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章 大龙,该喝药了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杰哥,做人要讲武德,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秋生一听就不乐意了,学着九叔的腔调:“做人如逆水行舟,都要向前看,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以后也别提了。”

    忆曾经,春宵几度,回首佳人成纸片,沦为笑柄。

    秋生表面唏嘘,心里偷着乐,谁快活谁知道,这些人懂个屁。

    不后悔,再有下次,还继续。

    廖文杰这边,好奇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迎亲队伍,指着空荡荡的轿子道:“九叔,如果秋生真的上了轿,这些鬼会把他带去哪?”

    “悬崖峭壁、水潭大河,哪里能死人就往哪里带。”

    九叔回道,他知道廖文杰有一手‘净天地神咒’非常厉害,专克魑魅魍魉,所以眼前鬼物虽凶险,却一点也不担心。

    “有意思。”

    廖文杰点点头,大步朝迎亲队伍走去,无面红衣的鬼物们见他自己就要上道,便主动让出直通红轿的道。

    “杰哥,太危……”

    秋生张口大喊,话到一半发现自家师父脸色不善,果断收声:“我知道了,就看看,不说话。”

    “不止要看,还要学,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越看你我就越气。”

    “师父,你看我的时候,别看杰哥,看文才就不会气了。”

    “嗯?!”

    “我不说了,不开玩笑,认真的,我要学了……”

    秋生扭头看向廖文杰,瞪大眼睛准备学个一招两式,看廖文杰的架势就知道,这次不会再用借势的雷法,没准真能学到点什么。

    视线中,廖文杰来到轿子前,脚下生根,无视轿子内倒卷的阴风。群鬼见状,张牙舞爪围了过去,一张张渗人的白色面孔上,多出了血淋淋的模糊五官。

    廖文杰不慌不忙,待群鬼靠近,右手握拳举在头顶,而后竖起了一根中指。

    霎时,阴云骤起,飞沙走石,轰隆隆的闪电雷霆疾走黑暗天幕。

    鬼物最惧雷霆,见此天灾那还顾得上拖廖文杰上轿,鸟兽群散朝四面八方逃窜。

    可惜,当他们看见闪电光束的那一刻,再想跑就来不及了。

    轰隆隆!!

    随着廖文杰纵身跳开,一束束惊雷之光猛烈轰击在他原先站立的位置,电弧落地,水银般铺散开来,虽有九成九的威力导入大地,剩下的那一丝也不是阴邪鬼物可以承受的。

    一声惨叫没有,鬼物尽数伏诛,被闪电爆得原地解体,渣都不剩,连个黑烟都没升起来。

    大红轿子付诸一炬,抬轿的纸人成灰,仅有两个离得稍远的鬼物侥幸捡回一条命。

    就在他们转身飞奔的时候,两只红色大手窜出,一左一右将他们缠住拖回原位。

    廖文杰抬脚踩着两个鬼物,竖手朝天一指,而后猛地跳开。

    轰隆隆!

    地上再多一片焦土。

    鬼物一除,白雾密林散去,换作直通城镇的黄土路,廖文杰转头朝九叔比了个ok的手势。

    不愧是他,头脑就是聪明,这不,总结经验教训,自创了一门斩妖除魔的新道法,开山立派就在明天。

    “……”

    秋生挤挤眼,一脸茫然看向九叔。

    不懂就问,刚刚发生了什么,那个手势是什么雷法手决,剑指的缩减版吗?正宗吗?

    你问我,我问谁,我还想知道呢?

    九叔甩开抱着自己胳膊的龙大帅,心头满腹疑虑,秋生看不出来,他清楚得很,那根本不是什么道法。

    纯属人太欠,遭了雷劈,又因跑得快,没劈着。

    可……

    往常见识过太多人对老天爷不敬,也没见谁遭雷劈啊,怎么就廖文杰被单独对待了呢?

    “九叔,夜黑了,该上路了。”

    廖文杰收回缠在警卫们身上的红线,这群人茫然爬起,见地面焦糊,中央处烧着柴火,拍拍脑袋还以为自己失忆了。

    “阿杰,你刚刚用的是什么雷法,我……”

    察觉到龙大帅死死贴在身后,九叔一把将其推开,小声在廖文杰耳边道:“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没怎么看明白?”

    “我自创的,因为体质比较特殊,普通人用这个手势没用,我百试百灵。”

    廖文杰如实回道,普通人朝天一敬,和他朝天一敬是两个概念,和外来户无关,纯属陆地神仙的境界缘故。

    现实点,有些大人物,你因为社会地位太低,骂得再凶再狠,人家都懒得搭理你。

    九叔神色复杂看了廖文杰一眼,知道廖文杰有所隐瞒,但是人就有自己的秘密,廖文杰不说,他也就不再追问。

    “阿杰,来者不善,这些鬼摆明了是冲我们来的。”

    九叔道:“我问一句,不是你在外面招惹的是非吧?”

    “不是,我招惹的是非太大了,排队都轮不到这些歪瓜裂枣,他们不配。”

    “行,行吧。”

    九叔嘴角抽抽,真不明白这种事有啥好得意的,转而道:“不是你,也不是我和秋生,那就只能是龙大帅了。”

    “嗯,再缩小点范围,大帅府的那名侍***沉沉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看出来了?”

    “见面就发现了,她身上有鬼气,应该是被控制了。”

    廖文杰点点头,侍女那边,他放了个分身看着,没有直接动手,是不想在米启莲面前抢了九叔的风头。

    “走,我们回去。”

    ……

    路上,九叔将情况告知龙大帅,后者一听就急了,火急火燎拔出枪就要毙了那名居心叵测的侍女。

    九叔让其稍安勿躁,并表示有惊无险,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夫人,我回来了!”

    一进大帅府,龙大帅就嚷嚷着要见老婆。

    天色未晚,米启莲虽有身孕,却还没有就寝,刚好有警卫撬了药材铺的大门,取来药方上另外几味药材,便亲自下厨给他煎药。

    龙大帅一脸嘚瑟,命人摆宴招待三位贵客,九叔心里颇为不是滋味,一顿饭吃得味如嚼蜡,抬手朝廖文杰招了招,两人一同顺着大帅府的鬼气去找那名侍女。

    后脚刚走,吴奇莲便端着瓷碗走了进来,笑眯眯道:“大龙,该喝药了。”

    “这就喝,这就喝。”

    龙大帅笑呵呵接过碗勺,暗道九叔溜得快,这碗药他得慢慢喝,争取喝到九叔赶来下半场。

    “怎么了,大龙,很烫吗,还是有点苦?”

    “不烫也不苦,你亲手煎的药,再怎么苦,到了我嘴里也是甜的。”

    “……”

    留下照应的秋生被狗粮糊脸,狠狠翻了个白眼,嘴欠道:“唉,上次我看到这场面,还是在小说书里,很有名的那本‘水许传’,那章刘姥姥风雪山神庙,大郎喝完药人就没了,至今记忆犹新。”

    一听这话,龙大帅端着瓷碗的手当即就是一哆嗦,虽然他从小就不好好读书,但‘水许传’还是知道的,听得出秋生在说哪一段。

    想想九叔和自家老婆的关系,再想想身染重疾的自己,狠狠咽了口唾沫。

    “秋生,你念错了,是‘水浒传’不是‘水许传’。”

    米启莲白了秋生一眼,只当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纠正道:“再有就是,雪山神庙说的是林冲,刘姥姥也不是这本书里的人物。”

    “受教了。”

    见龙大帅苦着一张脸,秋生目的达到,连连点头认错,乖巧听话仿佛米启莲是自家师娘一样。

    这下,龙大帅脸色更难看了,见米启莲一眨不眨看着自己,嘿嘿傻笑两声,闭着眼睛将瓷碗里的药一口闷下。

    确认了,是真爱。

    ……

    再说另一边,廖文杰散去分身,和九叔来到位于二楼的侍女屋门前。

    后者从袖口中取出黄符点燃,将灰烬洒在门外走廊之中,抬手拧开门把手,大步走了进去。

    两秒钟后,屋内一声尖叫,他红着脸退了出来,顺手将门带上。

    “怎么了,九叔?”

    廖文杰头一歪,见九叔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瞬间秒懂,撇嘴道:“别说她在换衣服,我不信,哪有换衣服不锁门的,你肯定是中了障眼法。我脸皮厚,不会不好意思,我进去降妖伏魔。”

    九叔急忙拉住廖文杰:“别闹,她只是被控制,又不是真的鬼,你直接闯进去,坏了人家名声怎么办。”

    “九叔,你怎么总是在这种事情上一板一眼,救人优先好吧。”

    廖文杰吐槽一声,话锋急转:“白吗?”

    “白……衣服,其他我就不知道了。”九叔老脸拉长,狠狠瞪了廖文杰一眼。

    这眼神,换文才秋生过来,不管过错在谁,肯定立马低头道歉,廖文杰丝毫不虚,拧开门把手直接走了进去。

    屋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阴寒凉气倒灌走廊,直让人有如坠冰窟之感。

    “你看吧,就是障眼法。”

    廖文杰双目微眯,低声喝了一个“净”字,瞬间扫去满室阴寒漆黑,顺带着将侍女身上的鬼气打散。

    他上前几步,扶起地上昏迷的侍女,神念一扫,检查出她有过被鬼附身的迹象,时间虽不长,身体机能却受到了不少影响,再晚几天不是鬼也是鬼了。

    春风化雨的道术施展完毕,廖文杰扫去侍女身上的隐患,将其放置在床上。

    另一边,九叔嗅着空气里的味道,翻箱倒柜找出一瓷白色蛊碗,打开一看,顿时眉头紧锁。

    其内,除了带着血丝的生肉,还有黄白一片的脑组织,看得他险些当场吐出来。

    再一想米启莲这些天没少吃,九叔一阵牙酸,对鬼物的恨意再加三分。

    找着找着,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婴孩瓷像,眼中凶狠散去三分,叹了口气,直呼可怜之人。

    “九叔,你又怎么了,才一年不见,你比之前多愁善感了,是因为老情人的原因吗?”廖文杰走上前,看了眼婴孩瓷像,简易法器,内部应有封印的厉鬼,此刻空空如也。

    不用想,作孽的鬼物找到了。

    “这是灵婴,因为三番五次被自己的母亲打掉,一直没法投胎成人,怨恨积压变得穷凶极恶,他在大帅府作乱,为的就是抢一个做人的机会。”九叔解释道。

    “那如果给他成功了呢?”

    “出生的那天,莲妹性命不保。”

    “那就是恶鬼了。”

    廖文杰耸耸肩:“虽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让转嫁痛苦到别人身上,动辄害人性命,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是这个道理……”

    九叔说着赞同的话,却摇了摇头,决定降服灵婴之后,将其供奉起来,待千日一过,怨气尽消,再为其找个转世成人的机会。

    九叔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廖文杰也不反驳,有瓷像在手,两人没花多少时间,便在大帅府外的林子里找到了无处可逃的灵婴。

    以九叔的本事,对付这名灵婴不在话下,加上廖文杰小小一点辅助,很快便完成了组团欺负小朋友的成就。

    灵婴拿下,两人再回大帅府,九叔为米启莲检查了一下身体,确认无病无灾,给她开了一个滋补身体的药方。

    在大帅府吃喝两天,三人坐车返回义庄,又是几天等候,四目道长在夜晚赶尸现身。

    廖文杰取来黄金酒水,和九叔、四目边吃边聊,时间仿佛回到了他初入修行之路的时候,畅饮至天明,三人都格外尽兴。

    晚上,睡了一天的四目爬起床,客户的时间耽搁不得,和廖文杰约好下次再聚,又一个人赶尸离去。

    廖文杰见此也选择了告辞,有三界大挪移的神通,这方世界再来不难,拍着胸脯保证过段时间会再来找九叔喝酒。

    ……

    港岛,家中。

    廖文杰喘着粗气躺平在沙发上,一来一回消耗巨大,由此可见,这门神通贵也不是没有道理。

    用高价门槛将寻常道士挡在了门外。

    盘膝打坐将蓝补满,他确定了一下时间,去一趟九叔所在的世界花了不到两个小时,默默分析着世界与世界之间的不同流速。

    因缺少数据,暂且将这道题押后,屏气凝神,再次捕捉和其他世界的联系。

    这次,感应之中出现了三个立方晶体,其中一个刚去过,果断被他pass。

    剩下两个,廖文杰想都没想,点兵点将过后,进入了没点中的那个。

    “我就不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