人,死后一定不能土葬,棺材碰到地,全家不吉利……”

    祠堂前,九叔见龙大帅不予回应,便道:“如果我没猜错,祠堂里棺木的摆放必然有讲究。”

    “哼,算你运气好,都蒙对了。”

    龙大帅大手一挥,命人打开祠堂大门,没让警卫跟随,自己带着九叔三人走了进去。

    龙家祠堂早年有风水大师指点,素缟拉满,一口口棺木悬空用支架撑着,四根落地的立柱,则浸泡在金盆之中,可谓万无一失。

    九叔看得连连点头,瞧见左侧一口棺木绳索断裂,棺材一角落地,皱眉道:“大帅,这位是祖上哪位?”

    “我老爸。”

    “糟了,你老爸变僵尸了。”

    “……”

    龙大帅眼皮直抽,想从九叔脸上看出点什么,但凡有点侮辱性的意思,他都会拔枪将其毙了。

    然而并没有,九叔一本正经,表示自己是个实诚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懂拐弯抹角。

    “你说变僵尸就变僵尸,那我老爸多没面子。”龙大帅扯着嗓子喊进几名警卫,当场就要开棺验爹。

    可惜验不得,棺材板就跟长死了一样,任凭几名警卫折腾来折腾去,就是打不开。

    “没用的,棺材盖被尸气吸住,要晚上才能打开。”九叔看了眼天色,快了,太阳马上要下山了。

    “九叔,都尸变了,不如就地火化。”

    廖文杰适时提议:“趁太阳还没下山,将棺材拖出去,大炮一响,直接炸了。”

    “喂,你会不会说话,棺材里那是我爹,我亲爹。”

    龙大帅不满看向九叔:“你怎么教得徒弟,怎么跟你一样讨人厌呢!”

    “阿杰可不是我的徒弟……”

    九叔摇摇头:“不说这个,阿杰的话虽直白了些,但他是为了你好,你脖子上的伤口,就是你爹尸变后咬的。”

    “确有其事,任家庄的任老爷知道吧,他亲爹尸变了,第一个就去咬他,要不是九叔及时赶到,任老太爷也该就地火化了。”廖文杰严肃脸点头。

    “是啊,大帅,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派人打听一下,任家庄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件事。”秋生跟着说道。

    “啊这……”

    见三人煞有介事,龙大帅不免有些慌了,挠了挠脖颈的痒处,心头一阵发毛。

    他依稀记得,那晚的确是有个人形生物咬了他,还臭烘烘的,现在一想,可不就是他亲爹嘛!

    “虎毒尚不食子,你死了又活竟然想害我,好,你做出一,我就做十五。”

    龙大帅越想越气,大活人还能被一死人欺负了不成,挥手振臂:“来人,把我爹拖出去炸了。”

    “大帅机智类人!”

    廖文杰竖起大拇指,虽说是个混人,但在比烂的情况下,比要钱不要命的任老爷好太多了。

    “万万不可。”

    九叔出言打断,皱眉道:“毒药还需毒药医,你中了尸毒,想治好,令尊的僵尸牙粉是必不可少的一味主药,炸了他,你的可就难治了。”

    “这爹真烦,呸,我是说这么麻烦。”

    龙大帅苦脸抱怨,发现九叔正偷笑,恼羞成怒之下,指着廖文杰三人道:“你们既然是医生,那牙粉的事就交给你了,今晚若是不从我爹嘴里取出来,我就把你们也扔进棺材里。”

    “那么多枪,干嘛不用?”廖文杰吐槽一声。

    “小弟弟,你懂不懂生活,打枪不要钱的吗?”龙大帅冷笑一声。

    “有道理,打枪确实挺耗钱,大炮就更贵了。”廖文杰点点头,承认龙大帅这话在理。

    “大炮一响,黄金万……呸,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

    龙大帅暗道晦气,让警卫看好大门,今晚他亲自镇守祠堂,务必要看到三名医生取药。

    九叔点头接受,虽说龙大帅故意刁难,但对付僵尸,还得他们这些专业人士上。

    ……

    夜,云厚风黑。

    龙大帅依靠墙边打起了呼噜,九叔和秋生准备道具,来之前的目的是看病,准备工作并不充分,可用的道具极少,九叔便让廖文杰搭把手。

    “好说,其实我一个人上就行。”

    “你一个人上是没问题,这具僵尸没被人炼过,拿他不费事,但毕竟是有风险,被咬到可就遭罪了。”九叔摇摇头,短短一年,廖文杰就没了昔日的谨慎。

    年轻人太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得想办法让他吃点苦头。

    嘭!

    一声巨响,惊得龙大帅蹭一下跳起,看清远远飞走的棺材板,再看自家身穿寿衣,形容狰狞的老父亲,当场吓得屁股尿流。

    “姓林的,你阴我,你之前可没说我爹丑到吓人。”

    “子不嫌母丑,他再吓人也是你亲爹。”

    九叔没好气说一句,见龙大帅夺门便要狂奔,一把将他拉住:“别乱跑,僵尸喜好亲人鲜血,你把他带走了,我们上哪去给你磨牙粉。”

    说话间,僵尸一蹦一跳朝着龙大帅所在的位置跳了过来。

    “阿杰,你先上,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有何长进。”

    “好说。”

    廖文杰点头,寻思着一出手就放大招,龙大帅他爹肯定尸骨无存,决定用些威力小的法术。

    他上前一步,挥手散开朱砂,水汽舞动而来,浸湿朱砂于僵尸头顶画出鲜红太极图。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